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莫让美丽经济“闪”了就业公平的腰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莫让美丽经济“闪”了就业公平的腰
  
  特约评论员 禾刀
  
  日前,京沪高铁上海客运段“高姐”在铁路虹桥站集中亮相。还没进入发布会现场,门口“高姐”们的“分列式”就让记者们看花了眼。“这个有点像陈慧琳。”“刚才还看到有个像黄圣依的。”“高姐”们无论站、坐还是回答问题都始终保持微笑,还有英、日、法甚至手语等多语种服务,这些都让高铁的服务质量比肩航空。
  
  无疑,这又是一道赏心悦目的靓丽风景,同时也是又一起涉嫌违反就业公平的活例。之所以称之为“又一起”,是因为无论乍看上去,还是亲身体验,均无法证明,高铁乘务员职业非年轻美貌不可的必要性。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对此社会和舆论只见欢呼,却不闻有什么质疑声。而如果我们有心把目光投向社会,这样拿相貌年龄说事的就业现象,可以说早已从司空见惯,走向泛滥无度:一方面是年轻貌美者就业无忧,另一方面却是年龄稍大者就业愈显困难。
  
  极具讽刺的是,素来被国人认为就业门槛极高的空乘人员,国外的空嫂、空奶现象并不鲜见。英国《每日邮报》就曾报道,英国一位58岁行政人员,自19岁起便渴望当上英航空姐,去年,在她58岁时,终于成为全英最老的“空姐”。事实上,并不是外国公司不懂美丽经济的重要性,而是因为就业公平法律极其严苛。
  
  不过,虽然现行的《宪法》、《劳动法》等法律中对就业公平问题均有相关规定,但是在具体维护就业公平问题上,受害者往往面临维权成本高、维权效果差等困难。如《就业促进法》第六十二条虽然明确规定,实施就业歧视的,劳动者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即便法院愿意接这个皮球,但法律并未规定具体的执行标准,法院又依据什么来判决呢?
  
  年轻美貌当然不是什么过错。不过,倘若美丽经济泛滥无度,就业公平便无从谈起,社会公平必然会因此受到伤害。这也就是讲,要想不让美丽经济因无序发展,“闪”了就业公平的腰,法律就必须对这些动辄拿年龄和相貌作为就业标准的现象,予以更加细致更加严肃的约束。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