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槟榔被疑易致口腔重症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嗜好嚼槟榔的凌建军因患口腔癌导致右侧口腔内侧被切除。

在湖南,槟榔总是摆在最显眼的位置方便顾客购买。

湘雅医院口腔科主任翦新春。

湖南省槟榔行业协会秘书长刘自伟。

 表一 湖南省2010城乡居民咀嚼槟榔年龄分布。

表二 湖南省2010年城乡居民咀嚼槟榔原因构成。

 

  医生称长期嚼槟榔有四大害处 行业新标准将于明年出台
  
  槟榔被疑易致口腔重症
  
  记者 蒋格伟 实习生 余修宇 程浩
  
  编者按
  
  槟榔,对于湖南人来说,不只是“零食”,更是一种情结。曾几何时,槟榔作为药材列于《本草纲目》,如今,世界卫生组织将其定为一级致癌物;曾几何时,人们咀嚼着带来微醺畅快的槟榔坊间欢笑,若干年后,扭曲变形的脸在镜子面前黯然无光。
  
  这组专题报道,希望通过对患者、医学专家、槟榔生产者、行业专家等人的采访,全方面反映出槟榔产业给我们生活带来的改变。对于槟榔产业来说,我们需要的不仅是质疑,更多的是冷静的思考。
  
  口腔惨象
  
  现在,凌建军见到槟榔时,仍有一股想嚼食的冲动,尽管他因患口腔癌而导致右侧口腔内壁被割。
  
  “那个时候,我吃槟榔,一买就是20包。”口腔手术后的凌建军发音模糊地说。2009年的一次会诊让他突然发觉,原来20多年来,自己每天嚼的都是“毒药”!
  
  2009年8月,经受不住口腔溃疡反复折磨的凌建军决定去医院就诊。他先后到湘潭职工医院和湘潭市第一医院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治疗,情况并不见好转。
  
  2009年10月,凌建军来到湘潭市中心医院口腔科看病,大夫认定他得了口腔癌,凌建军不信,做了个切片,结果还是一样。为了确诊,凌建军夫妇和弟弟找到湖南省肿瘤医院主任医师李赞。
  
  事隔两年,对于当天李赞提的两个问题,凌建军仍旧记忆犹新。
  
  “你是湘潭的吧?”
  
  “吃了好多年槟榔了?”
  
  当时怀揣着病情报告的凌建军并没有把报告给李赞看,会诊之后,李赞确定他患有口腔癌,建议立即手术。
  
  接近7个多小时的手术让凌建军终身难忘。手术从脸颊右侧口腔处动刀至颈部,右侧口腔内壁全部被割除,右侧牙床及上下六颗牙齿全部被拔出。
  
  如今,凌建军右脸颊的肉已经换成了右大腿的肉,右侧脸部完全变形。而右大腿上也因此留下了一道30公分的疤痕。
  
  家住长沙天心区的阳浙金也是如此。2008年9月,“我在家里照镜子,发现喉咙部位舌头右下侧有个指甲大的白点。”阳浙金说,此前他喉咙已痛了近一个月,也曾去附近的诊所看病、打针,一直不见好转。
  
  2008年9月14日,阳浙金前往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就诊,当时医院临床诊断为右舌癌。随后他住院进行了第一次癌细胞切除手术。
  
  “第一次开刀是最痛苦的,舌头被切了一大块,割了近三分之一。”阳浙金说,术后,他十几天不能开口说话。虽然后来说话能力慢慢恢复了,但不能再像以前那么流利,语速过快就会结巴。
  
  2009年,口腔溃疡导致白点再次出现,而更不巧的是,白点再次出现在舌头右下侧。阳浙金再次入院,在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进行了第二次手术,由于右侧脸颊已经动过刀,医院一时也举棋不定。“第二次手术,它长在舌头底下,只好把舌头拉出来,又开了一刀。”阳浙金说。两次手术花了他近7万元。
  
  “这跟吸毒一样”
  
  与凌建军、阳浙金病发前相似的是,罗春典同样嗜好槟榔;但罗春典更痛苦的是,出不起手术费,不敢去医院看病,又下不了狠心戒掉槟榔。“这跟吸毒一样。”他忿恨地说。
  
  1978年底,罗春典进入长沙一家工厂工作,从那时起开始嚼食湿槟榔。当时他嚼槟榔并没有上瘾,湿槟榔中也没有现在如此多的添加剂。随着嚼食槟榔次数和数量的增多,罗春典渐渐成瘾,“买一包就吃一包,槟榔一嚼就停不下来了,走到哪吃到哪”。
  
