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中国法律体系之完善未有穷期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中国法律体系之完善未有穷期
  
  童之伟
  
  吴邦国委员长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宣告,中共十五大提出的到2010年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立法目标,已经如期完成。中国自己的法律体系的形成,不仅是中国民主法制建设的里程碑,也应该成为我国人民在崎岖的法治之路上继续攀登的新起点。
  
  任何伟大的成就在庆祝之后就成为过去,生活和事业对人们的期待是开拓未来。基本形成法律体系之后,我国立法工作的重点势必转向完善这个体系。判断一国的法律体系是否完善以及完善或不完善到什么程度,有两个基本衡量标准:一是宪法标准。我国是实行制定法制度的国家,没有判例法,因而不论实施宪法的那个条款,都绕不过制定法律这个关口。所以,是否已具备全面实施宪法所显然必需的法律,是衡量我国法律体系是否完善的首要标准。二是法律实践标准。这个标准的基本要求是,一切应该由法律调整的生活领域都有法律可依,而且不同部门、不同位阶的全部法规范性文件应该构成一个由宪法为统率的和谐统一的整体。一个完善的法律体系,至少应该能够同时符合以上两个标准。
  
  依照以上两项标准衡量和综合评估我国已经形成的法律体系,我以为,对我国法律体系的进一步完善,应该从如下诸方面入手:
  
  1.制定尚缺位的重要实体性法律。吴邦国委员长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中指出,还有个别法律尚未出台的问题,这主要是由于立法条件尚不成熟、各方面的认识不尽一致,需要在实践中继续探索、积累经验。从现阶段的情况看,我国缺位的法律数量虽然不多,但它们所涉及的都是非常难以获得广泛共识的内容,然而又是深化改革所必不可少的法律。例如,宪法确认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党中央也一再郑重提出要依法执政,但我们法律体系中实际上并没有规范政党执政行为的法律。再如,宪法规定,公民有结社自由,但在制定法体制下公民实现结社自由必须有法律来具体落实宪法的规定。这方面的法律在我国法律体系中也是应该有而实际上尚没有制定出来的东西。当然,还有民商和民生、社会保障方面的一些没到位的法律有待制定,但我国这方面的立法欠债比上述宪政性立法要少得多。
  
  2.制定监督宪法、法律实施和促进依法行政的程序性法律。胡锦涛同志在纪念宪法公布施行20周年大会上要求,“一些不同程度的违宪现象仍然存在。要抓紧研究和健全宪法监督机制,进一步明确宪法监督程序,使一切违反宪法的行为都能及时得到纠正。”从目前情况看,在解释宪法,保证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不同宪法相抵触,保证行政法规不同法律相抵触,保证地方性法规不同法律、行政法规相抵触方面的程序性法律的制定工作,还没有取得标志性成果,迫切需要加强。另外,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也需要继续制定规范行政程序的法律,包括已纳入立法规划的行政强制法。
  
  3.修改现行法律。相对而言,法律是静态的,社会实践永远处在动态的发展过程中,若欲相对静态的法律能够最大限度适应社会关系各领域的变化,包括宪法在内的法律就不能不及时修改。我国没有判例法,改变法律使之跟上社会实践发展几乎只有通过修改法律一条路径。所以,修改法律的工作在我国永远不能松懈。尤应注意的是,法律的修改应该适应切实推动政治体制改革跟上经济体制改革的步伐的需要,适时加强公民迁徙自由和社会福利等方面基本权利保障的需要。
  
  4.完善与法律配套的法规和司法解释。当今我国立法权的配置,既要适应地域广阔、区域差异大、各地发展很不平衡的现实,还要给各地各部门深化改革预留空间,更要有利于国家法制的统一。所以,我国宪法创设了统一而又分层次的立法体制。在这个体制下,法律往往制定得比较原则,绝大多数法律必须有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等与之配套才能切实实施。完善我国法律体系,在各种法规与法律配套方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其中包括制定必要新法规,在清理法规的基础上修改原有法规,废止与上位法相抵触的现行法规。广义地说,功能上类似法规的规范性文件,还包括“两高”的司法解释。
  
  5.推动法律编纂和法典化进程。在增补制定必要新法律的基础上,将已有的单行法律按部门编纂成法典,是一项重要的立法活动。这项立法工作只能以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为主体进行。对于我国这样一个近乎纯粹的制定法国家,推进法典化具有明显的必要性。(节选)(作者系华东政法大学教授、中国法学会宪法学研究会副会长)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