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为什么我们生活得如此焦灼?
媒体来源: 民主与法制社
核心提示:诚如《隋唐嘉话》中所言:“太宗谓梁公曰: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中国人正在“日本化”!

  诚如《隋唐嘉话》中所言:“太宗谓梁公曰: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中国人正在“日本化”!

渐行渐远的民众幸福感

  现在的中国人幸福吗?“看不起病、买不起房、上不起学、死不起人”。大学生幸福吗?虽然花费了父母大量的教育储蓄,仍没有合适的工作,毕业就失业;小学生幸福吗?原本蔚蓝天空般充满想象的童年就这样被各种辅导班或钢琴或奥数或......等等以善意的名义而野蛮的占据;购房者幸福吗?

  十年前就开始存钱购房,而十年后的今天,所存的钱买一个像样的卫生间都不够!窃喜的已购房者背负着沉重的还贷压力而减缩着各种正常的消费再频频叹息;而患者呢?医改一改再改,唯一的结果就是药价的不断攀升。而政府官员呢?原本作为肉食者的他们,在大众的意念中应该是幸福的,但不断听到的官员自杀消息表明,他们也不是多么幸福。Nobody happy!!!

  中国人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我们生活得如此焦灼呢?焦灼到什么程度呢?从现在市面上热销的书便可见一斑!各种考试用书如万春园中的“花魁”一样走红,大一的新生就开始准备考研,研一的新生都在准备CPA、CFA、证券期货从业考试,博一的新生就开始抄袭国外的论文。作为他们的老师,你千万不要告诉这些学生读经典名著,即使告诉了也没用,因为在他们眼中那是浪费时间。似乎一夜之间大家都得了“成功饥渴症”。为什么我们生活得如此焦灼、狼狈和匆匆忙忙?这就是我们改革的初衷吗?似乎大家都忘记了什么叫“底蕴”、什么是“积淀”。从改革开放的“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到去年总理工作报告的“幸福与尊严”,似乎国家领导人也注意到了百姓生活在“焦灼”之中。

  不妨让我们回顾一下日本发展过程,从战后的废墟中重建经济大厦,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再到失去的十年,或许从中可以得到一些启发。二战以后,日本的经济从几乎瘫痪的状态下快速恢复起来后,其人均收入、平均寿命、住房面积、小汽车人均拥有量、每年拨打的电话次数、每年旅行的次数、获得最高学位占比等指标都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日本人拥有的一切都在增加,只有幸福感除外!尽管经济水平从战后以来陡然上升,但并没有提高人们的幸福指数,取而代之是沮丧情绪的蔓延和危机感的膨胀。原本的奢侈品如洗衣机、照相机,现在变成了必需品;年轻人并没有从上一辈们洗衣的束缚中解脱出来的幸福感,因为他们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在经济增长的过程中,日本人唯一感觉增加的是与日俱增的生存压力,工作压力大到甚至让日本人的性欲降低,工作繁重的日本人每晚最想要的是充足的睡眠而非和爱人的缠绵。

  据英国《卫报》的调查数据,在16岁到49岁的日本人中,有39.8%的人超过1个月没有性生活,日本性科学协会认为夫妻间超过1个月没有性生活就被视为“无性婚姻”。同时日本人性欲的降低使得该国近年来人口出生率大幅下降。2010年中国成为世界最大工业国、最大贸易国、最大IPO国,而且中国的GDP也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一个属于中华的盛世呼之欲出!但我们的青年一代做好了迎接这一切的准备了吗?面对两千多年的财富积累,我们应该以怎样的信仰或生活理念去拥抱她呢?“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希望我们年轻的一代不要重蹈日本人的覆辙......整日生活在焦灼之中!

高地价支撑的经济“高增长”

  从近年来非常火爆的一个词“地王”便不难发现,在中国经济飞速增长的这些年,高地价扮演着何等重要的角色。根据财政部相关数据,2009年中国土地出让收入竟高达14239亿元。同时在中国如火如荼的城市化建设进程中,土地亦成为核心产业。地方政府以土地出让收入为担保通过地方融资平台,大量获得了银行系统的信贷资金,2009年底累计贷款余额竟达到7.2万亿元的天量。当然,也正是如此天量的信贷资金投入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中,才使得在全球酷寒的2009年,活活用人民币在中国烧出一块儿小气候!历史竟有惊人的相似,这种高地价和高经济增长的病态关系不只出现在中国,这种状态和几十年前的日本如出一辙!在日本经济泡沫破裂之前,日本的土地价格也曾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正如在松本建一的《日本泡沫经济破灭20年祭》一文中所描述的那样,“光东京23区的地价就能买下整个美国的国土,还能有找零”、“卖掉皇居的话能买下加利福尼亚州”、“日本国土的地价能买两个美国国土”等说法不绝于耳。在北海道空无一人的原野上,一块毫无用处的原本一坪5日元的荒地涨到了一坪5万日元,翻了10000倍。然而,是泡沫终究是要破灭的,1990年3月地价的突然下跌使得日本银行系统的不良资产短时间裂变式的增加,金融体系的崩盘导致了日本经济整体的滑坡。有意思的是,日本当年以土地为担保的金融体系和中国今天以土地财政为担保的地方融资平台是何等的相似!大规模的不良贷款使得日本的银行捉襟见肘,金融体系的萎靡不振使得日本的20世纪90年代成为“失去的十年”,这种影响甚至蔓延到今天,日本近20年的经济增长率一直停留在1%左右。

