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公交司机猝死引发的悲怆追问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郭卫死后,母亲独居茶饭不思.

这张10余年前与侄女的合影成为了郭卫生前仅存的照片.

公交司机张师傅冒着酷暑在开车.

  生命最后一刻他用脚踩住刹车 业界呼吁公交回归公益
  
  公交司机猝死引发的悲怆追问
  
  本报记者 蒋格伟 实习生 余修宇 程浩 文/图
  
  7月26日上午7时25分。
  
  驾驶员郭卫踩住了正在上坡的长沙市105路(667号)公交车的刹车,正试图用右手拧下公交车钥匙,身子突然向左侧车窗倾倒。
  
  整个过程仅三秒。三秒,给乘客充分的时间采取措施,车上无一人受伤;三秒后,郭卫没有再喘过气来。
  
  次日,湖南龙骧巴士有限责任公司追授郭卫为“乘客卫士”。郭卫的猝死引发了人们对公交车司机生存状态的关注。
  
  生前借住好友家
  
  “开车注意点。”这是郭卫生前好友王刚对他讲的最后一句话。7月26日早上5时左右,郭卫起床,简单收拾就走了。王刚面对着这个驾龄20多年的“老司机”,不曾想到,那天就是永别。
  
  两人同于1968年出生,从小玩到大。7月25日,是郭卫的阳历生日,“因为他过农历生日,所以并没庆祝。”王刚说。当天晚上,郭卫照旧回家里吃饭,10时30分左右来到王刚家。
  
  前几日实在太热,考虑到辛苦又休息不好,王刚让郭卫到自己家住,“我家有空调,可以让他休息好点。”
  
  自从今年4月与前妻协议离婚后,他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没钱装修”的新房和14岁的儿子郭海(化名)一同归了前妻。
  
  郭卫每个月付给儿子1000元的抚养费,自己与老母贾桂兰蜗居在58平方米的小房子里。
  
  母亲患有高血压、冠心病、脑动脉硬化,因为郭卫的两个姐姐常年在外打工,赡养老人的重担压在郭卫身上。
  
  家中没有空调,没有洗衣机,只有一台老式的彩色电视机和一台吊扇,墙上挂的时钟很久前就坏了,电视机上摆着的小闹钟也不走了,“主要靠手机看时间。”
  
  每天早上5时,郭卫手机的连续闹铃都会响起,“几分钟一响,没醒就会接着响。”“晚上他就倚在客厅沙发上,开着电视,时睡时醒,看着确实可怜。”王刚说。
  
  他每天不休息地工作,一个月工资3000多元,平时很少花钱。几天前,暮云镇乔丹专卖店打折,买一件送一件,郭卫一狠心买了4件衣服和一双鞋子,回家特别高兴,打趣地问王刚:“怎么样,年轻了6岁吧。”
  
  第4304趟营运
  
  这是郭卫第4304趟营运。此前他已完成163753公里的营运。
  
  7月26日,105路677号车上的一段车载视频,记载了这位“老公交”的最后一程。
  
  上午7时,郭卫驾驶的105路公交车驶出浦沅站,当时他并没有什么异常。
  
  7时25分,公交车在芙蓉广场站停车,郭卫腹部向方向盘抵了一下,上身微伏在方向盘上,接着重新挂好挡,开往下一站韭菜园,此时车上坐着近20名乘客。
  
  25分50秒,郭卫踩住了刹车,试图拧下公交车钥匙。53秒,他佝偻着腰,倒向左侧车窗。
  
  26分04秒,郭卫身子向后挺直,头摆在靠椅和车窗中间。旁边的女乘客马上用手帮他顺气。
  
  车子缓缓后退,乘客惊叫顿起。坐在右侧第三排的唐孟强看到情况不妙,冲到驾驶位踩住了刹车。有乘客拨打120称司机晕倒了。几个乘客凑到前面想找手刹却找不到;试图打开前门改善通风,却不知道如何打开。
  
