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公款消费公开的娄底样本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10家单位公开“晒”账本 公开不力官帽不稳
  
  公款消费公开的娄底样本
  
  见习记者 徐慧
  
  7月13日,民政部和文化部公布了其2010年因公出国(境)费、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费及公务接待费这“三公消费”的决算,以及2011“三公消费”预算。迄今,已有10多家部委公开了“三公消费”情况,然而大多数中央政府部门仍未公布这一消费情况。中央部委发力“三公消费”公开引得赞誉。在湖南,娄底市先从内部悄然试行,到逐步向社会公开“三公消费”,或可称为该项工作的一个地方观察样本。借助这一窗口可窥见“三公消费”公开的现实需求与无奈,折射民众对这项工作的点滴感受与回应。
  
  “2009年,我们局的‘三公消费’比2008年锐减40%,去年又比前年降了5%。”娄底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以下简称住建局)纪委书记吕黎阳如是说。在该局干部职工的眼里,这些数据折射出来的实实在在的变化更令他们欣喜:作为娄底市住建局的“大管家”,该局办公室主任曾铁平对“三公消费”内部公开后,“三公消费”的变化如数家珍:“几个副局长合坐一辆车,每个月只给3000公里的限额,限额用完了,对不起,局领导也要自己坐公交车或自费打的上班、办事。你想以考察名义公款旅游,没门!除了费用自理之外,还要追究责任。我们的局领导都几年没因公出国了。我们现在是能不接待就不接待,必须接待的,要报批。超过1000元的公款接待,必须一把手批。所以我们现在公款接待都是在小店子里,绝对没有公款用烟,绝对不准发误餐补贴。高档酒也是禁止喝的。我们这么大一个局,局机关一个月的公款接待费用不会超过2万元。”
  
  湖南娄底市在今年五月份已经悄然下发通知,要求所有市直行政事业单位对“三公消费”情况全部进行内部公开,10个单位被要求向社会公开“三公消费”情况,接受全民监督。娄底市住建局、公安局等单位更是在两年前就自觉试行了“三公消费”内部公开。
  
  本报记者深入娄底,挖掘“三公消费”公开幕后的运行。
  
  给市民一本
  
  “三公消费”明白账
  
  针对”三公消费”公开,专家与网民热议的矛头就是在“三公消费”不公开情况下,公款会被过度消费。此种情形无论在中央部委还是地方政府部门是同样存在的。
  
  遏制公款过度消费一直是娄底市纪委的工作目标之一。娄底市纪委曾经试行公款接待总额控制,即按照每个市直单位的实际,为其划定年公款接待开支总额,任何单位不准超越规定公款接待开支限额。该项工作取得了不错成绩,但娄底市纪委相关领导也直言不讳:“极少数单位存在耍心眼,弄虚作假。”该领导为记者揭秘了部分单位公款接待开支弄虚作假的伎俩:“个别单位公款接待不走专账,而是千方百计通过别的途径进行消化。少数单位将接待费归入会议费用逃避纪委监督。比方说一次会议花8万元,那么少数单位有可能以会议的名义,一次性签单15万元,这样该单位就多出了7万元公款吃喝的额度。”
  
  “掌握资源越多的部门,‘三公消费’越多。”娄底市纪委相关领导如此总结,并表示群众对此意见颇大,“群众质疑为何不将‘三公消费’费用节省下来投到民生领域呢?现在网上对部分不合理‘三公消费’的质疑越来越大,网友纷纷猜测政府部门‘三公消费’的总额。而且根据我们的调研,越不公开,群众的意见越大,群众对‘三公消费’总额的猜测经常会超过实际数额。对‘三公消费’捂盖子,对政府形象更不利。”(转03版)
  
  在发现了总额控制的监管漏洞之后,从2009年开始,在纪委的支持与指导之下,娄底市部分单位悄然试行“三公消费”内部公开。娄底市纪委下发通知要求娄底市所有市直行政事业单位将“三公消费”全面、准确、迅速公开。
  
