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独家披露“问题奶粉”赔偿账单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消费者在超市挑选奶粉。本报记者 伏志勇/摄

 2008年底,三聚氰胺事件爆发,受影响的患儿遍布全国。本报记者 伏志勇/摄

  湖南有近2000名家长未领赔偿款 省卫生厅表示遗漏患儿可补报
  
  独家披露“问题奶粉”赔偿账单
  
  本报记者 蒋格伟 骆昌红
  
  三聚氰胺奶粉善后处理再次吸引了媒体的目光。近日,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下文简称“乳协”)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首次回应了针对“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医疗赔偿基金的相关质疑。
  
  中国乳协介绍,三鹿牌婴幼儿奶粉事件发生以后,迄今已有27万名患儿家长领取赔偿金。但乳协同时承认,目前还有极少部分患儿家长没有领取一次性赔偿金。对于赔偿是否遵照卫生部统一规定、具体账目如何以及基金运作等问题,乳协均未给出答案。乳协的“简单回复”,引发了大众和媒体界的持续质疑。
  
  记者留意到,目前全国没有一个省份详细披露关于三聚氰胺奶粉赔偿金发放明细。6月14日,《法制周报》记者通过对湖南省卫生厅、湖南省经济与信息委员会、中国人寿湖南省分公司等多家“问题奶粉”事件善后涉及单位的采访,独家披露三聚氰胺奶粉赔偿基金湖南发放明细。
  
  湖南省经济与信息委员会医药食品处处长杨月华表示,赔偿金发放并非外界传言那么不严谨,也不存在截留的空间,任何发放的资料都有据可查。事实上,湖南经信委结石患儿赔偿金发放受到了国家工信部专项督察组的多次表扬。
  
  湖南省卫生厅医政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在一次性赔偿金发放的问题上,卫生部门欢迎遗漏患儿家属及时补报。
  
  一名结石患儿妈妈的辛酸账
  
  家住湖南娄底市娄星区的7岁儿童邓世杰是2008年那场三聚氰胺奶粉浩劫中的受害儿童之一。
  
  “要不是我和他爸爸果断送医,孩子早就没命了。”时隔三年后,再次谈及儿子的痛苦遭遇,李轶娟依旧怒不可遏。
  
  2008年9月27日,7岁多的邓世杰突然尿血,“杨梅色的红”,同时声称肚子不舒服。当时三鹿奶粉事件正被揭开盖子,李轶娟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惧,遂带儿子到娄底市中心医院检查,被告知结石在0.4厘米以下,“回家多喝水就可以了”。
  
  回家后,小孩继续排血尿,并很快出现呕吐现象。李轶娟再次找到娄底市中心医院,要求小孩住院治疗被拒。而后,她不得已将小孩急送长沙的湘雅二医院。
  
  在孩子被湘雅二医院收治前,李轶娟应医院要求签下了“自费治疗”的协议。几个月后,李轶娟通过多个途径终于获悉了孩子的病情。娄底中心医院检验报告结果是“右肾中盏0.3×0.4cm大小的结石”。湘雅二医院检查报告单的结果是“右肾集合系统可见12mm分离液暗区(12mm结石),右侧输尿管上段,距肾门约13mm处可见10×7mm强回声光团伴声影(10×7mm结石压迫膀胱),为右肾输尿管上段结石并右肾集合系统轻度分离”。
  
  经过1个多月的治疗,孩子病情得以稳定,而后病情反复,多次出现呕吐现象。“现在儿子已经10岁了,虽然不会再出现呕吐现象,但是检测结果显示他体内仍有结石无法排出。”李轶娟至今对儿子身体忧心忡忡。
  
  近3年的治疗,李轶娟夫妻花费了6万多元的治疗费用,其中绝大部分是自费。2009年上半年,李轶娟接到当地政府工作人员通知,到娄底市经信委领取了2000元的一次性赔偿。其余治疗费用全部为李轶娟夫妻自筹,其中大部分来自亲友借款。
  
  在听说有2亿元的医疗赔偿基金后,李轶娟多次到中国人寿娄底服务点咨询,均被告知自己儿子不在赔偿基金范围内,不能报销。至今,李轶娟将儿子的所有病例、住院开支小心翼翼地保存着,她渴望着“哪天能找人说下人情,报销一部分。”
  
  国家核准
  
  湖南21439名结石患儿
  
  李轶娟只是这场奶粉浩劫中28万患儿母亲中的一名。而在湖南,除了邓世杰之外还有21438名结石患儿(数据截至2009年4月20日)。
  
  记者从权威部门获悉,湖南属三聚氰胺婴幼儿奶粉事件受危害较为严重的地区,国家核准确认的湖南患儿总数为21439名。其中第一批患儿总数为20985名(一类患儿为20897名,二类患儿为88名);第二批次患儿总数为454名,(补报一类患儿440名,一类变更为二类14名)。
  
  按照国家制定的一次性赔偿标准,湖南省患儿赔偿总金额为4570.6万元,其中第一批患儿赔偿金为4443.4万元,第二批患儿赔偿金为127.2万元。
  
  截至2009年4月20日的数据显示,湖南省已发放赔偿金的累计患儿人数为19425人;占全省患儿总数的90.6%。(转03版)
  
  (接01版)其中第一批发放患儿18993名(一类患儿18907名,二类患儿86名),占第一批患儿90.5%。第二批发放患儿432人(发放一类患儿418人,一类变更为二类患儿14人),占全省第二批患儿的95.2%。累计发放赔偿金4162.2万元,占全省赔偿金总额的91.1%。其中第一批发放4039.4万元,占90.9%,第二批赔偿金发放122.8万元,占96.5%。
  
