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长沙公安开微博直面民意监督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长沙市公安局微博办要求所有信息发布和回复都用平和亲切的网言网语。

“长沙警事”微博的页面。

  对敏感话题不删帖 网民怀疑民警被买通当天获回应
  
  长沙公安开微博直面民意监督
  
  本报首席记者 朱春先/文
  
  记者 伏志勇/图
  
  尹默三应是最早关注到“长沙警事”微博的网民之一。”长沙警事”微博开博的第三天,他就发了一条稍带火药味的微博上传。
  
  2011年4月11日。尹默三上传的这条微博立即引起了长沙市公安局微博办工作人员、长沙市公安局新闻中心副主任向波的注意。
  
  “‘长沙警事’微博一定是100%呈现网友的微博关注,不删帖不封闭,”向波对《法制周报》记者说,即使对一些看上去有一定火药味的评论,也是完整地原汁原味地在网上呈现,“对一些需要进行调查核实的信息,我们在对辖区警方进行交办调查后,将核实的情况进行回复。”
  
  尹默三的帖子,在他上传不久后,即得到了长沙市公安局微博办的回应。

   “现在就办”  

  在”长沙警事”新浪微博上,尹默三以“农民工讨薪被暴打拘留?”为标题,发布了一篇135个字的帖文。
  
  “江苏南通三建长沙暮云一项目部,农民工被拖欠工钱,项目经理朱丕章当公安面打人,今再讨薪冲突,暮云公安抓10多个农民工,还打人,民工怀疑暮云公安被买通……”
  
  放在传统的语境下,这一定是一个对公安极为敏感的“锐话题”,在事实真相查清以前,这样的帖子往往会被压下来。但至今该帖仍完整地保存在“长沙警事”的微博上,这种变化在向波看来,正是“长沙警事”微博的生命力之所在。
  
  “如果警事微博只有一种声音,那肯定是不正常的,”向波说,群众有看法有意见可以通过交流来改变,对于一些可能存在误解误读和误判的事实,也要允许别人发表看法,“我们所要做的是,在网友反映相关情况后,交给有关部门立即调查,等有了调查结果后在第一时间进行反馈回复。”
  
  尹默三的帖子上传几分钟后,正在参与一个“有关电信诈骗”新闻热线接听活动的向波,通过手机上网看到了这个帖子。向波当即以“长沙警事”的名义回复尹默三:“您好,感谢您对‘长沙警事’的信任,我们已将此事反馈给长沙县公安局,如有进一步信息会在第一时间向您反馈(4月11日14:54)。”
  
  尹默三立即给予了回应:“感谢关注核实(4月11日15:09)。”
  
  在网上快速回复的同时,网下的落实工作也在同步进行。长沙市公安局微博办将尹默三帖文反映的内容,通知了长沙县公安局微博信息员邹振魁。邹振魁放下电话后,便立即将情况向副政委刘娟慧反映。刘娟慧随后又将电话打到市公安局微博办,详细了解网民的投诉情况,之后,便布置对反映内容的调查落实工作。
  
  “现在就办将成为长沙警事微博在接受投诉意见时的一种处理方式”,向波说。
  
  作为“长沙警事”微博的主要策划者和具体实施者之一,向波坦言,自从微博开通以后,已经完全没有了工作时间和休息时间的区隔概念,“网民每天24小时都在上网,我们也就随时随地需要给予回复。”向波说,下班以后回到家中,就利用家中的电脑上网处理,在外办事或出差途中,就用手机上网处理。
  
  目前,长沙市公安局专门成立了“长沙警事”微博办公室,包括宣传处处长常自力、副处长向波在内的长沙市公安局新闻中心所有工作人员,都成为这个具有时尚称谓的新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全市从事这项工作的人员已经达到70余人,这其中,也包括各基层分局的微博信息员。
  
  警民零距离沟通“窗口”
  