  7月11日,审计署公布去年“三公”经费预决算和今年“三公”经费预算,其2010年“三公”决算数据很详实,纳税人的钱的去向比较明晰,引来好评不断。相形比较之下,娄底的“三公消费”公开毫不逊色。
  
  “我们要给群众一笔明白账,我们要求‘三公消费’内容公开、详尽、易懂,不再云遮雾罩。”娄底市纪委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该市要求各单位对“三公消费”内容进行分类细化。干部群众看到的将不再是一串枯燥难懂的消费总额。阅读因公出国(境)开支情况表,因公出国(境)经费总额、团组人员、时间、事由、目的地、经审批的预算及实际开支情况一目了然。审视公车购置及运行经费情况汇总表格,购车台数、单价、购车经费总额及单车运行经费开支明细情况事无巨细,皆在其中。干部群众要想知道公务接待费情况,只要查阅“三公消费”公开数据,不仅能看到娄底市直单位公务接待费总额,就餐、集中采购烟酒、接待住宿等费用细帐也清晰展现。
  
  娄底市纪委明确规定市直行政单位及所属二级机构“三公消费”情况必须全部公开。“事涉敏感不宜公开”这一理由在娄底市绝对行不通的。同时娄底也在采取措施对为逃避监督而将“三公消费”支出列入其他财务项目的行为进行监管、监察。
  
  按照安排,从今年第三季度起,娄底各市直单位每季度都要向干部职工“晒”“三公消费”的明细情况。“三公消费”用了多少,怎么用、谁用了,一目了然。年中、年末,干部职工们还将可以看到所在单位半年、一年的“三公消费”账目。“干部职工心里有一笔明账,领导干部用钱也受到约束,愈加谨慎。”娄底市纪委相关领导如此表述。
  
  “三公消费”社会公开也将于本月在娄底破冰。娄底市公安局、药监局、教育局、国资委、规划局,这些群众眼中“有钱”的单位也将于近期向网友“汇报”“三公消费”情况。娄底10个市直单位的“三公消费”情况将在娄底廉政网上接受全国网友监督。娄底市纪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对社会公开“晒账本”的单位将逐步扩展到所有市直单位。
  
  公开不力官帽不稳
  
  中央“三公消费”公开之后,不少网友在叫好的同时在质疑,公开工作只打雷不下雨,只公开不惩处,是其中一大遗憾。而娄底市在“三公消费”公开的制度设计中安排了举报反馈与责任追究制度。
  
  “我们将‘三公消费’公开就是要将公务消费运作阳光化,将纪委监督与群众监督相结合,遏制不合理‘三公消费’。”娄底市纪委相关负责人如是说。对于内部公开的单位,干部职工可在单位内网上进行评论与举报,各单位纪检组织将汇总上报娄底市纪委。对社会公开的10家部门,娄底市纪委将直接接受网友举报与意见。娄底市纪委还规定对于干部职工的举报与质疑,各单位必须查实情况进行反馈。
  
  采访中,娄底很多市直单位相关负责人均表示感受到了市纪委对“三公消费”公开工作的决心。各单位一把手是“三公消费”公开工作的第一责任人。娄底市纪委明确表示公开不力,涉事单位一把手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考核一票否决,这将直接影响一把手的“官帽子”。“三公消费”公开的监管触角将通过市纪委指导下的各单位纪检组深入到各市直单位,监督不力,纪检组长年终考核一票否决。
  
  “各市直单位主动申报公开只是一个起点,纪委将不定期检查。娄底市纪委每个季度将抽查20个以上单位,对其“三公消费”公开情况进行监督。娄底市纪委相关领导明确表示如有发现公开不及时,公开内容弄虚作假者将在全市通报批评,情况严重者要追责。娄底各单位的“三公消费”情况并非一公布就万事皆安,娄底市纪委承诺对于公开中暴露出来的违反财政纪律和党风廉政建设相关规定,绝不宽贷。
  
