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朱毛首次会面旧址沦为菜地 重要党史遗址亟待修复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83年前在炎陵十都镇举行的这次秘密会议改变了中国的命运。

百岁老人陈秀兰在万寿宫旧址旁向记者讲述当年朱毛会晤的情景。

晓江村的红军标语如今仍清晰可见。

炎陵县有关人员在研究万寿宫修复计划。

  在万寿宫筹划井冈山会师建立根据地 旧址毁于火灾亟待修复
  
  中共党史重大发现:朱毛首晤在炎陵
  
  本报首席记者 朱春先 文/图
  
  朱毛井冈山(宁冈)会师的史实,作为中国工农红军的肇始之作,已广为人知,但在朱毛正式会师之前,朱毛曾在与宁冈一山之隔的湖南酃县(今株洲市炎陵县)会面,却是近年来部分文史专家广泛考证的结果,至今鲜为人知。
  
  朱毛井冈山会师前曾首晤于湖南炎陵县,会晤地址在十都镇万寿宫。——这无疑是中共党史重大发现。然而,万寿宫旧址曾于1979年被火灾损毁现为农户菜地,有关部门呼吁保存重要党史遗址刻不容缓。
  
  2011年4月18日,在迎接建党90周年纪念日前夕,《法制周报》记者远赴山城炎陵,遍访至今健在的世纪老人和部分文史专家,发现和挖掘一段真实的历史。
  
  历史见证:
  
  一位百岁老人的“红色”印象
  
  即使时光已经走过83个年头,当年的少女已经成为近100岁的老人,但当年在陈秀兰的家乡十都镇上发生的一幕,仍然清晰地镌刻在老人的记忆中。不知老人是否感受到,当年她所看到的情景,不仅改变了包括她在内的十都镇人民的命运,甚至深远地影响着全中国的命运。
  
  一场关乎中国前途的
  
  秘密会议
  
  1928年4月24日,湖南酃县(本文仍沿用炎陵县改名之前的称谓)十都镇上,小雨霏霏。14岁的陈秀兰和她的小伙伴们,全然不顾“乡公所”的警告,依然天真无邪地在沔水河边的万寿宫前,踢着毽子,尽情地玩耍。令她好奇的是,高大的石牌坊背后,今天不仅大门紧锁,万寿宫四个角上的位置还站着一些持枪守卫的人。
  
  “他们”并没有赶她走的意思,只是不让靠近。
  
  这一天,雨中的酃县十都镇,正在酝酿着一场关乎中国前途的秘密会议,朱德、毛泽东两支工农革命武装的最高领导人和他们的将士,悄悄地进驻这里,并在当年的江西商人主办的商务会馆——万寿宫里见面,召开会议。
  
  正是这次会面,双方商定了朱毛会师上井冈的伟大决策,4天后的4月28日,朱德、陈毅率领的湘南起义部队主力抵达宁冈砻市,与毛泽东指挥的井冈山部队主力会师。5月4日,双方在砻市召开会师庆祝大会,正式宣布成立工农革命军第4军(6月改称红军第4军)。
  
  在十都镇老街上健康地生活着的世纪老人陈秀兰,是我们打开历史之窗的一个重要人物。所幸的是,老人虽年近百岁,却仍然思维清晰,反应如同常人。在和老人的交流中,浓重的客家乡音,虽让记者吃尽了苦头,但借助当地政府工作人员的“翻译”,记者仍能很完整地了解到当年她的见闻。
  
  “我是1914年出生的,我的家就在这里。”陈秀兰老人说,十都镇晓东村是她的出生地,很小的时候,她就经常到老街上玩,“那个时候,这条街上可热闹了,来来往往的都是江西、福建和广东的商人,他们在这里贩药材、百货等商品。”
  
  “在我的印象中,最主要的商人还是江西人。”陈秀兰说,当时的老街药铺最多,最著名的大概有5家,他们做生意都不是针对本地人,而是与外省商贩在这里中转批发。由于受浓烈的商业气氛所影响,陈秀兰后来也在老街上开了店铺,解放以后,加入了当地的工商联。
  
