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中国电信被指“不告知收费”涉嫌侵权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彭先生每月要多掏17元“服务费”(红圈标注处)

  手机每月莫名多出17元“服务费” 电信客服称“会核实”
  
  中国电信被指“不告知收费”涉嫌侵权
  
  本报记者 雷鸿涛文/图
  
  2010年底,我国一名叫“金娜”的消费者在莫斯科用手机发了三条微博,花了3900元,被人们称为“天价微博”事件。另一消费者在印度尼西亚上了一个半小时手机QQ,欠费3.4万元,被称为“天价QQ”事件。这两起事件,将大家的目光吸引到通信行业“不告知收费”的问题上。3月27日,长沙市民彭先生向《法制周报》投诉称:他近日发现,自己的中国电信手机号码,每月莫名多出了十多元的“服务费”,而这些业务,他压根就没有要求开通。
  
  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的李健律师指出,“不告知收费”已经涉嫌侵犯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知情权等权益。
  
  防不胜防的“不告知收费”
  
  “不告知收费”主要发生在通信、银行、医疗、餐饮、家装、中介、保险等行业,其中尤以通信业和银行业最严重。
  
  彭先生是长沙某高校的一名职工,前不久,彭先生查询了前几月的手机收费账单时发现,手机收费项目中有几项是他完全不知情:CDMA彩铃业务月租费(5元/月)、CDMA秘书杂志(2元/月)、CDMA贴心秘书台月租(5元/月)、CDMA-ISMP(SMS业务)(5元/月)。
  
  “我感到很吃惊,也很反感。”彭先生回忆,他曾接到电信公司推销业务的电话和短信,“每次他们发短信我都不回复,打电话我则明确表态不要。结果还是给我加了这些业务。”让彭先生反感的是,自己完全不清楚这些业务是什么时候开通的,但他每月还得为这些“不告知收费”掏17元。
  
  发现问题后,彭先生曾向中国电信的客服讨个说法,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复。
  
  电信客服称会核实
  
  3月28日,记者就彭先生的投诉,联系了中国电信10000客服电话。工作人员称,一般情况下,客户的这些业务是需要订购才能使用的,而订购的方式有很多,包括通过短信、上网等,甚至在浏览网页的过程中也可以订购业务。
  
  彭先生则坚持称自己并没有订购这些业务,客服回复说:“我也不知道。我只能帮你去反映一下。”据客服人员介绍:有些增值业务是由第三方运营商提供的,电信公司代收费。因此,电信公司需要向第三方运营商核实情况。
  
  电信公司客服承诺3至5天内会将核实的情况反馈给客户。不过在彭先生看来,这只不过是搪塞之词,“我十多天前就向他们反映问题了,但直到现在还没有回复。他们当时也说会回复我。”
  
  “不告知收费”的消费陷阱
  
  针对彭先生的投诉,李健律师认为,通信服务商在未经消费者同意或选择的情况下,擅自为消费者增加一些有偿服务,涉嫌构成消费欺诈。对于消费者是否主动选择服务,应该由通信服务商提供举证。如果通信服务商拿不出有效的证据,那么通信服务商的行为就涉嫌侵犯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知情权等多项权益。消费者不仅可要求通信服务商退还相关费用,同时还可以要求电信监管部门对其进行行政处罚。
  
  李健律师说,上述彭先生的投诉情况,属于典型的“不告知收费”。“不告知收费”的消费陷阱,侵犯了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知情权等。
  
  刘军是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他告诉记者:前不久,他发现自己的手机莫名其妙多收了3元/月的“天气预报”费,但他自己根本就没有要求开通这项业务。刘军一查,这3元/月的费用,通信公司已经收了他50多元了。在他的要求下,通信公司同意将多收的钱退还给他。在刘军看来,这些“不告知收费”,并非是商家的“无意”,而是他们“有意为之”。
  
  2011年3月11日,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就“不告知收费”引发的法律问题及消费者解决途径展开讨论。专家指出,“不告知收费”侵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有专家建议在现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修改中增加消费者无条件解除权,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与合同法衔接的过程中应该制定新的消费者合同法,加强垄断行业的价格监审和听证,还须规定经营者价格告知义务。
  
  对此,《企业与法》杂志总编辑俞妙根认为,垄断部门垄断收费,商家利用消费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心理,有关部门的监管也有一定的困难,消费者询问不够详细都是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俞妙根建议,垄断部门应该“坦诚地把真情告诉消费者”,对商家的不诚信行为,工商、物价、消协等部门要加强监管,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情节恶劣的应该在媒体上曝光。而作为消费者,如果遇到“不告知收费”,不要忍让,不要怕麻烦,应该到有关部门举报,维护自己的权益。
  
  如果你也曾遭遇过“不告知收费”的陷阱,欢迎拨打《法制周报》新闻热线0731-84802117。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