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独家揭露长沙电梯维保市场乱象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长沙成阳电梯有限公司.

香颂国际楼盘的住户在等待电梯。

  低价竞争带来无穷隐患 质检部门对涉事公司限期整改
  
  独家揭露长沙电梯维保市场乱象
  
  本报记者 雷鸿涛
  
  实习生 程浩 胡欢 文/图
  
  日前,《法制周报》记者接到读者投诉称,长沙香颂国际、百草园小区的电梯小毛病不断。记者暗访时发现,上述楼盘的电梯维保单位为“长沙成阳电梯有限公司”,但其维保人员并非维保单位的正式员工,涉嫌挂靠。
  
  湖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特种设备安全监察局副局长李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挂靠行为不合法。该局于8月17日约谈了长沙成阳电梯有限公司,并要求其一个月内进行整改。
  
  物业公司拒说维保人信息
  
  7月19日,记者来到了长沙香颂国际楼盘,这里共有11台电梯。一名正在等电梯的业主告诉记者,该楼盘北栋的货梯经常有异响,业主们乘坐电梯可谓“心惊胆战”,而电梯关人则是“家常便饭”。
  
  记者进入北栋一台电梯发现,里面连“安全检验合格”标志都没有贴。另一台电梯虽有“安全检验合格”标志,但记者拨打上面的维保电话却发现是空号。记者进入南栋的9号电梯准备上4楼,没想到电梯停下后却不开门,这时一名女乘客使劲用手掰开了电梯门。见记者感到意外,女乘客很淡定地说:“一直是这样的啊。”
  
  负责香颂国际物业管理的长沙悦来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李主任告诉记者,该楼盘的电梯是由一名姜姓师傅和他老婆在进行维保。记者询问他们是否是成阳电梯公司的员工时,李主任给了肯定的答复。
  
  记者提出想采访维保人员姜师傅,没想到李主任显得很谨慎:“你没必要去找本人了,他们都在我们的管理之下。”记者提出想查看维保记录、维保人相关证件等信息,也遭到了拒绝。
  
  同样不肯透露维保人信息的还有长沙百草园小区的物业公司。但是在物业前台的一张纸条上,记者无意中发现了电梯维护人徐某的电话号码。
  
  记者随后联系了徐某。见面后,徐某说自己是成阳电梯公司的老员工,2002年进的公司,“负责汽车南站这边”。他说,公司为他买了社保和公积金。
  
  徐某还告诉记者,他和百草园物业的负责人“很熟”,因为“如果关系不好,就拿不到(维保业务)”。同时,他和成阳电梯有限公司的老板关系也不错,“经常一起打牌”。
  
  维保公司承认转交维修项目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现在电梯维保市场普遍存在挂靠行为,即行业内一些小工程队或个人(挂靠方),挂靠在合法的有资质的电梯维护保养单位(被挂靠方),前者向后者支付一定的管理费。
  
  湖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特种设备安全监察局副局长李宁告诉记者,判断是否挂靠很简单:公司和物业签订了维保合同,但维保人员却不是公司员工。
  
  从上述两个楼盘的“安全检验合格”标志可以看出,成阳电梯有限公司是这两个楼盘的维保单位。但上述维保人员到底是不是成阳电梯公司的员工呢?
  
  记者首先来到了长沙市住房公积金中心以及长沙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查询结果显示:长沙成阳电梯有限公司并没有为维保人员购买社保和公积金。
  
  8月2日,记者前往成阳电梯有限公司进行采访。该公司负责人欧先生坦承,公司确实没有给员工买社保和公积金。
  
  欧先生告诉记者,他们公司没有老员工,“搞电梯行业,哪有老员工?(超过)两年的都没有”。
  
  在交流了近一个小时后,记者问香颂国际楼盘是否是成阳电梯的客户?欧先生先是问:“香颂国际在哪里?”在记者告知其地址后,欧先生说:“可能是那个姓姜的在搞吧。”
  
  记者问姜某是不是成阳电梯有限公司的员工,欧先生回答说:“不是的,这个人是我们跟他关系好,就给他搞一下。他家住在那附近。”记者又问姜某的老婆是不是成阳电梯有限公司的员工,欧先生也说不是。
  
  欧先生还说,他们公司共给了两个项目给姜师傅做。
  
  为什么不是成阳电梯公司的员工,却可以用该公司的名义在外面维保?
  
