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商贩自揭瘦肉精黑色利益链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身在看守所的龙敦富悔恨不已

 

  “瘦肉精猪”出栏需打强心剂防猝死 普通猪“瘦身”只需半个月
  
  商贩自揭瘦肉精黑色利益链
  
  本报记者 何金燕 文/图
  
  市民闻瘦肉精而色变,而在瘦肉精的制售、使用环节却衍生出了一条黑色利益链。深陷其中的不法人员获利颇丰。瘦肉精为何屡禁不止?其源头何在?如何流入生猪养殖渠道?谁为瘦肉精的流通打开窗口?这个隐秘的黑色利益链条,又如何在法制夹缝中形成且存活?
  
  带着系列疑问,《法制周报》记者近日奔赴湖南衡阳,采访了涉嫌参与衡南瘦肉精一案的犯罪嫌疑人龙敦富和王武权,梳理这一利益链条。
  
  猪贩是售卖瘦肉精的最大群体
  
  “第一次接触瘦肉精之后,我已预感到,监狱的门迟早会向我敞开。”年过半百的龙敦富深知,在瘦肉精制售黑色利益链条的末端牟利,犹如刀尖舔血,风险极高。
  
  2011年5月11日,衡阳市雁峰区51岁的龙敦富和妻子正在喂猪。一付手铐将他押上警车,验证了他数年来的担忧和恐惧。
  
  这一恐惧始自2006年。那年,龙敦富家饲养的600多头猪患蓝耳病,死得只剩下11头,还拖欠饲料厂5000元货款。“好友罗淑莲知道我家情况后,给了我5包瘦肉精,我拿3包抵还饲料款。另2包给了一个‘喊猪’(帮收猪的人找猪)的朋友,他借给我2万元周转资金。”龙敦富这般感叹,“江湖义气把我推向这个火坑。”2006年之后,他开始知恩图报,从罗淑莲手中拿了28包瘦肉精进行倒卖,后退了13包。
  
  衡南县茶市镇的王武权得知,今年4月,耒阳4人因售买瘦肉精被批捕,他的生活也开始“惶恐不安”,不久,衡南几名售买瘦肉精者被捕,他被指证使用瘦肉精喂猪,并转手买卖瘦肉精。
  
  “警察到处找我,我就跑来投案。”王武权一脸茫然。瘦肉精不就是卖饲料的业务员向他推荐的“生长素”吗?真有那么大副作用吗?
  
  在整个养猪行业,这种白色粉末被称为“生长素”,学名是盐酸克伦特罗,而普通百姓知其为瘦肉精。早在2002年,我国明令禁止瘦肉精用于养殖业。从2001年到2010年,国内先后发生多起瘦肉精中毒事件。2011年,双汇瘦肉精一案震惊全国。今年4月20日,耒阳市4人因售买瘦肉精落网。6月23日,衡南县人民检察院将涉嫌生产、销售瘦肉精的犯罪嫌疑人龙敦富、王武权等7人批准逮捕。
  
  瘦肉精何以屡禁不止、死灰复燃?
  
  包括龙敦富、王武权在内的近10名养殖业人士向《法制周报》记者透露,现在地下市场瘦肉精原粉很少,被掺入饲料的瘦肉精多由地下工厂简单加工后或通过渠道从海外运来,制成无标签小包装,在熟人之间兜售,交易极为隐蔽,鲜有公开叫卖者。商贩称之为“生长素”。
  
  “猪贩、兽药零售商和饲料推销员负责拿货与转手卖给猪农。”多位受访者表示,猪贩是售卖瘦肉精的最大群体。
  
  衡南县是全国重要的商品瘦肉型猪基地。胡强(化名)是衡南县某村的一名老养猪户,现今养了近1000头猪。他也曾见过那种白色粉末,“一小包、不多,拌在猪饲料里”。据他分析,喂食瘦肉精的绝大部分是每年出栏几十上百头猪的中小型散户。
  
  “我们这种千头以上的大户不敢喂食,一旦发现,将面临灭顶之灾。”胡强说,他这种大户单靠养猪数量累积带来的利润已足矣。
  
  几年前,有个卖饲料的业务员找过胡强,要他帮忙代销瘦肉精,可获取4000多元每公斤的差价。面对暴利,他怦然心动,但最后还是放弃。
  
  “猪肉流通到市场上,我女儿在广东工作,或许也能吃到。”他说,如果商贩能顾虑自己的亲人,或许,这条黑色利益链条可止步于源头。
  
  记者后走访了受访者供出的几个饲料厂,以帮朋友打听之名求购“生长素”,营业员均表示,“几年前就不卖那货了”。
  
  贩卖一车“瘦肉精猪”可额外获利4000元
  
  在龙敦富和王武权看来,顾客的喜好催生并延展了这一条利益链,“销售商和消费者都喜欢‘瘦肉精猪’,这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
  
  2003年,王武权在茶市老家开始养猪。“起初,我养的猪不壮,腿形不好看,没屁股,没销路。我向饲料厂反映情况,被业务员告知,要给猪喂生长素。”和王武权一样,对瘦肉精并不了解的人,只知它有一个更为隐蔽的名字——生长素。
  
