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谁来为校车安全买单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校车司机举着路线牌带领鼎城区周家店镇中心小学的学生上车。

  鼎城区260多万补贴换来学生安全 湖南破解校车监管困局
  
  谁来为校车安全买单
  
  本报记者 蒋格伟 骆昌红
  
  通讯员 方浩 实习生 余修宇 文/图
  
  衡南松江校车坠河事故后的9个月时间里,湖南各地掀起了整治农村校车的热潮。
  
  近日,湖南省政府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全省中小学幼儿园学生用车管理的意见》,这是为了最大限度保障中小学幼儿园学生的乘车安全而专门拟定的“红头文件”。
  
  8月26日开始,常德市鼎城区校车安全管理试点工作在鼎城区各乡镇推行,立志为农村校车筑牢安全防护墙。作为校车坠河事件之后,湖南校车管理改革最为彻底的试点工作,鼎城区“政府主导、市场运作、财政补贴、部门监管”的校车管理模式受到业界好评。
  
  与此同时,也有业内专家担忧,鼎城模式尽管对农村校车安全作出了有价值的探索,但其中也凸显了诸多问题,比如:面的车营运的合法性;政府参与后事故索赔主体的确认;财政补贴的长效机制等。
  
  260多万元补贴
  
  换来学生安全
  
  2011年9月7日下午4点30分,常德市鼎城区周家店镇中心小学。
  
  此时,正值放学时间。《法制周报》记者在校园看到,各班级老师各自领着一小队学生往礼堂走;而另外一部分寄宿和住得比较近的学生被要求提前回宿舍或离校回家。
  
  礼堂里,有近十余台校车司机各自举着自己的路线牌在等待学生。在老师、司机以及校外等待的交警监管下,学生按照各自的归途被安排上了有着统一编号的面的车。
  
  “每个校车只准坐八九个人,尽管司机工作量增加了,但是学校和家长心里都踏实了。”校长李方永告诉记者。
  
  校车改革后,尽管校车司机一天多跑了几趟,但他们并无怨言。贵爱庭是周家店镇中心小学至大砖桥村往返的校车司机,他向记者介绍了自己营运的情况。
  
  贵爱庭称,自己跑校车已经4年了,每个学期大概有1万多元盈利,在接送学生后,还可以跑点其他业务创收。
  
  以前,贵爱庭的校车为了节省时间和油费,一次会往车里塞20多人,而今在交警、学校等部门的监管下,一趟车严格控制在9个学生之内,多出的开支由财政补助,“一个学期能领取补助2000多元,算起来一个学期的盈利比原来还稍有增加”。
  
  在记者随后采访的几位司机一致认为,校车改革是件好事,“一次乘坐的学生少了,安全上去了”。
  
  试点以来,周家店镇的学生家长、老师、司机不约而同地表示了赞许。
  
  鼎城区公安局交警大队长李新民认为,此次校车改革之所以受到赞许,主要是因为区政府的重视。目前,鼎城区财政用于校车的燃油和误工补贴达260多万元,通过财政补贴,既没有增加学生家长的经济负担,又保证了车主的营运收益。
  
  “红头文件”专门整治校车
  
  校车惨剧,近年来频频发生:黑龙江双城市一辆满载小学生的非法校车坠桥翻车,造成8人不幸身亡、39人受伤;广东汕头一技工学校校车与一辆散装水泥罐车和一辆小轿车发生连环碰撞,造成10人死亡,28人受伤;湖北省荆州市两名幼童被闷死在幼儿园校车内;河北省迁安市交警在路上拦截了一辆幼儿园校车,8人座的面包车,竟塞下了64名孩子,加上司机和老师,共66人,让人瞠目结舌更心惊胆战……
  
  2010年12月31日,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在安监总局官网发布《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关于湖南衡阳“12·27”重大道路交通事故情况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该《通知》提出,落实安全监管主体责任,切实保障广大学生上下学途中的交通安全;严厉打击道路交通非法违法行为;深入开展中小学校交通安全宣传教育活动;严肃查处事故,加大责任追究力度四点要求。
  
  2011年2月17日,湖南省公安厅与湖南省教育厅联合发布《湖南省公安厅、省教育厅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幼儿园校车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
  
  衡阳市也为此专门制定措施,推出校车交通安全管理“十三个一”规定。包括学校每星期上一堂交通安全教育课,校车驾驶员每天写一篇行车工作日记,教育部门与交警部门每半年举办一次驾驶人交通安全培训班,专人负责对临行校车进行安全检测等。
  
