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揭开湘潭多处省级文物“变身”真相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关圣殿前殿已作为金宝集团和湘潭市文物局和博物馆的办公室。

潭宝(窑湾)汽车站已成为“美的空调”在湘潭的仓库

关圣殿后殿中设立了春秋茶艺会所,茶客云集

 

  文庙里传出搓麻声 关圣殿变成茶艺馆
  
  揭开湘潭多处省级文物“变身”真相
  
  本报记者 曹晓波 文/图
  
  穿过一条摆满地摊的水泥路,在一处砖红色的涂鸦院墙下,曾志立停下了他的摩托车,抬头望去,眼前的文庙已显颓废之势。
  
  一墙之隔,是湘潭市雨湖区委党校,他学习国学的课堂所在地,朗朗的读书声和来自文庙的隐约麻将声交织,这种反差令他心里备感不适。
  
  他随后走访发现,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文庙已“变身”成了麻将馆。之后的调查让他更加惊讶——湘潭多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已经转做他用。
  
  早在1956年就被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关圣殿,三分之二的建筑面积被作为茶馆和办公室;“碉堡型建筑”潭宝(窑湾)汽车站,2006年被确定为第八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但11年前已被当作仓库使用。
  
  这些文物的地理位置大约在方圆5公里内,“这5公里像是无人监管的灰色地带,文物如同失缰的野马。”曾志立说。
  
  “开发和保护,往往是一个两难的问题,两者的平衡就涉及到如何合理利用,然而这个度很难把握。”湖南省政协委员、湖南大学土木工程学院教授卜良桃认为。
  
  “变身”之乱
  
  2011年初,曾志立带着相机来到潭宝(窑湾)汽车站,他想深入这座碉堡型建筑一窥究竟。
  
  拾级而上,突然,出现一名保安,瞪着眼睛、指着曾志立大吼:“仓库重地,闲人免进!”
  
  为避免纠纷,曾志立“听话地退下来”,通过向附近居民打探和实地观察,他发现汽车站确实已成为“美的空调”在湘潭的仓库。
  
  很少有人知道,这座仓库是我国第一个砖和钢筋砼结构的现代化汽车站,同时也是我国最早一批汽车站的代表和湖南早期主干公路——潭宝公路的“要塞”。
  
  来自湘潭市文物局的资料显示,1925年,时任湖南都督的谭延闿为便利调遣军队,在修建潭宝汽车路后,命令国民政府公路局用赈济款始建潭宝(窑湾)汽车站。该汽车站于1927年投入使用。设计时反复精心计算与测量了水位,几十年来从未被洪水淹没过。
  
  1933年4月30日,由于汽油室起火,潭宝车站被焚。同年7月,车站在原址的基础上予以修复,并加盖两层,合为四层。一层作为旅客购物和出入用,二层台阶内缩,利用一层圆周边屋顶作回车场。车站为花岗石挡墙及砖拱承重结构,设售票、候车用房。出站房与街道设有立交桥,此桥经湖南科技大学历史系教授研究,表明系我国最早的公路立交桥之一。
  
  新中国成立后,潭宝(窑湾)汽车站改称为湘潭西站,1964年退出历史舞台。2006年,此处被确定为湖南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范围为:南至湘江,北150米。
  
  2010年,省文物局专家组在视察完该处后曾明确表示,潭宝汽车站应创造条件申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2011年6月16日,《法制周报》记者来到湘潭,过了唐兴桥,一条马路从宝庆路跨过窑湾大街(沿江西路)直达江边码头,潭宝汽车站像一座青色的圆筒建筑“扣”在地面上,3层直径不一的圆形建筑与台阶和房屋形成同心圆。
  
  在车站通往外界的唯一一条泥泞的公路上,搭建了一座石灰粉装饰的简易大门,两块金色牌匾“美的空调湘潭总经销”、“湘潭兴美电器销售有限公司”分挂左右,格外引人注目。一块巨大的美的广告牌设置在汽车站的正面墙体上,与青色的建筑形成强烈的反差。
  