  “那个时候嚼槟榔,左边起泡了就放在右边嚼,不能嚼就含着。”罗春典说。
  
  由于常年嚼食槟榔,罗春典的牙齿表面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浸染,牙列不齐,牙龈也出现了萎缩,牙釉质出现腐蚀、损毁,他的下巴已严重变形,比常人凸出2-3倍。
  
  “我现在牙齿全都松动了,掉了4颗牙齿,酸的东西吃不得。”罗春典说道。他几年前曾到市内一家门诊看过,诊断为口腔溃疡,开过刀后连续热敷了许多天消炎药,曾尝试戒槟榔,但终究屈服于槟榔的吸引力,“我现在闻不得槟榔味,也看不得别人吃,见到别人吃就也想吃。”
  
  湖南省肿瘤医院头颈肿瘤外科主任医师李赞称,在自己接诊的病人中,有6成以上的口腔癌病人与槟榔有关联。
  
  湘雅医院口腔科主任翦新春,曾在1985年从湘潭市的3015位槟榔咀嚼者中检出29例口腔黏膜下纤维性变患者,患病率为0.96%;1985年—1987年湘潭市口腔医院党委书记唐杰清等人在同一地区进行的流行病学调查时发现,11046位被调查者中有335例口腔黏膜下纤维性变患者,患病率为3.03%。
  
  资料显示,槟榔的毒性不仅表现为口腔溃疡的危害,还包括对牙齿表层的磨损破坏和对口腔黏膜的破坏。口腔黏膜下纤维性变极有可能转变为癌,这正是嚼食槟榔的可怕之处。
  
  不知道如何维权
  
  33年的嚼槟榔史,带给罗春典的不仅是身体上的损伤,更让他的家庭遭到了分离。
  
  “我老婆是因为我吃槟榔而离开了我。”罗春典说,“我现在因为吃槟榔导致面部变形,所以很少出门,出门会受到人家的歧视。”很多时候,罗春典过着深居简出的日子。
  
  每当罗春典看到亲朋嚼食槟榔时,他都会拿自己遭遇去说服别人,“(槟榔)跟毒品差不多,别吃,千万别吃,害人害家庭。”而令罗春典痛恨自己的是,经常劝别人不吃,自己却戒不了。
  
  “一旦患上口腔癌,手术的破坏性很大,从处理措施上,肯定会破相,面目全非。”湘潭市口腔医院主任医师唐杰清说。这给患有口腔癌的患者带来了巨大的心理负担。
  
  两年前,长达7个小时的手术后,凌建军吃了近3个月的流食,如今任何辛辣、酸的食物都吃不了。
  
  “舌癌是口腔癌的一种,舌癌严重的需要割舌头。”唐杰清说,“割舌之后只能再造,舌头再造对味觉有很大影响,说话方面也需要训练才能恢复。”
  
  阳浙金告诉记者,他也想过维权,“这个维权也是为更多的人不为槟榔所害,只是如果通过正规手段打官司起诉,取证不容易,还要去海南岛取证,那里是用沥青或者轮胎烟熏(制槟榔壳)的。”
  
  凌建军在恐慌中等待着“天堂之约”。李赞对术后的凌建军说:“两年之内不复发就不会转移,两年之内复发,你就不用考虑了,等着上天堂吧。”
  
  如今,两年时间快到了,这期间,凌建军坚持以自己为案例,说服周边亲友放弃嚼食槟榔;同时,他也在反复思量,槟榔里面到底添加了什么物质?槟榔企业的QS认证是怎么通过的?
  

  传统工艺槟榔味美、无危害 粗制品中添加剂多达数十种
  
  暴利产业下的隐忧
  
  本报记者 蒋格伟 实习生 余修宇 程浩
  
  近年来,槟榔食用者患严重口腔疾病的比率直线上升,嚼食槟榔在给人们带来一瞬间“微醉”和快感的同时,也埋下了口腔疾病毒害的种子。
  
  由嚼食槟榔的民俗带动的槟榔产业,已经从原始的“湿槟榔”迈向了工业化生产。
  
  传统工艺槟榔味美、无危害
  
  嚼食槟榔的习俗由来已久。《湘潭县志·卷三十四》中记载:“相传清乾隆四十四年(1779),县境大疫,居民犯臌胀病,县令白璟要患者嚼药用槟榔,臌胀消失。此后,原患者常嚼,未患者也嚼,久而久之,槟榔成为县人独特的嗜好,成为迎宾待客不可缺少的食品。逢年过节,各种喜庆,家家必备。”由此,老工艺槟榔制造应时而生。
  
