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血性男儿开车勇撞金店劫匪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张万福大金行处在宁乡县最繁华的人民中路,平时这里车多人多。

恢复往日宁静的金店。

杨国华(左)和杨坚两人都没想到“英雄”这个称呼会落到他们头上。本报记者 伏志勇 摄

   

      “我们敢开车撞劫匪,却不敢贸然去扶老人”
  
  血性男儿开车勇撞金店劫匪
  
  编者按有这么一个群体,在灾难降临时、在罪恶猖獗时、在危险逼近时,他们挺身而出,用勇气、鲜血乃至生命,守护着社会正义和良知的底线。然而,时过境迁,一些守护我们的平民英雄们却不得不面临就业、生活、心理等方面的诸多问题,甚至要承受来自社会的不理解、不尊重等造成的生活上和心理上的诸多问题。
  
  日前,某省对20多年来评选出的451名省级见义勇为先进人物进行了生存状况调查,结果显示:这群为社会和他人作出过卓越贡献的平民英雄和家庭中,相当一部分人生活陷入困境,沦为了流血又流泪的“弱势群体”。
  
  走近这个群体,我们常常为他们的英雄壮举所震撼,也常常为他们的境遇扼腕痛惜,但更多的是被他们的坚韧、淳朴和本色所打动。
  
  见义勇为者是社会正义的脊梁。守护脊梁,善待平民英雄,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从本期开始,《法制周报》推出大型策划“平民英雄系列报道——记录见义勇为者的生存状态”,让我们将目光投向这个特殊群体,记录他们的所感、所需、所痛,呼吁全社会都来关注见义勇为者的生存状况,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尽可能地给他们更多关爱和温暖。
  
  特约记者 彭亮 吕曦东/文 本报记者 伏志勇/图
  
  “人生如戏”,这句话杨坚、杨国华感同身受。在2010年宁乡“11·25金库被劫案”中,他们变身《男儿本色》的主角,毫不畏惧开车撞击劫匪车、追踪劫匪,惊险程度直逼好莱坞热血大片《速度与激情》;他们帮助公安机关侦破大案后,两人受到了政府和媒体的表彰赞誉,成为《一夜成名》的“英雄”;而在他们的自述中,却分明保留着《我非英雄》的真诚与质朴。
  
  受益人对他们的英雄行为充满感激,公安系统认为他们是“破案的关键因素”,媒体和政府盛赞他们的举动“有勇有谋”……然而,在英雄的光环下,这两个血性男儿却有着“我们敢开车撞劫匪,当下却不敢贸然去扶老人”的困惑……
  
  男儿本色
  
  2010年11月25日中午,三名蒙面劫匪窜至宁乡县玉潭镇“张万福大金行”,持自制手枪抢走手圈、项链、耳环、戒指等价值100万余元的黄金首饰后,驾车逃离现场。在抢劫过程中,由于两位路人挺身而出,开车撞劫匪车、追踪劫匪,成为破案“关键性因素”,帮助警方在短短10余天将劫匪全部抓捕归案。
  
  这两个路人,分别叫杨坚和杨国华。
  
  2011年9月,记者一行人驱车来至该金行,希望了解“11·25金店抢劫案”的具体情况。一位姓谢营业员是事件的亲历者,他对当时的案发场景仍心有余悸:“中午12点50分左右,我正在店里值班,突然门被推开了,三个蒙面人冲了进来,其中两个人手里有枪,我当时心里就想,坏了,遇到打劫的了!我吓得尖叫了一声,然后就听到当头的劫匪吼了一声‘不许动,谁动我一枪打死他!’,然后他们就冲向了黄金柜台,一阵‘哐啷’声之后,四个黄金柜台相继被砸坏,价值100多万的黄金饰品被洗劫一空。”
  
  金行的保安崔师傅,也是“11·25抢劫案”的亲历者:“当时我在后面的休息室,听到声音后我冲了出来,结果被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我马上退回了休息室,然后从后门绕到前门,打算跟踪他们。刚到门口,就听到外面‘哐啷’一声,一辆面的撞上了劫匪车,然后就看到他们两个(杨坚和杨国华)下车。这时候,金行里的劫匪已经得手,冲出去就用枪威逼他们不许动,两人就退回了车厢,等劫匪冲进黑车逃窜的时候,面的跟着追了出去。我一直以为是发生了交通意外,直到他俩后来回到金行察看案发现场,我才知道他们竟然是主动撞劫匪车,真够胆量的。”
  
