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香河万亩耕地假流转

      ■河北省香河县土地流转后,没能按最初设想做集团化农业产业运作,主要原因是利益驱使。2010年10月“环首都经济圈”的提出,无疑利好香河的房地产发展。巨大的商业利益促使政府和开发商合谋冒险。农民耕地流转后大面积撂荒,有的在非法改变土地性质后,建成商品房小区或厂房
  ■万科集团、五矿置业与河北建设集团合作,在香河开展“新农村建设”工作,由河北建设集团等当地合作伙伴配合香河政府征占土地,很多其他地产商也以“新农村建设”为名,大搞商业开发
                                                                                                                                            法治周末记者 郭绪 发自河北香河
  5月8日,河北省香河县钱旺乡成自务村的数十位村民,聚集在位于香三公路路西的建筑工地门口。
  “工地占了我们村500多亩耕地,到现在没有履行任何征地手续。”多位村民称。该工地目前处于停工状态。
  这块被上海绿地集团征用的耕地,将建成华北地区最具规模的民用进口商品自由贸易区。
  村民王璞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从2月23日开始,村民就自发来到建筑工地门口禁止施工。
  《法治周末》记者在现场看到,耕地上多栋建筑已经建到4层以上,建筑工地空无一人,门口被村民用绳索拦截。
  香河县网站的官方说法是:随着香河县农业生产的稳步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不断推进,农村劳动力转移步伐加快,香河县积极探索土地流转模式,优化土地资源配置,使土地“转”起来,全市农业发展步入了由传统农业向现代化农业转型的快车道。
  钱旺乡成自务村农民的耕地,就是在此背景下进行流转的。
  记者在香河县多日调查发现,除了钱旺乡,香河县县城周边的开发区、蒋辛屯镇、安平镇和钳屯乡的大部分农民耕地,先后按“政策”流转。
  农民土地流转后,香河县乡两级政府却违反国家相关政策,建起厂房或商品楼。一些未开工的流转土地用栅栏圈起,致使耕地大面积撂荒。农民与开发商和政府对峙的现象时有发生。
  一位政府官员粗略统计,香河县土地流转后,被非法改变土地性质或者撂荒的土地在万亩以上。

                                                                                                   政府私自流转土地
  钱旺乡位于香河县城东北,紧邻京哈高速公路,地理位置优越。几年前,因家具产业迅速扩张,人均3亩左右的耕地被陆续征用。
  “到2010年,村里人均耕地只剩下六分地,这点地仅够我们的口粮。”村民何宝荣告诉记者。
  2010年春天,乡政府和村委会领导到村里挨家做工作,说进行土地流转,搞农业产业园建设。
  经多次劝说后,农民被迫签了《土地流转协议》。“不签协议耕地也不让种,只能签了。”
  《法治周末》记者看到该村村民提供的《土地流转协议》显示,协议期限为2010年4月25日至2027年9月30日,每年的流转金为每亩1200元,自协议签订之日起,每10年一次递增10%。
  多位村民称,签订协议后,农民耕地上的麦田就被一夜之间铲光,耕地被护栏圈起。
  “耕地被圈起不久后,就变成了建筑工地,开始昼夜施工。”村民陈礼说。很多村民开始自发阻止施工,并多次找到政府理论无果。后来还有村民因阻止施工被打伤住院。“我们盼望着土地集团化经营,这样能节省劳动力,没想到土地流转后就开始建楼。”
  记者调查得知,村民所说的地块被上海绿地集团征用,拟建成华北地区最具规模的民用进口商品自由贸易区。该贸易区一期工程占地1000亩左右,土地全部来自钱旺乡成自务村、钱旺村和大六王村,均是农民耕地流转而来。目前,该项目主体已经建成,尚未封顶。
  同样的事情在蒋辛屯镇小马坊村同样上演。
  小马坊村村民称,2010年2月初,小马坊村干部带领工人把全村用于浇地的七八眼水泵搬走,电线杆等电力系统全部放倒断电。
  “2010年3月1日,蒋辛屯镇包片干部带队,村两委班子两路人马开始挨家走访,督促村民流转土地,签订流转协议。政府承诺土地流转19年以后农民如果愿意种地,恢复地貌,还给老百姓种地。并没有明确告知老百姓流转的土地是用于农业开发还是用于商业开发。”多位村民称,2010年3月8日,村民与村委会签订了《香河县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流转合同书》。
  签订合同后,村干部在没有召开村民会议授权的情况下,私自将村民的土地流转给蒋辛屯镇政府,蒋辛屯镇政府又将土地流转给香河县政府。
  现在,村民流转的耕地已经变成了万科集团“欢庆城”项目。
  《法治周末》记者在中国土地市场信息网查询得知,万科集团和五矿置业在去年7月以底价约3.18亿元人民币,投得河北省香河县国土局出让的5宗住宅用地,总土地面积约26.5万平方米。《香河县国土资源局国有土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显示,其中小马坊村附近的5块土地被标明为住宅用地,面积与地产商公布数据相符。
  “也就是说,我们每亩1100元流转的土地被卖了每亩80万元。得到这个消息后,我们很伤心。我们赖以生存的耕地就这么被政府欺骗流转后卖给了开发商。”村民王某告诉记者。
  村民所说的地块就是目前香河著名的“欢庆城”小区项目,为万科和五矿置业联合在香河开发的项目。据五矿置业的公开资料显示,该地块建设面积约60万平方米。“欢庆城”第一期“别墅”市场售价已经达到8000元/平方米至9000元/平方米。