  在湘潭槟榔老工艺者看来,真正的老工艺生产出来的槟榔,味美、无危害。家住湘潭的林茂奇,1979年开始开店子卖槟榔,一直做到1996年。林茂奇介绍,当时制作,买回从海南进来的原槟榔,挑选尖的、棕黑色、蒂部拧起(俗称“究”)的壳子,清洗干净之后放在白酒中浸泡一天,打捞出来,喷上山糖精水,晾干后切片。之后,填充上用石灰和饴糖熬制的卤水浆,再根据口味的不同,滴上一些辛辣的桂子油。
  
  这就是传统“石灰槟榔”的制作方法,这些槟榔大都靠自然晾干。保质期只有一个星期左右。
  
  刘赤红也是和林茂奇同一时期的老工艺者,他向记者介绍卤水的熬制过程:将生石灰添水,氧化、沉淀之后,去掉杂质,加入饴糖进行搅拌,放在火上熬。“生石灰制作不到位的话,会烧口,让嘴里起泡。”
  
  槟榔在采集之后,要将其熏黑,刘赤红称该做法源自海南,烟熏之后可以使槟榔保质期加长。此外,用马粪熏槟榔,还可以使其带有草香。
  
  在他们眼里,好槟榔的标准是通体棕黑色,体形细长,肉质厚,蒂部拧起、纹路细,但不能太究,太究意味太老;嚼感细腻,易融渣;这样的槟榔一棵树上没有几个。
  
  现代化生产的隐忧
  
  传统繁琐且耗时较久的制作工艺慢慢没落,一种新的槟榔生产方式越来越受槟榔生产者青睐。为了仔细了解现代生产工艺,记者专程走访了湘潭的一家民营槟榔厂。
  
  该厂一女工介绍,挑选槟榔后,清洗一下,再放到盆子里拌料,随即晾晒三四天,放入大锅里把槟榔蒸一下,再用卤水调。
  
  为了达到食用者口味的标准,要在卤水中加入香精,该女工说,“一般都是在蒸的时候和调卤水的时候放东西。”卤水中加入饴糖、生石灰、香精,再加一层明胶,在盆子里搅拌。明胶能让槟榔变得更黑、更有光泽。
  
  虽然老工艺不被“认可”,但衡量槟榔好坏的标准却一直没变。通体棕黑色、蒂部拧起为佳。
  
  该槟榔厂像许多槟榔生产厂家一样:把槟榔放到机器里究一下,槟榔壳子的蒂部自然会拧起。该女工说:“机器究出来的是假的,真正自然究的老壳很少。”
  
  眼下,为了提味,槟榔里添加的成分越来越多,有几十种之多。原料本无害无毒,但有些商家为追求利益而使用低劣原料,使得槟榔成为“毒品”。据媒体报道,一些槟榔厂商为了让槟榔更“入味”,甚至在制作过程中加入“666”、“敌敌畏”等农药。
  
  此外,现在的槟榔大多给人上瘾的感觉。上述厂女工承认配料中有让人上瘾的成分,但具体是什么还不清楚。
  
  “粗制槟榔占据大半市场”
  
  上世纪90年代初,槟榔开始从家庭自制走向大众化生产。刘赤红对这个暴利产业深有感触,其堂弟在“老爷槟榔”学了半年手艺之后,到衡阳自己做产业,一年能净赚几十万元。
  
  据了解,2006年槟榔价格曾从6元/公斤一路上扬,到年底突破20元/公斤。2007年,由于湖南需求量猛增,当地的槟榔果一度冲到70元/公斤的高价。以海南槟榔为原料的湖南槟榔产业年产值已达到50亿元,海南槟榔目前的年产值是16亿元。
  
  海南槟榔果供不应求,一些槟榔的质量开始“掺水”。业内人士称,一些劣质的槟榔果甚至用废弃的车轮胎进行熏制。
  
  槟榔产业的发展在食品行业中成就了一个神话,在短短十几年时间里,已发展成十足的“小巨人”。槟榔产业的迅猛发展还带动了包装业、运输物流业等关联产业的发展,此外,一批香精香料加工等食品添加剂企业也获益颇丰。