  龙敦富说,顾客卖猪肉时习惯“挑肥拣瘦”,“瘦肉精猪肉色彩鲜红,肉质较硬。而健康猪的猪肉放在案板上,色泽会转白。市民喜欢看似新鲜的瘦肉精猪肉,屠夫收购时也偏好这种瘦肉精喂养出来的猪。”一项调查显示,排骨和瘦肉的消费比重,已占到猪肉消费量的81.3%,肥肉仅占3.9%,且瘦肉价格明显高于肥肉。
  
  “普通猪吃了瘦肉精,半个多月便可成为瘦肉型猪。成本只需7-8元,而净利高达20多元,利润率接近300%。”有着10多年养猪经验的龙敦富揭秘为何部分农户偏爱使用瘦肉精养猪。
  
  瘦肉精的黑市价格为每公斤5000元至万元不等,在暴利驱动下,不法生猪贩子会主动向小型饲养户提供瘦肉精,猪出栏后,又以高出市场2-3角钱一斤的价格优先收购。因而,很多小型养猪户选择铤而走险。
  
  “一车生猪按100头计算,每头240斤,共24000斤。每斤肉抬高0.2元,每车生猪可额外获利4000多元。”龙敦富说,这里面的差价让不少收猪商心动。
  
  无疑,收猪商是瘦肉精地下流通链条上的关键一环,连接着养殖户和销售商。
  
  “猪贩在正式收购前一般都要提前一段时间去各家看猪。”他说,为了赚钱,不少猪贩都“鼓励”猪农在饲料中拌瘦肉精。
  
  曾经当过猪贩的龙敦富说,他们有时并不希望运送瘦肉精猪,“这种猪娇贵,易猝死,每车都会死一两头。”
  
  在龙敦富这样颇有经验的养殖户看来,辨别喂食瘦肉精的猪并不难。按其原话说,瘦肉精猪身形好、腹部抽紧,屁股大,有明显凹槽,“走起路屁颠屁颠,很不稳当。”
  
  “这种猪赶得急就会四肢颤抖,容易死亡,猪贩往往在生猪出栏后给其打强心剂或镇定剂,让猪上车就睡觉。”龙敦富说,由于运猪南下一般要数小时,途中可能面临检疫消毒,瘦肉精猪生存几率远低于优杂猪。
  
  一位在数年前用过瘦肉精的猪农坦承,使用瘦肉精也是“风险活”,猪吃后狂躁不安,猪农会跟着担心。
  
  通常,生猪服用瘦肉精后,两周左右能从体内排空。“只要提前一个月停药就没事。有时候,在尿检之前,给猪拼命灌水,也能把毒素排出来。”记者从龙敦富口中获悉,只要生猪使用过瘦肉精,不可能完全排出体外,多残留在肺、肝等部位。
  
  进看守所前不久,龙敦富刚到长沙学习饲料营养方面的知识,了解到瘦肉精污染甚大,瘦肉精猪排泄的大小便一旦流入土壤,其对环境的污染不亚于重金属。
  
  瘦肉精有多个变种
  
  剖析整个利益链条不难发现,养殖户使用瘦肉精的背后,诸多“推手”隐藏其中。
  
  农业部畜牧业司副司长王宗礼表示,全国每年出栏生猪6亿头,“只要是抽检自然会有漏洞”,瘦肉精事件的发生,暴露整个监管链条上的缺陷。为躲避排查,不法分子在瘦肉精销售和使用环节上绞尽脑汁。先后出现盐酸克伦特罗、莱克多巴胺、沙丁胺醇等多个“变种”。
  
  “有时,检疫员检验出是瘦肉精猪,我们‘想点办法’,销售商会设法改掉检验结果,不合格也变成合格。”龙敦富透露,瘦肉精猪进屠宰厂前最后一次检测关口更像“摆设”。
  
  “部分瘦肉精案件被查处后,处罚力度不够,制售源头未经查处,易转移战场。”胡强分析瘦肉精屡禁不止的原因。
  
  国家生猪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陈瑶生教授说:“瘦肉精对中国生猪产业而言,好比毒品,有高额利润诱惑,就有人铤而走险。但是到现在为止,没有案例明确告知瘦肉精源头是哪里;源头失控,饲料安全就难以保障!”
  
  “抓生猪质量,不是一两个部门能够做起来的事,但众多环节有一个出了问题就会导致整个监管失效。”陈瑶生教授说,“对于食品安全事件,别让‘都在管’成了‘都不管’。”
  
  “打击违法使用瘦肉精喂猪的行为,需要广泛发动群众,设立安全快捷有效的举报途径,更需要司法的精准打击,不能以罚代法。”衡阳市公安局局长徐发科表示。
  
  “老婆昨天在看守所外面哭喊,我们家猪生病了,我想回去看一下猪。”采访结束时,龙敦富表达了这样一个心愿。王武权则拒绝记者为他拍照,他说,“家乡人看到后,我的孩子会一辈子抬不起头。”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