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38岁女会计10年养大成“硕鼠”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被告人刘迪出庭受审.

  贪财贪色贪赌放纵 非法敛财1800余万元
  
  38岁女会计10年养大成“硕鼠”
  
  本报记者 何金燕 实习生 胡欢 通讯员 刘习书
  
  有人用“38岁的女人真的没有爱情天堂”评说过一部电影。38岁时,湖南益阳赫山区地方税务局原计划财务科经费会计刘迪从她憧憬的“爱情天堂”坠入地狱。
  
  为了和男友邬硕超持续享受纸醉金迷的生活,刘迪利用职务之便,10年间,非法敛财1800余万元。直至案发,这笔巨款已被二人挥霍得所剩无几。
  
  2011年7月26日上午8点半,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沸腾”片刻后才回归肃穆氛围。当日,赫山区地方税务局原计划财务科经费会计刘迪贪污、挪用公款案一审公开开庭。
  
  2008至2010年,刘迪虚列支出会计凭证共40余份,私开支票支取、窃取公款金额高达600余万。
  
  当人们把“小会计”、“10年”、“1800余万”这些词语排列在一起时,不禁发问:一个30多岁的女人在其岗位上屡次“作案”,何能“潜伏”10年之久?她聚敛的巨款是怎样挥霍殆尽?是谁为她打开贪污的方便之门?这其中到底暴露怎样的问题?
  
  地税“硕鼠”10年腾挪公款1800万
  
  38岁的女人,走在人头攒动的街头,注定已无太多引人目光。然而,这个叫做刘迪的女人却在自己38岁时“火”了一把,一时间成为益阳街头巷议的焦点。
  
  7月26日,刘迪出现在法庭上。白皙的皮肤搭配简短碎发,一件粉红色短T恤外面套着“黄马甲”,这个瘦弱无比的女子神情黯淡。38岁的年龄,普通会计的职位,让人无法联想到,她涉嫌贪污数额,竟居益阳市史上之最。
  
  作为一名会计,刘迪频繁地和金钱打交道。其行为之疯狂让检察官惊骇不已,10年间贪污挪用公款1800多万元,年均180万元,月均15万元,日均5000元。
  
  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迪在担任益阳市赫山区地方税务局计划财务科经费会计期间,自2000年8月至2010年10月8日,利用职务之便,采取隐瞒收入、虚列支出、虚报冒领等方式侵吞、窃取、骗取益阳市赫山区地方税务局公用经费共计人民币14962663.03元。采取直接用支票从单位开户行取款或转账的手段挪用单位公用经费共计人民币3477693.24元。
  
  经检察机关查明,2009年7月2日,赫山区地税局“8786”基本账户收到财政局拨付的征管经费280万元,刘迪未在单位的财务账上记收入,私开现金支票,从银行支取现金,予以侵吞。同年,她用同样的手段谋取益阳市地税局、赫山区国税局拨付下来的数万元经费。
  
  2010年9月30日、10月8日,刘迪通过“网上银行”向省地税局申报虚假津补贴,申请拨付经费20余万。其后,她采取虚列支出的手段,把此款转入其个人工资卡,予以侵吞。
  
  检察官称,刘迪私自采取直接用支票取款或转账手段,挪用单位公用经费上百万。自2003年9月22日至2004年4月15日,刘迪先后8次私自用单位支票支取、转账方式将公款123万元转入新湘润滑油经营部,供其父母用于经营活动。刘迪父母后归还公款100万元。
  
  纸,始终未能包住火。
  
  2005年4月,刘迪得知本单位进行财务清理,遂将自己贪污、挪用公款之事告知本单位领导及父母,在本单位领导承诺不追究责任的情况下,刘迪父母归还2479030.88元。案发后,刘迪之母于2011年5月4日代其退赃10万元。据了解,刘迪将贪污的公款多用于自己及男友邬硕超赌博、购物、娱乐、高消费等等开支,大部分款项无法追回。
  
  2010年10月19日,因赫山区地方税务局的公款因被刘迪贪污、挪用,再也不能办理正常支付,单位领导要求对账,刘迪才向单位领导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次日,刘迪在单位领导及亲友陪同下,到赫山区人民检察院投案。
  
  迷情嗜赌飞蛾扑火式爱情葬送人生
  
  诗经有言曰: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此言解说为,女人陷入情爱中沉迷至深,将难以自拔也。
  