        暴利引诱下,粗制槟榔占据大半市场。林茂奇无奈地说:“这样的生产,净利润能达50%以上。”
  

  口腔专家翦新春:长期嚼槟榔有四大害处
  
  本报记者 蒋格伟 实习生 余修宇 程浩
  
  在医学专家们眼中,槟榔难以摆脱有“毒”的嫌疑。
  
  槟榔的咀嚼方法及配料,因地理、人文背景不同而有所差别。槟榔咀嚼块所共有的配料主要有:槟榔子、熟石灰、荖叶。在不同的地区,添加剂可能不同。“槟榔咀嚼块是产品,不是槟榔本身。”湘雅医院口腔科主任翦新春说。
  
  槟榔咀嚼块中含生物碱,这些生物碱通过亚硝基化作用变成亚硝酸胺,对细胞产生毒性。此前,WHO在法国召开的国际癌症研讨会上将槟榔定为一级致癌物。
  
  “我可以用人格担保,干果槟榔、卤水制过的槟榔、成品槟榔,毒性是呈直线上升的。”8月20日,翦新春接受了《法制周报》记者专访。
  
  “添加剂的化学成分渗透进槟榔”
  
  日前,湖南省槟榔协会向记者出具了一篇名为《湖南地区食用槟榔流行病学研究》的论文,其中关于毒理学研究的实验样本是原产于海南的100公斤槟榔干果。翦新春提出:“槟榔干果是不可能有毒的,槟榔致癌是因为添加剂中的化学成分渗透到了槟榔之中。”
  
  槟榔因具有健胃消食、行气利水、杀虫泻下、利湿除疽的功效,一直被广泛地应用于临床。但嚼食槟榔嚼块后所产生的欣快感和轻微兴奋,使许多人痴迷于此。让医生们又爱又恨的槟榔,目前已仅次于烟草、酒精和咖啡因,成为世界上第四位广泛使用的嗜好品。
  
  口腔黏膜下纤维性变(oralsubmucousfibrosis,OSF)是一种慢性、隐匿性的口腔黏膜疾病,严重时会造成口腔癌的发生。翦新春认为,咀嚼槟榔是引起口腔黏膜下纤维性变的唯一因素。“把槟榔剖开后,还要用卤水浸泡,卤水含碱,PH值大或小都会对口腔黏膜产生影响。”
  
  嚼食槟榔之害
  
  人们普遍认为槟榔的有害原因是粗纤维食物对口腔摩擦导致溃烂之后使得细菌侵入,对此,翦新春介绍,槟榔的粗纤维对口腔的损害是物理性的,与槟榔的化学成分与其添加剂的化学成分的毒性相比是次要的。卤水浸泡,加入添加剂比如桂子油、乐果等,这些添加剂没有规定标准,每家工厂的添加剂含量不一。
  
  翦新春说,粗糙纤维不断刺激口腔局部黏膜,黏膜受到损害后,渗透性增强,槟榔有毒成分被吸收到血液里。吸收到血液里的有毒成分,不单对口腔有损害,对肝脏、食道黏膜等亦可产生损害,甚至会引起精子畸变。
  
  翦新春认为,长期嚼食槟榔有四大害处:一、引起颊部、舌部、腭部、喉部的白斑;二、导致黏膜的糜烂,容易得扁平苔藓;三、易患口腔粘膜下纤维性变,这是嚼食槟榔的人特有的病;四、口腔过角化明显,形成局部的斑痕,嘴张不开,腭部出现许多红点。
  
  湖南省肿瘤医院头颈肿瘤外科主任医师李赞向记者介绍:“患者住院的时候,我们都会询问患者吃不吃槟榔、抽不抽烟,很多口腔癌患者都有嚼槟榔的历史,癌变是在纤维性病变的基础上产生的。”从临床观察来看,口腔癌、口颊癌、牙龈癌、舌癌等很多口腔癌症都和嚼食槟榔有关。
  
  律师称槟榔成品系缺陷产品
  
  “槟榔作为一种食品,本身是存在缺陷的,生产企业不能仅以其产品符合湖南省的食用槟榔的地方标准,就拒绝承认其生产的产品存在缺陷的可能性。”长沙律师张艳指出,槟榔产品目前显示出来的特征符合缺陷产品的定义。
  