  近日,中国乳协官网发布消息称,中国乳协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对婴幼儿奶粉事件医疗赔偿基金的管理及支付等情况进行了通报。
  
  资料显示,三鹿牌婴幼儿奶粉事件发生以后,中国乳协协调有关责任企业出资筹集了总额11.1亿元的婴幼儿奶粉事件赔偿金。赔偿金用途有二:一是设立2亿元医疗赔偿基金,用于报销患儿急性治疗终结后、年满18岁之前可能发生相关疾病的医疗费用。二是用于发放患儿一次性赔偿金以及支付患儿急性治疗期的医疗费、随诊费,共9.1亿元。
  
  中国乳协对外宣称,考虑到中国人寿拥有遍布全国并延伸到基层的服务网点,为了方便患儿家长办理报销手续,中国乳协将2亿元医疗赔偿基金委托给中国人寿代为管理。
  
  为此,中国人寿表示,作为大型国有控股企业,愿意承担社会责任,不收取基金任何管理及服务费用。为做好基金的管理和支付工作,中国人寿对基金实行专户管理,专款专用,配备了专职人员,制定了相关业务、财务管理办法,开发了专门的信息系统,设立了95519专线电话指引,做到规范管理、周到服务,方便患儿相关疾病医疗费用的报销。
  
  官方数据显示,自2009年7月31日基金正式启动至2011年4月30日,中国人寿累计办理支付1794人次,支付金额1048万元,基金银行账户余额1.92亿元(含利息及2011年当年由中国人寿垫付但未划账金额)。
  
  尚有408万元赔偿基金未发放
  
  中国乳协公布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底,已有271869名患儿家长领取了一次性赔偿金,由于信息不准确,目前还有极少部分患儿家长没有领取一次性赔偿金。按照规定,2013年2月底之前,患儿家长随时可以在当地领取,逾期仍不领取的,剩余赔偿金将用于医疗赔偿基金。
  
  湖南省卫生厅医政处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湖南省内已登记入册患儿的一次性赔偿金绝大部分已经发放到位,存在个别未发放者主要是由于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联系不上家属,可能信息登记有误,也可能是家属联系方式变更;二是个别家属认为赔偿金额度不够,所以没有来领取。
  
  该负责人提醒湖南奶粉患儿家属,事实上并非只有一次性的赔偿金,相关患儿都已经在卫生部门备案,后期的治疗费用,在18周岁以前可到中国人寿服务网点凭发票全额报销。
  
  权威资料显示,截至2009年4月20日,湖南省尚未发放赔偿金患儿为2014名,占全省患儿总数的9.4%;未发放赔偿金为408.4万元,占赔偿金总额的8.9%。其中第一批未发放赔偿金患儿1992人,占9.5%,未发放赔偿金为404万;第二批未发放赔偿金患儿22人,占4.8%,未发放金额为4.8万元。
  
  湖南省经济与信息委员会医药食品处处长杨月华向《法制周报》记者介绍,一次性赔偿金额,经信委严格按照卫生厅提供的名单发放,目前已经完成第二批。
  
  杨月华表示,赔偿金发放并非外界传言那么不严谨,也不存在截留的空间,任何发放的资料都有据可查。湖南经信委结石患儿赔偿金发放曾受到国家工信部专项督察组的多次表扬。
  
  “因为涉及的面广、人多且分散,在发放赔偿金问题上,全省地市县各经信部门都成立了专门机构负责此事,力求保证名单上有记录的患儿都能及时领取赔偿金。”回首持续了近3年多的赔偿金发放问题,杨月华如此说。
  
  鼓励遗漏患儿补报
  
  如果没有进入名册的结石患儿,如何领取一次性赔偿金?又是否能享受医疗赔偿基金的报销政策?这一问题成为了这部分结石患儿家属关注的重点。
  
  湖南省卫生厅医政处相关负责人表示,在一次性赔偿金发放的问题上,卫生部门欢迎遗漏患儿家属及时补报,“家属可持2008年体检报告到当地卫生部门备案,由当地卫生部门上报市、省、国家卫生部门,只要上报到国家卫生部门备案通过即可领取赔偿金。”
  
  同时,该负责人还表示,对于患儿类别划分有异议的家属,可以拿病历向卫生部门上交变更报告。能否变更,国家卫生部医政司将根据病历和专家建议定夺。
  
  中国人寿保险湖南分公司理赔部袁经理介绍,对于医疗赔偿基金报销问题上,湖南分公司高度重视,在全省106个服务点都安排专人接待,并对这些专人进行业务培训,对于每一批报销的费用,人寿公司也将派专人电话回访报销情况。
  
  袁经理介绍,患儿家属具备以下几个条件即可享受医疗赔偿金政策:一、医学诊断证明原件;二、医疗发票;三、致患儿家长的一封信和赔偿金收据;四、家长身份证原件;五、患儿与家长身份关系证明;六、委托他人需提供委托书及身份证原件。
  
  袁称,在医疗赔偿政策上,人寿湖南分公司的原则是,“尽量帮助所有患儿报销,就算有一丝希望,公司也能帮患儿家属想办法。”据称,两年多的时间里,人寿湖南分公司曾为两例患儿开“绿灯”,“其间印象最深的是,有两名患儿的家属没有费用治疗了,我们公司向卫生厅汇报,与省儿童医院协调,采取了按月垫付医疗费用的方式,对患儿进行了救助。”袁经理表示,原则上医疗赔偿金是需要患儿治疗完毕,拿相关证明和发票来报销,并无垫付的政策。
  
  就娄底患儿家长李轶娟一事,中国人寿湖南分公司理赔部袁经理表示,若患儿家长所说属实,则可以享受医疗赔偿金政策。他表示将马上派娄底相关负责人与李轶娟取得联系。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