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求职大学生成网络传销易感人群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传销人员讲课

抓捕现场

  怀化端掉假冒“天津天狮”传销窝点 互联网成地下传销活动新载体
  
  求职大学生成网络传销易感人群
  
  本报首席记者 朱春先
  
  2010年3月21日,湖南长沙。
  
  正在这里召开的全省打击传销工作会议,对近年来湖南各地传销形势的发展态势,作出了这样的评价:“‘湖南省2010年打击传销十大典型案例’中,互联网传销占一半以上,影响范围波及全国。传销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
  
  湖南省工商局副局长鲁先华说,在近年来大规模和公开的非法传销活动得到有效遏制的同时,“不法分子利用互联网从事传销活动正在呈现多发趋势。”
  
  种种迹象表明,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和高度发达,已经被地下传销团伙所利用。网络传销作为地下传销活动借尸还魂的新载体,正在将无辜网民拉入到“小投资,大事业,高收益”的致富梦幻中,让无数怀揣创业梦想的大学毕业生、城市白领,在痴迷中滑入万劫不复的传销泥淖难以自拔。
  
  3月18日,由怀化市工商局、公安局联合当地办事处乡镇村联合行动,在该市城郊结合部的湖天桥村西冲组一出租屋内,端掉了一个有42人参加的假借“天津天狮生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天狮公司)名义从事传销活动的窝点。
  
  随着网络传销大案的逐一侦破,有关网络传销案的崭新特点也渐渐浮出水面:通过QQ交友网罗受害对象;目标瞄准熟谙互联网技术的时尚青年;参与者多为寻找工作的大学毕业生;通过注册会员的形式完成组织架构,等等。
  
  行动:先摸岗哨的“奇袭战”
  
  3月17日下午2时30分左右,林志荣办公室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当时我正在办公,外面走进来两个小伙子。”怀化市工商局公平交易局副局长林志荣对《法制周报》记者说,进来的两个小伙子都自称是来寻找亲人的,“他们一个来自龙山县,一个来自汨罗市,都说是自己的亲人可能被传销组织控制了,希望到这里来打听线索的。”
  
  记者了解到,在来怀化之前,向明和马兵已经多次向相关部门求助寻找亲人的线索。
  
  鹤城区打传队副队长尹东表示,仅去年一年,他们就接待过几十例来自全国各地的传销人员家属,成功解救数十名传销人员。湖南核工业岩土工程勘察设计研究院一个年轻人被人以承揽工程为名骗到怀化后,所有证件都被强行收走,不交钱就打人,幸亏解救及时,他才得以成功回归正常生活。
  
  “这完全像是一场奇袭战。”作为“3·18”打传行动的组织者之一,林志荣这样形容当天的行动。“他们不仅将集会地点安排在远离城市中心的城乡结合部的山村,而且在会场周围和几个主要入口处安排流动岗哨。我们当天的行动得以成功,首先在于果断地端掉了他们的‘岗哨’。”
  
  鹤城区打传队队长廖春光,是这次行动的主要实施者之一。早在3月18日凌晨5点左右,他就带领由工商、公安等部门抽调的七名队员组成的三个小组,悄悄地潜伏进了目标房屋的周围,对该窝点的明岗暗哨进行观察。其他执法队成员则留在市工商局大院待命。
  
  一切都在朝着联合行动组预定的方向发展。
  
  上午9时左右,根据现场迹象,廖春光判定,传销人员已基本到位,目标房屋内已经挤满了前来“上课”的传销人员。为了防止打草惊蛇,分守在各个路口的七人行动组成员,果断地将放哨人员抓获。与此同时,正在市局大院内待命的联合执法队成员迅速驱车赶往现场。
  
  由于没有了耳目,当40多人的联合执法队成员冲进“会堂”时,正在聚精会神讲课、听课的42名传销组织头目和传销人员,没有一个人离开现场,全部被执法人员带到鹤城区打传队进行询问。
  
  作为抓捕行动组负责人之一,尹东向记者介绍了该队发现目标窝点的经过:“3月13日,我们在红星路一带发现了多个三三两两匆忙行走的年轻人,根据经验判断,我们认为这极有可能是一个传销组织的成员,当即就派人进行跟踪,在七拐八弯之后,最后来到了鹤城区湖天开发区八组的一栋砖瓦房。”
  
  “这是一个假冒天狮公司名义从事传销活动的典型。”林志荣说,在活动现场,执法人员收缴了大量的听课笔记和相关资料,所有的迹象表明,这个主要通过互联网聊天工具纠集而成的传销组织,完全是以天津天狮公司的名义向其入会者介绍成功经验和发财之路的。
  