  缺陷产品致人损害是指产品在使用、消费过程中,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人身伤害或缺陷产品以外的其他财产损害。
  
  张艳认为,槟榔被众多消费者购买食用后,均呈现雷同的身体症状和表现,且长期食用槟榔的行为也被众多消费者证明会导致患口腔癌、舌癌的严重后果,这些客观事实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证明槟榔本身是存在一定缺陷,是可能损害消费者身体健康的。根据《民法通则》和《产品质量法》的规定,产品质量存在缺陷造成的人身和财产损害的,产品的制造者、销售者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过瘾、提神醒脑和交际需要成嚼槟榔主因
  
  湖南居民槟榔咀嚼率近四成
  
  本报记者 蒋格伟 实习生 程浩 余修宇
  
  事实上,为了给湖南槟榔产业的开发提供科学依据,相关专家在不断探讨湖南地区居民咀嚼槟榔的原因和安全性。8月16日,湖南省槟榔行业协会秘书长刘自伟在接受《法制周报》记者专访中提及,湖南省槟榔行业协会、湘潭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市卫生监督所三部门的专家组成课题组,经过严谨的调查分析,写就《湖南地区食用槟榔流行病学研究》论文。
  
  咀嚼者最小为3岁
  
  课题组在调查前对调查员进行严格培训,采用多阶段抽样方法,在湖南省范围内以长沙市为中心,按东、南、西、北、中随机抽取一个地级市。
  
  本次共调查35424人,有13611人咀嚼槟榔,咀嚼率为38.42%。其中城区粗咀嚼率为42.65%(7575/17759),乡村粗咀嚼率为34.17%(6036/17765)。经标化后,城区咀嚼率为42.78%,乡村咀嚼率为34.82%,城区高于乡村(见表一)。
  
  调查数据显示,城区居民咀嚼槟榔的最小年龄为4岁,最大年龄为71岁;乡村居民咀嚼槟榔的最小年龄为3岁,最大年龄为70岁。城乡居民以30岁年龄组咀嚼率为高峰,达到50.36%;城区以40岁年龄组为高峰,占56.91%;乡村以20岁年龄组为高峰,占48.04%。
  
  调查表明,不论城乡,咀嚼槟榔原因的前三位均为过瘾、提神醒脑和交际需要(见表二);日咀嚼槟榔数量的中位数为23.2g,四分位数间距为18.5g。
  
  同时,论文还披露了槟榔加工厂的生产流程:即原果购进、原果验收(剔除农残、坏果、霉果)、洗籽、发籽、烤籽、卤籽(饴糖、明胶、香精、香料等)、切籽、挑卉、点卤、装包、封口、成品化验、验收入库、出厂。
  
  槟榔干果为无毒级
  
  为了探索食用槟榔干果的安全性,2010年4月,槟榔协会将原产于海南的槟榔干果100公斤送至湖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进行急性经口毒性试验、三项遗传毒性试验(Ames试验、小鼠骨髓嗜多染红细胞微核试验及小鼠精子畸形试验)和90天喂养实验。
  
  研究证实海南产槟榔干果为无毒级,无遗传毒性和亚慢性毒副作用。
  
  论文称,南亚、东南亚以及台湾等地学者报道,咀嚼槟榔能引起口腔粘膜炎症、口腔粘膜下纤维性变、DNA损伤和恶变。通过查阅这些文献发现,检测并分析槟榔的大多数成分主要是针对槟榔仁和槟榔叶,而不是槟榔壳,因此就不能推论槟榔壳与口腔疾病的关联。
  
  论文最后指出,咀嚼槟榔与人体健康的关系、市售槟榔的安全性毒理学评价以及槟榔加工过程的安全性影响等资料还不尽完善,需进一步研究和充实。解决好这些问题,尽快开展食用槟榔安全性评价,制订食用槟榔安全标准,以便为槟榔的开发利用提供法律保障。
  

  省槟榔协会秘书长刘自伟:呼吁尽早出台新行标
  
  本报记者 蒋格伟 实习生 程浩 余修宇
  
  作为湖南槟榔行业的娘家,湖南省槟榔行业协会(以下简称“槟榔协会”)从一开始就置身风口浪尖。
  
  据统计,目前在槟榔协会登记在册的有110多家企业(包括少数门店),其中包括6家中国驰名商标,7家湖南省名牌企业。规范行业生产、政策上传下达、统一应对媒体等系列工作成为槟榔协会的日常工作。
  
