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庄则栋夫人佐佐木敦子出庭维权
媒体来源: 律师博客

    “我们不调解,一定要分清是非曲直!”这是庄夫人佐佐木敦子在庭审结束时的最后意见!这一意见代表了庄则栋先生和所有支持他们朋友们的意见。我作为本案的代理律师,我充分的感受到了庄则栋先生和佐佐木敦子女士对于花费八年心血撰写的《邓小平批准我们结婚》一书的深厚感情,这就像庄夫人佐佐木敦子在庭上陈述的那样:“它就像我们的孩子一样,我们一直关注呵护着她。”,她那认真严肃维权的态度,令我感动!

  

庄则栋太太佐佐木敦子在向法庭陈述上诉理由

庭审现场   

    东方网记者毛丽君4月21日报道:“这是我第一次出席这种场合,很紧张。这本书是我和庄先生经过8年的修订最终出版的,出版头三年一直是畅销书。后来很多朋友告诉我在网络上出现了录音版,我很震惊。”穿着深色套装的佐佐木敦子在庭审将近四个小时几乎一言不发地坐在上诉人席位上,年近古稀的她代表自己的先生庄则栋出席了这起著作权侵权案,而涉案的未经授权便在网络上传播的《邓小平批准我们结婚》一书被她比作自己的孩子,“呵护了这么多年,孩子长大了,难道就可以偷了?”
  
  
状告VeryCD索赔53万 一审败诉不服再上诉
  
  1998年,红旗出版社出版了乒坛名将庄则栋和夫人佐佐木敦子的著作《邓小平批准我们结婚》,该书描绘了庄则栋与佐佐木敦子恋爱、结婚的历程和悲欢离合,新书出版便跻身畅销书行列。然而时隔多年,他们竟然在网上发现了该书的有声读物版本。一个名为“nobodyvssomebody”的网友将该书转换为有声读物上传至VeryCD网站,提供下载链接进行传播。为了维护自己的著作权,庄则栋夫妇将VeryCD网站的运营公司上海隐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被告停止侵犯自己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并索赔53万。
    一审法院以涉案有声读物并不储存在被告的服务器中、被告网站并不提供在线播放、用户提供的链接内容是海量不可能要求被告逐一下载用户的资源进行一一审核等原因驳回了庄则栋夫妇的诉请。而始终坚持著作权受到侵犯的庄则栋夫妇再次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庄则栋因病缺席庭审 专家出庭解读关键技术
  
  作为本案的当事人之一,庄则栋并没有出现在今天的庭审现场。据其委托的辩护律师透露,年逾古稀的庄则栋不久前在上海做了脏器切割手术,因身体原因无法出庭,而从意愿上说,他本人则非常想出席今天的庭审,无奈身体不允许,只能让夫人佐佐木敦子一人来沪出庭。东方网记者注意到,尽管长期在中国生活居住,但在法庭核对出庭人身份时,或许因为紧张的关系,佐佐木敦子说话的语调略显生硬,为此法庭还特意为是否可以用中文开庭征询了她的意见,在得到她的认可后,才正式开庭审理。
   而在双方的控辩过程中,基于P2P技术为网友提供平台,上传信息的存储、修改以及页面、广告相关设置等一系列专业技术问题,直接关系到被上诉人是否对上诉人的著作权实施侵权行为的界定。北京数字蜘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技术总监和隐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技术主管分别作为控辩双方的专家证人,出庭对相关问题进行了解读。
  
  
上传用户曾屡次被诉 VeryCD称无力逐一审查
  
  东方网记者注意到,在庄则栋夫妇提供的证据中,其中涉及多份民事判决书,均为VeryCD网站与不同原告关于著作权侵权的相关案件,而上传涉案内容的用户却和本案上传用户相同,即用户名为“nobodyvssomebody”的用户。对于出现过被诉至法院的侵权行为的上传用户,VeryCD网站为何不对其后续上传内容进行严格审查,甚至于该用户上传的88个资源中有82个被加“精品”,且该用户为VeryCD网站的“金光盘”用户,上诉方提出了质疑,认为VeryCD网站有责任和义务,同时也有能力和技术对其进行监管。
   作为被上诉人,VeryCD网站则表示,网友上传的内容是海量的,网站只负责提供一个平台,对网友上传的内容“不编辑,不保存,不修改”,并且不存在专门制作网页展示的行为,网站无法预知用户何时会发布链接,没有人力关注一批用户,并对作品进行逐一审查,即便对于曾经发生过侵权行为的用户“nobodyvssomebody”,虽然当庭表示可以提供该用户的IP地址,但却多次表示不知道该用户的真实身份,同时表示没有法律规定,网站必须对被诉讼过的用户上传的内容进行严格的审查。
  
  
当庭拒绝调解 庄则栋夫妇将“坚持到底”
  
  庭审中,VeryCD网站多次表示,《邓小平批准我们结婚》一书出版于1998年,距今已有13年之久,影响有限,对于上诉方将其定义为“热门作品”不能认同,同时也表示对方索赔53万缺乏事实依据。而对于这样的说法,到庭的佐佐木敦子明显无法接受。在法庭辩论时,她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表示,虽然著作出版多年,但是这本书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呵护了这么多年,孩子长大了,难道就可以偷了?”在法庭询问她是否接受调解时,她断然拒绝。
  近四个小时的庭审结束后,佐佐木敦子看似平静地在自己的位置上等着签字确认庭审记录,然而在接受东方网记者的采访时,她的语气却十分激动,在她看来,他们的著作权受到了侵犯,对方在声称《邓小平批准我们结婚》一书影响有限的同时却在网上提供了下载的地址。而他们的委托代理人张起淮律师告诉东方网记者,对于二审法院如何判决他们并不担心,即便是终审判决败诉,庄则栋夫妇仍将通过各种途径进行申诉,坚持到底。同时,虽然无法确认上传用户“nobodyvssomebody”的真实身份,但他们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媒体来源:[文章]
(C) 律师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