  广告牌下停靠着两辆货运车,仓库的大门打开,一些工人开始将仓库中存放的空调搬进车厢。
  
  据位于二楼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目前汽车站产权归湘潭市汽运公司所有,被大门口悬挂牌匾的两家公司租下,一楼被当作仓库,二楼作为办公室,三楼房间基本都关着。
  
  湘潭市文物局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称,他们也和承租方商谈过,不能改变车站的原貌,不能对建筑本体造成破坏,“我们只有建议的权力,督促对方执行,对其监管的难度很大啊。”
  
  失控的文物
  
  在湘潭市民看来,关圣殿被用作茶馆和办公楼早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地处休闲广场与风景秀丽的雨湖公园之间,南面过平政路即为湘江,再加上文物“省保”的招牌,这家命名为“关圣殿春秋茶艺”的会所在湘潭文化名人界集聚了较高的人气。(转03版)
  
  (接01版)该会所宣传资料称:“2009年12月,由金宝集团投资装修恢复关圣殿旧貌(北五省会馆)。并在关圣殿三进(后殿)中设立春秋茶艺会所,使之成为湘潭唯一以清代古建筑群为依托弘扬关圣文化、湖湘文化的顶级交流场所。”
  
  会所分为演艺、接待、后殿花园3个区域,接待区分为8个包房、6个卡座,大厅内可同时容纳百人品茗赏艺。
  
  该会所楼面经理刘国慧介绍,2009年的后殿曾是一处工厂,如今被包装一新,成为一个古色古香的会所。
  
  6月15日晚,记者以茶客的身份来到这里,注意到卡座、包厢几乎都被客人占用。
  
  会所的地面铺就了现代化的瓷砖,墙体被装修成典雅的风格,而外墙上的碑文铭刻旁,几架空调机咔咔地响着。
  
  除了中殿有一些香客拜关公、烧头香外,三分之二的关圣殿“面目全非”。前殿已作为金宝集团和湘潭市文物局和博物馆的办公室。
  
  面对记者的采访,大部分市民认为,在文物单位内开办经营场所,用作办公楼,不仅会使文物单位失去原来的“味道”,而且容易滋生各种安全隐患,对文物的生存和保护构成威胁。
  
  存在安全隐患的还包括文庙。
  
  湘潭市文物局提供的2009年《第九批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推荐材料》显示,湘潭文庙自南向北布置在一条轴线上,依次建有大成门、大成殿、亚圣庙等主体建筑。
  
  该建筑曾作为祭祀孔子的场所,相传南宋著名学者胡安国、胡宏、张栻等先后在此讲学,为湖湘学派在湖南的生根发芽打下了基础。文庙清代以来与书院、教育机构合一。文庙内的石雕、丹墀藻井上的雕刻均精雕细刻,巧夺天工。
  
  如今,这个原本彰显“尊师重道”的场所,大成殿变身为湖南科技大学的老年人活动中心,每天下午2时,就有老人徘徊在门口等待管理员开锁,不多时,老人陆续聚集,搓麻将的声音此起彼伏。而亚圣庙内堆满了建筑施工材料,满目疮痍。
  
  “文物如同失缰的野马。”曾志立摇着头说。
  
  爱心人士呼吁保护
  
  呼吁保护湘潭古建筑的曾志立,其身份是湘潭红网爱心家园的负责人,从事公益事业长达9年。
  
  这段时间,他和另两位呼吁文物保护的爱心人士已被4次约至湘潭市文物局,对方希望他们尽快删除网络上的帖子。
  
  近两个月,他们在红网湘潭论坛发表了《湘潭古迹之一——偌大的文庙竟容不下孔圣人的一尊雕像》、《湘潭的古迹,我们的子孙还能看到多少》等文章,图文并茂、慷慨陈词。
  
  “此时走入,看着眼前一切,却是别样的心情……精美的建筑与雕刻,在这里猥琐地存在着,偌大的文庙竟容不下孔圣人的一尊雕像!”
  