  1932年,18岁的陈秀兰嫁入晓东村桥头组李耀禄家,几年后,因家庭变故,再次改嫁刘焕黎。1950年,第二任丈夫去世,从此,陈秀兰老人便独身至今。老人一生未育,靠开小卖部维持生计,近年来,享受政府低保的同时,由其外甥照顾。
  
  4月19日上午10时许,记者在沔水河边的一块菜地边,与陈秀兰老人相对而坐,陪同的十都镇党委书记肖锦霞,自愿充当客家话翻译,将老人的回忆一一转述。(转04版)
  
  (接01版)“那一天,天空曾下过一阵小雨,但后来不久就没有下了”,陈秀兰老人说,到底是哪一天,她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那一天,墟(指十都镇老街)上很少有人走动,“那些当官的、有钱的都跑了,听说是躲兵。但老百姓还是照常生活,没有人躲兵‘逃难’。”
  
  “我家里共有七兄妹,当时都是小孩子”,陈秀兰说,由于小,当天又下着雨,大家都没有出去做事,而是在街上玩。“街上最好玩的地方,当然就是有戏台子的万寿宫了(万寿宫分正门、戏台和中厅,都是石木结构),所以那一天,我们像平时一样,又来到了万寿宫玩。”
  
  “万寿宫以前主要接待过往客商”
  
  在陈秀兰的叙述中,至今已荡然无存的历史遗迹——江西会馆的形象,慢慢清晰起来。
  
  “我们也不知道那个会馆是什么时候建的,只知道从记事起,那里就是唱戏的地方,街上有什么大事都在那里举行,平时,是一些外地来的客人住在那里。”陈秀兰说,万寿宫的建筑很雄伟,有牌楼,前面有一个高大的石拱门,拱门的两侧有浮雕的龙凤图案,门顶上则在一块石上书写着“万寿宫”三个字。
  
  “从大门进去后,可以看到有一个很大的戏台”,陈秀兰老人几乎不用人掺扶,自己就打开了主人家的菜园门,领着记者来到园内,径直走到正门所在的位置,此刻已被主人翻作菜土的这个地方,被种上了土豆苗。站在正门位置,陈秀兰指着中间的一块菜土说,那里就是当年的戏台,“我记得这个戏台有蛮高,是用木葫芦杆做的,台前还有二个雕刻的龙头,屋檐和台顶都是雕龙画凤的景象。”
  
  “透过戏台,可以看到中厅。”陈秀兰老人说,中厅是用六根木柱支撑着,四周联接屋顶,同样是雕龙画凤。其中,前面两根柱上雕的是麒麟,后面两根柱中间是雕刻屏风,屋顶为四倒水,四角翘起,顶上还有三节葫芦顶,顶上嵌有三把刀。
  
  “在中厅和戏台之间,还有两个天井”,老人指着菜园中间的两块菜土道。“这个万寿宫以前从来没有住过兵,都是过往客商居住,但那一天却突然有兵站岗”,陈秀兰回忆道,她和小伙伴们像平时一样来万寿宫玩的时候,前门已经关闭,后门和几个小门都有持枪的兵士站着。
  
  “只知道里面在开会”
  
  从1984年起至2011年4月,一直担任晓东村村支部书记的赖政宇,祖籍福建。“祖上从福建来到这里做生意后,便留在了这里,到我这里已有四五代了”,在十都镇老街上一个普通的民居里,赖政宇就万寿宫的来历和当年朱毛会面的历史事迹,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十都镇处在湖南到江西和福建的交通要道上,距宁冈仅几十公里。以十都镇为中心,向江西、福建和广东分别有茶盐古道通行。”赖政宇称,万寿宫当时有专人看管,有一户人家就住在里面的一个附属房子内,负责为来往客商提供吃住服务,“当时会馆还有一些田地,出租的收入主要是用来维持会馆的运营费用。”
  
  “我们的老房子就在万寿宫附近,我父亲当年在这里做烟丝生意。”
  
