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天路”尽头的夫妻学校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刘新卫夫妻在新教学楼前的合影。邵阳迈者步俱乐部/图

  从十万元年收入到五百元月工资 包工头刘新卫带着妻子代课十二年
  
  “天路”尽头的夫妻学校
  
  本报首席记者 朱春先
  
  1999年,当最后一位民办教师转正退休后,地处岱山山脉最深处的大禾小学就没有了正式教师。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现在,但朗朗的读书声并没有从这里消失。12年间,在这里读小学而最终幸运地走进高校殿堂的学生多达数十人,有的在研究生毕业后还进入国家机关工作。现年40岁的高中生刘新卫,放弃年收入超过10万元的包工头岗位,带着妻子回到老家,主动承担起了学校的教学任务。至今,夫妻俩仍拿着教育局核发的每月500元的“工资”,坚守在高寒而又贫穷的大山深处。在第27个教师节来临之际,本报谨以此文,向包括刘新卫、李妃芹在内的所有没有教师身份,却默默耕耘在教师岗位上的特殊教育工作者致敬!
  
  刘青的新学期
  
  2011年8月27日,大禾小学刚刚落成的教学楼,已经进入了开学前的最后收尾阶段。四个从镇上请来的泥工师傅,在刘新卫家吃完中餐后,便急急地坐着自己的摩托车来到学校,他们要赶在9月1日前,把学校的装修工作做完。
  
  三天后,70余名大禾小学的学生,将第一次坐进两层楼的教学楼。在此之前,他们的课业是在三间破败的木房子里完成的。这个只有三个年级的学校,2010年获得了湖南省新邵县教育局的支持,投资30余万元,在原来教学点的基础上改扩建。学校改建期间,刘新卫便将学生们带到附近租借的三间民房上课。对于六年级学生刘青来说,新学期将给她的小学生涯留下一个完整的“教室”印象。“我们读一年级的时候,教室里都长起了草,由于没有窗户,白天上课都看不清黑板。”刘青说。
  
  刘青读到四年级时,大禾小学的状况引起了新邵县有关部门的注意,政府最后决定,不仅要保留这个教学点,还要完整地建一个学校。“大禾村是一个有着800余村民的深山村,孩子们要到山外的学校读书,一般要走两三个小时的山路。事实上,村民通向山外的路还没有修通,有些地方根本没有路,这对于几岁的小孩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新邵县大新乡乡长袁爱雄告诉《法制周报》记者,大禾小学原来是一个教学点,按照学生人数这里不够办一个学校的条件,有关部门原来曾计划撤销这个教学点,但后来的调研表明,撤掉这个教学点,孩子们将无学可上。
  
  大山深处的学校
  
  8月27日,记者乘车从新邵县城出发,到达资江畔的大东村,穿过横跨资江的铁索桥后,进入袁爱雄所称的河东地区。这个由岱山村、大禾村所构成的河东板块,至今没有通公路,从桥头的摩托车租车点租乘一辆摩托车,开始了巅簸的上山之旅,50元一趟的摩托车并没有将记者送到终点大禾村。下车后,摩托车司机指着对面的山崖说:“你小心徒步翻越那个山崖,走几公里路后,你再坐一趟摩的就可以到了。”
  
  在越过大峡谷并攀崖上岸后,记者步行约半个小时,终于看到前方有摩托车在停着。开车人正是大禾小学校长刘新卫。坐在刘新卫摩托车的后座上,记者明显感觉比前段摩托车旅程要巅簸得多。半个小时后,平常人很难见到的一排古老木屋出现在记者眼前,沿青石板路拾级而上,刘新卫的家到了。由于还没有开学,夫妻俩在家中,为正在学校做装修的工人准备饭菜。“在这个村里,我现在是最年轻的成年人了。”刘新卫说,“别人喊我校长,其实我连正式的教师身份都没有,自己只是一个代课教师。当年被村干部叫回来试着代课,结果一代就是12年,至今仍在代着。”
  
  “大禾小学最后的一位教师叫刘自成,早在1998年就退休了。”刘新卫说,刘自成老师在非常艰难的条件下,一直坚持在大山里教书,培养了包括他在内的很多大山里的孩子,不少人都读到了高中,也有读大学的。“他以前是民办教师,国家后来落实政策,最后终于转正成了公办教师,但转正不久,老人就因到龄办理了退休手续。”刘自成退休后,有关部门曾试图安排公办教师到大禾小学来教学,但最终都没有成功。
  