  信息社会最大的特点是快速。人们对新闻事件发生后急于知情的欲望,催生了自媒体——微博的巨大影响力。
  
  2011年4月8日,长沙市公安局局长李介德宣布,从当天起,长沙市公安局将通过该局的官方微博向全社会第一时间发布警务信息,零距离和网友沟通交流(警务服务)。此举意味着,在新闻竞争已进入白热化状态的湖南省会长沙,一种以争抢时效为特点的新的竞争态势已然确立。
  
  “任何媒体想要得到独家的最早的涉警新闻信息源,将成为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某资深媒体人说,没有一个媒体可以早于公安局的官方微博发布警方信息。
  
  目前已广为人知的谢东吸毒被强戒两年的消息,就是最早从“长沙警事”发出的。
  
  “上星期六(4月9日)下午6点,长沙市公安局开福分局宣布对谢东强制戒毒两年的处置措施,晚上9点,我们就将这个消息向全国发布了。”向波说。
  
  长沙公安局微博办民警孔奕告诉《法制周报》记者,4月8日上午11时30分许,长沙县果园镇大河社区邓培组一居民黎某家中发生爆炸,黎某及其妻死亡。“当天,我们的微博刚刚开通,通过110中心得到这个信息后,我们很快就把这个消息发布了上去。”而此时,长沙几乎所有的媒体,都没有得到相应的信息,而在微博官网发布该消息后,相关媒体才进行报道。
  
  更多的案例信息,在源源不断地透过“长沙警事”这个平台,第一时间向社会发布。
  
  记者以写稿时间作为起始点,以倒推的顺序检索了一下“长沙警事”发布的几起最新案情,发现这些案情大多数都是即时发生便即时在网上呈现,在时间上几乎没有任何迟滞。
  
  4月12日上午9时47分:“雨花分局左家塘派出所破获冒充房东骗取租金系列诈骗案。3月下旬以来,两男子多次冒充房屋中介公司员工,从其他中介公司获取房屋信息和钥匙,冒充房主将房屋信息发布在网上,以假身份证和假房产证的复印件与租户签订合同,骗取租户的房屋租金及押金。日前,嫌疑人莫国辉、刘吉安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4月9日21:19:“今日下午18时,长沙市公安局开福分局对吸毒人员谢东依法作出强制隔离戒毒两年的决定。警方查明,谢东曾因吸食毒品被强制戒毒过,但仍继续吸食毒品。今年3月18日以来谢东多次在其所驾车内及长沙市开福区一酒店客房内吸食毒品冰毒。警方3月25日在该酒店将谢东抓获,现场查获其吸毒工具一套,冰毒七小袋。”
  
  4月9日16时19分:“4月8日上午8时15分许,长沙市岳麓区的周娟(化名)女士接到冒充司法局的诈骗电话,称其‘银行账号涉嫌洗黑钱,要求将资金转入安全账号’,周按要求进行转账10万元后发现被骗。目前长沙警方已受理侦查此案。”
  
  温情微距离
  
  打开长沙警事微博,习惯于挑剔的网友很难从“长沙警事”的发言中,发现大话套话和官话,代之而来的都是没有距离感的“网言网语”。
  
  “主打温情是长沙‘警事微博’的核心魅力之一”,长沙市公安局宣传处处长常自力说,打造一种全新的交流平台,从过去的面对面到现在的键对键,实现与群众的“微距离”,将是“长沙警事”今后的发展方向,通过4天的运营,这种效果正在慢慢体现。
  
  记者注意到,“粉丝”数迅速上升到数万条的“长沙警事”,除了前述案情发布窗口作用外,很多充满人间温情的信息,也在第一时间通过微博平台,将感动发散到全社会的各个角落。
  
  4月12日中午12时28分:“近日,岳麓分局咸嘉湖派出所接到(某)群众报案,称其12岁的儿子天天(化名)3月27日离家外出后,音讯全无。派出所民警经过多天调查访问,终于在4月6日找到了外出11天的男孩,一家团聚终于使家人们脸上重新绽放久违的笑容。今天(12日),天天的家人到派出所送来锦旗和感谢信,说:‘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感谢!’”
  
