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现代版苏三的幸与不幸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现代版苏三的幸与不幸
  
  本报评论员 余长新
  
  六年未出省却遭跨省追逃,这样匪夷所思的事发生在湘潭女子童卫红的身上。近日,山西警方派人跨省道歉,童卫红已解除控制,回到家中。本期本报头条报道的这一案例,令人唏嘘不已。
  
  结局皆大欢喜,事件似乎圆满落幕,但民意的追问并未止步:为什么类似这种将无辜百姓当作犯罪嫌疑人的案例时有发生?童卫红是如何被错列为追逃对象的?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差错?对相关责任人应作何处理?这些疑虑,都需要警方出来说明,相信不久就会对公众有个交代。
  
  足不出户的童卫红,六年都在家相夫教子,除了幼时在山西洪洞县生活过三年,后来从未到过山西,却被卷入一场数千里之外的刑事案中,这位现代版的苏三遭遇横祸,殊为不幸。她的平静生活被打破,其弟弟在与山西偏关警方的沟通中,警方毋庸置疑的回复确显简单生硬。其家人给山西省公安厅的问讯,也未得到及时的回复,让人忐忑不安。其实,普通百姓都是通情达理的,他们要的并不多,但寻求公平的道路常常荆棘丛生,正义的阳光雨露总是出现在雨后,为何不能让当事人少些周折,多些人性化的关怀与体恤?
  
  “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到大街前。”戏文中的苏三受尽磨难,艰难困苦,终于弱女子伸冤。在昏庸无道的封建社会,老百姓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清官身上,不敢奢求程序和法律的公平正义。比较而言,生活在现代的童卫红又是幸运的,事件在可控范围内出现转机,几天之内,警方还了她一个公道,悲喜人生,跌宕起伏,这样的结果来得不坏,也不迟。好在山西警方及时启动了纠错机制,并派人赴湘道歉,令人生出些许宽慰。
  
  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且人员流动频繁,追逃信息难免出错,童卫红的遭遇对警方来说,或许不是一件坏事,它提醒我们应更准确地甄别公民信息,更审慎地发布网上追逃信息,完善追逃联动机制,不放过一个坏人,也别冤枉一个好人。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