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草根自治”破解社会管理难题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王家珑计生协会在开展工作。

王家各种协会牌子张挂在门口,令人眼前一亮。

  10个协会管好6020人 “王家垅模式”受省委书记肯定
  
  “草根自治”破解社会管理难题
  
  编者按:根据中宣部等五部门的部署,新闻单位正在开展“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的活动。“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是坚持党的新闻事业性质宗旨、履行新闻工作责任使命的必然要求。本报“走转改”活动的主题为“法治湖南基层行”,本报记者下基层的第一站为长沙市开福区王家垅社区。
  
  本报记者 曹晓波 文/图
  
  一大早,长沙市开福区王家垅社区的老人向建国在外遛狗,发现宠物狗拉便了,赶紧拿出随身带的纸清扫干净。
  
  “狗事”也关系到邻里关系和谐,社区对此成立宠物协会约法三章:有宠物的居民都签订了承诺书,出门要给狗套上狗绳,随手带纸巾和塑料袋清理狗的粪便。会长周孝白说:“协会章程的制定是居民参加制定的,哪有人不遵守自己制定的规矩的?”仅13名工作人员的社区,依托10个协会组织的602名会员,就可以“管”住辖区内53栋居民楼的6020人,秘诀的重要的标签是“草根自治”。
  
  几个月前,在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进行专题调研时,湖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周强对这种居民自治的创新举措给予了充分肯定,他鼓励社区群众继续发挥聪明才智,共同营造健康文明的生活氛围,为建设和谐社区作贡献。
  
  草根协会的诞生
  
  2011年10月11日,新疆考察团一行80余人涌进了狭小的王家垅社区,社区主任王雄球已经记不清接待了多少拨媒体和官员,这个位于长沙市开福区的普通社区自去年开始声名鹊起,有人甚至称其为“王家垅模式。”
  
  王家垅社区位于长沙老城区,密密麻麻的旧房子多建于上个世纪60至80年代,国有企事业单位下岗居民多,“他们对社会有一定的抵触情绪,工作一度难以开展。”王雄球说。
  
  十大协会的产生缘起偶然,2003年,长沙市取缔了拉客的“叭叭车”,残疾人赖以生存的饭碗丢了,王家垅社区80名残疾人跑到上级政府缠访,社区多方劝返无果。
  
  王雄球显得异常着急,作为第一责任人她几乎用尽了法子,“几番思索,我觉得应该拉近与他们的距离。”随后,她成立了残疾人协会,聘请了曾辉作为副会长。
  
  在残疾人的圈子里,曾辉的名号很响,他驾着助残车跑到现场,喊几声“兄弟”,传达了从社区了解的情况,本来要把“地板坐穿”的大家很快各自回家。
  
  “有些工作,干部做和居民‘圈子’里的人去做,效果大不一样!”王雄球等人从这件事里受到启发,花了几个月时间组织“公推直选”,各大协会相继诞生。
  
  2011年10月10日,《法制周报》记者走进了王家垅社区办公楼内,“麻将协会”、“宠物协会”、“护绿协会”、“平安志愿者协会”等牌子张挂在二楼,令人眼前一亮。
  
  经过几年的摸索调查,王家垅社区的“草根自治”渐渐成形。办公室主任胡成伟说,10个协会都是根据社区的实际情况而成立的自治组织,办的都是和居民生活息息相关的事,可以说从幼到老,从生到死,从文化到娱乐,一应俱全。通过自治协商,社区各协会还订立了《麻将馆自治公约》、《饲养宠物公约》、《门店经营公约》等一系列自律性公约,通过自律与他律相结合的方式,增强社区居民参与社会管理的自治能力。
  
  “居民的积极性都很高,从候选人的提名,到选举,再到规章制度的制定,都下了很大功夫。”胡成伟感叹,因为制度都是居民自己定的,所以大部分居民都能自觉遵守,现在社区工作人员的工作,比之前要好做多了。
  
  小区里的麻将新风
  
  一出《麻将新风》的小品在王家垅社区广为流传:
  
  演员:我,不好意思我还当上麻将协会长,(一脸严肃的说)我跟你们讲咯,那一家再打那个转转麻将、搞么子地下六合彩,搞点空头路,那我麻将协会会长就对你们不客气……
  
  主创人叫做周小娟,一位患鼻咽癌的退休高中教师,“麻将协会”成立,从不打麻将但被大家尊敬的她,高票当选为会长。
  
  “我由一个高中教师转型为全国首家民间选举产生的麻将协会会长,”周小娟言语里充满了自豪,“更感到肩负的责任。”
  
  在周小娟的带领下,麻将协会工作人员对社区进行了摸底,最后统计为30户麻将室,并制定《麻将业主规章制度》、《麻将室规章制度》、《社区与麻将业主的协议书》、《业主承诺书》、《麻将协会抽查情况登记表》。
  
