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拒付停车费,奥迪男碾死收费员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不顾阻挠加速撞向收费员 堪称又一个『药家鑫』
  
  拒付停车费,奥迪男碾死收费员
  
  本报记者 何金燕 实习生 许婧卓
  
  9月15日,网友“计斡”在其新浪微博上连发4条帖子,记录了“奥迪男碾死女收费员”一事:一男子驾驶车牌为皖PB0167的奥迪轿车,停车后不愿付泊车费竟撞倒前来阻拦的女收费员,致其死亡。
  
  此事经上海徐汇警方调查属实,犯罪嫌疑人王某因拒付停车费与管理员熊某发生纠纷,后驾车将其撞倒死亡。对此,众多网友纷纷表示:为了10元停车费而致死人命,又出了一个“药家鑫”。
  
  为拦逃费车命丧车轮下
  
  “震惊!痛恨!悲伤!今天上午10时左右,我路经东安路,看见马路中央有一男一女俩收费员追堵一辆奥迪车,女的在前挡住车头,男的在左边拉住车门。奥迪车出乎意料地猛加速撞了过去,女收费员瞬间被轧入车底,卡在右后轮下……”9月15日,网友“计斡”更新了他的新浪微博。截至记者发稿时,此微博已被转载4000余次,评论达900多条。
  
  “计斡”本姓朱,他告诉记者,作为“奥迪撞人事件”的目击者之一,表示“震惊!痛恨!悲伤!”
  
  朱先生说,肇事车辆是安徽宣城牌照。肇事司机约40岁出头,中等身材,出事后下车看了一眼后轮的情况,便拿出手机拨打电话,“他没关车门,转身往斜土路方向走了。后在路口的4S店门口,被停车协管员抓住。”他称刚打电话是“打110报警”。
  
  在围观群众焦急等待中,110和120先后抵达,对受害者熊女士实施现场抢救。朱先生后向随车医务人员打听确认她已停止心跳。
  
  当天下午,朱先生去徐汇区刑侦队重案组作目击证言,确知50岁的熊女士已不治身亡。
  
  奥迪男引发网友热议
  
  朱先生的这条微博迅即引发了网友的讨论。“小小鲁必”揶揄:“开奥迪的,为了逃这10块钱,真好意思啊,你爸姓啥?”
  
  网友“裙角轻扬”从深层次剖析,“开得起奥迪,不代表自身的素质也能像车子所展现给人们的品质一样。面对这样的问题,对于一个经济正在飞速发展的国家来说,如何提高民众的软实力、文化修养,才是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需要大家为之关注和努力的。”
  
  “为了逃脱几元钱的停车费就‘激愤’杀人,看似仪表堂堂有文化有修养,真应了张维迎说的那样,我们现在的学校教育,增长了知识丢失了道德。”网友“凌志斌律师”评说。
  
  前不久,时评人乔志峰发文《“奥迪男”,真的不一般?》,谈及隐藏在李双江父子背后的“奥迪男”;籍贯山西的媒体人李建军在博客上发文《太原市公安局长苏浩先生,你有无勇气与奥迪晋O00888苏楠做个亲子鉴定?》,质疑“李双江之子打人事件”中参与打人的奥迪车司机苏楠很可能系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太原市公安局局长苏浩的“非婚生子”。
  
  网友们忍不住质疑:奥迪男,难道真的不一般?
  
  肇事车有多次不良记录
  
  记者在安徽宣城公安交通信息网上发现,“二大队违法车辆公告2011年第15期(04月25日)”里能查到车牌为皖PB0167的肇事车辆,公告显示:该车交通违法未接受处理,暂不能办理年审、变更、转籍等业务。
  
  记者在上海交通安全信息网输入该车车牌进行查询,发现从2010年6月至今这辆车在上海共有22次违法记录未处理,其中违法停车多达5次。据知,这辆轿车并非系肇事驾驶员所有。
  
  据徐汇警方调查后证实,犯罪嫌疑人王某因拒付停车费与管理员熊某发生纠纷,后又驾车将熊某撞倒,熊某经抢救无效死亡。犯罪嫌疑人王某47岁,在沪从事蔬菜生意,并非车主,奥迪车是其从表弟处借来的。
  
  目前,王某已被警方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健表示,奥迪司机涉嫌触犯的刑事罪名更贴近故意杀人罪而非交通肇事罪。根据《刑法》等相关规定,区分两罪的关键之一就是二罪形成的主观态度不同,交通肇事属于典型的过失犯罪;而积极追求或是放任他人生命的碰撞死亡,则涉嫌故意杀人罪。
  
  因此,此事最终如何定罪量刑,还有赖于公安机关的侦察深入,可以通过当时的录音录象资料、碰撞痕迹等刑事证据,最终判定该司机应当承担的刑事责任。
  
  收费员人身安全无保障
  
  “10元停车费的惨剧提醒我们:社会猛虎太多,讲理较真可能会惹来杀身之祸!”一网友说。
  
  显然,这是一出悲剧。痛定思痛后,不少网友不禁发问:收费员的人身安全如何保障?
  
  网友告知记者,受害的收费员是“为肿瘤医院服务的”。记者通过114查询和该医院网址提供的联系电话试图询问此事。截至发稿前,该电话无人接听。
  
  据了解,事发的东安路段沿街划有4个临时停车点,因附近肿瘤医院的访问量较大,为解决停车难问题,该段道路每天7时至17时提供临时停车位,收费为15元/首小时。据在事发现场工作的停车收费员介绍,被撞死的女子是靠近斜土路的第四片区收费员。
  
  不少媒体报道,自从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停车收费提高后,收费管理员挨打事件多有曝光,几乎所有的收费员都遭遇过语言辱骂或殴打。究其原因,他们的身份多是临时工,没有任何保障,可收费但不可执法。
  
  “像这种逃费,没必要追堵,为了区区10元,付出生命的代价,哪里值得?”她的领导如果安全教育不到位的话,也应该负有责任。”朱先生为遇难的女收费员深表惋惜,“警察现在追逃,也要看情况的,否则会造成更大伤害。安全才是第一位。”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