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政协委员驾车撞人命案余波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上先组组民毁坏的苗木.

    撞人后戴新华的小车被组民打砸.

 

  四亩水田产权引发纠纷致1死7伤 背后存利益之争
  
  政协委员驾车撞人命案余波
  
  本报记者 蒋格伟 实习生 余修宇 文/图
  
  7月14日,湘潭市雨湖区先锋乡先锋村上先组村民为刘建希过40岁“阴生”。先锋乡种猪场门口架设的灵堂前,单独为刘建希留了一桌饭菜。村民纷纷上香,哀悼亡灵。
  
  刘建希的妻子唐菊香、兄长刘建伟和上先组的90多位村民都在等待戴新华家人的道歉。他们怎么都无法释怀,戴新华竟会残忍到不鸣笛、油门踩到底,冲向30多人的人群。
  
  14天前,在小车引擎加油发出的“轰轰”声中,在场的村民目睹了刘建希被撞倒在“广本”的引擎盖上,而后跌落在地、口吐白沫的情景。
  
  撞人事件后,有着乡人大代表、区政协委员、“优秀共产党员”等多重身份的戴新华被赶到现场的民警带离。旋即,湘潭警方以其“涉嫌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将他控制。
  
  车祸夺走刘建希生命的同时,还导致6名村民重伤至今躺在医院。而悲剧仍带不走关于4亩水田的产权纠纷。
  
  不该发生的悲剧
  
  7月1日上午8时,在自家麻将馆“鏖战”到凌晨的刘建希还没起床,先锋村上先组组长许清明跑来通知他:“别忘了下午去种猪场!”刘建希翻身应了一声,又睡过去。
  
  此时,种猪场场长戴新华已经起床了。戴新华有高血压,据戴妻回忆,7月1日早上,丈夫在床上坐了很久,一直说“头晕”。上午11时多,戴新华驱车出门。
  
  戴新华,先锋种猪场法人代表,先锋乡人大代表,湘潭雨湖区政协委员,6月30日刚被授予“优秀共产党员”证书。
  
  中午12时左右,刘建希像往常一样帮妻子唐菊香把菜洗好,吃过饭后,又躺回去继续睡。下午2时,唐菊香凑到床边推他起来:“老公,你不是答应组长要去的吗?”
  
  刘建希翻身起来,没说一句话便往组长许清明家方向走。唐菊香想不到,丈夫的背影成为他在自己脑海中留下的最后影像。
  
  下午3时,上先组20多村民,依照6月30日晚组上会议的决定,在先锋种猪场集合。按计划,村民们将拔除种猪场大门口围墙西侧、戴新华“非法强占”的4亩水田上的苗木。
  
  半个小时后,拔完苗木的村民背对着大门,商议着下一步如何与政府该沟通,处理4亩水田的纠纷。
  
  得知苗木被毁消息的戴新华愤怒不已,匆匆驱车赶回。“轰……轰……”伴随着小车发动机的轰鸣声,村民看到戴新华驾驶的小车在进猪场大门后,猛然加速,冲向水泥路面上聚集的30余人。
  
  数位在现场的村民回忆,戴新华的“广本”小车到达人群时,“肯定有30码的时速”。车子冲进门口10多米远,猪场内道路两旁都是撞飞出去的村民。没被撞到的村民抄起手里的农具砸向车子。小车除了前挡风玻璃,其他玻璃都被砸破。
  
  “再轧死几个怎么样?”许多村民证实,戴新华下车后如此叫嚷。此时躺在地上的刘建希已经奄奄一息。随后到达现场的120医生称,当时刘建希一只眼睛的瞳孔已经散了。
  
  同时被撞上引擎盖的还有村民李正春。值得庆幸的是,当日为了遮阳,他戴了安全帽。从引擎盖上甩出来后,他留住了命。经医院确诊,李正春肋骨骨折。
  
  事发后,湘潭市医疗急救、交警、派出所民警和当地干部迅速赶到现场,将伤者送湘潭市中心医院救治。
  
  旋即,警方刑侦部门介入此案,戴某因涉嫌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已被警方控制,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产权纠纷
  
