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改革岂能没有“时间表”?
媒体来源: 民主与法制社

前段时间,教育部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十年教改纲要落实情况,相关官员在会后表态:完成义务教育的随迁学生,可以在当地高考。乍听这一消息,确实令人振奋,然而这位官员接着又强调,实现这一改革需要调研,目前“尚无时间表”。

  异地高考,可以。何时实现?不知道。这样的表态,说了几乎等于白说。类似这种前途光明、希望渺茫的黑色幽默,一直以来似乎总不鲜见。比如,废除“养老金双轨制”是方向,但没有时间表;以家庭为单位征收的综合税制是方向,也没有时间表;取消公路收费、社保异地接续、合理的房价收入比这些都是方向,但同样都没时间表。

  眼下的中国,改革议题层出不穷,虽然在许多议题上,民间舆论早已凝聚改革共识,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也在两会等政治平台上反复呼吁,但似乎总是只听雷声不见雨。一些政府部门一方面表示认同民意,另一方面又不断以“研究”“调研”等说辞敷衍搪塞,要它们许诺民众一个看得见的未来,却只能用一个字形容——难!

  给出一个改革的“时间表”,真的很难吗?要说难的话,为什么一些政府部门在招商引资、拆迁征地、征税收费等方面,总可以迅速拿出气势恢弘的规划和精确的时间表?但是一旦转向民生领域,为民减负,为民谋福,态度为何又变得低调、犹疑和拖拉呢?

  难,其实只是一种托辞,对于一些政府部门而言,如果是有利可图,哪怕再难,也要千方百计克服。相反,有些问题的解决难且不说,还可能削减自身的既得利益,或带来麻烦和包袱,那么怎会有解决的动力呢?于是乎,我们的一些政府部门和官员聪明地学会了打太极,对于民意要求改革的呼声,口惠而实不至地一次又一次予以安慰,抬出“可以”“有望”“加快”“加紧”等话语,凡此种种,既宣示支持改革的态度,又巧妙地回避给自己限制、给自己压力。

  所以,改革“无时间表”不过是一种责任逃避,是对民间苦痛的视而不见,对底层哀鸣的充耳不闻。但是,在一个责任政府的政治词典里,不应当存在“无时间表”这一概念。或许有些改革的确有很大难度,需要一定的准备和等待。但无论如何,这种等待应当加上一个期限,而不能语焉不详。政府部门可以要求民众谅解他们短期内难以有所作为,但同时也必须让民众明白地看到,政府穷尽一切的资源与力量推动改革,实现民众最高福祉的决心和过程。

  对于那些社会早已形成共识的改革,不能再年复一年停滞于“研究”“调研”阶段,如蜗牛般行进的改革速度,民众耗不起,社会也拖不起。民众需要的是信心,他们实在不愿再看到类似“无时间表”的虚以逶迤,而想看到我们的政府部门或官员,能以“在××年内”“在我的任期内”等掷地有声的承诺,真正塑造责任政府的风范。《民主与法制》旬刊 

媒体来源:[文章]
(C) 民主与法制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