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南航高管腐败路线图

 

  南航股份原总工程师张和平案4月26日开庭审理,他是南航"反腐风暴"中倒下的级别最高的高管。

  公诉机关指控,1999年至2010年,张和平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719万余元。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航线包销、飞机维修等,是这名南航高管惯用的敛财手段。

  分析人士认为,张和平的落马,是行业制度弊病与腐败共性规律共同种下的恶果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发自湖南衡阳

 

  4月26日上午,湖南省衡阳市中级法院刑事审判庭,中国南方航空股份公司原总工程师张和平在法警的押解下缓步走向被告人席。

  《法治周末》记者在现场看到,法庭上的张和平两鬓斑白,显得非常苍老,回答法官和检察官的提问时显得很憔悴,有气无力,以致审判长多次提醒他声音大一点。

  衡阳市检察院指控,1999年至2010年,张和平利用担任贵州航空公司副总经理、南航股份湖南分公司总经理和南航股份总工程师兼机务工程部总经理的职务便利,先后收受庞汉章等6人经手所送的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719万余元。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航线包销、基建工程、飞机维修、安排就业等成了这名南航高管惯用的敛财手段。

 

◎与地方处关系有独特一套

  在众多的南航人眼里,张和平还算一位工作很细心的领导。尤其是在处理与地方政府的关系上,张和平有自己独特的一套。

党的十七大湖南代表团乘飞机赴京开会。飞机起飞前,张和平特意安排乘务员在每一位代表的座椅前都插着一支鲜红的康乃馨,并在客舱里布置了百合花,当代表们踏进客舱时,阵阵花香扑鼻而来

 

  《法治周末》记者从当天庭审中了解到,因涉嫌受贿犯罪,2010年6月8日,张和平被湖南省检察院立案侦查。经该院决定,同年6月10日由长沙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就在张和平被拘留的第二天晚上,南航发布公告称,经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同意免去张和平总工程师的职务,而免职的理由则是"工作变动"。

  由此,媒体开始关注张和平,但并不知道他实际上已经被刑事拘留了。

  2010年6月24日,张和平被逮捕。

  "张和平是从基层一步一步走上来的,仕途比较顺畅。"知情人士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

  据了解,1953年5月21日,张和平出生于湖南省永州市。19岁大学毕业后,张和平便走进了民航系统,此后他的仕途一路顺畅。

  资料显示,张和平进入民航系统后,先后在民航沈阳、广州管理局机务大队和湖南省局担任电气师,负责电力送配的日常安装和维护。

  2003年1月,张和平被任命为南航湖南分公司总经理。2009年6月,张和平又任职南航总工程师。

  张和平的落马令许多同行唏嘘不已。在众多的南航人眼里,张和平还算一位工作很细心的领导。尤其是在处理与地方政府的关系上,张和平有自己独特的一套。

  2007年10月12日,是参加党的"十七大"的湖南代表团乘机赴京开会的日子。对这次飞行任务,张和平特别重视。为了做好服务工作,张和平推掉了其他工作,专程随机陪同代表们进京参加大会。

  飞机起飞前,张和平还特意安排乘务员在每一位代表的座椅前都插着一支鲜红的康乃馨,并在客舱里布置了百合花,当代表们迈着喜悦的步伐踏进客舱时,阵阵花香扑鼻而来。一名代表手拿康乃馨饶有兴趣地说:"乘着香水百合一路赴京参加盛会,心情是激动的,更是甜蜜的!"顿时,客舱里一片欢声笑语。

  在飞机上,张和平向代表们送上衷心的祝福,并表示将一如既往地遵照湖南省领导的指示,顺应社会需求,与各界同仁携手共建繁荣、发达、和谐的湖南航空港。飞机安全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后,张和平第一个走出机舱,与代表们一一握手相送。

  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个多小时,但张和平此举给代表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南航湖南分公司一位职工向《法治周末》记者回忆,张和平在南航湖南分公司任总经理期间,干工作很有魄力,南航湖南分公司的运营飞机机型也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2003年,南航在不到5个月时间内,先后斥资13.5亿元,购买3架波音系列中最先进的800型客机,使湖南分公司当年的运力相应增加了53.8%,经营航线由原来38条增加到48条。