  7时36分,行驶至此路段的102路司机刘晓被数位乘客拦住,“师傅,前面的司机晕倒在车里了,你赶紧去看看!”刘晓跑上105路车,此时郭卫晕倒在座椅上,脑袋在左身体向右靠在窗边,唐孟强脚踩着刹车。刘晓立刻拉住手刹,赶紧给车熄火。
  
  “当时,郭师傅还有一点点呼吸,但气息很微弱。”刘晓事后说。
  
  刘晓立即与车队队长谭飞取得联系,告知郭卫出事的消息。44分05秒,长沙市第一医院120救护车赶到现场,进行了5分钟的急救措施。49分37秒,郭卫被抬出公交车。车队队长谭飞说,“我们立刻从队部前往医院”,在车队的要求下,抢救时间从30分钟被延长到1小时。“直到没有任何生命迹象,我们才不得不放弃抢救。”
  
  最终郭卫因抢救无效死亡,医院结论:系猝死。
  
  “他不是猝死,是累死的”
  
  “我再也没有爸爸了……”7月28日追悼会上,郭海跪在父亲遗像前说。
  
  26日上午7时30分左右,值班队长拨打了郭海外婆陈福田的手机。陈福田当时就懵了,缓过来之后马上给老伴打电话。“当时外公和我在外面买早饭,我们拦了辆车就往医院赶”,郭海当时并没担心,心想应该只是中暑。
  
  到了医院,郭海和外公到抢救室和重症监护室去找,却没有找到人。护士把郭海外公拉到外面说:“人送来的时候就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抢救无效死亡,现在已经在太平间了。”
  
  自从父母离婚后,郭海一直住在外婆家里,很少见到父亲。几天前父亲帮别人开公交车路过顺便看他,没想到这就是他们的最后一次相见。
  
  郭卫的二姐郭丽介绍,弟弟一直在为郭海在筹钱。郭海踝骨处多长了两块小骨,动手术需钱。
  
  郭卫开车做通班,每个月只休息两三天。他的遗物中,大部分衣服的衣领被磨破,裤子也有些被磨出了洞。几个月前,郭卫骑摩托车摔伤,单位准了100天的假,但他只休息了近两个月就上班了。他说,没钱用,得上班。
  
  出事前几天,郭卫为儿子买了新衣服、裤子和一部手机,准备儿子来的时候送给他。现在,郭海把父亲送的手机珍藏起来,自己随身带着父亲的手机。
  
  郭海的奶奶难以释怀,“这么好的儿子没了……”这是追悼会结束后,贾桂兰在住处对《法制周报》记者说的第一句话。郭卫的孝顺是出了名的,每天晚上回来吃完饭都会帮母亲洗碗,洗衣服时常会顺带把母亲的衣物洗了。对于这个69岁的老人来说,最大的悲伤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每天天未亮,郭卫就出门,自己带饭到车上吃,因为午休时间不确定,常常要到下午一两点才吃;晚上9时左右下班,再坐中巴回家,到家已经10时多。“晚的时候甚至到十一二点。”郭海说。
  
  “不要再通班驾驶了,太累了。”同为公交司机的好友赵立新经常劝郭卫。
  
  “没办法啊,等钱用。”郭卫总是无奈地说。
  
  亲友们推断,与其说是猝死,不如说是累死。
  

  高强度工作量、收入低致公交司机“青黄不接”
  
  5000人干9000人的活
 
   
  本报记者 蒋格伟 实习生 余修宇 程浩

  
  在长沙,猝死在岗位上的公交司机,郭卫并非第一个。
  
  早在2008年1月19日,915路公交司机周泽良驾车行至长沙市城南路与韶山路交汇处时,突然脸色苍白,趴倒在方向盘上,猝死。临终前,周泽良死死踩住了刹车。
  
  今年7月以来,长沙市气象局已持续发布高温橙色预警。7月的星城酷暑难耐,公交事故频发。
  
  7月21日,一辆满载乘客的806路公交,与140路公交车发生严重追尾,806路车上24名乘客受伤。相关负责人怀疑,事故与司机疲劳驾驶有关。
  
  7月27日,在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楚家湖路,一辆149路公交车开到对面车道,与满载沙子的卡车迎面相撞,公交驾驶室被切掉了一大块,事故中有8人受伤。
  