  命案的导火线是先锋乡种猪场内有争议的4亩水田。
  
  1977年,为了安排知青到先锋公社插队,湘潭市郊区革命委员会同意划分一部分土地成立先锋公社综合农场。
  
  综合农场的范围有历史资料记载,“原所属先锋大队的新星生产队划归农场管理,并将与湘潭市一中农村分校至长城公社红旗大队红旗学校、先锋大队水库一生产队至市五七干校交界以内的六百亩荒山,以及所属范围内的四口水塘、一个水库均划归农场,从事农、林、牧、副、渔生产。并从先锋大队上先生产队划拨4亩水田,从新星生产队划拨6亩水田,共计10亩作农场猪饲料基地,以利发展生猪生产。”(《郊革字(1977)015号》文件)。
  
  上先组村民口中的4亩水田即为上述文件中所描述的“从先锋大队上先生产队划拨4亩水田”,这份发黄的复印件成为了上先组97号村民的“有力证据”。
  
  原先锋公社综合农场副场长李金泉介绍,1980年知青返城之后,一个严峻的问题摆在面前——土地权属问题。
  
  “知青返城后,全国大多数地方无偿划拨的土地都还给了村民。”李金泉称,但先锋乡政府却没有将土地归还。
  
  戴妻始终也不明白,他们是通过合法途径和乡政府签订的合同,为什么村民会一直骂他们“非法强占”。戴新华自2001年签署30年承包合同以来,目前已租用了11年。
  
  戴妻向《法制周报》记者提供的承包合同书中写着,“乙方(戴新华)承包乡综合农场的场部、房屋、橘园、林地、水塘、旱土、水泵房、配电间”。
  
  按戴妻的说法,签订合同时,一次性交清了5年的租金,而近5年租金未交是因为原承包土地面积有612亩,而政府征收一部分土地进行修路、楼盘开发之后,使得如今农场的面积只有300多亩。
  
  另外,戴新华还担任着农场负责人职务,负责农场行政管理如计划生育、党务工作、社会综合调处、老年生活补助、独生子女费用支付等事务,戴妻称这导致他们资金紧张。
  
  这4亩水田仍属于集体土地,先锋乡乡长言建冬称,上世纪90年代,综合农场长年亏损,乡政府出于安置农场老员工目的,将农场整体承包给戴新华。目前猪场已属于戴新华的个人资产。
  
  言建冬强调,自己到任先锋乡才一年多,而纠纷由来已久,具体情况可咨询乡党委书记干建晖。记者几经周折,始终未能见到干建晖。
  
  利益诱惑
  
  4亩有产权纠纷的水田背后,隐藏的是巨大的利益之争。
  
  “(土地)为什么不还给农民呢?乡政府想利用这些地来挣钱,戴新华就是个幌子。”李金泉说,“2000年农场解散后,被划到农场的近百号村民户口还留在那。”
  
  2007年乡里对土地进行重新划界后出现了新矛盾,为平息矛盾,乡里把原属先锋村的土地划回给村民,但农场的土地并未处理。
  
  村民认为农场的一部分土地是先锋村的,原先锋乡长刘小毛遂以公益事业投入的名义从农场土地征用费中拨付款给村民,数额七三开。
  
  重新划界和乡里的“三七开政策”让上先组村民见到了希望,他们开始高度关注原属自己的“4亩水田”。
  
  2010年,戴新华申请的沼气项目审批下来了,项目资金130万元,前期已到位80万元,剩余50万元需验收通过才到款。
  
  沼气池就建在猪场内,而指定绿化带就在那4亩水田上。戴新华今年1月开始建沼气池,到5月仅4亩水田处的绿化未完工。
  
  沼气池项目的每一个细小举动都牵动着上先组村民和戴新华的心。对于村民来说,戴新华的每一个动向都可能使他们失去这片土地;对于戴新华来说,绿化到位才能通过验收。组上常组织村民阻工,“每次阻工当时会停工一下,之后还会继续开工”,上先组组长许清明介绍。
  
  被发酵的纠纷
  
  而今,在上先组村民看来,刘建希无疑是为了维护村民利益而死的。村民们愤慨地说,他原本可以不死的。
  
  7月1日上午,许清明独自与种猪场沟通水田产权问题未果。他随即拨通了乡长言建冬的电话:“戴新华在这里栽了树,要是再不处理,下午村民把这些树扯了,到时候你别怪我们。”
  
  言建冬反问道:“你吓我?”
  