  4月8日开博当天,“长沙警事”以“春季出行,注意照看好自己的宝宝”的温馨提示作为开场白,“人间4月天,正是出门游玩、购物的好时光,父母在看风景、拍照片、购物的时候,一定要让宝宝在视线范围内活动。”
  
  10日下午,长沙水警救起一轻生青年,当天这一消息就登上了长沙警事微博:“10日下午,一名男青年从银盆岭大桥上翻过栏杆跳入湘江。长沙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水警大队接警后迅速驾驶快艇赶至事发地,将该男青年救至岸边。”
  
  除了对救人救助这类信息进行及时发布外,长沙警事也会对一些充满人性关怀的服务类信息进行发布。11日下午5时55分,以“心理压力过大,可以戴上拳击手套对准靶子尽情宣泄”的消息登上了官方微博:“11日,长沙公安民警心理健康服务中心挂牌,为承担巨大工作和心理压力的民警提供心理咨询服务。当天,市公安局局长李介德专门戴着拳击手套,体验了一把‘拳打假人’的别样滋味。”
  
  警方微博
  
  将开启警民关系新纪元
  
  在长沙警方开通官方微博以前,全国政法机关开通官方微博的已多有所闻。仅以湖南为例,就先后有湖南省公安厅交警总队、醴陵市检察院等单位开通官方微博。4月11日,由正义网网络传媒研究院发布的2011年第一季度研究成果《政法类微博影响力报告》透露,公安机关在利用微博与民众互动方面走在其他政法机关的前列。“根据客观数据评出上榜的30家单位中,公安类微博19个,约占总榜单的63%,且强势包揽了前15名的位置。”
  
  正如常自力所预期的那样,公安类微博透过微博平台,以与网民平等的身份进行警方信息的交流和警务信息服务,最大限度地缩短了警民沟通的距离,将过去被民众视为神秘的公安信息,在第一时间向社会发布,赢得了民众的广泛支持。
  
  以“长沙警事”为例,截至记者4月12日发稿为止,新浪微博粉丝数已达32760人,腾讯微博亦达15980人(查询数据),绝大多数网民对“长沙警事”微博的上线给予好评。
  
  据正义网有关负责人介绍,由于公安类微博所发布的信息与民众所关注的内容有高度的一致性,所以相比于其他政法类微博更容易受到民众的关注。此次《政法类微博影响力报告》,全部是来自于粉丝和博文的客观数据。以排名第一的“平安北京”(北京市公安局的微博)为例,主办方公布的获选理由是“务实高效应对网络民意,开诚布公提升公安形象。”
  
  按照北京市公安局的要求,所有网友反映的问题都要做到件件有回复,除了在方舟子遇袭案、网友苏小莫微博直播自杀等社会舆情热点中及时公开案情以外,“平安北京”还先后通过网友见面会,微博LOGO征集活动提升传播能力。
  
  “公安微博的出现,必将开启新时期警民关系的新纪元”,知名律师尹富强说,随着各地公安微博的陆续开通,群众将获得近距离与警方进行交流的平台,一些信息过去存在的误读误解和误判的情况,将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改变,双方的沟通将更平滑。
  
  但正如任何一件新生事物一样,警方微博也不是一开就好,就是万能的,也需要克服一些容易出现的问题,把好事办好。《人民法院报》副总编赵翔表示,“开微博容易,维持难。”
  
  赵翔说,前几年政府也开了很多网站,但现在好多都成了“睡眠网站”或“空壳网站”。
  
  “政法机关开微博是一条跟群众打交道的途径,能更好地便民利民,也能更好地接受社会监督,但是希望这些政法机关开微博能够发挥它应有的作用,而不是仅仅是赶潮流,走一个秀场。”
  
