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揭秘高考诈骗新花招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高考前后,一些不法分子利用考生及其家长求学心切的心理进行诈骗。

  考后属高考诈骗高发期 花钱能买“内部指标”是骗局
  
  揭秘高考诈骗新花招
  

  本报首席记者 朱春先/文 伏志勇/图
  
  6月7日,李智准时出现在长沙市某考点参加高考。关于是否参加高考的讨论,在他和父亲之间进行了将近一个月,最终,父亲李乐说服了李智,参加今年的高考。
  
  李智曾向父亲提出放弃参加高考,理由很简单:“每次考试都很难及格,去高考是浪费时间!你随便帮我弄个学校去读就行了。”
  
  李智说上面那句话的背景是早在一个多星期前,父亲李乐突然接到一个亲戚的电话,说是可以帮他搞到一个二本的升学指标,代价是10万元。
  
  李乐也曾经想过,借亲戚的这个“通道”,让李智直接读大学。但5月10日电视里传来的一条消息让他改变了主意。这条消息说,今年教育部下达湖南省普通本、专科计划招生30.33万人,比去年增加4300人,加上省外院校在湘招生计划,高考录取率将超过83%。
  
  “10个人里头只有一个半人不能上大学,你总不会是那一个半人吧,”李乐坚持让儿子去试试,“说不定就能考上呢?”
  
  就在高考开考前一天,教育部向全国各地发出高考预警,提示考生警惕各类高考诈骗。各地公安也在同一时期发布了相关案例,强调坚决打击各类高考诈骗。李智在高考诈骗的陷阱前止住了脚步,避免了由83%的高考升学希望堕入零升学的绝望。
  
  “高考答案实时发送”
  
  本为“无本买卖”
  
  6月6日,长沙市公安局新闻中心主任向波在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长沙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高考诈骗的相关案例,但全国各地已经破获的案件,对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和家长具有很好的提示作用。“尤其是高考结束后,成绩不理想的学生和家长更要注意。”
  
  “以前没有发生,不等于以后不会出现”,另一位受访的相关人士说,尽管近年来高考升学率逐年在提高,但还是有一部分学生落榜。“现在有不少家庭富裕的孩子成绩不好,试图走捷径的人还是有的。只要有需要,就会有人去满足。不管这种满足合法不合法,只要能来钱就行。”这位人士说,一些职业诈骗分子正是看中了这里面有巨大的“商机”才铤而走险的。
  
  由教育部通报的今年最新的三起案例,分别发生在5月17日、28日和6月4日,最近的一次离全国高考只差两天。
  
  这三起案件的共同特点,都是通过互联网进行诈骗。其中,吉林省公安厅先后抓获的杨某、赵某、金某和李某父子,都是通过互联网向受害人介绍高考作弊器材,其中李某父子被抓获前已经成功“出手”高考作弊器材3套。6月4日,由厦门市公安局抓获的钱某等人,则利用互联网发布虚假贩卖高考试题、作弊器材等违法信息,已作案10余起,涉案金额达到数万元。
  
  在上述三起案件中,尤为值得一提的是钱氏父子的虚假信息诈骗案。“他甚至连许诺的高考作弊器这一信息,都是假的,根本就是利用考生急于求成的心理,向考生骗钱”,相关办案人员说。
  
  
  厦门警方在抓获钱某父子后了解到,钱某是在听到周围人在谈论代考网站后,便觉得做这样的诈骗网站应该很容易弄到钱,在父亲老钱的支持下,父子做起了“无本”买卖,被抓获时,钱某父子已成功诈骗多人钱款。
  
  警方在事后调查中发现,很多考生都是在高考前被神秘地拉入“代考群”,并被告知,只要向指定账户打入一定的款项,即可以获得安全度极高的“高考通信工具”,“他们还明确告诉我,只要买了他们的仪器,考试时可以实时向我发送全部高考答案……”结果,被骗考生都是空欢喜一场。
  
  “招生内部指标”骗钱200余万
  
  今年的高考刚刚结束,尚未有考后诈骗的案件被披露,但从警方破获的相关案件来看,考后诈骗始终是高考诈骗的主要方式,广大考生家长尤其要提防这类诈骗信息,以免上当受骗。
  
  刘丽(化名)的亲身经历,对今年高考成绩不甚理想的考生及其家长而言,有一定借鉴意义。
  
  刘丽的儿子参加了2009年的高考,但成绩非常不理想。正为孩子上大学而着急的刘丽,有一天无意中得知一个“内部消息”:有人可以拿到老区“特招生”的指标,把小孩送去江西××财经大学读书。
  
