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两起“打工夫妻”情杀案的警示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看守所中的刘汉芳后悔不已。

  婚外情引发悲剧 嫌犯逃入岩洞后落网
  
  两起“打工夫妻”情杀案的警示
  
  本报首席记者 朱春先 文/图
  
  世事有惊人的巧合。但下面要讲述的故事,却在巧合中给人们带来深深的刺痛。
  
  2011年5月23日,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小沙江镇发生一起致5人死亡的惨案。两个月后的7月22日,仍然是这个镇上,又一起情杀案发生。
  
  这两起发生地点相同的案件,案情也大致相同,都是因感情纠纷引起。所不同的是,前者是丈夫怀疑妻子有外遇,行凶者是丈夫;后者是妻子有了外遇后仍眷恋自己的丈夫,遭到第三者的报复。
  
  这两起婚外情悲剧的血腥案例有着深层次的社会背景,越来越普遍的“外出务工潮”,在壮大农村经济的同时,也对传统婚姻造成了强烈冲击。
  
  特殊的“一家三口”
  
  2011年8月24日上午,隆回县城郊。
  
  44岁的刘汉芳扶着看守所接见室的铁栏杆笔直站立,眼神游离。满脸的胡茬,蓬乱的头发,低沉而细弱的声音,成为这个杀人犯罪嫌疑人的全部特征。
  
  此刻的他有一种倾述的欲望,他甚至把记者当作了倾述对象。两个小时的交流,多半是他在静静地讲述。循着他的讲述,一个引发命案悲剧的婚外情故事逐渐呈现。
  
  “我是隆回县小沙江镇光化村村民,与罗丛秀是同村同组。”刘汉芳说,2011年正月二十六日,他来到好朋友廖男勇(化名)家,喊他一起去广东东莞打工。
  
  “他说自己身体不好,要我带他老婆罗丛秀去打工,我同意了。”刘汉芳说,以前自己经常到廖男勇家玩耍,与罗丛秀也很熟。定好日期后,刘汉芳带着罗丛秀和自己15岁的孩子刘巍(化名)一起到了东莞,并很快在以前打过工的寮步镇美饰厂找到了工作。
  
  颇为吊诡的是,刘汉芳与罗丛秀一到东莞就租了房子同居。刘汉芳承认,他们像一家人一样过起了家庭生活,下班以后,刘汉芳负责做饭和打扫家务。
  
  第一个月,罗丛秀领到了2100元工资,她将其中的1800元寄回了家,第二个月又寄了1500元。
  
  “剩下的钱她留着自己用,吃住的生活费都花我的。”刘汉芳说,由于儿子只能偶尔打短工,3个人的生活费全靠他来维持。在外人眼中,刘汉芳、罗丛秀、刘巍三人组成的“家庭”没有任何异常。
  
  6月23日,罗丛秀接到廖男勇的电话,希望她请假回家帮忙收金银花,次日罗丛秀就坐上了东莞开往邵阳的大巴。刘汉芳也回了家。两人各自在家中住了12天,相安无事。
  
  “小沙江镇是有名的金银花之乡,几乎每家每户都会种植数量不等的金银花。”隆回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重案中队中队长卢金梁,在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说。“两人的家相距约300米”,卢金梁说,刘汉芳每次打工回来,仍回到已离婚的前妻家中暂住,但如今他的全部心思已转移到罗丛秀的身上。
  
  7月5日,刘汉芳找到罗丛秀。“美饰厂的一个主管跳槽了,他请我去新单位做管理,每个月3000元,你去不去?”刘汉芳承诺,在新单位他会关照她,“她基本上同意了”。
  
  7月6日,两人一前一后来到镇上,坐同一辆车前往东莞。9日,两人开始在东莞市石碣镇宝珠乐厂上班。
  
  没几天,廖男勇给罗丛秀打来电话,说自己病了,要罗丛秀立即回家。
  
  并未完全放弃家庭的罗丛秀对丈夫的话深信不疑,“廖男勇有肝病,说发病也很正常,她接到电话后就老说要回去”,刘汉芳说,他认为廖男勇已经知道了自己和罗丛秀的事,此举是在试探妻子。
  
  为了该不该回家,罗丛秀和刘汉芳吵了起来。最后的结果是,两人一起从宝珠乐辞工,双双到珠海找工作。
  
  13日辞工,14日到珠海,15日,罗丛秀在某制衣厂找到工作,刘汉芳却没有。
  
  “还是回那个厂做吧,这边的工作不好找,工资也比那边低。”刘汉芳说。
  
  “你先过去吧,我等我哥和我嫂一起过去。”罗丛秀说。
  
  16日,刘汉芳回到石碣镇,次日回宝珠乐上班。上午11时30分,刘汉芳给罗丛秀打电话,“你快过来吧,厂里给我们配了夫妻房,40多平方米,厨房卫生间都有。”
  
  罗丛秀答应第二天清早就过来,但下午刘汉芳打她电话时,语音提示对方已关机。再次打通时已是18日早晨,罗丛秀告诉刘汉芳,自己已回到小沙江镇。“我当时一听就愤怒了。我都已经帮她协调好了回厂上班,她却偷偷跑回家了,这让我怎么向别人交代呢?”
  