  2008年湖南遭遇特大冰冻灾害,1月25日的大雪,使原本困难重重的长沙黄花机场陷入瘫痪,长时间关闭。停机坪和滑行道上共滞留24架客机,大大超出了机场的承受能力。如此拥堵的机群,即便是机场能够开放,也很难调配开、飞起来。在之后几天的时间里,张和平一直带领公司骨干力量忙碌在一线,这一举动,当时令许多职工深为感动。

2009年6月2日,张和平因为工作出色被调任南航总工程师,在南航14名高管中位列第13位。

 

◎"航线包销"背后的腐败

  "包销带来的利润就像摇钱树和印钞机。"一位业内人士说。为此,日美公司法定代表人先后向张和平行贿共计折合人民币396万余元,其中最大一笔是100万元。

据检察机关透露,2003年至2006年,日美公司在南航湖南分公司包销盈利共计1亿多元

 

  如果不是审计署的一次例行审计,再过两年,张和平也许就可以"安全着陆"了。

  2010年,审计署审计时发现了南航多笔以"航权协调费"名义支出的费用,金额惊人,均与日美航空有关,于是对合作方广东省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日美航空代理服务有限公司做延伸审计。通过这次审计,背后的腐败案也渐渐地浮出了水面,并牵出张和平。

  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日美公司成立于1993年,主要从事航空包机业务和航空销售代理业务,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公司已初具规模。而其法定代表人庞汉章更是以"头脑灵活"著称。

  在当天的庭审中,衡阳市检察院指控,张和平先后收受日美公司法定代表人庞汉章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96万余元,其中最大一笔是100万元。

  2003年,张和平任南航湖南分公司总经理后,庞汉章请求张和平关照其包销业务,张和平同意庞汉章续签包销协议。

  为了表示感谢,2003年7月,庞汉章在长沙市东二环一家土菜馆宴请张和平,饭后庞汉章送给张和平20万元。同年年底,在长沙某酒店房间内,庞汉章又送给张和平30万元。

  经过这一年的交往,张和平和庞汉章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庞汉章经常从湛江飞到长沙与张和平会面。

  2004年春节后,庞汉章在长沙宴请张和平,并在南航宿舍楼门口,送给张和平30万元。

  同年5月,庞汉章打电话给张和平,称刚从香港到了长沙,双方相约在长沙二环线高桥附近碰面。庞汉章送给张和平一对TUDOR手表(男式手表价值1.02万元)、8000元港币和一些化妆品。

  2005年年初,南航股份通知下属各单位清理包销业务,要求原则上客运不得采取对外包销方式经营。听闻此消息,庞汉章紧张不已,因为包销业务带来的暴利难以想象。

  "包销带来的利润就像摇钱树和印钞机。"一位业内人士说。

  为了稳住包销业务,庞汉章又想到了张和平。经张和平同意,南航湖南分公司党委当即向南航股份递交报告,申请与日美公司继续保持包销合作,得到了南航股份的同意,日美公司在南航湖南分公司的包销业务得以保留。也就是在2005年,张和平两次收受庞汉章贿赂款160万元。

  但好景不长,庞汉章靠包销业务发大财的计划继续不到两年就被停止了。2006年底,南航股份下文全面禁止包机包销,日美公司的包销业务被取消。

  据检察机关透露,2003年至2006年,日美公司在南航湖南分公司包销盈利共计1亿多元。

  除此之外,张和平应庞汉章请托,帮忙争取航线奖励费、调配飞机也使双方各自获利不少。

  2007年2月,南航股份对争取到北京的新增航班时刻和新开航线的合作单位允许实施奖励。张和平应庞汉章请托,同意为他争取到的"张家界至北京"、"南京至北京"、"杭州至北京"等数条航线实施奖励。日美公司在南航湖南分公司共获得航线奖励费760万余元。

  2006年春节前,庞汉章在南航海南分公司承包的航线因运力不足影响利润,请张和平帮忙从湖南分公司调配飞机。张和平同意,安排下属具体负责。湖南分公司与日美公司签订了临时包机协议,2006年春节期间调配飞机帮日美公司飞三亚至北京等航线。