  欧先生解释:“像他们这种人,我们公司养不活他。我们公司不可能聘四五十个人,像这样的师傅,没有三四千元(工资)不会来。”
  
  记者问,那姜师傅这种人和电梯公司到底属什么关系?得到的答复是:“不存在很大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
  
  欧先生介绍,公司是委托姜师傅做维保,物业则与他们公司签合同。
  
  随后记者提到徐某,得知他正在公司。但记者发现在成阳电梯有限公司上班的徐某,并非记者之前见到的自称维保人员的徐某。最后,眼前的徐某告诉记者,之前那个“徐某”是他哥哥。
  
  维保价格被“挂靠”扰乱
  
  据了解,目前长沙有70余家电梯维保公司,负责3.5万部电梯的维修保养。
  
  周谢军(化名)是长沙某电梯公司负责人。近日,他找到记者,曝出了在电梯行业人士看来可谓“见怪不怪”的挂靠现象。
  
  “长沙挂靠现象很严重。”在长沙四方坪的一家茶馆,周谢军有些气愤地告诉记者。维保一台电梯,“挂靠者”开出的价格低到1800元每台/年,而1800元让正规公司“根本没法做”。他告诉记者,有多次,因为价格原因,他的客户被“挂靠者”抢走了。
  
  周谢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般正规公司两个人负责60台电梯,相当于1个人负责30台电梯的维保工作。30台电梯一年维保更换的导轨油等内耗品费用为50元×12月×30台=18000元/年。一个员工的工资为2500元×12月=30000元/年,交通费为200元×12月=2400元/年,电话费为100元×12月=1200元/年,一个员工的社保为800元×12月=9600元/年,年终奖为2500元/年。这些成本加起来为63700元。再加上还有公司的管理成本、缴税等其他开支,
  
  如果每台电梯一年的维保费只收1800元,那么30台电梯维保费用为54000元。这样公司只能亏本。
  
  就这样,电梯维保价格被“挂靠者”一搅和,导致“价格越做越低、维保越做越烂”。
  
  周谢军告诉记者,从挂靠方来说,虽然价格较低,但他往往能揽到数个楼盘的维保项目,除去“挂靠管理费”、成本等,一年赚几万元不成问题。
  
  挂靠管理费是指挂靠方每年向被挂靠方缴纳一定的费用。据周谢军了解,挂靠双方往往关系比较好,所以这笔费用也没有个标准。不过即使收了挂靠管理费,被挂靠方也往往不会对挂靠者进行有效监管。
  
  周谢军说,正规公司对维保人员的工作质量有一套考核程序,维保后公司还会回访客户。但挂靠者“服务没有标准,服务很难到位”,没有检测系统和安全系统。比如,按行业标准,电梯每月要做两次维保,但挂靠者可能一个月都不会做一次,而是等到电梯出了问题才去解决,服务严重缩水。
  
  成阳电梯公司被约谈警示
  
  8月10日,记者将采访到的情况,反映给了湖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特种设备安全监察局。该局副局长李宁表示,我国在《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中明确规定,电梯必须由有资质的单位来进行维保。“如果姜某和徐某确定不属于成阳电梯公司的正式员工,那他们就在违规操作。”
  
  为何电梯维保市场会出现挂靠这一现象?李宁认为这是市场的无序、低价竞争和物业公司盲目追求低价维保导致的。物业公司征收了物业管理费之后,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不愿意将物管费花在电梯维保上,这就为挂靠者提供了滋生的土壤。
  
  李宁告诉记者,一台电梯一年的维保费用应为4000至6000元,但他们只能建议无法干涉,毕竟这是市场经济行为。目前全省的监察力量才400多人,几乎是一个人管几千台设备,力不从心。
  
  李宁表示,低价竞争可能带来无穷的隐患。维保员服务到不了位、干不了事、尽不了责、解决不了隐患。从他们这几年调查的电梯事故来看,一半是维保员操作失误,导致自己遇难;一半是维保员服务不到位,致乘客受害。
  
  李宁表示,早在2009年4月的全省电梯维保企业安全工作会议上,就明确提出禁止电梯维保企业涉及挂靠。如果发现一些单位有挂靠嫌疑,特种设备安全监察局可以对其实施“约请谈话制度”。
  
  8月17日,湖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特种设备安全监察局约谈了成阳电梯有限公司。李宁告诉记者,根据目前调查的情况,基本上可以确认姜某是挂靠在成阳电梯有限公司,此次约谈会的主要目的是警示涉事公司。
  
  该局要求成阳电梯有限公司一个月内拿出整改报告,提供5个清单:公司人员名单、维保楼盘清单、维保费清单、社保缴纳情况清单、劳动合同清单。
  
  李宁称,在成阳电梯有限公司2009年给质检部门提供的评审报告中,并没有姜某、徐某的名字。两人到底是不是挂靠,他们将追查到底。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