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对落马贪官能否限制减刑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湖南首例“限制减刑”案在邵阳宣判 专家建议把贪腐罪纳入其中
  
  对落马贪官能否限制减刑
  
  本报见习记者 王斯靖
  
  “被告人对本案的判决,还有任何异议吗?”2011年7月8日,审判长庄严地问出此问题后,湖南省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莫润奇贩卖、运输毒品和非法持有枪支案进行一审判决,以贩卖、运输毒品罪和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被告人莫润奇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同时对被告人莫润奇判处限制减刑。这是适用《刑法修正案(八)》以来,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首次对被告人判处限制减刑,也是湖南司法机关向媒体公布的首例死缓罪犯限制减刑案判决。
  
  据悉,2011年5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死刑缓期执行限制减刑案件审理程序若干问题的规定》,对死缓的减刑进行了限制,延长实际服刑期,对于故意杀人、强奸等严重暴力犯罪死缓被告人判处限制减刑的附加条款。莫润奇一案的判决,很好地体现了司法公正、惩罚犯罪、震慑罪犯的重要作用,对被害人和被害人家属在精神上也起到较大抚慰作用。
  
  贩运毒品案犯莫润奇
  
  至少须坐牢22年
  
  邵阳中院一审的判决生效后,根据《刑法修正案(八)》对被限制减刑的死缓犯罪分子实际执行的刑期的规定,莫润奇的最低服刑时间,如缓期执行期满后被依法减为无期徒刑的,将不能少于二十五年;如缓期执行期满后被依法减为二十五年有期徒刑的,将不能少于二十年。也就是说,无论如何莫润奇都要服满二十二年的徒刑。
  
  湖南广济律师事务所的旷子华律师对我国《刑法》对此类判决规定的修正前后进行了对照。
  
  1997年10月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五十条规定,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如果没有故意犯罪,二年期满以后,减为无期徒刑;如果确有重大立功表现,二年期满以后,减为十五年以上二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以后可依照《刑法》规定继续获得减刑。
  
  2011年5月1日《刑法修正案(八)》对被限制减刑的死缓犯罪分子实际执行的刑期规定,如缓期执行期满后被依法减为无期徒刑的,将不能少于二十五年;如缓期执行期满后被依法减为二十五年有期徒刑的,将不能少于二十年。
  
  而在《刑法修正案(八)》未颁布之前,根据高院的规定“死缓减刑实际执行的刑期不得少于十二年”,被告人莫润奇最快能在十二年左右出狱。
  
  记者从湖南某监狱负责人处了解到,该监狱过去的若干年内,有的犯人因故意杀人罪或职务犯罪被判处死缓,有的犯人因故意伤害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但在实际服刑过程中,有可能被判处死缓的犯人通过减刑,服刑时间反而比因故意伤害罪入狱的人还要短。也就是说,死缓案犯实际执行刑期与无期徒刑平均执行刑期相差无几的现状,显示出刑罚结构存在缺陷,亦不符合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
  
  旷子华表示,《刑法修正案(八)》施行以前,“死缓”这一看上去非常严厉的刑罚实际上没有严格的刑期限制,随意性很大。因此,莫润奇案意义重大,驳斥了民间流传的“死缓等于只用坐牢12年”的说法,开创了湖南死缓判决的先河。
  
  对具体案件
  
  法官有自由裁量权
  
  根据《刑法修正案(八)》规定,对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累犯以及因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绑架、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或者有组织的暴力性犯罪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犯罪分子,人民法院根据犯罪情节、人身危险性等情况,可以在作出裁判的同时决定对其限制减刑。
  
  由于此条文中的“可以”二字,各级法院进行限制减刑判决时,需在司法实践中进行判断。
  
  西北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冯卫国在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说,莫润奇一案中,被告人罪行严重被判处死缓,且构成累犯,法院决定对其限制减刑的判决符合法律规定。
  
  需要注意的是,是否对被告限制减刑,除了必须具备法律要求的基本条件外,法官还有自由裁量权,是否限制减刑,法官要考虑案件的具体情况,综合考虑被告人的罪行严重程度和人身危险程度。只有对罪行相当严重、主观恶性极深、对社会危险极大的被告人才限制减刑。另外,法律只是规定对这部分罪犯限制减刑,并不是完全取消其减刑资格,只要认真接受改造,还是可以获得减刑机会的。
  
  同时,冯卫国教授也认为,限制对死缓犯莫润奇的减刑,延长其实际服刑期,有助于更好地维护刑法公正性的考量,同时,也是强化刑罚的威慑力的需要。在《刑法修正案(八)》出台前,我国《刑法》规定中对死缓犯的减刑幅度过大,这在一定程度上冲击着罪刑相适应的《刑法》基本原则,损害刑罚的威慑效应,也会动摇公众对《刑法》公正的心理期待。应该说,在这个方面《刑法》修订是必要的,也是科学的。
  
  贪污受贿罪
  
  未在限制减刑之列
  
  但引人关注的是,对于坊间反响最强烈的贪污受贿罪,却未在限制减刑之列。2011年5月9日,深圳市原市长许宗衡因受贿罪一审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网民热议,对于许宗衡这样的贪官,不杀也至少应限制其减刑。
  
  据了解,针对职务犯罪的减刑问题,在对《刑法修正案(八)》草案进行审议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牟新生曾建议“司法部门要严格执行《刑法》关于减刑的规定,不要变通”。在他看来,对于职务犯罪的减刑问题社会反响一直很大,“有些犯贪污贿赂罪的人被判死缓后,几年之内就减为有期徒刑。”
  
  有调查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在押犯每年至少有20%至30%获得减刑,而官员获减刑的比例则达到70%,远远高出平均值,这显然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
  
  因贪腐等原因落马的官员在服刑之后,往往进入信息不透明阶段,而当下的减刑制度尚存随意性的空间,难免引发社会担忧。业内人士指出:被判处死缓的重特大腐败案件罪犯,不在可以被限制减刑之列,难免会引发民众对司法公正和社会公平的质疑。因此尽管对腐败等经济罪犯应当执行慎杀、少杀的原则,但依据其犯罪情节对其进行限制减刑同样有必要。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