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乡村教师袁代合 两次换肾坚守18年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袁代合和爱妻罗芳双双走上手术台。

  

聚精会神工作时,他会忘记一切疼痛

  妻子捐肾救夫演绎大爱亲情 手术前仍辅导学生参加数学竞赛
  
  乡村教师袁代合
  
  两次换肾坚守18年
  
  本报记者 何金燕 文/图
  
  “现在我身上有4个肾,前后各两个,只有老婆给的那个肾在起作用。”袁代合笑呵呵地向记者比划他身上多出来的几个器官。
  
  袁代合是长沙县春华镇大鱼中学的数学老师。这位普通的乡村教师,两度换肾,依然坚守三尺讲台。10多年来,病魔与死神如影随形;然而,娇妻相伴左右、捐肾救夫、不离不弃。
  
  10年间,他体内多了两个肾,她少了一个肾;他屡次获得“长沙县优秀教师”、“春华镇优秀教育工作者”等荣誉,而她只是默默站立在丈夫身后。
  
  “圆规直尺做学问,中规中矩成方圆。陋室旧桌研习题,一门心思育英才。”这首小诗是袁代合18年教师生涯的最佳写照。
  
  “现在我身上有4个肾”
  
  走进袁代合家,浓烈的药味扑鼻而来,80平方米大的房子整洁而素雅。
  
  袁代合,出生于1971年,湘西古丈县人。自幼家庭贫苦,8岁时父亲病故,母亲拉扯6个子女长大;12岁时独自外出求学;高中毕业后考入常德师专(现湖南文理学院)念数学专业;22岁大学毕业,分到长沙县大鱼中学教书;28岁娶妻生子,正逢事业家庭双丰收时,他被确诊患上尿毒症,后两次换肾。
  
  10多年来,袁代合羸弱的身体状况画出了这样一条弧线:喝中药、做血透、换肾、吃药、再换肾、再吃药……
  
  当初,他月工资不足400元,每个月血透费用在3000元以上,医疗费让他债台高筑。
  
  “有钱就做血透,没钱就硬撑着。”他轻松一言带过那段黑色时光。
  
  刚患病的时日,他特别恐惧死亡:“老婆,我才28岁,儿子才1岁,我还不想死。”每逢听到这些话,妻子罗芳脆弱的心都会猛烈抽搐。每日,体重80来斤的罗芳背着110多斤的丈夫上下五六层的楼梯,穿梭在学校操场、教学楼和传达室之间。大鱼中学的每个角落,都刻下了她驮着丈夫上课治病的沉重脚印。
  
  当时,很多人劝她,趁年轻,另谋幸福。但在她看来,一切都未曾改变。
  
  1999年6月患病前夕,袁代合任一个班班主任,兼4个班数学教学,终于累垮在讲台上,后被确诊身患尿毒症。学生得知此事后大哭不止,自发组织为他捐款,当35班(他当时所教班级)班长满含热泪把一沓零钞送到他手中时,他与学生抱着哭成一团。
  
  “乡村中学,娃儿家里都穷,那点钱太不容易了。”农村学生的质朴把袁代合牢牢钉在那方热土上,这一站,竟是18年。
  
  优秀教师带病教学、爱妻不离不弃的感人事迹在当地广为流传。
  
  2000年,时任湖南省副省长唐之享、省教育工会主席孔柳华亲临他家,带去问候和鼓励。在社会各界的关怀下,2001年4月25日,袁代合顺利进行第一次换肾手术。
  
  手术后,他又将全部精力投入工作中,担任两个班的数学老师,后专教毕业班数学课,大鱼中学中考数学成绩常在全县领先,他功不可没。他多次被评为县级优秀教师。记者看到,一个黑色塑料袋里塞满了他的荣誉证书。2002年,袁代合代表长沙县优秀教师到县教育局开会,他真实动情的报告让县委书记当场流泪。
  
  为了省钱,首次肾移植后,他并未按医生的叮嘱定期到医院复查各项指标。
  
  2006年冬天,由于劳累过度,移植的肾脏出现强烈排斥反应,已严重影响其他生理机能,再次换肾迫在眉睫,可当时家里已穷得揭不开锅。
  
  “如果能用我的肾,就能节省大笔手术费。”罗芳当即想到捐肾救夫,无奈第一次到医院验血,被告知是B型血,与丈夫的血型并不吻合。在2008年底一次义务献血中,她被检测出是A型血,和丈夫同种血型。后到医院复查,夫妇俩的肾配型完全吻合。
  
  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2009年4月7日,袁代合住院准备第二次肾移植手术,肾源来自妻子。手术前两日,他依然坚持辅导学生参加全国初中生数学竞赛。
  
  2009年4月21日,夫妻双双走进手术室,手术非常顺利。
  
  生病至今,袁代合共花费40多万元,其中绝大部分资金来自外界的援助。“现在我身上有4个肾,前后各两个,只有老婆给的那个肾在起作用。”至今,他依旧每天坚持服药,他不知道,未来还有多少病痛要去承受。
  