  在赖政宇的描述中,当年朱毛第一次在万寿宫会面,老百姓只知大概,并不清楚里面有些什么人,开什么会,谈了些什么。
  
  从沔水河边的菜园往回走,便是十都镇老街,这里至今仍保存着不少沧桑斑驳的旧式木房子,随便走进一户人家,当问到当年万寿宫神秘会议时,八旬以上的老者都证实,确有其事,有的是亲眼所见,但由于当时年纪太小,印象有所模糊,更多的人则都强调是上一代人流传下来的,“当年这里住过一两天兵,是肯定的,但不知道是毛主席和朱德元帅。”
  

   毛泽东在万寿宫号召:“团结与鼓励起来”
  
  朱毛会师在中共党史上,有着无可替代的重要历史地位,但在朱毛两支工农武装力量正式会师前,是否还有一次朱毛会面,却是近年来才被注意的一段历史。在炎陵采访期间,部分文史学者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朱毛的这次会面不仅确有其事,而且事发地就在十都镇的万寿宫,此地离朱毛会师的江西宁冈仅几十公里车程。不同的专家虽然对会面的具体时间未能统一,但会面地点却一致认定就在万寿宫内。
  
  一年前毛主席曾入住西厢房
  
  刘时雨是十都镇原党委书记,炎陵县政协原文史委主任。多年来,刘时雨一直致力于考证十都镇朱毛会面史实,并在近年来,取得了实质性的成果。
  
  “对朱毛首晤的研究,史界存在三种代表性的观点,即‘宁冈砻市说’、‘酃县沔渡说’和‘酃县十都说’”,刘时雨对记者说,朱毛会师并不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之前,两人还有一次“会面”,现有的史实表明,两人的第一次“会面”就是在十都镇的万寿宫。
  
  “万寿宫始建于清乾隆年间,中间整修过两次,但直到1979年毁于大火,万寿宫一直作为当地客家人的重要礼仪场所,存在数百年之久”。刘时雨说,万寿宫的主神就是炎帝神农氏,副神为许真君(许旌阳)。
  
  “在万寿宫的中厅有一个西厢房,临沔水而建,面积大约为30平方米左右,在房子靠河的一面,还有一个小房间,大约为七八平方米,朱毛会面期间,毛泽东当晚就住在那个小房间里,这一次,毛泽东在这里住过两个晚上。”
  
  刘时雨据史料记忆,这个房间在一年前的1927年10月10日前,毛泽东也住过一次。当时是从宁冈过来,准备攻占酃城,后因故放弃初衷,转而去水口、桂东一带寻找南昌起义余部的下落。
  
  2011年月4月20日上午,记者一行来到炎陵县洣泉书院会议室,集体采访相关文史专家,坐在记者正对面的刘时雨不无幽默地说,大家现在坐的位置就是毛主席部署接龙桥战斗的地方,到现在为止,这次战斗结束已经整整83周年,一天不差。
  
  “接龙桥战斗结束4天后,朱德和毛泽东就在十都见面了。”
  
  会面的中心意思是
  
  “团结与鼓励起来”
  
  朱德和毛泽东分别率领的两支革命力量是如何走到一起的?我们在这里有必要回顾一下当时的历史背景。
  
  背景一:1927年10月,毛泽东在酃县十都派何长工北赴长沙,找湖南省委和湘南特委汇报秋收起义部队情况,并打听南昌起义部队下落。
  
  背景二:1928年1月,朱德、陈毅率南昌起义部队进入湘南,发动和领导了湘南起义。
  
  3月底,湘南起义部队遭国民党重兵围攻,开始向井冈山转移。朱德率南昌起义余部和部分湘南农军由毛泽覃部特务连带路,经安仁、茶陵,于4月8日到达酃县沔渡。陈毅率农七师、三师等部由何长工、袁文才的第二团带路,从资兴进入酃县。至4月下旬,湘南各路部队及各县党政干部、眷属1.8万余人,陆续汇集炎陵县城、沔渡、十都一带。
  
  与此同时,毛泽东所率领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在资兴龙溪洞与肖克率领的宜章独立营会合后,于4月下旬到达酃县城,随后在洣泉书院设立指挥部,毛泽东在这里部署了著名的接龙桥战斗。
  
