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前翁婿为20亩鱼塘闹上法庭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澧县法院执行法官正准备下乡开展执行工作。

  离婚后讨要承包权反目成仇 法官促和解双方握手言和
  
  前翁婿为20亩鱼塘闹上法庭
  
  特约记者 黄传祥 曾献国 文/图
  
  在湖南澧水河边的小渡口镇,李某原是卢某的女婿,2000年外出务工后,将所承包的20.1亩低洼田交给卢某经营开挖鱼塘。2001年5月,李某因抢劫罪被判有期徒刑5年。出狱后,李妻提出离婚。离婚后,李某多次向卢某提出收回其承包的鱼塘,卢某拒不归还,双方闹上法庭。李某在一审、二审中均胜诉,但卢某拒不交还鱼塘。近日,经湖南省澧县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法官的耐心劝说,最终,李某和卢某达成和解协议。
  
  女婿离婚后讨要承包鱼塘
  
  2000年下半年,李某与小渡口镇左家村村委会签订了位于该村7组的低洼田20.1亩改建鱼塘合同,合同期是2001年至2003年12月。合同签订后,李某按约定交给村委会承包款4800元,其中4000元通过其岳父卢某转交。此后,李某和妻子外出务工,将承包的20.1亩低洼田交其岳父卢某开挖鱼塘。
  
  2001年5月,李某在广东省深圳市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2002年9月,服刑中的李某委托其父亲与村委会续签了一份承包合同书,约定李某承包期从2004年1月1日至2010年12月31日,面积为20.1亩,7年共上交承包款11256元,一次性付清。该份合同于2005年2月由小渡口镇司法所鉴证。
  
  2006年5月,卢某之女提出离婚,双方经调解离婚。此后,李某向卢某提出收回承包的20.1亩鱼塘。卢某却拒不归还,认为该鱼塘自2000年以来一直由其经营管理,并于2002年4月,小渡口镇信用社、小渡口镇左家村村委会和他签订了债务转让协议,一直将承包费直接交给小渡口信用社抵偿左家村的贷款。
  
  卢某还认为,左家村与他和信用社签订了三方债务转让协议后,又与李某重新签订承包书,属重复发包,且该份承包合同不是李某本人签名,因此,李某不享有该鱼塘的承包经营权。
  
  此外,卢某认为,李某在2006年与其女儿离婚时,也没有对该鱼塘的经营权进行分割。
  
  双方就此争执不下,经小渡口司法所多次调解,一直未能达成一致协议。
  
  2009年11月23日,李某遂将卢某诉至法院。
  
  前岳父一拖再拖拒履行
  
  澧县人民法院受理该案后,审理认为,原告与小渡口左家村村委会签订的鱼塘承包合同有效。原告在取得该承包鱼塘使用权后将所承包的鱼塘交给被告管理经营,是原、被告双方的自愿行为。
  
  法院认为,被告占有使用原告所承包的鱼塘“用益物权”依法应当排除妨害占有。被告在经营原告承包的鱼塘如有投入,应当依法向原告追偿,但被告在本案中没有提出反诉,故在本案中不予处理。
  
  因此,法院判决卢某返还李某鱼塘的经营权,于判决生效始10日内履行。
  
  接到判决后,2010年3月10日,卢某又向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经二审审理查明,一审判决的事实属实,法院予以确定,驳回上述,维持原判。
  
  二审判决生效后,卢某并没有主动履行返还李某承包经营的澧县小渡口镇左家村20.1亩鱼塘的经营权的判决结果。
  
  法官释法明理促和解
  
  而李某多次催促卢某履行判决,归还鱼塘经营权,但卢某态度蛮横,拒不归还。2010年6月,万般无奈的李某只好向澧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该案摆到了执行指挥中心罗先妙法官的桌面上。
  
  罗先妙和卢业峰等法官商量后,一致认为,卢某文化水平不高,对法律、法规的认识不到位,虽然输了官司,但他没有“心服”;此外,卢某和李某原是翁婿关系,有一定的感情基础,两家住处不远,所以执行该案不能采用过激的办法,必须做通卢某的思想工作,确保执行顺利进行。
  
  近日,罗先妙等法官主动到被执行人卢某住所地,会同小渡口镇政府工作人员以及卢某、李某双方的乡亲,一起做卢某和李某的工作,对卢某释法明理,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终,双方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卢某补偿李某经营收入款3万元,于2011年4月25日前一次性履行完毕;20.1亩鱼塘由左家村另行发包;双方所有权利义务清结。
  
  双方在执行和解协议上签字后,都真诚地向法官道谢。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