  一身布衣,一把吉他,两袖粉尘
  
  用一电视剧台词形容这个男人对生活的无言感慨,就是:“走了很多路,经过了很多事,见了很多人,才有了现在的他。”
  
  在大鱼中学乃至整个春华镇,“袁代合”三个字家喻户晓。用他钟爱的数学划分他的人生,家庭和事业在他的生命中永远都是1:1的比重。
  
  2011年,是袁代合在大鱼中学教书的第18个年头,他执教的第一个班是大鱼中学初18班,现任94班数学老师。
  
  初入教师行业的他,一身布衣,一把吉他,两袖粉尘,三尺讲台,定格了学生心目中“吉他歌神”、“数学牛人”的形象。
  
  2011年3月15日,在袁代合办公室,他搁下塑料茶壶,让记者稍等片刻,他要先去教室辅导几个学生做模拟题,学生要参加3月20日全国数学竞赛。
  
  在他的办公桌上,记者看到一摞数学教辅书,约莫60余本,从其他老师口中得知,这些书籍都是他从书市和旧书店淘回的宝贝,甚至还有他自己学生时代的课本,每一张纸页都皱巴巴,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笔记。记者无意中挪动桌上一个破旧的鞋盒,原以为是装垃圾的废纸盒,打开一看,里面装满了三角板、直尺、钢笔等用品。才知,那竟是他的文具盒。
  
  袁代合的数学课成了大鱼中学的精品课,也是学生最喜爱的课程之一。2006年,正逢初二分班,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学校只给他带一个班。哪知,学生争相往他班上挤,一个原本只能容纳40多人的班,竟挤了90多个人。无奈之下,他拖着病重的身体继续带两个班。
  
  每学期期末考试,袁代合所教班级数学成绩几乎都是最好的。提及他,该校教英语的石老师竖起大拇指:“他是学校的王牌老师,数学问题万能通。”
  
  教语文的杨老师告诉记者,袁代合在教师行业堪称楷模:“他特别能站在学生的角度想问题。”他每天都要钻研大量数学题,做题从不要答案,题题必究。用他自己的理解是,只有亲自把题目做出来,才能了解学生的困惑和易出错的地方。有一回,他让学生用一周时间去找题“为难”他。但是,无论学生出什么样的难题,他都能迎刃而解。
  
  在很多学生心目中,他不仅是全校的“数学牛人”,更是他们刻苦学习的榜样。
  
  起初教学的那几年,每学期新课结束后的复习课,其他老师都用买的试卷作复习资料,但他总是自己找题,用铁笔在钢板上刻出来,再把蜡纸放到油印机上,用滚筒一张一张的印,发给学生做。他从不重复使用以前的教案和试卷,他觉得,学生都喜欢崭新的开始。而他并不在乎,要熬多少个通宵,才能一笔一画写下厚厚的备课教案。
  
  “这个过程很辛苦,他身体常经受不住,每次印试卷时,其妻都会帮忙。”大鱼中学校长王永忠多次被这对夫妻感动得泪流满面。
  
  一名学生告诉记者,袁老师曾在课堂上昏倒过多次,看到他不断冒出的虚汗,很多学生都想让他歇息下,可是,每次他以洪亮的声音和高昂的情绪予以谢绝。
  
  记者手记
  
  “我情愿为你画地为牢”
  
  何金燕
  
  “这一生都只为你,情愿为你画地为牢;我在牢里慢慢变老,还给你看我幸福的笑。”翻开罗芳的日志,记者看到这句歌词。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一个浪漫而美丽的传说,也是一份古老而坚定的承诺。与死神抗击无数回合的袁代合,并未如记者想象中悲观消极;相反,他很爱笑,不太愿意回想灰色时光的痛苦记忆。
  
  袁代合抚摸着爱妻粗糙的双手,连连自责:“我没生病的时候,她很幸福。”刚结婚的那几年,他包揽家里大大小小所有的家务活,生病后,所有的担子都压在妻子身上。
  
  “现在,我也很幸福。”罗芳有些俏皮地抢了一句。那个曾经炒菜总是怪模怪味的娇妻,如今也能烹饪出一手好菜。
  
  采访中,夫妻二人一直开怀大笑,几乎让人无法察觉,他们曾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
  
  袁代合1995年和罗芳相识,依靠一把破吉他、一曲赵传的《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俘获了她的芳心。他们本打算1996年3月领结婚证,那时,他忙于辅导学生参加全国初中生数学竞赛,无片刻分身,遂取消婚礼。
  
  1997年,他用学生在竞赛中获得的奖状换回了一纸迟到的婚书。
  
  2009年10月5日,同事在袁代合QQ空间留下这样一段文字: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罗姐就是爱的天使。那晚,我去医院给你送汤,你正发高烧。罗姐不顾自己手术后才三天的虚弱身体,起身去隔壁房间看你。到现在,我都清晰记得,她眼里流露出的担心和痛惜。那一刻,她的眼里只有你。袁代合,你们俩一定会完成世间最浪漫的事!
  
  拾掇朋友对他的祝福,他也如此坚信这份浪漫誓言:与爱妻携手到老。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