  很快,刘丽便通过熟人牵线搭桥,找到了负责这项工作的“吴主任”。根据警方破案后获取的相关证据,这个号称可以拿到招生指标的“吴主任”,拿着其伪造的江西某某财经大学《关于解决08年部分学生学籍问题的报告》,向刘丽等人行骗。记者注意到,在这份抬头为教育部学生司、信息中心的“报告”中,白纸黑字地写着:“我校在2008年招生过程中,为满足老区建设对人才的需要,在学校扩建后在教学设施允许的条件下,我校部分专业增加了一批学生,经过一段时间的教学,这批学生具备本科学习的基础……”这份“报告”最终的落脚点是“请求解决这批学生的本科学籍”,报告末尾还附上了联系电话。
  
  带着包括这个“报告”在内的诈骗文件,“吴主任”对刘丽信誓旦旦地保证这批招生录取指标是中国教育部为解决江西革命老区贫困生特地增设的,名额有限,要办成这件事情,大概要花15万元左右。
  
  经过讨价还价,“吴主任”最后答应6万元替刘丽将儿子办到“江西某某财经大学”读本科。当天,刘丽就预交了1万元的报名费。不久后,便又按要求交了5万元注册费。不久后,刘丽收到了“吴主任”打印的网站“注册信息”。但最终,刘丽的儿子没有能走进“吴主任”指定的高校。
  
  2010年6月,没有等来录取结果的刘丽向株洲警方报案。2010年11月9日,株洲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向媒体披露,该支队经过5个多月的缜密侦查,破获了这起以“高考招生”为名的特大诈骗案。“吴主任”真名吴新华,现年47岁,株洲市人,曾在教育系统工作,他利用自己以前在教育系统的工作经历,以可以帮人弄到内部招生指标为名,骗取包括刘丽在内的26位家长的信任,涉案金额高达230余万元。
  
  检察机关:
  
  睁大眼睛分辨真假自主招生

  
  6月7日,怀化市鹤城区人民检察院针对近年来发生的各种高考诈骗案进行了梳理,针对高考防骗向广大家长发出提示。
  
  骗术一,冒充院校招生代理、高校招生人员或有“特殊关系”进行诈骗。
  
  “不法分子谎称自己是某院校的招生代理,或直接谎称自己是某高校招生人员,还有一些骗子则称自己有‘特殊关系’,可以帮考生拿到内部指标或计划外指标。家长要获得这些内部指标或计外指标,需要交纳一定金额的“指标费”、“好处费””。
  
  检察官对上述骗术的应对建议是“我国高考实行‘阳光工程’,各高校的招生计划都将向社会公布,绝不可能像不法分子所说的‘只要花钱就能搞到招生指标’。”所谓的“内部指标”都是诈骗的噱头。
  
  骗术二,大打“特殊政策”牌进行诈骗。
  
  “不法分子的传统伎俩,都是把目标锁定在具有一定特殊政策的学校(如军事院校、实验院校等),其中八成左右的高招诈骗打的都是‘特殊政策’牌”。检察官提醒:“从以往的案件来看,因不了解军队院校的录取招生工作,许多家长误以为能钻‘特殊政策’的空子,结果上当受骗。我们提醒家长遇到不了解的具有特殊政策的学校,应当向当地的教育部门咨询,切莫盲目相信小道消息、马路消息。”
  
  骗术三,混淆不同类型办学方式进行诈骗。
  
  目前除普通高等教育外,还有成人高等教育、远程网络教育、全国高教自考等形式,很多不法分子为了达到诈骗目的,故意混淆高考招生与其他学历教育招生的区别,将不够分数线的考生骗到一些院校的远程网络教育班、高教自考班等等,当学生到校报到后才发现真相,但此刻犯罪份子的诈骗已经成功,早已不见了踪影。
  
  检察官提醒,这类招生其实质是一种自考辅导班,只要注册就能入学,根本不需要花钱买名额。
  
  骗术四,打着“自主招生”的幌子进行诈骗。
  
  检察官分析:“一些中介公司或者个人打着自主招生的幌子诱骗考生或家长称,自主招生就是学校说了算,只要花钱就可以搞到自主招生的指标,从而骗取钱财。”
  
  检察官提醒,自主招生不是“自由招生”或“随意招生”。高考招生具有严格的条件限制,所有招生计划都是由国家统一下达并向社会公布,未经国家批准或者未向社会公布的,不能安排招生。
  
  骗术五,向考生寄送伪造的录取通知书进行诈骗。
  
  “不法分子通过邮局向考生寄送伪造的录取通知书,并让考生将学杂费事先打入银行账号内。”检察官建议,收到录取通知时,考生和家长不要急于汇款,应先登录省招生考试信息网或到县(市、区)招办查询自己的录取信息,确定是否与通知书一致后再汇款。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