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何前贡:四道弹痕见证抗战烽火岁月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何前贡老人是抗战老兵健在者中年龄最小者之一。

  黄埔军校未毕业即参加常德会战 曾亲赴南京遣送3批日军回国
  
  何前贡:四道弹痕见证抗战烽火岁月
  
  本报首席记者 朱春先 文/图
  
  2011年4月4日,86岁的抗战老兵何前贡从郴州来到常德,与正在常德德山乾明寺修行的吴淞老人(本报曾报道其事迹)会面。
  
  与何前贡一同前来的郴州籍抗战老兵还有黄爱民、陈修义老人。常德方面,除了吴淞外,先后被多家媒体报道过的吴荣凯老人也来了。他们是来看自己的战友的。在七十多年后的清明节里,他们想以这种方式来怀念当年一同浴血抗敌的故交和战友。
  
  “尊重历史,不忘历史”,现任郴州资兴黄埔同学会负责人的何前贡在活动结束时,写下了这样一句话,表达一种特殊的历史感情。
  
  作为当时最年轻的战士(现在也是抗战老兵健在者中年龄最小者之一),何前贡经历了在湖南境内的多场战役,包括常德会战、雪峰山会战等等,在何前贡老人的朗声叙述中,一个铁血抗日战士的形象跃然而出。
  
  从师范生到黄埔军官
  
  1926年的一天,湖南郴州资兴市兰市乡车官村大屋场组的一户普通农家,诞下一个男婴,父母给其取名何前贡。
  
  早已作古的何氏父母没有对取名前贡的用意留下任何交代,但那个民族危亡的铁血时代,却将年纪轻轻的何前贡推到了战场上,让其在抗日前线贡献着自己的青春和热血,至今,何前贡身上仍留有多处战场上留下的伤痕。
  
  到了上学年纪,何父将何前贡送到了本村的公办小学,一直读到高小毕业。这在当时的条件下,已经是很不错的教育学历了。但出于对更好前途的期待,何前贡强烈要求继续学业,升入初中后,何前贡又以不错的成绩在长沙考入沅陵师范。
  
  这一年,何前贡13岁。
  
  1942年下半年,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第二分校在沅陵招生,正在这里就读师范的何前贡,放弃师范学业,毅然选择报考陆军军官学校并被录取。也就是这一次选择,注定何前贡的个人命运与民族事业联系到了一起。“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我们的情况是由24集团军所属74军代培黄埔军校。”何前贡说。
  
  未待毕业即参加常德会战
  
  4月4日上午9点,三名曾参加常德会战的郴州籍老兵在常德会战阵亡战士纪念碑前深深地鞠了三个躬,缅怀为了保卫常德城而壮烈牺牲的战友们。在三人中年纪最小的何前贡,作为代表念了祭文。
  
  何前贡在到达常德之后,连夜在入住的宾馆赶写出来的祭文,让所有在场的人闻听之后感动流泪。
  
  “68年了,我终于回来了。”
  
  一声感叹,将何前贡的思绪拉回到了68年前的1943年。这一年,常德会战爆发,守城官兵共8000余人殉国难。“为了支援前线,我们这些尚未毕业的学员被提前补充到74军,我被分配到74军57师170团三营九连任准尉见习官,两个月后,正式任命为少尉排长。”
  
  正如《法制周报》记者曾经采访的释来空大师(吴淞)所描述的那样,常德会战的惨烈程度旷世罕闻,在何前贡的讲述中,这种惨烈场面被再一次以清晰的陈述呈现出来。
  
  “我曾亲眼看到过小孩子的一截小腿,显然是被日军砍下来的。”常德会战时,何前贡所在的连队负责守卫东门。
  
  “不仅要全天不眠不休,时刻准备投入战斗,而且要加倍小心防范着日本鬼子的偷袭”,何前贡对记者说,战场上随处可见战友们和遭屠杀的老百姓的尸首。就在这一次战役中,何前贡的前额被日军的流弹击中,而在后来转战各地的战役中,何前贡身上又留下了3处伤痕。至今,这四道伤痕仍清晰可见。
  
  奋勇杀敌生擒日本兵
  
  常德会战结束后,何前贡所在部队开拔湘西。1945年5月,何前贡参加雪峰山会战。当时的任务是抢占170高地,给日军以沉重打击。在回忆中,何前贡提到一个细节时,脸上露出自豪的情情。
  
  何前贡说,一天拂晓,他带领一个侦察小组前往107据点,在到达据点的战壕前,他突然发现战壕上放着几条三八式步枪(日军使用的武器)。何前贡当即意识到,附近有鬼子,他赶紧小声说:“有敌情!”
  
