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小悦悦走了,留下的创伤何时愈合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小悦悦走了,留下的创伤何时愈合
  
  10月21日上午,一个令人痛心的消息传来:在佛山接连被两辆车碾过的2岁女童小悦悦终因伤势严重,医院全力抢救无效后于21日零时32分离世。
  
  18日,刚到佛山的《法制周报》记者赶往事故发生地五金城,周边的商户都异口同声称没听到小悦悦的哭声,“当时雨声很大,外面发生了什么,真的不知道。”珠江电线电缆的陈老板说。记者试图找到那18名路人,让人意外的是,被旁人指认出来的“路人”,多数矢口否认亲历了事件。
  
  小悦悦的离开,给国人留下一段不能忘却的记忆。小悦悦的遭遇既撕疼了国人敏感的神经,也让整个社会陷入反思。19日,以广东省政法委、省社工委为主,包括团委、妇联、社科院、社科联等十多个部门,以“谴责见死不救行为,倡导见义勇为精神”为题,针对小悦悦事件进行讨论。会上讨论话题集中在:如何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如何引导见义勇为、扶助弱者的社会风尚?如何唤起社会良知?如何倡导社会主义道德?如何强化公平正义的社会主义法治理念?
  
  随后广东省政法委在官方微博征求民意,问计于民,征求救济机制、奖惩机制方面的意见与建议,或将拟定奖励见义勇为、惩处见死不救行为的相关法规。不少民众表示支持。但有专家担心,以公权力通过立法介入道德领域,有可能会侵犯到公民私权,但是国外不乏相关的法律法规。有律师认为,立法更重要的应该是保护施救者的权益。
  
  见习记者 王勤虎
  
  发自广东佛山
  
  根据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发布的消息,“备受社会各界高度关注的王悦(悦悦),于2011年10月21日零时32分离世。”
  
  悦悦的离开,给冷漠的路人留下一段不能忘却的记忆。善良的小主角悦悦去了天堂,那么冷漠的18名路人在事后有何感想?两名肇事司机又会有何结局?救起悦悦的陈阿婆会好人有好报吗?
  
  小悦悦的遭遇撕疼了国人敏感的神经,该事件让整个社会陷入反思,并一度出现对“见死不救”进行立法的建议。悦悦在国人的无限牵挂中走了,但她留下的社会创伤何时能愈合?
  
  18名路人“见死不救”背负骂名
  
  在10月13日事故发生的现场,周边的业主异口同声均称没有听到小悦悦的哭声,因而不知情。“当时雨声很大,外面发生了什么,真的不知道”,珠江电线电缆的陈老板说。
  
  记者注意到,五金城的顶棚上盖的是铁皮,当天下午雨下得很大。多家档口的业主均表示,市场里声音很大。除此之外,顶棚上盖的亮瓦(透明塑料板)也因为年久未更新的缘故,颜色比较深黄,透光性较差。离现场最近的两盏氖灯,高高挂在顶棚上,氖灯的反射板也有锈蚀。该经营部门头上的监控视频显示,现场周围堆有较高的货物,加上店里还摆有货架。部分业主或许有自己的苦衷。
  
  新华劳保经营部门头上的摄像头记录下了事件的全部过程。视频显示,18个路人先后从倒在地上的小悦悦身旁走过。遗憾的是,他们未施与任何援救,哪怕是拨打120或是报警的举手之劳。而据悉,17日,《羊城晚报》记者在五金城内多处寻访,试图找到这18名路人。让人意外的是,被旁人指认出来的“路人”,多数矢口否认亲历了事件。
  
  少钰水暖店的老板陈先生,5时30分03秒出现在视频画面中。因摄入视频,陈先生很委屈,“在淘宝旺旺网页上有人发信息骂我,最近生意也受了影响。”
  
  18座店铺的林女士,在17日早上承认,事发时自己曾牵着女儿走过小悦悦身边。“我见到一个小女孩躺在路上哭,于是我就问一家店铺的年轻人是不是他们家的,他说不知道,人家都不敢,我怎么敢碰?”
  