  2007年11月,张和平同意为庞汉章提供CZ3141航班的货运舱位免费运送海鲜,为庞汉章节省了运输费用。

  检察机关指控,在2006年4月到2008年11月间,张和平为此4次收受庞汉章贿赂款155万元。

 

◎搞基建维修飞机都是生财之道

  张和平还应王惠成的请托,以南航湖南分公司名义向政府申请减免报建费。2009年3月,华府公司获得了223万元的报建费减免款。

  2009年8月,张和平代表南航股份与海特高新签订了航空附件维修合同。为此,张和平先后10次收受该公司负责人所送的31万元现金

  

《法治周末》记者在庭上了解到,除了利用航线包销进行牟利外,向政府申请减免报建费、维修飞机也成了张和平的生财之道。

  检察机关指控,在任湖南分公司经理期间,张和平收受湖南华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惠成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57万余元。

  2006年下半年,华府公司欲开发南航湖南分公司的一块闲置地,华府公司董事长王惠成请张和平支持。张和平同意后,湖南分公司成立了专门的工作小组与华府公司进行洽谈。

  2007年4月,双方签订了《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华府公司在该宗土地上进行华府1航线项目开发。

  之后张和平应王惠成请托,同意将华府l航线楼盘的建设纳入南航基地的总平面规划设计,进行联合报建,并就裙楼产权处置等问题与华府公司达成协议,使华府1航线项目顺利通过报建。

  张和平还应王惠成的请托,以南航湖南分公司名义向政府申请减免报建费。2009年3月,华府公司获得了223万元的报建费减免款。

  2007年,南航湖南分公司计划将公司整体搬迁,并与长沙县政府签订了协议。王惠成请张和平同意合作开发,张和平答应。南航湖南分公司和华府公司就该项目进行了前期准备工作。

  2009年下半年,王惠成到广州找到时任南航股份总工程师兼机务工程部总经理的张和平,请张帮忙安排其女儿王某的工作。

  张和平遂给广州飞机维修工程有限公司(又名CAMECO公司)中方负责人打招呼,使王某招工进入该公司。

  王惠成为感谢张和平的关照及帮忙,先后7次送给张和平财物计人民币200万元、购房优惠12万余元、装修款43万元、OMEGA(欧米茄)手表一块,共计折合人民币257万余元。

  利用飞机维修业务,张和平也获利31万元。

  据了解,张和平到贵州航空公司任副总经理时,海特高新公司原董事长李再春请张和平关照在贵航的业务,张和平答应。

  1998年8月,海特高新公司与贵州航空公司签订了机械设备修理协议。张和平调任南航湖南分公司总经理后,应李再春请托,将湘特电子公司维修不了的机载电子设备交由海特高新维修,并在湘特公司业务量减少的情况下答应维持湘特公司的经营。

  2009年8月,已到广州任职的张和平代表南航股份与海特高新签订了航空附件维修合同。为此,张和平先后10次收受李再春所送的31万元人民币现金。

  

  ■延伸阅读

行业制度弊病种下的恶果

  中国民用航空局党组书记、局长李家祥曾总结过民航这个特定行业中腐败现象产生的多种原因。

  李家祥认为,民航业资金高度密集和成长空间大,使得民航产生腐败的机会更多;民航业联系面广、专业性强、发展速速度快,使得腐败容易被掩盖;财、投、建、购领域成为民航腐败易发多发的"高危地带";"一把手"发案比例高;内部串通,监守自盗,"一把手手"勾结财务人员作案成为民航腐败的又一特点;原则性差,要求不严,"好人主义"盛行,等等。

  2009年以来曝光的诸多案件,以及李家祥的相关剖析,均呈现出了案件背后腐败共性规律与民航业腐败特殊规律的相互结合合。

  就共性规律而言,落马者多为各类领导岗位的"一把手"或手握实权者,针对权力的监督不力,"好人主义"的庸俗氛氛围泛滥,这些问题在各领域中均有发生。

  就腐败特殊规律来说,民航业作为管制较多的垄断性行业,权力与资本的结合,一度是业内习以为常的"潜规则"。特特别是行业内资金高度密集,监督管控往往是在"超视距"情况下进行,无法对种种腐败行为进行监督。

  有分析认为,张和平的落马,是行业制度弊病与腐败共性规律共同种下的恶果。

 


   来源:[法治周末]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治周末 法治创造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