  近日,湖南省政府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全省中小学幼儿园学生用车管理的意见》,这是为了最大限度保障中小学幼儿园学生的乘车安全而专门拟定的“红头文件”。
  
  《意见》称,湖南力争用三年时间,使全省学生用车安全隐患得到根本整治,重特大道路交通事故得到根本遏制,学生用车步入政府主导、管理规范、用车安全、群众满意的良性发展轨道,中小学生和幼儿上下学用车基本解决,并坐上安全车、放心车。
  
  “校车安全,核心是钱”
  
  我国校车的出现与发展已有近20年的历史。
  
  20世纪90年代初期,民办中小学、幼儿园等的快速发展促使了校车的产生与发展。但始终未能形成专业的校车市场。那么,农村校车路向何方?
  
  在城乡地区,许多民办学校都有自己的校车运营,一些公办学校也配备或租赁校车运送学生,一些地方还出现了专门提供校车服务的公司。这些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孩子们上下学交通难的问题。然而,校车车型缺失,车况整体不佳,安全设施配置差,运营模式不确定,管理不善,校车的违法行为和交通事故时有发生。
  
  2010年7月正式实施的《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中,对专用小学生校车的防火措施、安全带、照管人员座位、车窗、出口、车内布置、车内照明等都作了明确规定。
  
  按照标准,专用小学生校车指的是设计和制造专门运送不少于10人的校车,要求每个小学生座位都要安装安全带,且安全带及其固定点的强度应满足国家相关标准要求。然而能达到此标准的校车却寥寥无几。周家店镇党委委员罗军初认为,国家在制定相关标准时忽略了农村的现况,在农村实施起来有相当大的难度。
  
  在衡南松江校车坠河事故后,一直关注农村校车安全的罗军初以周家店镇为调研点,对全镇校车情况进行了细致的调研。
  
  罗介绍,周家店镇是二乡合一的大乡镇,4所学校共有学生3364人。2010年底有接送学生车辆25台,共接送学生525人,平均每车接送学生21人,最少5人,最多达26人,每车核定人数为8人,超载接送车辆有20台,占接送车辆总数的80%,存在较大安全隐患。
  
  今年初,在鼎城区的人大会上,罗军初等10名区人大代表向大会提交了《关于进一步加大对农村接送学生车辆安全监管的议案》。会上,该议案被大会确定为1号议案。今年1月,区委、区政府决定在周家店镇开展接送学生车辆的安全管理试点工作。
  
  农村的路况、实际经济条件和现有的相关政策都注定了农村校车的现状。鼎城区公安局交警大队长李新民认为,“农村车的安全问题,核心是钱,把钱的问题解决了,才是根本。”
  
  同时,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著名农村教育专家袁桂林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农村教育也应得到财政渠道的支持,应该鼓励公益化的校车,财政买单建立长效资金机制。
  
  尽管如此,在李新民和罗军初看来,此次改革还是存在一些担忧。严格地说微型面的车不能发营运证,也不符合国家相关的校车标准,一旦出事,学校和政府会很被动。
  
  需建立长效资金机制
  
  近日,湖南政府方面印发了《关于加强全省中小学幼儿园学生用车管理的意见》。《意见》针对不同情况给出了三种管理模式。
  
  一是在经济较为发达地区,可实行企业、学校购买或租赁的模式,其原则为政府主导,市场运作,公司管理,财政补贴。鼓励国有汽车运输企业或学校购买或租赁符合《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国家标准的专用校车,组建专业学生接送服务公司。
  
  二是针对民办学校或幼儿园的社会投资模式,鼓励其举办人购买车辆,或者租赁公交公司、客运公司或个人的车辆,专门用于接送学生。交通费由乘车学生负担。
  
  三是在广大农村,鼓励和支持公司化运作模式,即政府主导,部门履职,统一管理,市场运作。学生上下学时段,由汽车运输企业调配相对固定、车况好的车辆,加挂学生用车标志到村或学校专门接送学生。可向学生收取少量乘车费,政府给予政策扶持。其他社会车辆参与接送学生的,车辆及驾驶员资质必须由县级以上公安交警、教育等部门严格审查,办理相关手续,并贴学生用车标志。
  
  《意见》特别提出,加快农村道路交通安全保障工作建设,要求各级政府制订农村客运发展规划,把通校等级公路建设作为优先规划和建设的对象,因地制宜、分步实施。财政、交通运输部门要采取有力措施,投入专项资金,切实改善农村公路安全状况。
  
  “把资金问题解决了,农村校车安全监管问题就有了一个好的开头。”这一消息,让农村校车安全的推动者李新民、罗军初们倍感欣慰。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