  “微博是以它的内容来吸引粉丝获取民众的尊重,如果没有执法观念的改变,没有公正的司法,即使利用了新的微博这种工具,恐怕也很难得到网民的认同。”正义网络传媒研究院的执行院长王林说。
  

常自力。

  “彻底重构公安案件新闻发布模式”
  
  ——本报专访长沙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常自力
  
  本报首席记者 朱春先/文
  
  记者 伏志勇/图
  
  “长沙警事”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出台的,在未来漫长的道路上,“长沙警事”能否如市公安局局长李介德在开博仪式上所讲的那样,与网友始终保护零距离的交流?下一步,“长沙警事”还将有哪些开创性的举措出台,就这些话题,4月11日下午,《法制周报》记者专访了长沙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常自力。
  
  《法制周报》:警方利用微博办案,在全国公安系统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公安官方微博也在一些省市陆续出现。“长沙警事”作为湖南省公安系统市级官方微博第一家,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开通的?
  
  常自力:至少有三个方面的原因需要提及。一是李介德局长上任以后,为畅通民意,开通了一个局长信箱。这个局长信箱的开通,为广大市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民意通道,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如何在这个基础上,加快从提出问题到解决问题的速度,实现沟通零距离,需要选择新的载体,微博就是一个最佳的选择。
  
  二是通过一年的实践,微博在中国社会生活中所产生的巨大影响力,使得微博已成为全国警方普遍采用的沟通模式。目前,全国公安系统办的网站占到政府网站的70%,广东、北京等地先后开通了警方微博,长沙公安虽然不是最先开通微博的,但可以预见一定将会是精彩纷呈,最有特色的一家。
  
  更为重要的是,为了加快公安新闻的传播效力,在最快最短的时间内将群众关注的重特大案件的情况,向社会公布,微博是不二选择。
  
  《法制周报》:在人们的印象中,警方发布的消息就有一种天然的冷峻感,但网络又是一个草根特色非常明显的交流通道,“长沙警事”如何在这二者之间找到平衡点,让网民自觉自愿地成为你们的忠实“粉丝”呢?
  
  常自力:为了做好这项工作,长沙市公安局非常重视微博官网的建设,专门成立了一个微博办作为服务机构来实现与网民的互动,目前,市局微博办有8个民警,其他区县还有近70个微博信息员配合工作。我们要求所有的信息发布和信息回复,都使用平和亲切的网言网语,坚决杜绝使用大话套话和空话。在信息内容的选择上,除了发布一些群众关心的重特大案情信息外,还会发布一些充满温情的服务提示类信息,如前几天我们发布的民警帮助寻找走失儿童、抢救落水青年,等等。
  
  《法制周报》:到今天为止,贵局的官方微博已经是第5天了,您怎样评价这5天来所呈现出的实际效果?
  
  常自力:“关注产生力量,微博改变中国。”“长沙警事”官方微博虽然开通还只有短短五天,却早已对上面这句话提供了印证。我认为,很多作用都是颠覆性的。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它改变了很多媒体人的评价体系。比如,4月10日,谢东吸毒被强戒的消息作为腾讯网的头条推出后,一位北京的网友就在评论中说,“你今天公布的新闻,对我来说,已经是旧闻了。因为我早在昨天就在微博上看到了这个消息。”
  
  还有一点,警方微博的推出将彻底重建公安案件新闻的发布模式,最大限度地缩短了公安新闻源到受众的时间距离。以前一个案件发生后,我们要通知媒体,这其中有一个媒体运营的时间(比如报纸的排版和印刷等等),现在我们有了自己的官方微博以后,可以直接通过微博向社会发布,时间上要快很多。如去年7月30日长沙发生一起爆炸案,8月8日凌晨5时40分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如果当时有微博的话,群众就能早数个小时得到警方的这一消息。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