  那时的日本和今天的中国,仿佛都是“穷”怕了!一旦找到一条生财之道,便欲榨干它毛孔中的每一滴脂肪。今天的中国,不仅民众“焦灼”,整个国家都很“焦灼”。政府依托城市化,疯狂地膨胀“铁公鸡”;央企依托银行,拼命地制造“地王”神话;地方政府依托土地,杀鸡取卵式的透支财政!我们这是怎么了?我们到底想要什么?邓小平所倡导的改革精神被忘却了吗?——结论是整个民族都很“焦灼”!

高压下扭曲的民族信仰

  每年的春节都着实让寺庙、“财神”火一把!除夕夜至大年初一凌晨,多少人流陆续进庙烧头香,祈求一年顺顺当当,进香人数频创新高。农历初四深夜到初五下午5点,多少人仰天 “拜迎财神”,祈福自己来年财源广进,鞭炮震响连绵不绝。中国人什么时候开始有信仰了?

  我曾经和一个研究生聊天,他是从农村一步一步考学出来的,父母是地道的农民,我问他有信仰吗?他犹豫了半天,说有。我又追问他,你的信仰是什么,他斩钉截铁地说是个人奋斗!我相信他说的是实话,从农村一步一步完全靠自己考学到北京读研不容易。如果说最初的美国人从英国来到一块陌生的大陆(北美洲),并在这块陌生的大陆从最初的一无所有到最后建造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这种奋斗精神就是所谓的美国梦或者说美国精神的话,那么当今的中国,无数的农村孩子完全靠自己的努力去大城市或者到国外打拼,最后获得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这种奋斗精神也可以称之为中国精神!无可非议,中国的精英一代信奉个人奋斗,但这种信仰是否足以支撑起中国的青年一代去迎接中华盛世呢?

  说起信仰,中国甚至是整个东亚都存在“信仰缺失”的问题。东亚自古以来都是世界人口最密集的地区,人口自然生存压力都大,说到底就是大家都不富裕。换句话说,信仰是需要条件的! 在中国的古代,人们为了土地得到灌溉就信仰龙王,献上一个猪头祈求龙王降雨。其实人们根本就不信奉龙王,给个猪头龙王就降雨,那龙王成了什么?就缺一个猪头吗?另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人们习惯于说“这个地方的菩萨比较灵,那个地方的菩萨不灵”。你什么时候听到过一个基督教徒说“这个地方的耶稣比较灵,那个地方的耶稣不灵”这样的话?甚至有的中国人家里同时拜奉着观音、释迦摩尼和关公。这家人也不怕这哥三儿掐起来!

  2009年3月8日的TIME 杂志中有这样一篇文章The War Within. For too many American women in uniform, the danger also comes from their comrades,文章讲述的是许多美国驻伊拉克的女兵被男兵强奸的事,其中有这样一个话:the only privilege in the military applies to chaplains(在部队中女兵面对被强奸这种事情唯一能做的就是求助牧师得以心灵的抚慰)。这篇文章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面对压力或困境,基督教在美国民众中所扮演的角色。

结束语

  中国的经济越来越好了,而居民的幸福感却越来越少了;社会的物质财富越来越多了,人们的抱怨也越来越多了;雇员的工资越来越高了,脾气却越来越暴躁了。为什么我们生活地如此焦灼?

  1919年五四运动砸破了旧中国所信奉的哲学和价值观,举起了“科学、民主”的大旗,在这两面大旗的感召下,无数的革命先行者探索着振兴中华的道理;1978年,小平同志高高举起了“改革开放”的大旗,在这面大旗的感召下,无数的经济工作者不断探索并取得今天辉煌的成就;那么今天呢?我们出了新问题,不断增加的社会财富给我们带来的不是幸福感的放大,而是对于现实的强烈的“焦灼”,如何使公民生活的更幸福、更有尊严成为我们不可回避的问题。或许我们可以从信仰着手去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幸福的人不是拥有的多,而是因为要求的少。

媒体来源:[文章]
(C) 民主与法制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