                               集体土地非法变商业用地
  现在的蒋辛屯镇已经基本看不到农田了。到处是圈地的广告盘,遮挡着耕地,公路两旁大片耕地荒芜,有的已经建成厂房和楼房。
  蒋辛屯镇曾经是京津农副产品市场的主要供应基地之一,种植业、养殖业是其农业的一大特色。而今,农民再也享受不到这样的特色给他们带来的荣誉了。
  在安平镇扁城村,村民吴某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前不久,万通集团在建的小区开工,因占用村民流转的耕地,被村民阻止施工,至今工地仍在停工。
  记者在该工地现场看到,楼房主体已经全部完工,周边土地已经被挖掘机挖得高低不平,根本无法继续耕种。
  “有些耕地流转后,根本没有集团化耕种,一直撂荒。”村民引领记者来到一块耕地,该地块已经撂荒两年,一直闲置荒废。“我们做了一辈子农民,看着这么好的耕地被撂荒,太可惜了。流转转给政府,他们还不种,不知道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从安平镇到香河县城大约8公里路程,记者看到,在公路两旁,耕地近九成被撂荒,有的则被铁栅栏围起。本来是春季耕种季节,可是在香河县城周边,耕地里基本上见不到农民耕作。
  香河县开发区管委会一位工作人员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香河县早在2007年后就开始进行土地流转工作,最初每亩流转价格在1000元左右。现在,临近公路的耕地已经被炒到1600元左右,流转后的土地基本上没有做农业产业化经营,大部分都转到乡镇一级政府,然后转租给个人或者企业。在此期间,有合适的项目入驻,县政府再为企业改变土地用途征占土地,待土地一级开发完成后,再在二级市场上宣布交易。
  “你看到公路两旁被围起栅栏的耕地,都是已经卖给企业的,只是没有拿到合法的土地使用手续而已。”上述人士称,“前不久,为了应付国土资源部督察组的检查,我们已经责令征用土地的企业负责把撂荒的耕地全部种上。可是很多农民与企业种地者发生冲突,导致土地至今撂荒。”
  接受记者采访的农民则称:“不让企业种地的目的,就是保留政府强制耕地流转后撂荒的事实。”
  上述管委会人士称,对于流转后还没有出让转租的土地,政府已经组织人进行耕种,尽量不让流转的耕地撂荒。
  至于耕地流转后撂荒或者被非法转变土地性质的耕地究竟有多少,该人士无奈地说:“这个数字真的没法统计,土地不是一年流转的,流转后出让或者出租也不在同一时期,很难有准确数据。”据他透露,香河县现在流转后撂荒或者转变性质的土地至少在1万亩以上。“流转后建成小区或者产业园的地块,都已经办理了相关土地性质变更,由集体性质变成了商业用地,否则开发商也不会冒险去违建。”
  香河县县长张贵金作《香河县2010年政府工作报告》时称,去年香河县财政收入达到13亿元,总量和增速均创历史之最。2009年,该县8000多亩农村土地流转。2010年流转土地数量报告中并未能提及,只是说“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依法有序进行”。
  一位房地产开发商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为了支持政府工作,配合政府顺利将土地手续变成商业用地,他们已经雇人进行种植。“其实就是应付检查,有的土地我们已经打好了地基,迫于无奈,只能在地基上撒土,然后再种。这样的地还能长庄稼吗?就是搞搞形式而已,等过了这阵风再说。”
  他所说的“这阵风”,是国土资源部前不久通过卫星地图发现,香河县大部分耕地遭破坏转成商业用地,建成厂房和住宅小区的事实。
  记者查阅相关文件,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对农村土地使用权的流转做的相关政策规定称,为坚守18亿亩耕地红线,确保基本农田总量不减少,农民土地流转过程中,允许农民以转包、出租、互换、转让、股份合作等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不得改变土地集体所有性质,不得改变土地用途,不得损害农民土地的承包权益。