  有枪就有人。何前贡来不及细想,便端起冲锋枪朝战壕里扫射,结果当场击毙两个日本兵,另外两个一个重伤一个轻伤。何前贡随即下令让班长去捆绑其中一个轻伤者,他则和其他几个战士一起卸下缴获的枪支上的枪机,并把日本兵的尸体抬出战壕。就在大家清理战场时,突然有日军射来3枚枪榴弹。
  
  “我们当时在高地上,日本鬼子攻,我们守,双方发生了激烈的交火。”何前贡说,他的眉毛被烧光,右腹部被枪榴弹擦伤,班长也受了伤,所幸都没有生命危险。受伤后,何前贡在前线战地疗养5天后,继续跟着部队前进。因为这次立功,何前贡不久后即升为副连长。
  
  遣送日军返回日本
  
  “当时除了170高地外,还有铁山等另外两个高地,我们的部队在这三个高地之间轮着换防。”何前贡说,他们当时的活动范围主要是洞口、溆浦、安江一带。
  
  自从上次负伤以后,何前贡随部队到溆浦休整,在后来的战斗中,何前贡身上再添了两道伤痕,一处在右小腿,另一处则在左手拇指,“都是被枪榴弹的弹片击中后受伤的。”10多天后,当何前贡再次回到战场时,已是1945年8月上旬了,“当时的日本鬼子很凶,但几天后,我们听说可以不打了,因为日本天皇已经宣布投降。”
  
  雪峰山会战结束后,何前贡所在部队到达芷江休整,再从芷江坐飞机到往南京,参加日军投降仪式,并负责遣送了3批日军及其家属从南京乘火车抵达上海,再从上海乘船回日本。
  
  “在押送日军上船时,我看到有个磅秤一样的检测仪器,日本人一个个从上面踩过去,如果身上带有金属物品,仪器就会发光报警,我们会马上把此人扣押,直到其交出随身携带的金属物品才放行。”何前贡回忆说,当时,对已经投降的日本士兵采取了人道主义的政策,但前提是必须彻底放下武器,所以检测金属物品成为遣返日军的一个重要环节。
  
  扎根山区教书育人
  
  “当时我们的部队到达南京后,驻防在句容县桥头镇,后来,王耀武调任国民党山东省主席,我们的部队又调防山东,驻扎在青岛。”何前贡说,考虑到他在陆军军官学校学习过,有良好的基础,20岁那年,何前贡迎来了再次进入军校学习的机会,前往江苏徐州陆军军官学校军官班16期学习,将以前没有完成的学业继续。
  
  1947年淮海战役爆发,其时,何前贡在黄维兵团。“解放军派人到军官学校做工作,要我们认清前途,作出正确的选择。”何前贡回忆说,他所在的军官培训班被正式收编纳入解放军的序列,“凡是年轻的都到鲁中南集训,随后随军南下,到达南京浦口。”
  
  何前贡告诉《法制周报》记者,加入解放军以后,他曾参与地方的减租减息等工作。1949年回到家乡,1950年到资兴一中担任军事教官,从此开始了他长达四十余年的教育生涯,并先后在郴州市资兴市兰市乡大田坳小学、古塘小学、皮石学区壁溪村小学当体育老师。
  
  虽然只是一名普通教师,但在民族危亡关头经历过铁血抗战的何前贡,对祖国的未来——年轻的学生们充满热爱。从教数十年来,何前贡对学生家庭条件困难的学生总是尽其所能给予照顾。何前贡经常会把自己家的粮食拿出来,熬稀饭给学生喝。
  
  1956年,何前贡被评为郴州市资兴市“扎根山区优秀教师”。1957年到1978年,何前贡离开讲台,过上了长达20年的务农生涯。
  
  1978年,何前贡恢复公职,此后,何前贡又以饱满的热情继续在教育战线上耕耘。
  
  1989年,何前贡从教师岗位上退休。
  
  退休后,何前贡被推举为黄埔同学会资兴分会会长,热心于服务和他有着同样战争经历的老兵们。目前身体仍很健朗的老人,还用一大部分精力服务社区百姓。因为他会治小儿疳积,所以经常会有家长找上门来求助,何前贡都会热情接待,尽心帮助乡亲们。
  
  何前贡还曾被他所生活的小区聘为居委会副主任。因为调解工作出色,何前贡1990年被郴州地委评为离退休先进个人;1991年被湖南省委组织部评为退休人员先进个人。
  
  自1992年担任资兴市黄埔军校同学会分会长及郴州地区黄埔军校同学会副会长起,何前贡利用自己的努力,帮助过多位生活困难的黄埔老同学。其中本报曾报道的96岁抗战老兵王飞黄,就是他关照最多的一位。2004年1月,在何前贡的周旋下,一直没有解决户口问题的王飞黄,终于在资兴市唐洞街道大全路社区落了户,还办理了低保证。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