  在一些讲义中,传销组织头目多次提到天狮公司的负责人名字,公司地址和生产基地以及产品名称等等。记者注意到,在一本普通的塑壳笔记本上,传销人员工工整整地把天狮公司的组织架构和产品信息抄录在上。
  
  据天狮公司中国区外事部总监许琳介绍,早在去年12月中旬,天狮公司就向怀化市有关部门反映了假天狮在该市的活动情况,要求该市联合执法,取缔假天狮传销组织。
  
  “前几年我以为真是天狮公司在怀化搞传销活动。”林志荣感叹,包括重庆系、江西系在内的多个假天狮体系,几年前最多的时候,人数发展到两三千人,形成了一股很大的势力,“他们甚至猖狂到组织涉传人员冲击执法机关,闯入鹤城区打传队阻挠执法。”
  
  解剖:42名传销人员的“网络元素”详解
  
  “我哥是通过QQ聊天,被一个四川籍在衡阳‘工作’的女网友,以谈恋爱为名,从深圳叫到湖南来的。”3月22日下午,马兵在电话中告诉《法制周报》记者,他哥哥原本在深圳一个景区工作,今年春节都没有回家过年,但在正月二十左右,突然打电话回家,说自己谈了一个女朋友,已经到了衡阳,准备在这里“发展”。
  
  在尹东看来,这种以谈恋爱为名将对方骗过来做传销的情况十分普遍,“归纳起来,可以用三个‘情’字,来概括网络传销时代下的拉人头方式,那就是亲情、友情和爱情。”
  
  以马兵哥哥的情况来看,他在春节之后反复打电话,要马兵去“投资”,利用的就是亲情,而在此前他自己被女网友骗到衡阳,体现的就是所谓的爱情。更多的人,则是通过QQ等聊天工具,以交友为名将陌生人骗入传销陷阱。
  
  “从我们这次捣毁的传销窝点的成员结构来看,与传统的非法传销模式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林志荣说,以前的传销,主要是通过电话的方式,将自己的亲人、朋友、熟人骗到一起搞传销,最后有可能借此形成家庭特征很明显的传销组织,“在同一个地方做传销的不同集团,往往以地域为中心形成不同的派系。”
  
  42名传销人员被集中讯问后,怀化市打传办在将相关人员的信息收集后,分别作出了遣散等措施。林志荣说,通过分析“3·18”行动抓获的42名传销人员的人员结构,可以看出网络特征非常明显:
  
  一是90%以上的成员为年轻人,在42个成员中,除两个50岁以上的人外,其余全部为20岁左右的年轻人,这些人都是网络技术的熟练使用者。二是超过半数成员具有大学学历,大都是刚刚毕业没有找到工作的人,这些为前途“奔”来的高学历者,身上有着十分鲜明的网络时代特征。三是42名成员的来源十分广泛,包括浙江、福建、青海、陕西、贵州、河南、云南、湖南、江西、辽宁、广东、广西、山西。如此广泛的来源地,充分说明这些人都是通过网络聊天的方式联系,以“三情”为核心纠结在一起的。
  
  “严格意义上来说,此次捣毁的假天狮传销窝点,是将传统的传销形式(如纠集在一起培训洗脑)和网络召集的新途径结合起来的一个变种,还有一些网络传销模式,则从人头组织到管理都在网上进行。”林志荣说,他们曾经查获的一个传销案例,就是要求传销人员登陆一个指定的网站,注册成为会员后购买一定的“产品”(实际上也就是交一个门槛费,假天狮的入门费2800元,香港某品牌的入门费为3900元),再通过网络召集下线,将其骗入囊中。
  
  在21日召开的湖南省打击传销工作会议上,湖南省工商局副局长鲁先华介绍说,仅2010年,湖南各级工商、公安等部门就破获了100余起互联网传销案件,涉及人数过万,涉案金额上亿元。
  
  “在湖南省2010年打击传销十大典型案例中,互联网传销就占到了一半以上,影响范围波及全国。”鲁先华说。
  
  作为2010年公安部门破获的最典型的网络传销案例,“澳洲AD网络媒体广告公司传销案”注册会员多达3万人,在两年不到的时间内,非法收取注册会员费高达3亿元。
  
  “充分认识网络传销的危害性,是新时期打击传销工作的新重点。而关注网络传销的易感人群年轻网民尤其是大中专毕业生,帮助他们提高辨识能力以防范落入传销陷阱,需要社会各界尤其是教育部门、劳动就业管理机构包括家长在内的所有人的努力。”一位受访的反传销研究人士如是说。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