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尿毒症自救者黄石溪:在路上,就有希望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黄石溪与买菜的阿姨聊天并推荐店里的菜。

菜店的生意很好,人少的时候黄石溪的母亲才有空打扫一下卫生。

乐观的黄石溪。

店子刚从附近小区搬过来,黄石溪在剁猪油,父亲在搭雨棚。

 

  农大研究生战胜尿毒症后自主创业 为肾病患者整理治病心得
  
  尿毒症自救者黄石溪:在路上,就有希望
  
  本报记者 何金燕/文 伏志勇/图
  
  “我是湖南农大众人皆知卖肉卖菜的小黄,这并不丢人。”24岁的黄石溪是湖南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专业的一名在读研究生,和父母一起在校园内兼营三家小店。
  
  5年前,他曾和死神擦肩而过。
  
  2006年,黄石溪被意外查出患有尿毒症,家境贫寒的他没钱换肾,只得拖着水肿的身体走出医院。垂死挣扎后,他开始自学医书、勇尝百草、坚持食疗,用顽强的毅力和死神开始生命的博弈。2007年8月,医生告知:在这场殊死搏斗中,黄石溪成了缔造传奇的赢家。
  
  湖南省中医药大学附一医院老教授章厚亮对其惊叹不已:“尿毒症痊愈的病例极其罕见,黄石溪创造的这个奇迹足以让医学界为之振奋。”
  
  与死神搏斗创医学奇迹
  
  “现在如果觉得活着累,说明以后的路还长,悠着走完一生,不求早死。现在如果觉得有梦,不舍,终究会拥有那片绿草地。”记者在黄石溪的日记中看到这样一句话,这也是镌刻在他心中的一则信条。
  
  黄石溪是湖南省湘潭县响塘乡云岫村立新组人,家中的独生子。
  
  2005年8月,他考上了湖南农业大学食品科学技术学院。刚入学不久,上帝和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他被意外查出患有典型肾病综合症,如不及时治疗,极可能转化为尿毒症。在湘雅二医院治疗一个月后,病情基本控制,迫于经济和学习压力,他出院返校。
  
  2006年5月初,他的身体出现水肿,体重由90多斤飙升到190斤,无法行走。后被确诊为尿毒症,每天必须花费五六百元钱透析,而换肾是延续他生命的唯一途径。
  
  父亲黄仁其在建筑工地打零工,母亲周爱莲在一家卫生院搞清洁工作,家中并无多少积蓄,一个月后,在他的坚持下,母亲不得不再次为他办理出院手续。
  
  家境和病情的现状一次次把他逼上“生命的仄道”。“除了自救,我别无选择!”黄石溪从医生那借来《黄帝内经》、《本草纲目》等医学书研读,并对症进食。
  
  此后,母子二人在长沙大托机场钢材市场旁租间平房。每天,除了给儿子熬药,周爱莲不分昼夜到附近捡废品卖钱,黄石溪则躺在病床上翻看母亲从旧书店为他淘来的医书。
  
  “一次,为节省车费,母亲顶着烈日从南站步行到医院,整整花了两个多小时。”黄石溪轻咬嘴唇,试图咽下苦水。当母亲怀揣四处借来的8万多元钱赶至病房,压在她腰间的钱已被汗水完全浸泡,“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当时想,实在不行,就和儿子一起去乞讨……”回想数年前那一幕,周爱莲依旧泪眼婆娑。
  
  后来,好心的章厚亮教授为他开了个处方,黄石溪开始遵照药方在一家服务站打针吃药并坚持食疗。自此,吃母鸭炖汤、每天对腹部按摩近5000次、研读医书成了他全部的生活内容。
  
  半年后,上帝解开勒住黄石溪生命的绳索。他全身水肿慢慢消失,体重从近200斤骤降到100斤以下,身体已恢复得和常人无异。
  
  “当时我也想过,祖父60多岁就患重病,现在83岁,依旧健康活着,还在乡下种菜、养鸡养鸭。”黄石溪告诉记者,半年后,他第一次走出房门,看到阳光的那一刹那,他读懂了“活着的全部意义”。
  