  “当时担任指挥部哨兵的战士朱祖森后来回忆说,‘在酃县的第二天中午,刚要吃饭时,突然听说来了很多敌人,我们立即丢下了碗筷,投入战斗’,‘战斗结束后,我军当晚离开酃县城到坂溪宿营。半夜才吃中饭。’”
  
  “来犯的敌人由国民党新编第八军第一师师长熊震带湘敌张敬兮一个团、罗定的清乡团、罗绍志的挨户团1500人组成,双方战斗得非常激烈。”
  
  关于酃县城西接龙桥战斗,《红旗飘飘》和《红一军团史》均有明确记载。史料表明,当天的战斗至傍晚才结束,其时另一路敌军正抄小路在北城外高尚坪集结。为防敌人乘夜扑城,也为了接应宜章大队,毛泽东当即决定率部撤往龙溪的坂溪泥湖宿营,直到深夜,部队才吃上“中午饭”。
  
  “4月21日,毛泽东率部经石洲到十都宿营。这天仍下雨。当晚毛泽东住万寿宫,并在这里接见了宜章县委胡世俭、高静山和农军三师胡少海、陈东日等人。先行抵十都的酃县县委负责人刘寅生、万达才向毛部特务连传达毛抵十都消息,黎育教、毛泽覃、伍中豪等率师直属特务连由沔渡赶回十都归还建制。”
  
  在毛泽东所部抵达十都以前,黎育教、毛泽覃、伍中豪等三人已先于同年的4月上旬前往耒阳迎接朱德、陈毅所部,并在那里参加了三打耒阳的战斗,4月8日,从安仁将朱德率领的湘南部队接到沔渡镇(十都邻镇)。
  
  4月24日,湘南部队的朱德、陈毅、王尔琢、宋乔生、邓允庭;毛泽东所部的何国诚、陈毅安、伍中豪、黎育教、罗荣桓、何挺颖、宛希先、李却非、朱云卿等主要领导干部参加了万寿宫会议。“毛主席在这次双方领导干部见面会上讲了话,他的中心意思是‘团结与鼓励起来’……”
  
  多项史料锁定首晤
  
  地点在十都镇万寿宫
  
  如前所述,对朱德和毛泽东第一次会面的地点和时间,历史上曾有三种说法,其中一个在江西宁冈,即朱毛会师所在地砻市,另外两个为湖南酃县的沔渡镇和十都镇。具体地点一为沔渡的张家祠堂,一为十都的万寿宫。
  
  综合现在的史料和文史专家的考证,朱毛首晤地点在十都万寿宫说,已获广泛支持,记者在井冈山革命纪念馆注意到,该馆陈列的十都镇老街的照片,已经明确首晤地点在万寿宫。
  
  陈光将军在其1944年写的《我的历史自传》中,曾对朱毛首晤有详细的记述:“四月间,朱毛会合酃县之十都,我在该地首次见毛主席。他首次向二十八团、二十九团、三十四团、三十五团等讲话。我今天还能将大意回忆起来。我记得那天下雨,他左手打把洋布伞靠右肩,留一个西式头,未戴军帽,身穿灰色的中山制服,赤脚套上战士穿的草鞋。他的讲话中心意思是‘鼓励与团结起来’。一般指战员虽因下雨和由郴退出情绪不高,但听到毛的讲话声音笼罩全场,个个的面貌由沉静的脸色变成笑嘻嘻的。”
  
  “为什么陈光的描述是可信的呢?”炎陵县档案史志局原局长张晓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出了这样一个历史细节,“当时,陈光在二十九团担任连长,在撤往酃县的途中,路过水口打土豪时没有向上级报告,到达十都后遭其连副检举后受到处分,被开除党籍,后经调查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后,上级组织便恢复了他的党籍。他于是便有了被开除党籍七天的记录。”
  
  “在他的自传中,陈光对这一段有如下记载:‘再说处罚与奖励,于二八年四月酃县十都撤职开除党籍7天,……痛苦7天’。”
  