  “三公消费”公开效果能有多大,专家、网民在观望。娄底从2009年在部分单位试行“三公消费”内部公开,或可成为一个观察窗口。
  
  “我们每个月都有一次讲评会,会上我会将各部门包括局领导的的‘三公消费’支出向在场的两三百名干部职工一一汇报。这项制度,我们从2009年就开始了。‘三公消费’费用每年都在递减,递减幅度一度达到40%以上。”娄底市住建局财务科科长黄卫平扬着手中厚厚的一叠财务报表表述道。在一份时间标注为2011年6月30日的公用支出统计表(包含“三公消费”支出在内的该局所有机构的总支出表),该局各部门上半年所用钱数细化标明。该局上半年公用支出总数为280.66万元。“今年上半年物价飞涨,但我们的公用支出仅用了全年控制指标的46.7%。”黄卫平说道。
  
  娄底市公安局自2010年也开始实行按科室公布“三公消费”情况。“我这个科室的‘三公消费’费用比别的科室多了,不用领导批评,局里干警的唾沫星子都能把我淹死。”该市公安局某科室负责人张兴(化名)说“三公消费”公开后大家开始自觉地压缩开支。娄底市纪委工作人员表示公安局先行先试“三公消费”内部公开之后,相关费用降低了20%。
  
  “三公消费”公开困惑待解
  
  “三公消费”公开是个新生事物,从中央到地方,很多困惑待解。
  
  “现在我们也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在具体的实施中存在着很多困惑。在现有的规定设计框架内,‘三公消费’公开更多的是以群众监督来促进领导干部节约意识,具体能节省多少资金还有待考量。”娄底市纪委相关人士开诚布公地讲述了“三公消费”实施过程中的一些问题。
  
  “三公消费”费用如何专账管理是一个难点。尽管纪委三令五申,“三公消费”必须专账管理,不得转嫁到其他项目,但是在具体运作中仍存在弄虚作假的可能。“比方说,国家现在严控因公出国,但是某单位领导以因私出国的名义报批,纪委有什么理由不批?某领导出国归来,对出国费用以别的名义报销,检查、监管难度颇高。甚至有可能出现由关联企业进行报销的情况。”某业内人士如此讲述。
  
  记者在娄底采访时发现很多先行试点“三公消费”公开的单位公款接待费用降低,但是节约压力日益增大。娄底某局科室负责人王吉(化名)说:“现在不少酒店菜品的价格上涨了40%以上,我们又要压缩公款接待成本,这也是个比较大的矛盾。”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蒋洪带领的上海财经大学团队连续三年对31个省区的财政透明度状况进行了评估,在评估的第一年他曾说过,“如果以100分为满分的话,我国财政的透明度总体情况大约为20分左右。”
  
  中国行政学研究会常务理事、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治理“三公消费”要做好五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必须要从整体上有严格的制度、措施安排。二是建立监督机制,要动员、安排各级人大承担对“三公消费”的监督责任。三是加强预算管理,对“三公消费”预算应公开透明,并且从一开始就要对“三公消费”预算进行细化。由各级人大对“三公消费”预算进行审定,确定细化标准是否合适。四是对预算外收入要纳入预算管理,严防地方政府私设“小金库”。五是建立严厉的惩处制度。对动用公款进行“三公消费”造成挥霍浪费的,必须要严惩。竹立家要强调的是,建立监督、惩处机制是治理“三公消费”的关键和重点。
  
  天津财经大学财政学科首席教授李炜光要想让“三公消费”公开真正发挥作用,单纯依靠行政力量是不够的,必须立法进行规范。但《预算法》的修改依然未有定期。李炜光颇有感慨,“行政机关权力过大,立法机构权力过小,《预算法》的修改,难上加难。”
  
  娄底市纪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将逐步推动该市所有单位的“三公消费”情况向全社会公开。他认为要彻底遏制“三公消费”必须从财政预算上做文章,严格按照预算执行,预算不安排的“三公消费”项目与资金,一律不得使用。但他也坦承目前的财政状况还难以达到这一目标,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能实现。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