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抢盐风吹 过淡定的我却领略一份感动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抢盐风吹过 淡定的我却领略一份感动
  
  3月17日上午,一个老同事约我在小区小卖店见面谈点事。侯师傅是店主,退休前,他们都是一个老企业的职工。
  
  我们谈话,一次次被小区住户打断。也就十几分钟,竟来了十几个人,都想买食盐,被侯师傅一一回掉。后又有几个,问食盐何时能到货?侯师傅都连连摇头。客户走后,她才跟我说,大早开门,不一会儿,店里的食盐就被客户抢光了。幸亏,自己还留了两袋。食盐断了货,赶紧打电话叫人送来,平时对方都爽口答应。今天见鬼了,表示货源紧张,不能送货了。
  
  她奇怪,我也觉得蹊跷,食盐这种普通日用品,搞得这么紧张,居然还卖断了货,这些年来少有的奇观。
  
  上午9点多回到单位,刚坐下,就发现两个女同事,一个正给丈夫打手机,命令他一切事情放下,赶紧外出采购食盐。一个正在QQ群里发帖子,哀叹小小食盐已把人心搞乱,眼下工作都没有心思了。一心只想着盐!盐!盐!
  
  我走了几个办公室,发现同事都在为盐操心。排版室一个小周,老家在如皋,催促家人赶紧采购食盐。结果,外出一打听,一包盐卖到了10元。一时间,食盐似乎成了珍品,满世界的人,好像都在谈论“盐宝贝”。
  
  女同事冯媛媛与我靠得近,放下手机,叹声连连,问我家里有没有备盐?
  
  我顺口吐了一句:我家的食盐,库存足,够吃两年。她睁大眼睛,以为我开玩笑。其实,我真没开玩笑。多少年了,我采购东西,就习惯整箱成件往家扛。特别是食盐、洗衣粉这类适宜长期保存的家常日用品。
  
  所以,很多人都为食盐慌张,我却十分谈定。女同事冯媛媛眼睛看着我,没有张口,但我明白她的意思。想不到食盐荒,倒让我成了香饽饽。她肯定想向我求助。果然,话从嘴边吐出,让我明天援助她两袋食盐。
  
  中午,邱芬大姐也给我来了电,平时不太受外界干扰,这次听说超市食盐断货,也紧张起来。放下手中活儿,下楼在小区四周连跑五六个小卖店,结果失望而归。我告诉她,我家备着一箱食盐呢。明天,我一定给你送几包。她“哎哟”一声,那种兴奋心情,就像在江边散步,不小心一脚踩空掉进水里,却意外抓到我送上的一块浮板。
  
  吃过饭,我在将军园一个小店门口,发现一个踩三轮车的老大爷,外地口音。向店主打听食盐。过了一会儿,又解释自己想买一包,晚上回家烧菜。最后那口气,几乎在求店主了。可能,店主被一个个客户问烦了,态度显得生硬,扔下一句话,“别啰嗦了!你赶紧走吧!”
  
  晚上电视台播发了盐业主管部门稳定人心的消息。7点左右,大姐来电通知我,明天不必专程为她家送盐了。
  
  18日早上,我依然带着两包食盐送给冯媛媛。中午家人给她打来电话,已经买到了食盐。她把两包食盐还给我时,冷不防,却被身边一只手“抢”走了。
  
  吃过午饭,我到了楼下一个文峰超市,故意问营业员,食盐有没有?冷冷的两个字:“没货!”看来,小超市还没有正常。
  
  但在起凤园小学旁边一家小卖店,一个安徽籍店主对我讲,17日早上开门,面对一时围拥过来的小区居民,店里所有的食盐,仅留5包(店里有寄托学生吃饭)一分钱没涨,全部卖空。其实,他也接了十几个电话,都是熟人托他购买食盐,却一一回掉。
  
  相比一些扰乱市场,达到乱中获利的游资操控者,相比那些趁机跟风涨价,把平时一元多一点的食盐炒卖到10元、20元甚至更高的黑心商贩,这位安徽籍店主在抢盐风里的表现,令我肃然起敬!
  
  据《邱新祥的博客》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