  张万福大金行的张老板再三表达对两人的感激:“事后,他们什么要求都没提,我们提出要维修他们撞坏了的面包车,提了几次他们才答应。”
  
  从金行员工和老板的描绘中,记者已经看到了两人在邪恶面前不退缩、功劳面前不伸手的“男儿本色”。
  
  速度与激情
  
  杨国华,生于1976年,在县区租了一个三四百平方米的仓库,开了一个小型的建材出租门面,说起话来,眼睛里总带点笑意。杨坚比杨国华小了两岁,以前在当地的一家工厂工作,去年工厂倒闭后,他就成了“待岗青年”。
  
  “很多事情其实都是巧合,既然让我们碰上了这事,就不能不站出来了,别的还真没想太多。”杨国华和杨坚就这样开了场。
  
  2010年11月25日中午12点40分左右,杨坚驾驶一辆面的,杨国华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沿人民路到汽车站与客户洽谈业务。当经过人民路张万福大金行时,杨坚首先看到了港片中经常出现的一幕:3名蒙面人从一辆黑色起亚牌轿车上下来,其中一人拿着黑色旅行袋,另两人手持枪支和铁锤,径直向张万福金店走去,黑色起亚牌轿车驾驶座上还坐着一名蒙面人,车没有熄火。
  
  见此情景,杨坚、杨国华马上意识到:抢劫了!两人短暂交流后,决定用自己的车辆把接应车撞熄火,使其无法脱逃。
  
  于是,杨国华和杨坚将车停在劫匪作案车辆的前面10米左右,然后迅速后退直接撞向劫匪的车辆,将劫匪作案车的车头撞得严重变形,引擎盖凸了出来。
  
  接着,副驾驶位置上的杨国华冲下了车,“我当时就想,把劫匪的司机给逮住,这些家伙就跑不掉了,结果一下车,金行里的劫匪就冲出来了,用一把猎枪改造的散弹枪指着我,枪管特别粗,杀伤力和杀伤面积都很大,要是开了枪,肯定满面开花!”
  
  面对枪口,杨国华和杨坚没有继续逞强,而是退回了车厢。“我们一看这形势不对,人家手里有两支枪,两个铁锤,我们却只有两双拳头,硬拼的话肯定干不过,我们当然想抓住劫匪,但没必要做无谓的牺牲。”
  
  劫匪将他们逼回了面包车上后,钻进黑色起亚牌轿车仓皇逃窜。杨国华和杨坚来不及多想,发动面包车追了上去。场面虽然远不及好莱坞热血大片《速度与激情》,但惊险刺激却毫不逊色。
  
  记者忍不住插问:“他们人多,又有枪,你们当时就没害怕?没想过逃?”
  
  “当时真没想过怕,更没想过逃,要怕的话就不会撞车,更不会去追了。我们追出去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直接抓获劫匪,毕竟人家有两支枪,就是为了弄清楚他们逃跑的方向。”
  
  两人追了10公里,失去了劫匪车的踪迹,于是马上返回镇上,走进了玉潭镇派出所,将案件经过和所见所闻详细告诉了值班民警,特别是对劫匪车辆引擎盖被撞得凸起来的情况进行了仔细描述。根据两人提供的线索,公安机关迅速在全县范围内进行搜捕行动,重点设卡拦截引擎盖凸起的黑色小轿车。后来正是通过这一重要线索,于2010年12月6日将所有直接作案嫌疑人、窝藏嫌疑人、策划指挥嫌疑人全部抓获,短短十余天时间成功侦破了抢劫大案。
  
  一夜成名
  
  “当时情况很紧急,我们站出来,是因为我们觉得这个事情应该管,而不是管这事有什么好处。”杨国华、杨坚向记者表明他们的立场,并且反问记者:“如果是为了钱,多少钱才值得你冒被劫匪开枪的风险?”
  