  “这是陈光在事隔16年后的回忆,远比几十年后的老同志回忆要清楚,准确”,张晓健说,“陈光将军对十都这个地方可以说是终生难忘,因为他在这里被撤职开除党籍7天。”
  
  在查阅大量的党史文献后,张晓健还提出了其他四个历史佐证。
  
  “史沫特莱在《朱德自传·伟大的道路》一文中,曾这样描述过朱德的话:‘一九二八年,我们不久退酃县把茶陵打开了,然后队伍退到酃县,同毛泽东两面会合了。他们是正由南面桂东、汝寺退回下来。这是我们两个第一次的会面’。”张晓健说,朱德还曾在其他场合说过诸如“在酃县地区安营扎寨”“在湖南酃县第一次会面”等话。
  
  张晓健说,炎陵县策源乡(黄挪潭)一老者的描述,从另一个侧面证实了朱毛会面的真实性,“刘寅生(时任中共酃县县委书记)写信给我,要我马上赶到十都迎接朱德同志。刘寅生上午走了,我后赶到十都,结果朱老总已到了十都。刘寅生和我都未接到。朱老总在十都住了一晚……在走前还在十都墟戏台里(万寿宫)开了一个短会,由一个年青人讲话。”
  
  近年来,张晓健、刘时雨、周新发(原炎陵县委副书记)、钟定军(炎陵县文物局局长)等文史专家搜集了大量的史料物证,确认朱毛首晤地点就在十都镇万寿宫。此说已获得国家有关部门的认可。
  
  株洲市委副书记,株洲市旅游领导小组组长、炎陵县委书记李晖,对红色旅游情有独钟,她用“决策定井冈”五个字概括了万寿宫旧址的历史价值:“从现在来看,朱德、毛泽东两支工农革命武装力量,在1928年4月24日的首次会面,对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向前发展,建立新中国,具有不可替代的历史功绩。正是在这次会议上,两支革命武装力量确立了建立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伟大决策,朱毛宁冈会师就是这次会议的直接成果。”
  

  有关部门呼吁:保存重要党史遗址刻不容缓!
  
  近百年过去后,十都镇老街如今仍能见到茶盐古道兴盛时期的一些木结构房子,十都镇党委书记肖锦霞说,这些房子是一个时代的活化石,“她们”将随着这块土地上的“红色记忆”一起复活,为后人留下一些瞻仰和思考的对象。
  
  万寿宫旧址
  
  遭遇破坏令人揪心
  
  从炎陵县城驱车20分钟左右,即可以到达古镇十都。当踏上这片曾为“白区”,却让红色力量在这里完成历史性的会面的土地的时候,人们总会止不住感慨万千。随处可见的刷着当年红军标语的老房子,安静悠闲地晒着太阳的老人,蹦蹦跳跳放学归家的孩童,这些映射着历史与现实相交集的画面,已经成为这里独特的风景。
  
  随着新中国的建立,老区的交通状况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以前的茶盐古道逐渐荒没,以茶盐古道兴盛起来的十都镇老街,惭惭失去了往昔的人气,当年盛极一时的五大药铺也早已湮没无闻,只剩下一些老木房子,静静地伫立在街口,让老人们在这里寻找回忆。
  
  但遗憾也是有的。作为十都古镇红色记忆的重要载体,有着数百年历史的万寿宫,却不幸在1979年毁于一场大火。据赖政宇等人回忆,当时,万寿宫内有一个木工厂,有一天,一个值班的工人不慎失火,将万寿宫烧得干干净净,只留下一堆废墟。此后多年没有修复,当地村民便将其开垦,作为菜土。
  
  这就是记者眼前看到的场景。茂盛的各式蔬菜,在春风中疯长,甚是喜人,但摇曳的绿色背后,不禁让人扼腕叹息历史的远去……
  
  《法制周报》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万寿宫并不为十都镇所独有,而是遍布全国,甚至走入了海外华人世界。“万寿宫一般为江西商人设立于交通便利、物产丰富之地,供作同乡往来中转、歇息、聚散的场所。”
  