  据知,几年前,刘迪在跳舞时和舞厅教练邬硕超产生爱慕之情,继而坠入情网,为其“挥金如土”。
  
  因与邬硕超的不正当男女关系,刘迪和丈夫离婚。这个在刘迪身边朋友看来“初中毕业、长相一般、也并不真爱刘迪”的邬硕超,不仅出手阔绰,还沉迷赌博,常常一场就输掉几十上百万。
  
  “邬硕超没有固定收入,他是欢场的VIP,很大方,曾经一个晚上就给‘小姐’派了3万元小费。”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刘迪曾为男友购买丰田越野车等。
  
  在知情人士看来,刘迪过着大姐大一样潇洒自如的生活:“这个女人不仅迷情,还嗜赌,她曾在麻将桌上轻松‘送出’近400万元。”
  
  邬硕超也曾公开承认,其赌博、购车、购物、高消费的钱均来自刘迪。其表示,女友刘迪贪污挪用公款的事,他也是在2005年才知道的。
  
  10年前,刘迪有着怎样的家庭和情感生活,不得而知。10年后,她因挪用1800余万公款供个人挥霍,资助男友赌博,而终落入法网,命运发生陡然改变。
  
  “她这种飞蛾扑火式的爱情观最终葬送了她,连同她的青春和人生。”长沙市心理学会办公室主任刘立京对此感慨。
  
  监管漏洞造就小职员大贪
  
  在网上输入“女会计挪用公款”等关键字,其记录达数万个。而刘迪以1800余万贪污巨款“排名靠前”。
  
  是什么造就刘迪“行政级别最低、贪污挪用金额最大”的纪录?国家对企业、个人的税收管理如此之紧,为何在眼皮底下发生这么大的漏洞?刘迪游刃有余穿梭于制度漏洞中10余年,操控凭证制作、审核、过账、装订、存档等诸多环节,把公家的钱转入自己和情人腰包,监管制度何在?
  
  究其因,“管理的巨大漏洞!”网上呼声一片。
  
  7月28日下午,《法制周报》记者致电赫山区地税局办公室咨询此事,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对于刘迪的事情,我们不方便作答;对于地税监管体制和财务漏洞这一块,三言两句讲不清。”说罢,匆匆挂上电话。
  
  西南财经大学财政税务学院副教授费茂清接受记者采访时告知,地税监管体制是个庞大的体系,有内部监管和外部监管。
  
  “刘迪之所以能贪污挪用巨额公款,很明显,内部监管系统出了问题。”费茂清说,目前,税务部门的监督机制存在一定缺陷和弊端,这是腐败滋生的土壤和条件。
  
  “首先,权力集中度较高,难以有效制约,常常造成一言堂、家长制的盲目决策。其次,权力运行透明度较低,极易暗箱操作。虽然已推行政务公开,但公开的程度还不彻底,在关键部位环节,仍常处于封闭运作状态。再者,权力的公正行使对掌权者人品的依赖度很深,‘人治’阴影没有彻底消除。”费茂清如是分析。
  
  长沙某机关单位从事会计工作十余年的罗女士告诉记者,对地税干部拥有“两权”的监督制度未真正落实到位或缺乏必要制约,从而导致少数干部滥用权力,以权谋私。监控不严密,致使一些制度形同虚设,权力失控。
  
  “从地税干部违法违纪的案件分析,几乎都暴露出规章制度得不到落实的状况,很多地税局的贪污挪用公款案件就是‘一把手’失去监管的结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经济学专家告诉记者。
  
  专家建议,对于地税部门来说,最主要的就是要按照党纪政纪、法律法规和国家税务总局以及省、市局对“两权”的监督要求,教育和监督并重,与预防职务犯罪的主要监督职能部门建立健全工作协作机制,主动接受检察机关指导、监督,切实负起部门责任,推动预防职务犯罪工作经常化、制度化,逐步消除职务犯罪的土壤。
  
  “反腐进入深水区,对小官大贪要深挖狠打。真希望小会计10年贪1800余万一案能溯本清源,蛇打七寸。”不少网友提议,有关部门应大力铲除小会计坐大养肥的土壤,顺藤摸瓜揪出那些同流合污的大小“保护伞”。
  
  法庭上,当检察官把“贪财、贪色、贪赌、放纵”等作案缘由归纳在刘迪身上时,她失去了刚入庭时的镇静,失声痛哭起来。
  
  据悉,因刘迪贪污、挪用公款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赫山区地税局有三人涉嫌犯玩忽职守罪,已接受赫山区法院的审判。鉴于案情复杂,法院将择日宣判此案,本报将继续关注。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