                        假“新农村建设之名”开发
  香河县一位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香河县土地流转后,没能按最初设想做集团化农业产业运作,主要原因是利益驱使。
  2010年10月,“环首都经济圈”的提出,无疑利好香河的房地产发展。消息出来后,万科、万通、香江和上海绿地等知名房地产开发商纷纷到香河“圈地”开发。香河的商品房已由2007年的每平方米3000元左右涨到现在的6000元左右。“巨大的商业利益促使政府和开发商合谋冒险。”
  《香河县2010年政府工作报告》称,该县300个村已有289个确定了市场开发主体,吸引44家全国知名投资集团参与,计划总投资达3000亿元;香河开发区、现代产业园、家具制造业基地,3个省级园区新上亿元项目60个;中国农贸城、绿地食品城、阳光红岩领袖文化产业园等一批现代服务业大项目相继签约、落户、开工。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万科集团和五矿置业与河北建设集团合作,在香河开展“新农村建设”,由河北建设集团等当地合作伙伴配合香河政府征占土地。很多地产商也以“新农村建设”为名,大搞商业开发。
  近年来,京郊及北京周边地区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开发商进驻,农村土地流转问题,一直是政府相关部门关注的焦点。国务院常务会议曾提到,少数地方片面追求增加城镇建设用地指标,部分地方违背农民意愿强拆强建,侵害农民利益,并要求规范农村拆迁补偿问题。
  对此,一位房地产专家认为,现在京郊及周边地区开发,基本上是开发商与地方政府协议拿地或者联合开发,在占用农村耕地、农民拆迁补偿问题上,问题比较多。
  一位香河房地产企业负责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其实目前香河新增的建设用地指标不是很多,大部分开发商进来开发,都是先与地方政府签订一个类似“新农村建设”的合作协议,然后开发商出钱对农村集体土地进行整理。待地方政府运作后,寻机“转正”成国有建设用地。该负责人还透露,据其所知,土地出让的收入已经占据了当地财政收入相当大的比例。
  由于各家开发商和地方政府都对土地产权问题讳莫如深,因此,开发商大规模在香河所圈占的土地是否属于集体用地,其中又有多少是耕地,就成为一个谜团。
  记者了解到,开发商通过与当地政府合作,前期投入资金,后期就协议拿地。这种协议合作的模式,在合法与不合法之间,一直争议不断。
  有关专家对记者表示,开发商与地方政府合作,先圈占一定范围耕地,然后进行整理。集体建设用地完成一级开发以后,可以由地方政府申请“征地”,然后将这些土地“转正”成为70年使用权的国有建设用地。
  由于土地“转正”都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这些开发商多数采取了“圈而不建”的方法。所以出现土地大面积撂荒现象。
  那么,香河县究竟有多少土地处于这种状态呢?香河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曹莉对《法治周末》记者称,流转土地撂荒或违建厂房小区的具体数字现在她也说不清楚。她正在陪国土资源部督察组在违规用地现场检查,稍后再与记者联系。截至记者发稿,仍未得到曹莉回复。
  5月3日,国土资源部部长、党组书记、国家土地总督察徐绍史主持召开第13次部长办公会,审议并原则通过《2010年度省级政府耕地保护责任目标考核工作方案》方案。该方案称,国土资源部将会同农业部、监察部、审计署、统计局、中组部等部门,首次共同对省级政府耕地保护责任目标进行考核。省级政府耕地保护责任目标考核工作是部今年重点工作。

 


   来源:[法治周末]    

日期:2011-05-10 点击次数:380

http://www.legalweekly.cn/content.jsp?id=167040&lm=%E7%89%B9%E5%88%AB%E8%B0%83%E6%9F%A5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治周末 法治创造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