  宁乡县政法委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两人在危险时刻挺身而出并非偶然,因为在日常生活中,他们都是热心人,每遇朋友和邻里之间有小纠纷和摩擦时都能站在公正立场上帮助调解,对于身边有困难的人总是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一句话概括,“他们都是性情中人”。
  
  杨国华告诉记者,其实他们对政府和社会没有任何要求,没想到政府和社会竟然给了他们这么多的荣誉,颇有点“无心插柳柳成阴”的感觉。
  
  “从一开始,我们就没往这方面想,当县政法委干部找上我们的时候,我们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你怎么证明你是政法委的?后来中央电视台法治在线的一位记者采访我们,说我们的行动对案件的侦破起了很大作用,估计政府会进行表彰和奖励,我们两个也没当一回事。”
  
  后来发生的这一切远远超乎了两人的预期。他们的英勇举动受到省、市、县政法委领导的高度赞扬,先后被授予宁乡县、湖南省见义勇为先进个人称号,还入选了宁乡县的“道德模范人物”。他们的事迹经中央电视台、法治中国网络电视台和省、市、县各级各类媒体报道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
  
  8月初,两人接到了省见义勇为基金会的电话,要他们两人将材料和湖南省见义勇为勋章与证书拿去复印备案,并告知他们,正考虑将两人的事迹推报“全国见义勇为英雄人物”。湖南省见义勇为基金会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杨国华和杨坚的行为,不但体现了两人的勇气和正义感,更重要的是,他们懂得与匪徒周旋,注重策略,既保护了自己,又配合警方追捕到了劫匪,这些特点都特别值得我们重视和提倡。”
  
  “真没想到‘英雄’这个称呼还能落到我们头上来。”杨国华则跟我们说起了一则趣闻:“连面包车的厂商都来人了,说要请我们打个广告,证明面包车品质可靠,性能优越,我俩差点就当上广告明星了。”
  
  当问起两人怎么对待“一夜成名”的人生变化,杨国华向我们坦诚相告:“从省城领回来‘湖南省见义勇为英雄人物’的荣誉证书和勋章后,转手就交给了母亲。评了奖,得了勋章,我们当然高兴,但总不能抱着这个吃一辈子,要过好日子,事业才是根本。”
  
  正为工作发愁的杨坚更是直言不讳:“现在孩子大了,老人老了,花钱的地方越来越多了。我虽然评上了英雄人物,但实际上还是个待岗青年,快点找份工作比什么都实在。”
  
  我非英雄
  
  当记者提出要去探访他们家人时,杨国华一口回绝:“我们自己都豁出去了,但是想保护好自己的家人。从来不让家人接受媒体采访。”他告诉记者,家里的压力非常大,四个劫匪都是宁乡人,这个集团一共有十几个人,都是些亡命之徒,说不定还有漏网之鱼,再说,有两个劫匪过几年就能出狱,说不定会采取报复行动。
  
  杨坚说,“我女儿只有7岁多,我从来不跟她说这些事情,怕她到外面去说,被这些劫匪给盯上就麻烦了。”
  
  “我们听到的最多的劝告就是‘低调一点’,家人和朋友都劝我们以后做事稳着点,还说拿性命去换英雄的名号,不值得。”
  
  出事后第二天,几个哥们请他们吃饭、压惊,席间一个哥们问道:“要是歹徒真的开了枪,你们说该咋办?”
  
  杨坚回忆当时的情景:“听哥们这么一说,当时背后凉飕飕的,感觉有一点后怕了。”杨国华接过话茬:“我们是家里的顶梁柱,要是受了伤甚至丢了性命,家人怎么办?7月24日,我们参加省里见义勇为的颁奖大会,看到湘潭的一个获奖者,为了抢救火灾,浑身都烧伤了,衣服都没法穿,那场面太让人揪心了,比起他们,我们真的太幸运了。”
  
  当记者问两人,怎么才能让见义勇为蔚然成风,杨坚对此显然已做了很多思考:“第一是要让人有做好事的条件和环境,前段时间出了老人摔倒没人扶的事情,这当然只是个别现象。我觉得不是大家没有爱心,而是怕惹来麻烦。我们敢开车撞劫匪,撞了他总不会要我赔偿吧?但当下,我们却不敢贸然去扶老人,没准自己就成了这‘个别现象’呢?第二,就是国家要让人有做好事的动力,现在很多新闻都报道了,一些见义勇为的人连医药费都没有,流血又流泪,这样下去,谁还愿意站出来,要是好人没有了见义勇为的底气,那么坏人就更加没了顾忌。希望全社会都来关注和帮助那些生活困难的平民英雄。”
  
  [记者手记]
  
