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被绑架者独家讲述大海逃生经历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周炳文回忆脱险的经历时还有点后怕。

  因举报村民违规用地惨遭背石投海 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抓获
  
  被绑架者独家讲述大海逃生经历
  
  本报首席记者 朱春先
  
  沉入大海的那一刻,周炳文听到一个很大的声音说:“你去死吧!”周炳文说在同一时刻,一个非常清楚的意识在脑海中迅速闪过,“我的尸体一定要让警方看到,后面还有三个人呢……”
  
  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竹塘小组村民周炳文因举报同村村民熊运军违规占地开发房地产,被绑架带到千里之外的福建石狮投入大海。“我想到自己反正要死了,只能希望尸体能被警方发现,好挽救另外的三个共同举报者熊红彪、熊明洁、唐国兵,别步我的后尘被人谋害。”
  
  幸运的是,最终周炳文没有死,潜水脱险自救。
  
  一个被用暴力手段绑架的受害人,为何与施害人一起驾车,奔向死亡之海的?受害人又是如何在被“解放”后再次被戴上手铐被抛入大海的?他在大海里有哪些惊心动魄的自救经历?逃出死亡之海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致命的饭局电话
  
  “6月2日上午,我正在家里搞卫生,突然接到社区主任熊瑛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今天中午请你吃饭,地点现在还没有找好,你不要告诉任何人,一个人来就行了。”
  
  接到这个电话后,周炳文当时就感到有点蹊跷。在他看来,自己虽然跟熊瑛没结什么怨,但也没有太多交情,“他为什么会请我吃饭?”
  
  “大约11点40分左右,熊瑛再次用手机给我打电话,说在河东四小附近的滨江公园见。”周炳文对记者说。
  
  周炳文挂完电话后,坐摩的前往滨江公园。20分钟后,周炳文看到了熊瑛的小车。周炳文边打电话给熊瑛边往熊瑛的小车方向走去。在离小车大约两三米远的时候,一辆没有挂牌照的车子突然在他身边停了下来。“车上下来3个年轻人,都是我不认识的。”
  
  12时21分,是周炳文生死经历的正式起点。
  
  这个时间之所以如此准确地映入周炳文的脑海中,是在事发后他回到家乡时,警方向他出示了事发当时的监控录像,12时21分是他被抓上车的时间。
  
  身遭绑架两天粒米未进
  
  3个年轻人将周炳文弄上车后,夹在后排的中间座位。周炳文注意到,车上还有一个他熟悉的人,56岁的熊运军,与周炳文同组的村民。
  
  在车上,周炳文被抢走手机并遭遇殴打。事后,法医鉴定,此次被劫上车导致他全身多处骨折,司法鉴定为轻伤,十级伤残。
  
  熊运军将车往冷东公路开去,在永州监狱对面的一个山边,熊运军用手铐将周炳文的双手铐了起来。“两个人按住我的头,熊运军用胶带纸封住我的嘴,然后把我抬到车后备箱……”周炳文谈及当时的情景依旧心有余悸。
  
  被丢进后备箱以后,周炳文全身蜷曲,浑身冒汗,很快就失去了知觉。周炳文说,从被丢进后备箱到第一次打开车盖,这中间的时间大约是6个小时左右。
  
  “打开车盖后,熊运军问我,‘你为什么告我?’‘你们一共几个人?’”熊运军所说的告状说来话长。周炳文从2010年开始举报同组村民熊运军违规占用土地。据周炳文说,熊家拉拢外地老板,在集体的土地上非法搞“商品房”开发,约10栋建筑,每栋占地约800-1200平方米。周炳文称,从2011年3月份起,举报引起重视,永州市国土局开始不断查封和阻止熊运军的房产项目。
  
  熊运军扯掉了周炳文嘴上的胶带纸,厉声问着上面两个问题。“我和熊红彪两个人告你,告你的原因你自己知道。”周炳文回答道。“你所写的材料,我通过关系都已经看到。你们是4个人,除了你们俩,还有熊明洁、唐国兵。”
  
  “‘你不说,那就再委屈你一下’。”周炳文回忆说,熊运军再次用胶带纸将自己的嘴巴封上,将车盖盖了起来。
  
  “车子在停停走走。到后来我和他聊天时才知道,他从永州出发,先开到广西,再进入广东的。”周炳文回忆说,自从被绑架后,他已经有两天粒米未进,滴水未沾。当最后一次从昏迷中醒来后,他用弯曲的膝盖重重地撞击着车箱,大约一个多小时后,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这一次,熊运军没有将周炳文再放回后备箱,而是用绳子捆住手脚,丢到后排座位上。周炳文说,此时此刻,他只能完全听凭熊运军的摆布,没有任何反抗能力,“连我自己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这次要你的命”
  