  事后,言建冬向记者表示,确实接到了这个电话,但不记得自己回答的内容。言建冬介绍:“这个矛盾由来已久,去年基本每天都有村干部、组长、党员代表到乡里来反映。”
  
  组长许清明介绍,就水田产权一事,自己今年与乡政府交涉不下10次,但迟迟得不到满意的答复。
  
  今年4月3日,许清明等19人拟好《请求解决农场划拨用地归还给农民的报告》送交乡政府,结尾强调:“请求政府解决,以免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但依旧没有回音。
  
  戴新华也拟了相关报告给乡政府,希望该问题尽快得到解决。戴妻说,“乡政府负责人回复说等村上换届后,希望两边可以坐下来谈”。
  
  6月28日,言建冬、欧阳银松和乡长助理3人找到戴新华说,树先别栽了,沼气池项目也先不要搞了。其回答:“这事你们不要管了,我自己能处理好。”
  
  看守所内的戴新华对当天的举动后悔不已。戴新华代理律师何琪告诉记者,其在看守所内几夜没合眼,他给刘建希的哥哥刘建伟写了一封道歉信,目前信件还在湘潭市公安局接受审核。在信件中,他提到自己和死者刘建希的关系,素无冤仇,平时还有交往。
  
  经证实,刘建希曾出席戴新华儿子的婚礼,戴也曾在今年出席了刘建希父亲的葬礼,并送了500元的礼金。
  
  戴新华在信件中称,当时家中发生的事分散了他的注意力,才导致了这场交通意外。
  
  事后,有村民质疑,就算前几年乡领导没有时间处理,5月阻工时,乡政府工作忙,但在7月1日上午危机已经暴露,为什么还不重视,非得等到事发后?
  
  “我现在后悔不已”
  
  刘建希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
  
  他是村里的电工,负责收缴村中的电费。去年,他新建了一栋房子,1个多月前刚搬入新居。刘建希两兄弟合建了一处厂房,租给一家家具厂,每年能收10多万元的租金。
  
  刘家幸福的未来,刘建希看不到了。2011年7月4日上午8时25分,医院正式通知刘建希家属:刘建希死亡。
  
  7月6日,村民在事发地搭起灵棚,挂出“还我儿子!还我丈夫!还我父亲!还我土地!”,等横幅。连续4天摆设丧席,村民们纷纷赶来悼念。村民拟了一份《强烈要求尽快严惩杀人凶手的报告》,共有1000余人签字、按手印,该材料于7月11日上午送交湖南省公安厅和湖南省信访局。
  
  湘潭市中心医院的6名伤员面临着断药的困境,另有3名村民在家养伤。几人中,以李正春和许清龙的伤情为重。李正春肋骨骨折,许清龙髋部血肿、外踝皮肤严重挫伤和坏死。
  
  7月11日上午院方已经停了一部分药,直到后续的住院费到账之后才恢复用药。村支书赵立新埋怨道,当事方和政府不拿钱出来,医院随时可能再次停药。
  
  赵立新说,戴新华家属现已赔付金额总计35万元,死者方面给了27万元,伤者赔付了8万元。其中付现金10万元,另外25万元由乡财政借支。
  
  “死者家属要求赔钱,我现在没钱,开始四处借钱。”戴妻说,现在不少朋友都躲着她。
  
  “刘建希被撞死14天了,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戴新华的家属来看过。”7月14日,刘建希的妻子唐菊香说。而对于多数村民来说,愤怒之余,更多的还是关注那4亩水田的产权归属问题。
  
  7月12日,在湘潭市看守所中的戴新华叮嘱妻子:“不要和任何人争吵,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现在后悔不已。”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