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抗战老兵龙城:肉搏时连长把手枪让给我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龙城老人(右一)回忆抗日经历。

  为逃离残酷的学徒生活参军 与日军面对面拼刺刀
  
  抗战老兵龙城:肉搏时连长把手枪让给我
  
  本报首席记者 朱春先 文/图
  
  抗战老兵龙城最大的心愿,就是去寻找当年他所在部队的一个连长,再次对他说声谢谢。
  
  “在油菜田里,我们与日本兵拼刺刀。连长把手枪给我,换下我手中的步枪杀鬼子。”87岁的龙城在事隔73年后,仍清晰地记得连长为保护他,跟他交换武器的一幕。当时,龙城刚刚入伍,还没来得及完成基本的训练就被送到前线参加战斗。
  
  “解放以后,我一直想去看他,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去成。”老人满脸遗憾地说。
  
  这些年来,龙城一直没能实现这个心愿的另一个原因是,“隔了这么些年,恐怕要找也找不着了,也不知他是否还健在。”
  
  在龙城老人的人生记忆中,与日本兵面对面肉搏拼杀的场面,始终没有远去。
  
  少年时被卖到庵堂里做和尚
  
  1924年,龙城出生于湖南邵阳板井巷一个贫困的农家,父亲是当地的一名织布匠。“我出生时,家境非常恶劣”,龙城说,父亲是一个烟鬼,没有钱了,竟然将一双女儿卖掉换钱抽烟。
  
  “姐姐被卖到涟源,后来由于家贫一直没有赎回来。”龙城记得姐姐当时卖了30银元。而他,则是被卖了45银元。
  
  在邵东高桥的一个庵堂里,10岁的龙城做起了和尚。龙城被卖以后不久,伯伯和叔叔凑钱,以50银元的代价将龙城赎了回去,并在伯伯的主持下过继给叔叔。“我父亲见我住到了叔叔家里,就到叔叔家闹。叔叔不敢再带我了,我就到伯伯家帮着开铺子。”
  
  “没过多久,伯伯把我送到一个名叫陈双发的织布匠家里当学徒,在那里我度过了人生最悲惨的一段日子。”
  
  龙城回忆说,在陈双发家里,他每天要做的工作就是打纱机、挑水、煮饭,直到一年后才上机织布。由于年纪太小,很多事情做不下来,龙城经常挨打。最厉害的一次直接促成了他的逃亡。
  
  1938年端午节前的那一天,资江里正在进行划龙舟比赛,干完活的龙城也跟着人群来到资江岸边看热闹。
  
  “我回到陈双发家里时,他正暴跳如雷,随手拿起一个东西就往我头上打。”
  
  龙城说,陈双发当时发狠话要打死他,最后他便跑了出来,但不敢去伯伯和叔叔家里,怕他再找过去。最后,饿了一天的龙城跑到二娘家里,哭诉被打的经过。
  
  坐敞蓬车到南昌当新兵
  
  龙城逃到的地方,恰巧是湘中宝永师管区的驻地。
  
  看到龙城面黄肌瘦、异常憔悴的样子,一个当官模样的军官摸着龙城的头说:“小鬼,你为什么跑出来?”龙城将自己被打的情况一一说了出来,“那个当官模样的人对一个年轻人说,去打两碗饭来,先让他吃了。”
  
  龙城事后才知道,那个当官模样的人叫黄汉中,是三营第15连连长,那个年轻人则是他的侄儿,名叫黄义玉。“我吃完饭后,就听黄义玉对黄汉中说,‘我们带他出去吧’。”
  
  在《法制周报》记者采访的20多位抗战老兵中,有怀着报国思想主动参军的,有因为家人被杀发誓报仇而投身军队的,有投奔亲友的,有被抓壮丁的,但因为逃离残酷的学徒生活被人救下从军的却仅龙城一人。但如此坎坷的从军经历,并不妨碍这个年仅14岁的少年在战场上勇敢杀敌。
  
  龙城并不知道他将来要面对的是什么,但黄家叔侄的提议,他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在邵阳只呆了一个星期左右,我们就作为新兵,走路到湘潭易家湾”。龙城说,这时他才知道,和他一样被作为新兵招募进来的共有3个团,他被编入黄汉中所在的三营十五连,成了一名正式的新兵。
  