  “目前,长沙共计3557台公交车,司机缺口有3000多人。”长沙市客管处副主任成明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公交司机入职门槛较高、收入低等原因,直接导致了目前长沙公交司机“青黄不接”的局面。
  
  日工作10多个小时的低收入者
  
  李军(化名)是长沙125路的老司机,几个月前,李军也和许多公交司机一样跑通班,一个月只休息两三天。“最近不做了,太热了。”125路车没有空调,发动机在车头,公交车开动,热气逼人。
  
  每天早上,李军5时半左右起床,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如果规定时间没赶到车站,就要记迟到,所以之前要想好办法,找其他驾驶员商量,“你帮我出头(趟车),我帮你出尾(趟车)”。
  
  午饭大多自己带好,盒饭要8—10元,很少有人买盒饭。规定中午12时左右吃饭,但很少有人这时候吃饭,因为班次问题,常常下午一两点才吃午饭。饭后,许多司机午休直接躺在地面上,休息10来分钟就重新开始工作。
  
  李军自己计算:“按早上6时上班算,下午8时半下班,还要洗车、加油,把车摆到机电市场,走出来,再转车回家,这就是14个小时了。”
  
  高强度工作并没有和报酬成明显正比。“开一天休一天的正班工资一般2000多元,通班最多才达到4000多元。”而且,最后的工资还得综合趟次、油耗、修理费等来计算。就125路车来说,每天规定出勤率为5趟,少了要扣钱,油耗过多、修理费超额都要扣钱。一些空调车司机为了节油,空调开了一段时间后就关掉,只吹风。
  
  成明介绍,目前长沙市3557台公交车里,只有1500多台是空调车。这意味着近4000名公交司机在持续高温橙色预警的天气下,每天挥汗如雨地在酷暑难耐的岗位上坚守10多个小时。
  
  公交司机的低收入却与高风险并存。今年3月份,龙骧巴士的7路公交车司机吴晓红看见一名扒手正在偷一位女大学生的钱包。吴晓红抓住小偷手,大喝:“你干什么啊!”小偷行径败露,恶狠狠地说了一句:“以后有你好看的。”
  
  “我其实也后怕的,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她说,“那个学生妹子后来特意跑到驾驶室说‘谢谢’,我听了心里暖暖的。”
  
  多种职业病的困扰
  
  长期工作使李军患上了腰肌劳损、坐骨神经痛等职业病,但每次要请假到医院开证明都不好开。“医院说腰肌劳损不算病。”
  
  “我工作20来年,从没体检过。”李军不满地说,“每年只有交警队换证时要求体检,那算什么体检?看看眼睛,量量身高。我们要的是职工体检,但是从来没搞过。”
  
  湖南龙骧巴士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室主办熊首军证实,公交司机只有入职前要求体检,出示市级以上的体检合格证明,入职后便再没有组织过体检。
  
  连续公交事故发生,引起了公交公司对驾驶员身体状况的关心。
  
  7月30日,长沙众旺公交公司906路公交车驾驶员来到906路公交车调度室进行健康体检。体检项目包括血压、心电图、验血和验尿。
  
  在熊首军看来,公交车驾驶员的工作强度高,精神压力大,劳动报酬和社会地位低,是导致招不到驾驶员的重要原因。
  
  “车开进站之后,在调度室吹一下空调,签一下路单,马上一路小跑又开出去。现实的生存状态就是这个样子。”熊首军说。
  
  长沙市客管处副主任成明表示,对于公交司机体检一事,客管处作为主管部门只能鼓励有条件的公司按时给司机体检,并没有权力硬性要求公司给司机体检,“毕竟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特殊情况。”
  
  3000多个岗位缺口
  
  按照正常标准,每辆车应该配两到三个驾驶员,而实际情况是有些车甚至只有一个驾驶员。“原来两个人的劳动量现在要一个人承担,公交驾驶员缺口、压力很大。”
  