  “我们让你的麻将室得以生存,但是你就要严格的服从管理,我们和业主们签约,如有违规违纪的,给予警告、罚款、关门。当然麻将自理协会就要起作用了,不定期的上门查访,并从找麻将馆周围居民了解情况,并登记在案,严格的进行监督。”周小娟向记者介绍。
  
  30户麻将室挨个去粘贴规章制度,“我们确实遭到过白眼,讽刺、遭到过不理解,但是也得到大部分麻友们的好评。”
  
  周小娟记得这样一则案例,社区中的曾伟(化名)是一名班车司机,在外跑车三天一个班,家务活都是女方做,家中有一个9岁的儿子和一位病在床上的父亲。但妻子有个毛病就是爱打麻将,经常打起麻将来什么都不记得了,有时连饭都不能按时做,气得曾伟把妻子打了一顿。有人反映到社区说打麻将引起了家庭暴力。
  
  周小娟闻讯后,上门给女方讲道理,“打麻将作为一种娱乐活动是可以的,但是过了头就有害于家庭和谐。”最后双方约定男方下班回家后女方可以打一场。像这样的案例,麻将协会的记录本上记载了一大本。
  
  社区自治秘诀
  
  在长沙,居民区搭灵堂、吹吹打打闹腾几天办丧事的陋俗,民政部门屡禁难止。王家垅社区成立“红白理事会”,推举退休干部粟庚生老人任会长。谁家老人去世,他就立即上门慰问,同时言明不能“搭棚子”办丧事。凭着多年的人脉和面子,粟庚生成功制止了多起“闹丧”的计划。为帮助居民文明办丧事,他和社区干部们跑前跑后,帮助联系殡仪馆,找人写挽联、悼词等,久而久之,王家垅历史悠久的丧葬旧俗为之一变。
  
  发生在身边的一个个生动的事例,使王家垅社区居民自我约束、自我服务、自我管理的能力大大提升,十分之一的居民自愿参与协会,高高兴兴地当起了义工和矛盾调解员。近3年来,王家垅社区没有发生过一起民转刑案件,也没有一例群体性伤亡事件,社区连续两次被评为零发案社区。
  
  这些“草根组织”为什么能处理好一些老大难问题?社区主任王雄球自曝秘诀。
  
  她认为秘诀之一就是“自己的规矩自己定”。居民林小红表示:“我是宠物协会会员,协会章程的制定我也有份,自己不遵守自己制定的规矩,不就相当于打自己的脸吗?”
  
  其次是功夫在服务之中。要赶走“弹四郎”,就必须做好服务,去年社区有12位老人过世,没有发生一起乱搭灵棚治丧事件。
  
  最后在于“自己的领导自己选”。计生协会会长陈继君带着一帮“辣利婆”上门理论,硬是遏制住了居民张某殴打妻子还把“小三”带回家的嚣张行径。
  
  通过劝导、协会评议仍然不能解决的疑难问题,社区还设立了法律氧吧,聘请律师当法律顾问,帮助协会从法律的层面协调矛盾。由于协会有理有据化解了矛盾,威信不断提升、影响不断扩大,居民参与热情越来越高。
  
  “追其根源,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王家垅社区能够结合工作实际,充分发挥居民自治作用,探索出了‘居民管居民’的模式,更有效的是健全完善了各类协会的组织体系和机制建设,做到有章可循,在服务中管理,寓管理于服务之中。”新疆阿勒泰市解放路街道解放南路社区党总支书记潘灵考察后,在一篇学习心得中写道。
  
  社区发展需长效机制
  
  但社区的居民如何制约管理者,如何让管理者能真正为居民服务?这恰恰是王家垅能否真正实现社区自治的制度性关键。
  
  有专家指出王家垅的“草根自治”模式只是社区自治的雏形,在理论支撑、财力物力保障等方面都还很欠缺。
  
  “各协会的人员都没有工资,都是志愿者的形式参与社区工作。”王雄球说。
  
  麻将协会会长周小娟认为,虽身为退休员工有自己的固定收入,“但我们在义务为社区做事,终究会慢慢变老,也希望社区能给予些资助,毕竟搞活动也需要钱啊。”
  
  这似乎是个两难命题,显然与国际上通行的社区自治方式有很大的区别。
  
  国际上通行的做法是,自治社区里并不存在政府基层组织或派出机构,社区的管理人员和管理职能都由居民自己用民主选举和契约来决定。另外,在财政方面,社区的管理人员不是政府官员,自然也不拿政府工资。这部分支出由社区居民自己解决。政府也会给社区服务组织一些资助或税收方面的优惠,但决不能干涉社区“内政”。
  
  对于社区发展的长效机制,王雄球表示也还没想清楚,“但我希望有个正式的法律来规定,我们就好操作了。”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