  其实,别人并不需要交代,不好交代的是刘汉芳对罗丛秀的期许。放下电话后,只拿了几件简单的衣服,刘汉芳便拖着行李箱到镇上等去隆回的车。
  
  婚外情引发的悲剧
  
  7月20日早晨,刘汉芳回到光化村。他径直来到罗丛秀家,进屋后不由分说,将罗丛秀带到屋后的一个岩洞里“聊天”。
  
  卢金梁说,罗丛秀是在刘汉芳手中握有凶器的情况下被胁迫进入岩洞的,但这点刘汉芳并不承认。从上午11时许进入岩洞到晚上7时许出洞,两人在岩洞里聊着打工、未来的生活。
  
  从岩洞出来后,两人坐摩托车来到小沙江镇,准备前往东莞。
  
  新的问题出现了。刘汉芳身上已不足100元钱,他必须筹到足够的路费才能出发。
  
  21日早晨,刘、罗二人来到小沙江镇车站,远远看见廖男勇在站外寻妻。双方相见后,廖准备将罗带回家。刘汉芳于是叫了两辆摩托车,三人一起回到了村子。期间,作为丈夫的廖男勇并没有对刘汉芳有任何激烈的语言和动作。
  
  双方分手后,刘汉芳回到家中,将花了两万多元购买的新拖拉机开到镇上寻找买主,但没有找到。
  
  22日早晨,刘汉芳到同村刘冬秋家卖拖拉机,但后者出价太低,买卖没能谈妥。刘汉芳郁闷地回到家中,一口气喝了一大杯米酒。之后,刘汉芳继续寻找买主,在经过罗丛秀的堂哥家时,被好客的主人叫进去,又喝了一瓶啤酒。
  
  “我又找了一个买家,还是没有谈成,我心里非常烦躁,便往罗丛秀家里走去。”在路边小店里,他又买了一瓶口口香白酒。
  
  大约11时左右,醉眼朦胧的刘汉芳来到罗家,远远看到金银花地里,罗家两口子正在一起锄地。
  
  一场没有任何先兆的凶杀案就这样发生了……虽然急救车很快赶到现场,但罗丛秀仍在送入医院前停止了呼吸。
  
  刘汉芳承认,回家后他身上一直带着那把在东莞买的水果刀。水果刀结束了罗丛秀年仅36岁的生命,也结束了这段畸恋。警方事后查明,罗丛秀被刘汉芳的水果刀刺中胸腹部,致心脏破裂死亡。
  
  隆回县公安局局长李小宁带领办案人员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但熟悉地形的刘汉芳已遁入一个岩洞,侦破工作陷入停滞。
  
  “由于当地有些岩洞很窄小,只能容一个人爬着进出,而且洞洞相连,贸然进入不太合适,我们便安排特勤进行蹲守,等待他出洞。”卢金梁说,办案人员通过警犬锁定了目标岩洞后,对洞内喊话,规劝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7月23日晚9时许,在洞内僵持了30多个小时的刘汉芳爬了出来,在村书记的陪同下自首。
  
  背后的社会问题令人深思
  
  时间回到5月23日,隆回县小沙江镇芒花坪村5组发生一起特大杀人案,死亡5人。事情的起因缘于制造此血案的村民方一友寻妻不着,因泄愤而迁怒于岳母及其家人。
  
  据隆回县公安局办案民警介绍,方一友、刘晚莲夫妻在广东打工时发生争吵,5月15日,刘晚莲出走后不知去向。随后方一友收到刘晚莲发来的要求离婚的短信。思忖妻子有可能回了老家,5月18日,方一友来到小沙江镇的岳母家,要求岳母廖聪姑及其家人帮忙寻找妻子,遭到拒绝。5月23日晚11时许,怀疑妻子有了外遇的方一友,在愤怒中将廖聪姑及其儿子、儿媳、孙女四人砍死,然后割腕自杀。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8月25日上午,隆回县公安局局长李小宁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因情感纠葛引发的恶性案件高发,从5月23日到7月22日,短短两个月时间内,一个地处偏僻的乡镇接连发生两起同性质恶性案件,这反映出当前一些人的道德法制理念存在重大缺失。“过去我们提倡社会治安综合管理,现在则提倡社会管理。这是管理学上的创新,也是应对新形势下复杂的社情而提出的措施之一。”
  
  “现在,外出打工的人比较多,原本稳定的夫妻感情在各种诱惑面前受到严峻挑战,而夫妻一方长期在外打工所导致的性生活缺失,也容易使‘孤男寡女’因生理因素而出轨。”一位长期研究社会心理学的资深心理专家说,小沙江镇的两起案件揭示出畸形感情下的恶因与恶果,全社会都应引起重视。当前,只有在农村大力加强两个文明建设,打造新型社会主义农村家庭,才能从根本上维护社会稳定。基层组织应运用教育手段,着力提高村民的法律意识,大力加强矛盾纠纷的排查调处工作,充分发挥法律定纷止争、息诉求和的作用,实现全社会的综合治理。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