  在易家湾训练了十多天后,龙城和他新认识的战友们一起坐着敞蓬车,往南昌进发。在那年10月,龙城到达南昌,被编入79师野战补充团一连一排,不久后被编入29军26师补充团,驻防景德镇。
  
  就在江西进贤县交接新兵的时候,龙城所在的部队突然被日军发现,“鬼子向我们发射大炮,很多新兵在老兵的掩护下躲了过去,”龙城说,“这次交火,新兵的死伤不大。”
  
  “战斗结束后,部队就在原地训练新兵,主要是野外军事动作,包括拼刺刀、肉搏战等等。这样的训练一直持续了半年多。”
  
  半年后,龙城所在部队接到上级命令,准备参加南昌会战。
  
  “我还清楚地记得誓师会那天的情景。”龙城说,团首长在誓师会上说,这次要打到南昌去,希望能打胜仗。会后,全团在操场会餐。
  
  第一次与敌人拼刺刀
  
  唐起洲村是江西某地的一个普通村庄。记者通过百度也没能找到这个村庄的任何信息。但在年近九旬的龙城老人心中,这地名却如同刻在心头一样。就是在这里,年仅15岁的新兵龙城,第一次参加了与敌人面对面的浴血奋战。
  
  “我们当时是偷偷摸进去的”,龙城回忆说,这里驻扎着一小股日军,“我军在剪铁丝网的时候,突然被日军发现,所有的鬼子都出阵了,端着刺刀,哇哇呀呀地叫着。我们所有人士气都非常高涨,逮到敌人就狠命地刺杀,一直杀到天亮。”
  
  龙城说,当时他们唯一的照明工具就是手电筒。
  
  “为了坚持与日军血战,首长规定没有受伤的战士,不得下火线。”战斗结束后,龙城所在连没有牺牲一名战士,但有20名战士不同程度受伤。
  
  这次战斗结束后,部队再次整编。在这期间,龙城又见到了老连长黄汉中。这一次,黄汉中是来接替战死的205连连长的职位的。
  
  “黄连长问我,龙小鬼,你怕不怕?我回答他说,怕也没得用。”
  
  黄汉中对龙城的班长说:“好好带他。他没有打过仗。”
  
  油菜地里的肉搏
  
  “打完这一仗后,上级派我们到福建接壮丁到江西贵溪进行训练”,龙城回忆,一年多以后,部队又打过几次南昌。也就是从这时开始,与日军打仗成了家常便饭,在所有的战斗中,让他最刻骨铭心的一次战斗,是在一个油菜地里发生的。
  
  “那一次,我们在遭遇日军后,从大路上打起,一直打到一片油菜地里。”
  
  作为步兵的龙城,提着步枪与日军作战,连长看到龙城年纪还小,就将自己的手枪给了龙城,将龙城的步枪拿过去。龙城跟在连长后面,向敌人杀过去。“在战场上,手枪轻便灵活,在短距离作战中,命中率高。连长把手枪给我,是在保护我。”龙城说,这一战,他所在的部队大获全胜,连长换手枪的事,让他记了一辈子。
  
  “后来部队分散了,我就再也没有见到那个连长,也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龙城说,解放后,他曾经多次想过去找一下老连长,但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实现,现在,龙城也不知道当年有救命之恩的老连长是否还健在。
  
  龙城所在的部队,参加了著名的上高战役。“上高战役期间,74军是主攻部队,26师是助攻单位。”龙城说。
  
  1940年,日军在撤回南昌时,在丰城被26师拦截。“那次战斗,我们守,敌人攻。因为是遭遇战,我们当时没有构筑工事和战壕,战斗打得异常惨烈。”龙城说,当时的日军有一万多人,骑兵、炮兵、步兵都有,而我方只有一个师的兵力,“战斗从天亮打到天黑,整整打了一天。”
  
  也就是在这次战斗中,龙城的小拇指被打断,他被送往兵站医院临时救护,随后被送往后方医院住院。“我当时正提着步枪在射击,敌人的子弹打到枪托后,把我的小拇指打断了。”龙城说,在上高战役期间,他还中了敌人的毒气弹。
  
  在后方医院住了两年院后,龙城再次回到部队,一直战斗到1945年日军投降。
  
  解放后,龙城回到家乡湖南,之后结婚生子,过上了普通百姓的生活。那段烽火岁月,已经在他生命中烙下深深的印记。而如今他的最大心愿,就是能得到那位对他有救命之恩的连长的消息。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