  包工头的选择
  
  12年前,刘新卫是大禾村有名的“大户”。在他回家前一年,刘新卫在甘肃兰州做装修工程,当年的总收入超过了10万元。在大禾读完小学后,刘新卫终于走出了大山,在乡中学完成了初中学业,1993年22岁的刘新卫从邵阳景文中学高中毕业,当年即南下打工,在东莞厚街的一家电子厂从事仓库管理。“我那时打工的月薪收入只有600元,我同乡李妃芹当时是我的直接领导,她的月薪是1000元。”刘新卫说,打工期间,他恋上了自己的上司,两人不久之后结了婚。婚后,两人先后在新邵县城、湖北江汉油田、甘肃兰州等地开小吃部、包装修工程。“在江汉油田开小吃部时,两口子加起来的年收入已经到了5万元左右,1998年在兰州年利润已经超过了10万元。”
  
  “如果照那样的情况一直发展下去,我现在应该算是一个小老板了。”刘新卫自嘲地说,当年自己外出发展事业时,三个兄弟都呆在家里务农,现在,这三个兄弟都在城市发展,有的打工,有的也当上小老板了。“像我这个年龄还呆在家里的的人,大禾村已经找不出第二个了。”
  
  改变刘新卫生命轨迹的,是12年前的一个承诺。“1999年刘自成老师退休后,没有任何教师愿意来这里接替教学工作,眼看80多个年龄不等的孩子即将无书可读,村上的干部找到我,希望我回来代课。”刘新卫说,当时找他的书记刘自武认为,在外面的教师进不来的情况下,只能找村里读过书的自己人来代课。“考虑到我既有高中学历,又有在外闯荡的经历,他们认为我是不二人选。”
  
  刘新卫答应试一试。1999年秋季开学的时候,刘新卫出现在了大禾小学破旧的教室里,孩子们亲切地喊他刘老师。“学生第一次喊我老师的时候,我的心里涌起了一种神圣感,看着他们流露出和我当年一样的求知热情,我告诉自己,如果有可能,我要让他们喊我一辈子老师。”
  
  12年夫妻同代课
  
  放着年收入十万元的事业不做,回到不通路通水不通电的穷山沟里当一个代课教师,李妃芹强烈反对刘新卫的决定。但反对无效。“我们为这事吵过很多次,有几次都到了离婚的地步。”李妃芹对记者说。最后婚没有离成,李妃芹却走进了教室,也成了一名代课教师。同样高中毕业,现在是大禾小学四年级的班主任。她和丈夫一起,外加一个临时聘用的代课教师,每人负责一个班级。实行隔年招生的大禾小学,上半年为一三五年级、下半年为二四六年级。
  
  “临时聘用的老师,嫌工资太低,往往只干一个学期就走了,每到开学,我就为到哪里去找代课教师犯难。”大禾小学由此成为事实上的夫妻学校。至今,夫妻俩每人每月领着教育局发的500元工资,维持着学校的运转和家庭的生计。“现在拿500元一个月,已是连续涨了数次之后的结果,刚开始的时候,只有150元,到2005年才长到260元。”
  
  在村民刘自辑看来,刘新卫对大禾小学的付出,还不止于他放弃自己的事业来拿这微不足道的工资。为了改善学生的学习条件,从1998年到2011年,学校先后改建厕所、新建球场、置办新课桌、粉刷教室等。这些都是刘新卫自筹投入。
  
  “你们每个月都只有这么点工资,怎么可能有钱投入学校的建设呢?”针对记者的这一疑问,刘新卫说,自己从外打工回来时的积蓄有十多万元,现在都用光了。家里的生活,主要靠种田维持。“你教学有悔意吗?”刘新卫说:在教学成就上来说,我很自豪,因为我的学生很争气。学生张人同已读研究生,刘凤在广西民族学院读研究生,刘兆积就读湖南师大,刘兆奇、刘鹏就读长沙医学院,刘洋就读中南大学,刘丹就读深圳大学……
  
  李妃芹的弟弟在深圳开了一家电脑物流公司,多次想请刘新卫去帮忙,并承诺给他十万年薪。“我不能接受他的邀请,如果我走了,就再也没有人愿意来这里上课,那我将成为这里的罪人。”刘新卫说,自己最大的愿望是,有一天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教师。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