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线人阿健自述“无间道”生涯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活在刀尖上的职业线人。徐文阁/图

阿健协助警方抓获嫌疑人。 全良波/图


  核心提示
  
  “花20万买你的狗命!”原以为警方一举破获这个特大制假团伙后,自己能拿到一笔奖金的职业线人阿健,没想到等来的却是相关嫌犯的威胁。
  
  “某派出所民警涉嫌收取10万元好处费后放人”,这次,有着4年职业线人的工作经验的阿健出离愤怒,他决定讨个说法。不久,深圳有关部门通报称,阿健存在编造谎言、误导公众的情节。
  
  阿健,这个12岁就流落广州“黑工厂”的四川人,做过童工,捡过垃圾,当过乞丐,最后走上职业线人之路。
  
  9月20日,《法制周报》记者为还原事件真相,走近了处于舆论漩涡中心的主人公阿健。而“无间道”闹剧让线人这个原本只在电影里看到的职业,第一次如此丰满地出现在大众视野。

 

  
  因职业与女友分手卧底时中枪与死神擦肩
  
  线人阿健自述“无间道”生涯
  
  本报记者 蒋格伟
  
  “花20万买你的狗命!”原以为警方一举破获这个特大制假团伙后,自己能拿到一笔奖金的职业线人阿健,没想到等来的却是相关嫌犯的威胁。
  
  “某派出所民警涉嫌收取10万元好处费后放人”,这次,有着4年职业线人的工作经验的阿健出离愤怒,他决定讨个说法。9月1日,他带着记者向派出所要求“知情权”。同日,广州某媒体率先披露此事,引起了各地媒体和受众的热议。
  
  9月6日晚,深圳市有关部门首次对此作出公开回应:该派出所的确存在“错误”放走犯罪嫌疑人的行为,但有关干警收受10万元贿赂之说“纯属捏造”。
  
  “无间道”闹剧让线人这个原本只在电影里看到的职业,第一次如此丰满地出现在大众视野。阿健,这个12岁就流落广州“黑工厂”的四川人,做过童工,捡过垃圾,当过乞丐,最后走上职业线人之路。
  
  “4年的线人经历,让我收获了一些奖励,却失去了爱情;卧底时中枪,与死神擦肩。”阿健向《法制周报》记者坦言,“选择当线人最大的遗憾是过早把世界看得太明白。”
  
  坎坷的童年经历
  
  9月16日,中秋节。记者走近了舆论漩涡中心的主人公阿健。
  
  阿健说自己原名曾健,1987年出生在四川某偏远山村。自小性格怪癖的阿健在小学二年级后就放弃了学业,“有自己性格的原因,也有家庭经济条件的原因”。
  
  弃学在家的阿健很快成为了“孩子王”。12岁,在同村人带领下,阿健来到广州某郊区的一家“黑心”中药材厂打工。每日早晨7时上班,晚上12时甚至凌晨2时才下班,而因为自己是童工,包吃住外,一个月只能拿到150元。
  
  两年后,不堪劳苦的阿健逃离了“黑工厂”,开始了长达半年了流浪生活。
  
  半年里,刚开始他靠捡垃圾为生,因为“侵占”了别人的“领地”屡遭驱赶;尔后无其他生存本领的阿健沦为小偷。
  
  很快,阿健被扭送至派出所,他向民警讲叙了自己的遭遇后被转送至救助站,被家属接回老家。
  
  在家干了大半年农活的阿健,在年满16岁后再次去广州“打拼”。这次他办理了身份证,怀揣着父母给他的6000元血汗钱。
  
  2006年10月,来到广州的阿健被“好心”老乡带去做传销,几个月后,6000元被“贡献”完了。传销负责人看阿健身上无利可图,扣押其身份证后,赶其离开传销窝点。
  
  2007年初,阿健再次流落街头捡起了垃圾。是年3月初,阿健在捡垃圾途中听到一女孩大呼救命。原来女孩被人抢劫,阿健丢下手中的垃圾袋疾步追赶。
  
  “这次偶然的机会,改变了我一生。”阿健没能追上抢劫犯,却“追”上了被劫女孩。
  
  被劫女孩得知阿健的遭遇后,每天来看望、开导他。由怜生爱,两人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但这是一段注定不被看好的恋情,女孩比阿健年长两岁,是广州本地富家女。
  
  举报有功获奖励
  
  “帮助别人让我得到了快乐。”时值广州市某分局招募特情,阿健在女友的支持下报名参加,“我当时想法很简单,做这个事肯定就能帮助别人,获得快乐。”
  
  在广州几年的流浪生涯,并有“黑工厂”打工、捡垃圾、偷盗、传销等经历,阿健很快被某分局看中做特情人员。
  
  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阿健说自己接受了封闭培训。最后,他以优异成绩顺利通过考核,成为一名特情。
  
  “做特情是我第一份正式工作,很兴奋也很满意。”阿健介绍。他拿到了人生中第一张工资卡,而且每月卡上会有2200元到账。
  
  阿健很快爱上了特情这份职业,因为这份职业可以帮助别人。阿健如数家珍地给记者回忆着自己的“战绩”。
  
  在广州做特情的两年时间里,阿健称自己参与破获的“战果”有:冰毒成品,184.6公斤;麻古61公斤;白粉124.3公斤,半成品34公斤;查获毒资3000多万元……同时,阿健还从警方获取了奖励。
  