  “遍布国内外的万寿宫,纪念的是同一个江西人:许逊”,刘时雨告诉记者,十都的万寿宫之所以没有将许真君列为正神,是因为炎帝神农氏是许氏之始祖,故炎帝为正神,许真君位列次之,“这可以说是全国的万寿宫里惟一的例外。因为酃县是炎帝归葬之所,相比炎帝,许真君退让神位当在情理之中。”
  
  “从十都万寿宫的宏伟形制可以看出,这里自清乾隆年间起,即为江西、福建、、湖南、广东的商品集散之地,在发展民族商业的历史过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重建万寿宫
  
  革命纪念地刻不容缓
  
  在炎陵采访期间,有关文史专家沿着当年朱毛会面后,开往井冈山的行军路线,带领记者现场徒步行走了几十公里,沿途虽仍能很清晰地看出当年小道的痕迹,但大部分地方已被杂草覆盖。
  
  “现在很多地方都修了宽阔的水泥路,这些当年的小道,早就没有人走了”,十都镇党委书记肖锦霞说,但这些史迹不仅是珍遗的历史遗产,也是难得的文化遗产,红色旅游开发价值十分巨大。“作为由西向东前往井冈山的惟一通道,十都镇处在这条路上一个很重要的位置,正如你前面所了解的那样,这里不仅有朱毛会面的万寿宫旧址,还有小江万家大屋红军标语楼等红军活动遗迹,是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和红色旅游的富矿。”
  
  站在红军当年前往井冈山的行军路线起始地,十都镇一座地势高耸的山头回望十都镇全貌,肖锦霞说出了她心中的想法,“我们将在十都境内的旅游黄金线上新建一个朱毛会面纪念广场,雕塑朱毛会面纪念碑让人们永远瞻仰和怀念;全面恢复重建万寿宫,再现当年风貌;对老街进行全面保护,尤其是对百年以上的木结构店铺进行修复。”
  
  “朱毛首次会面以及两军胜利会师,是中共党史和中国革命史上的重大事件,意义非常深远”,炎陵县委常委、副县长吴文刚在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说,“从历史意义上来说,朱毛‘十都会面’,不仅进一步坚定了毛泽东建立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决心,壮大了边界武装力量,促进了根据地的发展巩固;同时也为毛泽东总结根据地的斗争经验,研究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伟大战略思想提供了客观条件。十都镇万寿宫作为朱毛会面、会师这一伟大历史事件的载体和见证,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
  
  “朱毛会面旧址万寿宫处于炎陵县炎帝陵风景名胜区至国家森林公园神农谷旅游线上的中点位置,距井冈山核心景区仅30多公里,加大旧址的保护与利用,对发展红色旅游开展革命传统教育,将起到很好的作用”,吴文刚称。
  
  十都镇采访期间,记者在倾听肖锦霞激情满怀的重建规划时,也明显感觉到了这位年轻女书记的担忧,作为承载着中国共产党重要历史事件的万寿宫重建项目,规划总投资估计在千万元以上,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巨大的建设资金当地财政无力支撑,“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解决建设资金的巨大缺口,这个问题不解决,很多工作便无从做起。”
  
  “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如果再不将万寿宫重建起来,将愧对那么多长眠在老区的革命先烈,愧对那些为中国革命做出过伟大奉献的革命前辈。”
  
  据了解,根据走访当年老人所汇集的信息以及调阅相关史料形成的十都镇万寿宫修复方案,已列为炎陵县十大建设项目。
  
  “根据中宣部1993年关于同意在炎陵兴建毛泽东、朱德第一次会面纪念碑的批复精神,兴建配套设施朱毛会面雕塑及会面广场,形成以旧址为依托的朱毛会面纪念馆,已经被提上议事日程”,肖锦霞说,如果能够早日解决建设资金缺口的问题,在不久的将来,人们就可以来到十都镇感受80多年前那场轰轰烈烈的革命场景。
  
  “我们真诚地希望社会各界有识之士,能够关注这个项目的建设,为红色记忆标本的复活共同努力。”肖锦霞说道。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