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对话岳麓书院院长朱汉民教授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湖南省文物建筑管理专家组组长蔡道馨。

岳麓书院院长朱汉民。

  东安明清古建筑群是湖湘文化的重要载体
  
  对话岳麓书院院长朱汉民教授
  
  本报记者 曹晓波
  
  3月15日上午,潇潇春雨洒落长沙,千年学府岳麓书院宛若一幅素净淡雅的雨后江南水彩画。
  
  在一间古色古香的接待室里,“山长”朱汉民接待了记者。恰逢维权日,这一次,他要给永州湘军古建筑群维权。
  
  谈湘军与湖湘文化,朱汉民绝对是当仁不让的专家。由他主持的800万字,大概由20本书组成的《湘军史料丛刊》项目已由国家验收,得到专家组高度评价,即将出版。该项目是国家清史纂修工程文献整理类项目,是国家一个重大文化学术工程。
  
  朱汉民呼吁,“政府部门应该高度重视东安这笔珍贵的文化遗产,把它们很好保护下来。在今天,如此重要的文化遗产还在遭到毁坏,我们应该制止。”
  
  一批非常珍贵
  
  的有形的文化遗产
  
  《法制周报》:您怎样看待由画家陈漫天发动的保护东安明清古建筑群活动?
  
  朱汉民:湘军不仅仅是湖湘文化,也是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一种重要历史现象。因此,湘军留下了的一些文物,包括他们的著作、手稿、字画、建筑之类的东西很有价值,这是我们研究湘军一个非常重要的史料依据,确实是一批非常珍贵的有形的文化遗产。同时,我们现在保留下来的民居建筑不太多了,这是一个非常稀缺的东西,实际上它代表了我们湖南的地方特色,在建筑史、艺术史上了也有非凡的价值。
  
  《法制周报》:东安明清古建筑群并未列入文物保护单位名单,您如何看待?
  
  朱汉民:有些东西,因为地方的文保部门可能没意识到它们的价值,就没有把它们列为文化保护单位。有一次,岳麓书院历史系学生利用假期到湘西作了一个调研,在一些很偏僻的地方,民间很多的建筑非常精美,这些都是非常珍贵的。现在很可惜的是,有的地方就复制一些假的古建筑群,而真正有文物价值的古迹没有保留下来,我们感到非常痛心。
  
  《法制周报》:您觉得政府在这方面应该怎样做?
  
  朱汉民:我是一个从事文化工作者,我也呼吁,政府部门应该高度重视东安这笔珍贵的文化遗产,把它们很好保护下来。在今天,如此重要的文化遗产还在遭到毁坏,我们应该制止。
  
  湘军的建筑
  
  是湖湘文化的重要载体
  
  《法制周报》:对湘军的历史作用是怎么定位的?
  
  朱汉民:不管怎样,湘军是一个重要的历史现象,在中国的晚清史上,在近现代史上,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湘军在学术界确实还是有不同的看法,有的是从正面意义上,因为太平天国领导人所引入的文化、理念,以及他们的腐化不会促进中国的发展,这是一种观点。也有一种观点是从清朝是一个腐朽的王朝,必须要推翻,所以太平天国起义加速清王朝灭亡是有积极意义的。现在是多样的观点了,在史学界还是有不同的看法,这些对湘军的历史定位都会有影响。
  
  《法制周报》:从湖湘文化的角度,您如何看待湘军和湘军建筑的历史作用?
  
  朱汉民:如果从湖湘文化的意义上说,湘军确实是继承了湖南地域文化和湖湘学术的传统,把儒学的理念和经世致用结合起来,运用到自己的政治实践中,然后影响了中国近代的好几代人。从洋务运动到维新运动,到辛亥革命,新文化运动,包括后来中共的早期的一些领导人。实际上像毛泽东都受过湘军的文化影响,所以它对湖南,对湖湘文化崛起成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文化起到了关键作用。而湘军的建筑是其重要的文化载体,自然有巨大的历史意义。
  
  留住古建筑的自然美
  
  访湖南省文物建筑管理专家组组长蔡道馨教授
  
  特约记者 石凯
  
  蔡道馨教授的目光停留在一张古朴典雅的马头墙照片上面,“这是典型的湖湘文化建筑,马头墙俗称封火墙,既能防火防盗又很美观,建筑者为了使防火墙具有艺术美感,采用抽象手法将它设计成昂首长嘶的马头,所以叫马头墙。”
  
  3月17日,在湖南大学的建筑学院内,蔡道馨教授仔细察看了东安明清古建筑群的照片和资料。蔡道馨是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湖南省文物建筑管理专家组组长,湖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71岁的他卸下授课任务,专职文物的勘察和保护。

 

 “古建筑不尽快修缮会很快消失”
  
  记者:像东安明清古建筑群已经凋零了,为了城市发展需要,是否可以理所当然将其送上“断头台”?
  
  蔡道馨:文物古建筑是不可再生资源,带有历史的事实,反映很多历史讯息在里面,拆掉以后就不可能存在了。哪怕你以后再去重建都是假的。东安明清古建筑群这样的建筑,如果我们不管的话,它们会很快消失。
  
  我刚刚看了湘军古建筑群,虽然它毁坏得很严重,但是从照片可以看出它当初的辉煌,各种雕刻十分精妙。我认为,当地的文物部门即使不打算定哪一级文物保护单位,至少要登记造册。如果民众都不知道有这回事,那就是文物部门工作的失职了。
  
  记者:有些古建筑的卫生条件、环境情况与现代人们的需求确实有点格格不入,你认为应该怎样协调和改造?
  
  蔡道馨:现代人喜欢拿现代人的眼光去看过去的建筑,要适用现代人的生活古建筑肯定是不行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古建筑虽然不适宜于现代人的居住,实际上还是可以改善的,木结构的房子最方便修复,柱子可以换,梁可以换,采光不好,可以开个亮窗。像我在考察泸溪县浦市镇的古建筑群时,当地居民解决房子采光问题,就在房屋上安装了一个斗,斗上面盖上透明的玻璃瓦。古建筑虽然经历风雨,外表沧桑,但是只要在文物专家的指导下用现代的技术来修缮和维护,完全可以焕发出迷人魅力。
  
  “仿古建筑不再有原汁原味的自然美”
  
  记者:意大利建筑大师罗西曾讲过,历史结束之日,记忆开始之时。面对阿房宫、圆明园这样的遭遇毁灭性打击的古建筑群,你认为应该如何保护?
  
  蔡道馨:对现存古建筑一定要坚持“整旧如旧”,只能尽力使其延年益寿,不要伤筋动骨。我去过意大利的罗马斗兽场,完全是残垣断壁,但是我看着觉得很美,因为能想象出它们当初的辉煌。原来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这样才美,我不主张重新恢复。用现在的手法和建筑材料来做,有什么意义呢?而像国内许多新恢复的古建筑,大多已经面目全非,看着只有心痛。
  
  所谓古城并不是靠仿古建筑来支撑的,仿古建筑不是原汁原味的历史建筑,就像一个人经过涂脂抹粉后,就不再有原汁原味自然的美丽。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