  李军介绍,公司到处招人,招来的人很多在试驾一个月后就不做了,嫌待遇差,工作时间长。如今,外来司机仍占城市公交车司机的大部分。
  
  一名公交公司主管表示,据初步统计,70%的公交车驾驶员都只能在外地招聘。同样,长沙公交驾驶员的用工缺口30%,2008年一季度,长沙某小型巴士公司30名驾驶员辞职,流失率为14.63%,而公交车驾驶员培训至少需1.3万元,取得驾照后还必须实习一年才能上岗,见效慢、工资低,让许多拿到A3驾照的人也不愿开公交车。
  
  “公交驾驶员被称为‘两低、三高、五难’人员,是指社会地位低、工资低,劳动强度高、工作要求高、社会关注度高,行车难、吃饭难、如厕难、喝水难、住房难。”长沙市交通运输局调研员王敬捍表示,高强度的工作量与低待遇的反差,导致长沙公交驾驶员数量严重不足。
  
  长沙公交处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长沙有公交车3557台,129条公交线,营运线网长达2400多公里,而公交车驾驶员只有5000多名。
  
  “按照国家有关部委规定,公交车人车比例应为3∶1。”王敬捍表示,现实情形是只能超负荷工作,而且他们的收入并不高,如果按照每天工作8小时计算,长沙公交驾驶员月平均工资只有2000来元。
  
  “目前,长沙共计3557台公交车,司机缺口有3000多。”“5000多人在干本该9000多人干的活。”成明介绍,解决公交司机目前“青黄不接”的局面,亟待解决的是乘客对公交司机工作的认同和政府的投入增加。
  

  业界人士
  
  呼吁公交回归公益
  
  本报记者 蒋格伟 实习生 余修宇 程浩 

  “公交司机的付出需要更多乘客的认可,更亟待政府有关部门的加大投入,让公交回归公益轨道。”成明说。
  
  在现行体制下,公交司机劳动强度高、工作时间长和精神压力大的状况难以得到有效改善,驾驶员短缺仍是行业难以改变的困境。
  
  2005年,长沙公交行业进行企业改制,走向市场化,此后,长沙公交陷入了9家企业混战、重复建设的市场化竞争中。目前,长沙仍有8家公交企业,企业之间竞争非常激烈。与此同时,油价飞涨、维修配件涨价、人力成本涨价。
  
  公交服务本身是一项公益事业,而目前包括长沙在内的多数城市都在企业化运营。这个必然导致追求企业利润与社会公益性的冲突。
  
  近年来,长沙相关部门已开始重视此问题。成明介绍,2009年下半年,长沙市财政拿出1.5亿向全市公交公司发放服务奖励补贴和车辆更新补贴。尽管这是一个好的开头,但与其他城市对公交行业的支持力度仍相去甚远。
  
  长沙市多家公交企业也建议,应该由政府统筹规划,对公共交通行业实行整体理顺和整合,建立具有现代企业制度、股权多元化,符合城市公共交通管理规划、满足市民出行要求的长沙市公共交通格局,避免恶性竞争。
  
  对此,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公交处处长雷毅华透露,这一整合方案正在制定和完善当中。“公交行业涉及千家万户的出行安全,我们要从制度上关怀驾驶员,他们的工作环境好了,服务质量提高了,最终受益的还是老百姓。”
  
  高强度的劳动,长时间的工作,巨大的精神压力,这些几乎始终伴随着公交车一线司机,也成为了制约公交这个社会文明窗口进步的症结。
  
  公交业内人士提议是否能建立老龄司机年龄标准及退出机制,并给予相应的政策支持,建议政府将公交驾驶员工种列为特殊工种,将55岁作为公交司机法定的准许退休年龄,55岁至60周岁司机可根据自己本人意愿、健康状况和公交企业实际情况选择退休或继续聘用。从安全行车和提高市民出行安全角度考虑,建议制定公交行业司机健康等因素的行业标准,对健康未达标的司机要及时调整岗位。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