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职工实名举报红色纪念馆遭破坏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纪念馆仍在进行修整.

  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被“拆旧建新” 省文物局责令限期恢复原貌
  
  职工实名举报红色纪念馆遭破坏
  
  本报记者 蒋格伟 骆昌红 实习生 程浩 余修宇 文/图
  
  一封实名举报信,让沉寂多年的“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旧址再次进入大众视野。
  
  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纪念馆(下文简称“纪念馆”)员工戴天柒向湖南省文物局举报,“根据地旧址被违法改作其他用途,且拆旧建新,新建‘湘鄂川黔省委省军区革命纪念馆’大楼”。湖南省文物局实地调查,确认情况基本属实后,去函张家界市人民政府,“请予恢复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旧址原貌。”
  
  “又要马儿跑,又让马儿不吃草”面对主管部门“恢复原貌”的要求,纪念馆现任馆长田杰左右为难,“门票免费,财政无拨款,拿什么养活17个员工?”
  
  近日,张家界市文物局局长吴建国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市文物局在获悉省文物局“恢复原貌”要求后,已按照要求,责令纪念馆限时恢复原貌。
  
  “第四次反围剿后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作为长江以南唯一存在的一块根据地,它坚强矗立;而今和平年代,它却岌岌可危。”文史研究者陈自文谈及纪念馆的保护痛心疾首,“自收自支性质的红色革命根据地旧址在免费开放后如何保护,这个问题值得反思。”
  
  “拆旧建新、私建门面”
  
  5月初,戴天柒实名向湖南省文物局举报,纪念馆拆旧建新、私建门面等现象,引起了省文物部门的重视。经调查核实后,湖南省文物局要求张家界市人民政府“恢复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旧址原貌。”
  
  此举,让戴天柒成为了纪念馆员工眼中的众矢之的,而这一切的根源都源自纪念馆门前的14间门面。
  
  纪念馆馆长田杰介绍,纪念馆与员工戴天柒的纠纷由来已久。1993年修复纪念馆之初,纪念馆并没有当前的规格,只是一个大庸(张家界市原名)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因为县级财政并不宽裕,将纪念馆定性为自收自支单位。
  
  为了养活纪念馆员工,修复初期决定在纪念馆门前修建门面,以此作为纪念馆主要经济收入。若干年后,位于张家界市中心的纪念馆门前14间门面变得炙手可热。
  
  田杰说,2008年,纪念馆员工通过非常手段,拉拢纪念馆前任相关负责人,承包纪念馆门面,而后转包,每年获利11万余元。
  
  2009年3月25日,大部分门面租赁期满,戴天柒意图续租,被新上任的馆长田杰回绝。而后发生多次冲突。
  
  2009年3月底,田杰将相关纠纷汇报张家界市永定区委、政府,请求协助解决。4月,纪念馆通过法律途径如期收回门面经营权,并进行公开竞租。
  
  续租门面希望破灭后,戴天柒转而收集纪念馆违规问题,向市、省文物部门举报。记者试图联系戴天柒,而纪念馆提供的多个电话均无法与他取得联系。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登记表信息显示,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纪念馆成立时间为1993年12月,旧址:东头,一栋木房为任弼时、贺龙、肖克3人的卧室旧址;西头为省委礼堂旧址;北为省直相关部门的办公室旧址,均为原物原状,均保护较完好。另在旧址南面新修了一栋547m2的纪念馆。
  
  “旧址四合院只有三面为文物”
  
  对于戴天柒的举报,田杰给出了自己的说法。
  
  田表示,门面一事戴的举报不虚。16间门面(原为14间后建成16间)的设置应是纪念馆违规,但这是在1993年修复旧址,建立纪念馆之初所为,并非自己任上所为。同时,田承诺,门面存在只是短暂的,一旦员工待遇有保障后,纪念馆将马上将门面拆除。
  
  对于新建的展览大楼,田也给出了自己的说法,旧址四合院只有三面为文物,不存在拆旧建新之说。
  
  “旧址四合院只有三面为文物”之说,得到了陈自文的印证。陈介绍,旧址前身为天主教堂。教堂只有三面,大门正对面为民宅。而在1993年修复时,纪念馆征收了民宅旧址,将其按照教堂的西式建筑风格,修建了苏维埃展览馆。
  