  这两个帖子的点击次数目前超过1.5万,点击率名列同期论坛前茅。
  
  网友“归藏”发帖回应,“那些象征着过去文明的物质还在,作为一个喝湘江水长大的莲城人,我们都有责任与义务去好好爱惜和精心维护,因为这是老祖宗留给我们唯一还能看得见的财富。我痛恨那些对古迹进行人为破坏和没有恪尽职守对古迹好好保护的人,那是对湘潭文明的一种抹杀,是对先辈智慧的一种践踏,更是对莲城人的亵渎,因为你没有尊重我们大家。”
  
  网友“木聆公主”甚至呼吁:“仿佛都听到了历史文物哭泣的声音,我们一起为保护文物做点事吧。”
  
  今年6月4日这一天,湘潭市文物局通过曾志立等人召集了一批网友,到各大“变身”文物单位采风,而后召开了有教授、专家参与的座谈会。针对官方“我们保护得比较好,只是有些工作不到位”的说法,网友并不认同。
  
  在曾志立看来,湘潭的文物主要包括以毛泽东故居为代表的红色文化、以齐白石为代表的白色文化,以及以关圣殿为代表的古建筑原色文化。“无疑,原色文化几乎被人忽视,但这也是祖先传给我们的宝贵财富啊!”曾志立痛心疾首。
  
  “文物绝不能
  
  迷失社会公益的航向”
  
  “开发和保护,往往是一个两难的问题,两者的平衡就涉及到如何合理利用,然而这个度很难把握。”湖南省政协委员、湖南大学土木工程学院教授卜良桃认为。
  
  湘潭市文物局局长肖迪民就对潭宝(窑湾)汽车站用作仓库表示赞同,他认为:“这应该是可以的,因为一直做仓库,没有改变用途,怎样才算合理利用很难把握。”
  
  他的理由是,“由于没有法律的明确规定,对于产权非国有的文物单位,文物局只能建议和鼓励其开放,同时进行监管。”
  
  记者注意到,除了关圣殿系国有,文庙与潭宝(窑湾)汽车站都是集体所有的产权。据了解,湘潭市文物局曾多次与潭宝(窑湾)汽车站沟通,希望向社会开放,建成交通博物馆,但一直没有进展。
  
  湖南省文物局文保处处长熊建华则认为,从安全的角度,这些文保单位都不适合做茶馆或者仓库等,当地政府的责任很大,应创造条件逐步解决。
  
  “但不违规并不等于合理。”卜良桃说,“利用的前提是,必须保证历史建筑的原貌不受改变,历史信息不遭丢失。否则的话还不如原封不动。”
  
  而对于“文物局是否可以设立在产权归国有的关圣殿”的提问,肖迪民认为这是一种进步的表现。“关圣殿原来是歌舞剧团所在地,后来变成文化馆的办公点就是一个进步,而现在变成文物部门办公室又是一个进步,因为文物部门比其他部门对关圣殿更加注意保护一些,更加有作用一些。”
  
  我国《文物保护法》第二十三条却规定:核定为文物保护单位的属于国家所有的纪念建筑物或者古建筑,除可以建立博物馆、保管所或者辟为参观游览场所外,如果必须作其他用途的,应当经核定公布该文物保护单位的人民政府文物行政部门征得上一级文物行政部门同意后,报核定公布该文物保护单位的人民政府批准。
  
  肖迪民坦承并没有按《文物保护法》规定的程序批准,但是文物局正在考虑搬迁。据肖迪民透露,现在湘潭正在开展棚户区改造以及湘江风光带的建设,上述文物都纳入了历史文化名城的建设规划中,这将是弘扬原色文化的最佳时机。
  
  卜良桃认为,文物绝不能在商品经济的潮流中迷失社会公益的航向,应从事与其功能相符的活动,“如果文庙变成打麻将的场所,会成为一个笑话。”
  
  “让大家看文物的笑话是令人痛心的!”湘潭市委党校工会主席胡劲松说。26年前,带着朝圣般的心情,他背着书包长久地驻足在文庙的门口,从侧门迈进去,就是他的大学校园湘潭师范学院。
  
  “那个时候,文庙只有在开学、过年的时候才对外开放,是我们青年学子的精神殿堂。”胡劲松说。
  
  如今,时光逝去,残酷地只剩下美好的回忆。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