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老龄化来袭 “球”传东方考验中国梯队

  拿什么阻击老龄化来袭

    中国面临更加严峻的议题。我国的老龄化属于"未富先老"。虽然表面上中国的老龄化远远不如发达国家严重,但实际上却比发达国家难应付

法治周末记者 黄希韦

  金融危机期间,美国各州的财政困顿给民众的生活抹上了阴影,起因源于从2008年开始恶化的养老金资金缺口。

  在欧洲各国,这一阴影也各有不同表现,要么是养老福利一直在与教育就业、基础设施建设、医疗卫生保健等财政支出争抢有限的资源,要么是公共部门退休人员福利金的入不敷出让政府伤透脑筋。

  这让亚洲国家包括中国也开始自问:我们会是下一个吗?

  担忧源自对人口老龄化的判断---最近颇有说服力的数据支持来自国家统计局4月28日出炉的中国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占13.26%,我国老龄化进程逐步加快。

老龄化阴影悄然来袭" 人口红利"或在2015年现拐点

  近1年来,上海市一直在鼓励延迟退休:特定人群在到达法定退休年龄、终止原劳动合同后,可以延迟(男性至65岁,女性至60岁)申领基本养老金。

  这是迫不得已的选择---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老龄化社会的定义,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的60岁以上的人口占该国家或地区人口总数的10%或以上,即已进入老龄化社会。上海老年人口目前已占户籍人口的22.5%以上,其老龄化程度居我国之首。

  这种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持续挑战社保软肋,使"现收现付"式的养老金制度面临极大压力。

  "上海人口老龄化加剧后,养老金收支缺口也不断加大,这是推动上海鼓励延迟退休政策出台的主要动力。"复旦大学公共管理与公共政策研究国家创新基地博士后胡湛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欧美发达国家和新兴工业化国家的经验表明,推迟劳动力退休年龄是应对老龄化的重要选项之一。

  上海只是全国的缩影。

  复旦大学人口研究所副所长、城市与区域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任远还调查发现,从2000年到2010年,我国人口总量年均增速比上一个10年的年均增长率下降0.5个百分点,人口增速放缓。

  简单预计可知,新中国成立后出生的一代(上世纪50年代出现第一次生育高峰)如今已进入老年,与此同时,1990年出生的婴儿在2013年大学毕业之时,将面临劳动力数量不再增长的大环境,中国的"人口红利"将逐渐消失。

  "根据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生育情况,我国享受的人口红利期将在2015年左右转为人口负债期。"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说。

  这一结论无疑是令人沮丧的。因为在人口负债期,老人多,劳动适龄人口占比小,如果企业创新精神再衰落,那就意味着经济发展缓慢。

未富先老挑战经济发展  中国老龄化趋势将更难应付

  自上世纪40年代步入老龄化,70多年之后的美国仍未走出老龄化阴影,老龄化问题一直在消耗着这个国家的大量财力。

  不难理解,正是这样的"切身体会",使得美国媒体在报道中国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时,将目光投向"中国要警惕老龄化"这一点上。

  近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中国人口迅速老龄》一文,称目前中国经济活力四射,但正在加速的老龄化进程无疑会使得劳动力总量缩减,越来越低的人口增长率会使得中国经济发展的动力不足,中国的制造业及其他产业发展将受到拖累。

  人口与经济的关系究竟是怎样的?在经济学家眼中,老龄化加剧后,少量的劳动人口的生产率就越低。与此同时,人口老龄化导致"爷爷多孙子少",使得全社会养老金支付不堪重负,养老金保值增值面临重压。

  以美国为例,如今老人的退休金和医疗费用等福利占GDP的9.4%,到2040年,这个比例可能达到20%。

  "不难想象,如果社会经济资源在老人的退休金和医疗上支出多,那么在科研和教育上的投资就少。"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鞍钢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中国则面临更加严峻的议题。我国的养老保障体系正处在建设过程中,快速加深的人口老龄化无疑给这一尚未完善的体系造成重压,并可能导致相当程度的财政危局。

  此外,在我国宏观规划中,2020年将迎来全面小康社会,而按照蔡昉的预测,2015年人口负债期到来,我国的老龄化属于"未富先老"。虽然表面上中国的老龄化远远不如发达国家严重,但实际上却比发达国家难应付。

  "发达国家是先富起来以后才老的,我国则是没有富就先老起来。"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投资部主任李克平直言,我国的老龄化过程来得太快。他还做了一个比较:一个有钱的老人,生活一般不会有大危机,最可怕的是老年贫困,无依无靠。

  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李克平提醒说,我国能够用来应对老龄化课题的时间非常紧迫。

整个社会须加快转型  提高人口劳动生产力成关键

  "大国的兴衰和人口的变化息息相关,人口就是命运。"19世纪法国社会学家和数学家孔德(AugusteComte)的话意味深长。面对以超出预想袭来的老龄化浪潮,主管人口政策、社会保障的官员,以及其他人口学家和经济学家、法学家们,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坐在一起探讨。

  作为长期研究中国国情的学者,胡鞍钢主张"适当提高总人口的增长率"。他认为,应对老龄化需要改善人口质量,有克制地放松生育能够缓解问题。

  人口学家则更关注人口政策的真实效果。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顾宝昌反复强调:人口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要比经济规律铁得多。要吸取韩国的教训(韩国1960年开始控制人口,1996年开始放开,但此后的生育水平却一降再降),高度的城市化会自然压低生育率,不管生育政策如何。

  对于学者们的分析和建议,人口政策官员们表现得相当谨慎。在今年"两会"期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在谈及"延迟退休"时表示:延迟退休从长远看是一种趋势,现阶段在研究。

  "基于当前老龄化的现实,可以考虑适当延长工作年限,推迟退休年龄,让尚有富余能力的人继续留在岗位上工作。"复旦大学发展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陆铭向《法治周末》记者进一步解释。

  任远对《法治周末》记者说,老龄化状态需要我国有更大的决心去推动发展方式转变,倒逼中国经济和政策的转型。要真正解决老龄化问题,关键是要提高我国人口的劳动生产率,实现以更少的劳动人口来创造出更多的社会财富。

  受访者有一个共识:严峻的老龄化问题,将给我国的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等方面带来深刻的影响;迎接老龄化是当务之急,未来十几年的时间则是努力挖掘经济增长源泉的战略期。

 


   来源:[法治周末]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治周末 法治创造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