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罗瑞卿教育子女:要做红色的接班人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罗瑞卿之子罗箭。

罗瑞卿与郝治平在北京。

罗箭为本报题的字。

  为保护毛主席50岁学游泳 一生历经三次大难不死
  
  罗瑞卿教育子女:要做红色的接班人
  
  本报记者 何金燕 文/图
  
  “父亲小时候,他一位堂兄在嘉陵江游泳时不慎淹死。祖母此后便对父亲严加管教,每天上学之前,祖母都会用毛笔在父亲肚皮上画两道杠,防止他下水,如果父亲偷偷游泳被抓到,必挨毒打。”罗瑞卿长子罗箭向《法制周报》记者透露,父亲自幼不识水性,才有“旱鸭子”之名。其后为了保卫毛泽东,年逾半百的罗瑞卿竟在两年内学会游泳。
  
  1938年,在毛泽东的指导下,罗瑞卿撰写《抗日军队中的政治工作》一书。某日,毛泽东行至罗瑞卿住处,题诗送之:“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此言被罗箭定论为“恰到好处地描绘了父亲本色性格”。
  
  1978年8月3日凌晨2时40分,新中国首任公安部部长罗瑞卿“忙碌一生”的心脏停止跳动,终年72岁。
  
  “要夹着尾巴做人”
  
  “美满婚姻幸福日,毋忘当年艰苦时。先辈伟业传万代,战斗从未有穷期。”——摘自一九七七年八月,罗瑞卿赠《爱女朵朵新婚志禧》
  
  “父亲这一生历经三次大难不死。”现今73岁的罗箭如是感慨。
  
  1926年8月2日,罗瑞卿患伤寒无钱医治,第一次大难不死。1931年5月,24岁的红11师政委罗瑞卿在中央苏区第二次反“围剿”中负伤,一颗子弹从他左脸颊射进,穿过口腔再从右太阳穴处飞出,血涌不止,并发大叶性肺炎,经历第二次大难不死。
  
  罗箭认为,毛泽东赠与父亲“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这句诗,是其父性格的最本色写真,“父亲不懂得避开锋芒去选择一种既不是错的、也不是对的权宜之计。有人给他送礼,他不但不收,反而把人家名字记下来,在公开场合严厉批评,最后因为这种性格而受苦。”
  
  1965年底,罗瑞卿在“文革”中受错误批判,被迫跳楼自杀,左腿致残,经历第三次大难不死。
  
  1978年4月,罗瑞卿复出任军委秘书长,工作更加繁忙,为节约时间看文件,他工作时间几乎不喝水(左腿不便,上厕所需较长时间),经常一坐就是一天。
  
  “父亲常说,往后,他72岁要当27岁来过。”在罗箭的印象中,父亲“非常拼命”,而父亲的耿直性格和高尚情操,是子孙后代苦学一辈子也无法复制的。
  
  “父亲是一棵大树,我是小草。父亲能为我遮风挡雨,但我永远长不了像他那么高大。”罗箭如此形容他和父亲的关系。
  
  罗箭1958年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原子核物理与工程系。1996年,从解放军总装备部后勤部副政委岗位上退休。
  
  褪下威风凛凛的军装,罗箭将军更像一位儒雅的长者。
  
  “父亲用一辈子的实际行动证明:他把一生都交给了党。”罗箭本名“罗小卿(青)”,后来父亲让他改名,让他在箭、原、宇中选一个字做名字。当时他并不知父亲用意,在他看来,这三个字并无关联。后来,小弟挑“原”字,大弟选“宇”字,剩下一个“箭”字归他。父亲事后解释说,“箭”指导弹,“宇”是宇宙飞船,“原”是原子能。
  
  罗箭这才明白父亲把自己国防事业的梦想都寄予在子女身上。他也才明白父亲的用心良苦:父辈用鲜血打下新中国,子辈要努力把她建设得繁荣昌盛。
  
  “你们不能做八旗子弟,要做红色的接班人。”这是罗瑞卿对子女念叨最多的一句话。
  
  在罗箭眼中,罗瑞卿是一位温情、慈祥的父亲,“他总告诫我们,要夹着尾巴做人。为防止我们打着父亲的旗号做事,学生时代,我们兄妹几个用他秘书的姓氏。”
  
  1963年,罗箭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国家核试验研究所,去新疆参与第一颗原子弹研究。“临行之前,我和父亲说,去执行秘密任务,不便告知具体行踪,他也不过问。”那之后,罗箭整整8个月未和家人联系。期间,罗瑞卿逢人就“开玩笑”:我儿罗箭失踪了。
  
  “其实,父亲当时是‘两弹一星’专业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他比谁都清楚我的工作,但他不希望我搞特殊化。”如今,罗箭依然把参与中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的经历视为人生最重要的成就。
  
  保卫工作多次获毛主席赞誉
  
  “治病在古闽,红心向北京。与君送别意,同是党之人!革命识知己,马列共遵循。永走革命路,一切可牺牲。”
  