  相比其他行业,槟榔行业的团结、快速发展和行业协会的强势,给媒体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媒体间或不断的“槟榔致癌”讨伐声中,槟榔协会负责人近年鲜有接受媒体采访。8月16日,省槟榔行业协会秘书长刘自伟接受了《法制周报》记者专访,讲述这些年来槟榔的是是非非。
  
  槟榔行业已做大做强
  
  《法制周报》:请您简单介绍下目前湖南省槟榔行业协会的情况。
  
  刘自伟: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成立于1998年,是湖南省民政厅批准的省级社团组织,主管部门为湖南省经济委员会。现有在册成员100多家,其中规模较大的企业有十多家,中国驰名商标企业6家,包括小龙王、胖哥、宾之郎、皇爷、友文、口味王等。
  
  整个产业链包括做槟榔的、研究的、包装的、加工的,现在协会在册成员正常开工的有50家左右,其余已被市场淘汰。
  
  《法制周报》:一直以来,媒体对于槟榔致癌的质疑从未间断,如何看待此问题?
  
  刘自伟:这是一个有力证明,槟榔行业已经做大做强,若是槟榔行业不强大,我想媒体也不会来关注。
  
  估计新行标明年5月出台
  
  《法制周报》:听闻你们现在很少接受记者采访?
  
  刘自伟:现在很少接受采访,主要是时机不成熟。现在我们准备出槟榔加工工艺书,可以作为企业加工、生产的辅导教材。内容主要是关于槟榔的标准、怎样规范生产、普通槟榔制作的培训、槟榔的成分、毒理实验。
  
  《法制周报》:槟榔行业新标准的进度如何?
  
  刘自伟:估计会在明年5月份。目前已经完成了毒理试验、成分分析两项,现在着手的是流行病学调查。
  
  流行病学调查由湘潭市卫生监督所牵头槟榔协会配合进行的一项调查,目前调查了两万余人,目前调查结果还没出来,等这些完成之后,开始制定槟榔标准的文本拟定。
  
  《法制周报》:这个标准文本由哪个部门产生?
  
  刘自伟:文本由湘潭市卫生监督所定,首先这个文本必须要符合GB2760(即新版《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范畴内,在这个基础上考虑企业的实际情况,考虑槟榔的历史传统习惯,如果什么东西都不能加,槟榔的口味将受到影响。
  
  根据GB2760的规定,石灰添加有了更加严格的标准。以前食用的石灰中重金属像镁、锌等微量元素含量相对较多,需要用“食用机”来进行沉淀。一个常见的例子是,我们现在常用的蒸蛋粉(主要成分为石灰),有很多是不合格的,蒸出来的蛋要白一点。
  
  《法制周报》:即将出台的槟榔行业新标准与现有标准比较,最的大改变在哪里?
  
  刘自伟:新标准的最大改变首先是食用的碳酸氢氧化钙的提出;第二是要求将更加严格。
  
  包装加印消费提醒不会影响销售
  
  《法制周报》:媒体呼吁槟榔借鉴烟草在包装上加印“槟榔有害健康”等字眼,新的行业标准中是否会体现此主张?
  
  刘自伟:我们有这个想法,但需要和制标组、省卫生厅一起商议,毕竟行业协会没有这个权限,能否放在新标准中还有待商榷。
  
  事实上,在《法制周报》呼吁后,我们和省内多个规模企业负责人就此展开过讨论,协会是主张借鉴烟草加印提醒,确实有几个企业在践行,但大多数企业持观望态度。多数企业担心,企业自己在包装上打印有害健康,会不会影响销售?
  
  我并不担心加印提醒影响销售,烟草致癌是众所周知的,国外的香烟包装上印着恐怖的骷髅头,但并没有影响销售。
  
  《法制周报》:目前湖南省内远不止100家槟榔企业,那些没入会的怎样管理?
  
  刘自伟:他们主要是靠政府相关职能部门监管,各级卫生监督所进行监督。协会会不定期要求当地的监督部门加强监管。
  
  有些小厂、作坊,今天开门、后天关了,生存周期短致使监管难度大,生产的产品质量不合格,严重败坏了整个行业的声誉。
  
  我们热切期盼新的行业标准尽早出台,以规范槟榔行业。对于我们行业来说,加快新标准的制定能够促使槟榔行业的管理更加规范,生产也有了标准。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