  陈自文,原大庸县党史办工作人员,当年抵京请肖克为纪念馆题字主要人员。谈及“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旧址的来龙去脉,陈如数家珍。
  
  2010年,在国家财政部为加强红色旅游景区的保护工作,给予湖南一次性补助红色旅游专项经费项目,纪念馆成功立项并领取了400万元本体保护费。
  
  张家界市永定区人民政府2009年8月25日一份题为《关于苏维埃纪念馆扩建项目建设的会议纪要》显示,苏维埃纪念馆扩建项目是省发改委批准实施的红色旅游基础设施项目。项目采取在原址适当扩建和新建,以建设一栋纪念馆、陈列馆为重点,完善纪念的陈列、展示功能的综合楼。
  
  记者从会议纪要看到如此表述,“综合楼项目对我区打造红色旅游核心品牌,提升永定旅游文化品位,推进世界旅游精品建设具备重要意义。”
  
  自收自支纪念馆的困境
  
  “拆除门面,恢复四合院”的整改要求,在田杰看来并非无解,“关键是财政得拨款,让17个人有饭吃。”
  
  田杰称,纪念馆之所以会那么坚决地和戴天柒争夺门面租赁权,一切都是为了17位员工的生存问题。不解决员工生存,去谈纪念馆保护和研究都是空谈。
  
  一份2009年3月纪念馆汇报材料显示,截至2009年3月,纪念馆共有干部、职工17人,属正科级公益性自收自支事业单位,职工的工资福利待遇主要依靠门面租金和中央财政下拨的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免费开放补贴。
  
  至2009年3月,纪念馆干部、职工2月份的工资、补助是借款发放,账上已经没有资金。另外,2008年的全馆员工医保、社保等应缴资金都没有缴纳。
  
  在研究者陈自文看来,当前在纪念馆保护问题上,主要是破坏了原貌的氛围,“四合院不完整了,前门加上了门面。”
  
  同时,陈自文分析,“纪念馆人员超编,加剧了内部矛盾。按照常例,一个纪念馆工作人员一般是4到8人,而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纪念馆员工达17人。”
  
  事实上,田杰和历任馆长多次向区、市政府报告,请求政府将纪念馆纳入财政。
  
  2010年,区政府曾表态,对纪念馆馆长之外的16名员工组织考试,选取8名员工为财政支出的正式员工,但不知何故浅搁。
  
  市文物局责令限时整改
  
  自收自支属性下,如何权衡员工生存和文物单位的保护、研究成为了横跨在田杰面前不可逾越的鸿沟。
  
  近日,张家界市文物局工作人员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戴天柒举报情况基本属实,举报中所说的拆旧建新主要是指新建的综合大楼在文物保护红线图之内,有违规之嫌。
  
  吴建国表示,市文物局在获悉省文物局“恢复原貌”要求后,已按照要求,责令纪念馆限时恢复原貌。
  
  湖南省文物局执法督察处一位柴姓工作人员表示,省文物局态度很明确,接到群众举报后进行了暗访,然后在6月初向张家界市委宣传部、市政府发函,要求他们恢复原貌,“我们在等待他们的答复。”而对于纪念馆自收自支现状,省文物局柴姓工作人员表示,不能说入情入理就能违法。
  
  “免票后,自收自支的纪念馆多少都会遭遇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纪念馆的类似遭遇。”陈自文表示,自己近年来调研发现,该纪念馆面临的困境只是所有自收自支纪念馆的一个缩影。国家文物局数据中心有信息显示,目前文物保护单位管理机构的单位性质多数是“全额拨款”(占八成以上),“自收自支”单位占3.3%;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有近9%的“自收自支”单位。
  
  华东交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教授、红色文化资源研究所所长卢丽刚表示,博物馆、纪念馆的健康运行是要资金作为保证的。实行免费开放制度,门票收入的空白需要一个新的资金保障主体为游客买单。
  
  “国家文物保护单位不能毁坏,这个原则应该是坚定不移的,包括其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湖南大学教授、湖南省文物建筑专家组组长蔡道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这种情况下,政府财政应该主动挑起纪念馆生存的大梁。”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