  从当天中午到下午5时许,两个人没有说一句话。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很快,他们将握手言和,并共同开启一段新的旅程。
  
  途中两人还曾有过一次“心平气和”的交谈。交谈中,熊运军不仅撕掉了周炳文身上的封口胶,甚至还将一路铐着的手铐解了下来。周炳文对记者复述了当时的几段对话。
  
  “你们为什么告我?知不知道告我是什么后果?”熊运军问。“谁让你扬言要挖掉我的房子?”周炳文答。“你这样告,搞得我房子修不下去。这次是要你的命!”
  
  “但熊运军突然话锋一转,对我说,你这次回去不告我了,想什么办法能补救我(的损失),我们的恩怨就一笔勾销。我见他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便也说,我回去保证不再告你,也同意一笔勾销以前的恩怨。”
  
  “那我请你吃饭。”熊运军接着对周炳文说。见熊运军如此安排,周炳文感觉到情况正在朝好的方向发展。饭后,周炳文提出要回家。熊运军提出让周炳文陪他去福建办事,办完事一起回家。
  
  当晚,两人在夜色中往福建石狮方向开去。在这一过程中,周炳文还替熊运军开了200多公里的路程。
  
  惨遭背石投海潜水脱险自救
  
  快进入石狮市区的时候,熊运军换过来自己开车。4日上午,熊运军将周炳文安置在某酒店。“我当时全然没有意识到,熊运军会要我的命。”周炳文说,直到他准备用房间的电话打电话,却被看守他的人拒绝后,他才再次意识到危险。
  
  熊运军外出返回之后请周炳文下楼吃饭。周炳文当时不知道这顿饭会是“最后的晚餐”。“熊运军对我说,我们吃完饭后就回家。我当时相信了他的这句话。”周炳文说道。
  
  吃完饭后,熊运军开着车走了大约三公里的样子,在一个礁石滩前停了下来。“我弟弟在这边有一帮人,你做个样子给他们看一下。”周炳文说,“熊运军一边说一边拿出手铐要铐我,我当然不同意。他就说,他们这边做事有规矩,我不能坏了他们的规矩。当时他说,‘我在这里,出什么事,我负责!如果我要害你,一路上有很多机会下手,何必等到这个时候。’我想早点把这个事情解决,便又再次相信了他。”
  
  当手铐在周炳文的手上铐上以后,情势突变。“他大声说,‘这一次,我们真的是要一笔勾销了!’”周炳文拼死反抗。“他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胶带纸,将我的眼晴和嘴封了起来。随后又用一根棕绳将我的手与身体捆在了一起。这一连串动作都是很短的时间内完成的。然后,他用一根事先准备好的铁丝,系在我背上的棕绳上,而铁丝的那头,则系着一个石头。”
  
  “熊运军对我说,你放心去死吧,很快就有人来陪你的。这手铐我还要留着去铐他们。”说完,熊运军便将周炳文推入大海。
  
  周炳文说入水后,石头就从铁丝上滑出去了。“石头掉了以后,身体就没有那么重,这时,眼睛上的胶带纸遇水后自行滑开了,眼睛也开始看得见了。我自己用嘴解开了铁丝。手获得自由后,我就开始解衣服上的纽扣,最后把绳子和衣服一起脱掉,脚上的绳子和鞋子也从身体上滑了出去。”
  
  做完这一连串的自救动作后,周炳文浮出了水面。“远远地,我看见熊运军还站在礁石那里没有走,怕他发现,我只好再次潜入水底,游了10多米之后才浮上来。”
  
  “我不敢往回游。正好在这时,我看到对面黑黑的,估计不是船就是岸,我就决定往对面游过去。最终爬上了对岸。”周炳文说,上岸后,他在一个印染厂的传达室,请求保安帮其报案。几分钟后,派出所的民警赶到,将他带到了派出所。做完笔录后,已到了次日凌晨3点。“他们怕熊运军知道后把我枪杀,将我安排在派出所内没有窗户的地方休息。”
  
  当日凌晨3时许,警方在阳光宾馆将熊运军抓获。次日,在警方勘察作案现场时,两人在警车上相遇。“在车上,他很自然而镇定,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目前,熊运军已被石狮警方控制,案件正在侦办中。(文中涉及人物,除周炳文、熊运军外,均系化名)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