  离开杨坚和杨国华的时候,我们心里五味杂陈。毫无疑问,他们是幸运的,不但在劫匪的枪口下全身而退,还协助警方破了大案,成了名副其实的英雄。但毕竟他们也只是普通人,他们的担忧、他们的苦恼,还有他们的“牢骚”,和我们大多数人一样。也许,当我们社会的爱心不再面临陷阱,见义勇为者不再落入流血又流泪的处境,就是他们既敢于开车撞劫匪,又能放心地扶起摔倒的老人的时候了。
  
  折断了脊梁,我们还能走多远
  
  特约评论员黄河清彭亮吕曦东
  
  2011年10月13日下午,广东佛山南海黄岐镇广佛五金城,两岁的小悦悦在家门口的巷子里玩耍着时,被一辆面包车撞倒在地,右侧车轮两次从悦悦身上碾过。在接下来的5分钟里面,一辆小型货柜车再次从她身上碾过。先后18人从悦悦的身边走过,没有人伸出援手,哪怕是打个电话求助。
  
  著名主持人杨澜在博客中直言“被车祸的残酷和人心冷漠双重震撼了。”
  
  在女童连续遭碾事件之前,武汉的一位88岁的老人在离家不到100米的菜场口迎面摔倒无人施以援手以致窒息死亡,曾经引发人们对“老人摔倒该不该扶”的大讨论,由此衍生的舆论哗然和道德危机,犹如多米诺骨牌效应,深刻地影响到我们每个人的日常生活。
  
  有人感叹,“彭宇案”导致“社会道德滑坡三十年”。其实不然,因为人类的道德水平并不必然随着时代的步伐相应提高,而是与社会的大气候息息相关。改革开放以来,市场经济的观念已经渗入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极大地调动和激发人的创造性,但不可避免的是,一些因趋利而产生的负面影响也随之而来,很多可贵的精神被遗忘了,很多传统美德似乎也不合时宜了。用实惠主义的眼光和功利主义的标准审视一切,评判一切,越来越深刻地影响和改变了一些人的价值观。在有些人的眼中,他人的痛苦与灾难,与我何干?万一被救助对象反咬一口,不是引火烧身?于是,摔倒的老人不能扶了,遇险者不能管了,遭碾压的儿童不能救了——然而,我们有没有想过,这个老人,也许就是我们的父母;这个遇险者,也许就是你和我;这个车轮下的儿童,也许就是我们的孩子。
  
  当我们对他人的困难与痛苦有意无意地选择了漠视甚至嘲弄,就是在损毁整个社会的生态环境,其后果比自然环境的污染更为严重。然而,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今年7月,杭州滨江区一住宅小区内,当两岁的妞妞从从10楼坠落下来时,路过的吴菊萍奋不顾身用双手接住了妞妞,托起了我们这个时代最美的情怀,因而被广大网民誉为“最美妈妈”。
  
  两相比较,小悦悦的不幸和妞妞的幸运,区别就在于路人是否伸出救援之手。由于法律和公权力很大程度上具有滞后性,并且存在很多盲区,因此见义勇为者常会扮演对抗天灾人祸、维护社会平安、保护民众生命财产安全的“第一力量”,而被视为社会正义的“脊梁”。我们无法想象,一旦有一天正义的脊梁断折了,人们彼此间成为不相干的陌生人,各自只能在罪恶、灾难与危险面前孤身作战,我们的生活将成为一件怎样焦虑、恐惧的事情?
  
  “最美妈妈”吴菊萍,拾荒阿姨陈贤妹,还有戴碧蓉、文花枝等所有的平民英雄,其实也只是如你我的芸芸众生,所不同的是,在灾难降临时,在罪恶猖獗时,在危险逼近时,他们站了出来,用勇气、鲜血乃至生命,守护周围的人们,守护我们共同的家园,守护我们这个社会的底线和良知。如果我们没有站出来的勇气,至少对站出来的人保持敬重与珍惜;如果我们当不了英雄,至少也要成为英雄的港湾和土壤。只有全社会都来关注见义勇为者们的生存状况,热心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并最终从根本上建立社会的保障体系,营造出温暖、友爱、相互信任的大环境,才能使正义的脊梁撑起社会的良知,使我们这个社会实现公平和正义,使我们的国家加速走向文明与进步。
  
  (黄河清,湖南省广播电视局原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副总编;彭亮,湖南省优秀共青团员、曾获评“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吕曦东,全国见义勇为先进分子、火车下舍身救人的“80后英雄”)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