  开博客公布治病心得
  
  农大学子成功治愈尿毒症的故事在网络上风传开来,黄石溪瞬间创造了一个神话。每天,他都接到全国各地甚至海内外病友的电话,他为此专门开通博客,与病友交流治病心得,并精心整理病友日志。
  
  在这些千里寻访而来的病友中,黄石溪铭记着一幕幕感动。
  
  本报记者曾挖掘长沙的哥朱海华卖肾救妻的感人事迹,黄石溪绝境自救后帮助其他病友的故事,深深打动了朱海华。他曾多次带病妻去农大探访黄石溪,每次,小黄都耐心开导其妻,并叮嘱她食疗中要注意的细节。
  
  “你无法体会,病友与病友交流时的情景,那种感情很真实,每次和小黄交流后,妻子的心情都特别平静。”朱海华对《法制周报》记者说,“他是80后学习的榜样,小黄对病友心灵上的鼓励胜过良药。”
  
  “许多病友都说儿子求生的毅力和精神感染了他们。”年近半百的周爱莲脸上绽放出笑容。
  
  2010年11月,中山大学一位刚博士毕业的尿毒症晚期病友也慕名而来,黄石溪和他促膝长谈通宵达旦。
  
  “至少,我后来看到他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能为病友减轻心理负担,是他最大的快乐之一,“经常忙不过来,想更换手机号码;可是,转念又想到,是希望让我活下来,我也应该给更多人传承希望。”
  
  他有时会担心,自己的康复或许是个偶然,他的治疗方法并不具医学权威性,病友“全盘模仿、拒绝换肾”的行为存有极大风险,并不可取。
  
  白天卖菜晚上帮助病友
  
  2007年9月,黄石溪重返校园,一边恶补功课,一边兼职还债。大学期间,他曾获得“中国大学生新东方自强奖学金”,3次获国家励志奖学金。
  
  身体刚康复那段日子,他依旧不能触碰冷水。2007年冬天,他从同学那里七拼八凑,凑得1000元钱,买了一台全自动洗衣机放在寝室,专门为自己所住那栋楼的男生洗衣服,并由此赚了人生“第一桶金”。用这些钱,他又买了一台小型复印机,课余为同学打印资料。
  
  2008年,他向学校申请扫厕所、倒垃圾,每个月有100元补助,如此坚持一年时间,又在暑假为老师做助理赚点小费。2009年4月,他的《湖南放心净菜股份有限公司创业策划书》在全省挑战杯创业大赛中摘取银奖,获得2万元奖金。那年暑假,他起早贪黑给人洗空调、油烟机、饮水机和玻璃,几个月净赚8000多元,这些钱成了他自主创业的启动资金。自2009年12月起,他和父母先后在农大校园内租下三个小店面,分别零售蔬菜、宁乡花猪肉和保健品。
  
  “反正能赚钱的法子,都想过;再苦再累的活儿,也揽过。”黄石溪掐着指头罗列他大学兼职过的工作门类,多达20种,而曾经干过的那些零碎活已为他铺筑了更广阔的创业路。
  
  现在,每天凌晨3点,黄石溪都会和父亲开着“三轮篷车”去马王堆市场拖菜,早上6点多返校,称菜摆摊后再去上课。
  
  数年来,白天上课、卖菜,晚上回复病友,依旧是黄石溪时间表上固定的模板。截至目前,已有上万人致电黄石溪询问治病妙方。
  
  采访中,记者看到,他在蔬菜店忙了一阵子,又折回肉店,拖地、剁肉、搬箱子。期间,他还接到数个病友打来的电话。
  
  如今,回忆几年前与病魔斗争的情景,这个年轻人异常从容:“我当时想,即使一辈子吃药也无所谓,我只不过每天比别人多吃一样东西。半年没有吃盐,后来发现吃清水煮的菜,也能吃出菜本身天然的美味。”
  
  他坚信着:在路上,就有希望。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