  ——摘自一九七四年十二月,罗瑞卿赠友人诗《送别》
  
  新中国成立后,罗瑞卿担任首任公安部部长,毛泽东外出或出席各种活动,罗瑞卿必定亲自排查主席出入场所、行走路线、乘坐车辆,如此体贴入微的保卫工作多次获主席赞誉,毛泽东曾戏谑说:“罗长子(罗瑞卿的雅号)在我身边,天塌下来,有他顶着。”
  
  罗瑞卿时刻心系中央领导人的安全,“主席坐的椅子,他要先坐一坐、摸一摸。”罗箭用“高压”二字形容父亲当时的工作,“主席曾向我父亲说,我们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一个都不能出安全问题,否则你就提着脑袋来见我。事后证明,主席对父亲的工作很满意。”
  
  “为保卫主席,父亲50多岁学会游泳。其实,他克服的不仅是年龄障碍,更有积压数十年的心理阴影。”采访中,罗箭向记者道出父亲“惧怕”游泳的秘密,也就是文首的那段童年往事。
  
  1956年5月31日,毛泽东第一次游长江之日,罗瑞卿提前挑选一批游泳好手陪同,并对可能发生的问题做好充分准备。几个小时后,目睹主席一行顺利上岸,罗瑞卿才放下心来。罗箭理解父亲内心的焦虑,“一方面,他不识水性;另一方面,他想全程陪同主席游泳,以为其护航。”之后,年过半百的罗瑞卿开始用业余时间学游泳。2年后,他竟能自如下水游泳。后来,他还陪毛泽东在韶山水库、十三陵水库等地方畅游。
  
  罗箭向记者透露,父亲长期跟随毛泽东左右,与主席感情深厚。1976年9月9日,毛泽东逝世,罗瑞卿坚持不让子女们搀扶,他拄着双拐挪到毛泽东遗体旁,久久端详,泣不成声。“后来,他只要坐车经过天安门广场,总让司机减慢车速,艰难地从座位上起身,朝城楼上的毛泽东画像恭恭敬敬行个军礼。”
  
  抗日烽火燃烧的爱情
  
  “……本年四月三日为我们结婚三十四周年,时光易逝,好景却长。我们之间时日愈久,相知愈深,感情愈厚!公不离婆,秤不离砣(四川俚语),水乳交融,牢不可破,此之谓也。”——摘自一九七五年四月,罗瑞卿《忆往事书赠治平》
  
  1966年,当罗瑞卿历经第三次大难不死时,郝治平震惊之余泰然吞下大把安眠药,所幸抢救及时没有生命危险。
  
  “父亲和母亲的生命紧紧相系。”在罗箭心中,父母不仅是革命伴侣,更是彼此心灵的港湾。在认识郝治平之前,罗瑞卿曾历经几次失败婚姻,育有一儿(罗箭)一女。
  
  “红日照遍了东方,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看吧,千山万壑铜壁铁墙,抗日的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这是罗瑞卿和郝治平都很爱唱的一首歌。抗日的烽火燃烧了他们的爱情,罗箭告诉记者,直至今日,母亲还常哼唱这首歌。
  
  1938年2月,不满16岁的郝治平进入陕北公学,后被分配到抗日军政大学第四期学习,罗瑞卿是该校副校长。从母亲口中,罗箭得知,父亲因为平易近人深得女生喜爱,他离校时,女生队集体绣了一对枕套送给罗瑞卿。只是郝治平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成为那对枕套的主人。
  
  1941年4月3日,抗日军政大学毕业典礼结束后,19岁的郝治平与该校副校长罗瑞卿结成革命伴侣。
  
  送走闹新房的战友,伙房送来一碗鸡汤。罗瑞卿将鸡肫夹到郝治平碗里,说这个最好吃,郝治平又把鸡肫夹回罗瑞卿碗里。推让一番后,罗瑞卿把鸡肫一分为二,每人一半。以后,每次吃鸡,鸡肫总要一分为二。
  
  回想和父亲相处的幸福时光,已过古稀之年的罗箭老人恍如年轻数载。
  
  “那时最快乐的时光是吃晚饭,每天不管多晚,全家必须等爸爸回来。在饭桌上,我们把学校的趣事讲给爸妈听,父亲也借机教育我们。”在罗箭记忆中,父亲从未“正儿八经”训话,“因为经常要等到很晚,所以我们吃饭时很快就吃个精光,父亲见我们狼吞虎咽的样子,和母亲相视一笑,就说‘哎呀,你们这些蝗虫’。然后给我们念普希金的诗‘蝗虫飞呀飞,飞来就落地,落地一切都吃光,从此飞去无音信’。再后来,他一念这句诗,我们全家都一块儿念。”
  
  “父亲去世对母亲打击很大,她之所以能坚强活下来,是因为她觉得应该继续父亲的生命,教育子孙。”罗箭无数次被父母的真挚情爱感动,“现在,母亲心情很平和,常写字画画。只是,她每天醒来和睡前的那一刻必到父亲的房间走走,这个习惯一直坚持到现在。”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