  “印象最深的一次,我置身于一个特大贩毒团伙,帮警方掌握了核心证据,在实行抓捕时,‘老大’怀疑我,向我开了4枪,我一路躲闪,最后屁股还是中枪。”阿健说,这是自己4年来线人生涯里最惊险的一次。
  
  为了打入这个贩毒团伙,阿健煞费苦心。被分派任务后,阿健想方设法结识贩毒人员,每天到区戒毒所门口转悠,一旦发现释放人员,即上前搭讪,“兄弟,能不能搞到粉,我手下几个人要……”
  
  用这个方式,阿健在戒毒所门口结识了贩毒团伙负责人之一的“东北佬”。此后,为了取得“东北佬”信任,阿健投其所好,甚至故意找人拿刀追砍“东北佬”,自己再挺身而救。几次三番,阿健终于被“东北佬”收为“小弟”。
  
  3个月后,阿健通过“东北佬”介绍打入贩毒团伙内部,贩毒团伙头目发现组织成员每次与阿健接触不久后就会被抓,怀疑其为“内奸”。
  
  幸亏此时警方实行抓捕,阿健才幸免遇难。中弹后,阿健在医院休养了两个月。
  
  如果说中枪事件让阿健记忆犹新,那么女朋友的离开则让他痛不欲生。就在阿健中枪康复期间,女友要求他放弃线人职业,言辞激烈:“我不想你死在这个上面。”
  
  已经深爱上线人职业的阿健拒绝了女友的要求,失去了爱情。康复后,他离开广州来到深圳。
  
  发展30余名线人
  
  2008年9月,来到深圳的阿健很快找到工作——做深圳某媒体记者的线人,“一些危险的偷拍由我去完成,每条新闻我提成200元。”3个月后,他重新回到职业线人的轨道。
  
  与在广州不同,脱离原身份后,阿健没有固定工资,上头没了固定“老板”,活儿得自己找。
  
  2009年7月22日,《深圳市举报违法犯罪线索奖励办法》正式通过并实施。深圳市财政每年拨付500万元专款用于线索征集,常规线索可奖励100元至2万元不等,重大线索不设奖励上限。
  
  此举让深圳线人职业一度活跃。阿健称,自己每当发现重大线索,就会与有关部门取得联系,而后根据案件大小领取奖励。
  
  现在阿健手下已发展了30余位帮手,调查、取证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体系。
  
  阿健介绍,因为自己此前的生活经历,让他对“混混”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每次看到心存善念、头脑灵活的“混混”,自己都会设法“收编”。
  
  谁也不想出去混,而是生活所逼,“我只想带他们远离坏事,合法赚钱”。目前,阿健成为了这30余名线人的“头目”。他每天都会接到不同的咨询电话,帮他们出谋划策。
  
  有了30多个帮手,阿健的收入直线上升。
  
  他说,现在每个月除了自己所获的奖励,来自手下的提成也动辄上万元,“按照行规,他们咨询或请求帮助,会在奖励里拿出一点给我作为报酬”。
  
  决定放弃线人工作
  
  “赚足300万元后衣锦还乡”,阿健此前的设想是回四川老家后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养泥鳅。
  
  而日前阿健向媒体举报“民警涉嫌收取10万元好处费后放人”一事,让他的设想就此破灭。
  
  9月8日晚,深圳警方再次通报案件详细,称阿健存在编造谎言、误导公众的情节,并称阿健在接受警方纪检监察部门调查时,承认系其自己编造。
  
  9月19日,阿健将自己的QQ签名改为“线人阿健,已经不存在了,我已经放弃线人的职业”。
  
  记者无法还原此次阿健与派出所之间的“闹剧”真相,而无疑的是,此次事件对阿健影响深远。9月20日,记者与阿健展开了对话。
  
  《法制周报》:24岁的你却经历了如此多的坎坷,有何感想?
  
  阿健:我恨过我的父母,但是现在不恨了。我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法制周报》:你的QQ签名改了,你是真的打算放弃吗?
  
  阿健:我仍然深爱这份职业。但是这次的事对我的影响太大了。
  
  《法制周报》:也就是说,你还不想放弃这个职业?
  
  阿健:我自己的思绪好乱。在这里继续做线人肯定不现实。如果可能,我想去上海或北京。
  
  《法制周报》:现在后悔自己选择这个职业吗?
  
  阿健:中枪我都没有怕,为什么后悔?选择做线人那天开始,我就从来没有害怕过危险。
  
  《法制周报》:线人工作往往有一定奖励,你如此坚持是为了钱还是其他?
  
  阿健:维护正义和赚钱的因素各占一半。
  
  《法制周报》:线人生涯给你生活、心理带来了什么负面影响吗?
  
  阿健:这个工作让我失去了恋人,也过早地接触社会阴暗面,过早地把世界和人看透了,这是一件很悲凉的事。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