  视频中出现的第二个“路人”,是劳保店北侧一家售卖铁线的商铺的员工。金帝砂轮的崔先生曾找过这个员工理论,对方回应“又不是你的孩子,你管那么多闲事干吗!”
  
  好在20日下午2时,视频中的第16个“路人”陈先生来终于来到医院向悦悦的父母亲致歉。陈先生说,连日来心情一直非常纠结,不断有人打电话来档口,辱骂和骚扰他。很多人质问他当时为何“见死不救”。市场管理处据称也不想给陈先生档口续租。“我一定要向悦悦父母致歉和解释清楚。”陈先生同妻子将花篮交给悦悦的亲属,离开时,陈先生表情轻松,他说“我只有来到这里后才问心无愧。”
  
  逃逸肇事司机最高或获刑7年
  
  广东东方昆仑律师事务所的黄金松律师表示,两名肇事司机将承担全部责任,其中第一辆肇事逃逸车的司机承担主要责任,最高或面临7年刑罚。黄律师称,作为监护人,小悦悦的父母没有尽到看管小悦悦的责任,本应承担一定的责任,但因两车的司机肇事后发生逃逸,故由两车司机负全部责任。
  
  事故发生当天的晚上9点,第二辆肇事车辆驾驶人蒋某到公安机关投案。16日下午1点,第一部肇事车辆司机胡某在警方的强大压力下,也主动到交警中队投案自首。至此,两名犯罪嫌疑人落网。
  
  肇事司机胡某自首前曾主动致电悦悦的父亲王持昌,想私了。王持昌后来回忆,“(胡某)从头到尾一句道歉都没有。他在电话中开始问我是不是悦悦的爸爸,然后叫我把账号给他,他给我汇钱。说了一分多钟到两分钟,我一直说我不要钱,但是他却一直要我把账号给他。老是提钱,我就有点怀疑了,怀疑他是肇事司机。”
  
  王持昌先后三次问对方,“你是不是那个肇事司机”,对方回答“我是”。王持昌劝对方自首,“你马上去附近的公安局或派出所自首,叫法律来审判你。”“你说你要多少钱吧?”“好吧,你等我与家人商量一下。”为避免打草惊蛇,王持昌挂掉了电话。
  
  对第一个肇事者,王持昌问道,“你的父母是怎么教育你的?你又是怎样教育你的孩子的?”
  
  对第二个肇事者,他暂时不想发表什么言论,“我不想仇恨太多的东西”。
  
  警方缉拿肇事者之间,一个赵姓男子以肇事司机的身份给小悦悦家属通电话,并称要给他们打钱但“不会自首”。19日,经西安《华商报》报道,赵姓男子为了想学凤姐、兽兽一样博出位出名,因而冒充肇事者。
  
  陈阿婆不是作秀
  
  小悦悦的施救恩人,第19个路人陈贤妹对事发时的情形仍记忆犹新。
  
  “那天下午,我在捡垃圾,远远看见一个小孩子躺在路上,就赶忙走过去。我走到女仔旁边,听到她‘啊’‘啊’的叫声。我想把她抱起来,但孩子软绵绵的,马上就瘫了下去。我不敢用力,便把孩子拖到路边,喊路过的人帮忙,没有人理我。我问旁边的几家店铺,这是不是你们家的小孩,他们说不知道。后来,我看到了悦悦的妈妈。”58岁的陈贤妹说。
  
  陈贤妹是广东清远阳山人,跟着孩子在佛山生活。白天,给一家小公司做饭,下午就出去捡垃圾卖点钱。
  
  自从救了悦悦后,陈贤妹的手机每隔10分钟便有一个电话打进来。“听得耳朵都有点痛”,她总是不断对来电的记者或政府工作人员重复一句话,“这是我应该做的”。因为不会说普通话,陈阿婆经常是“呃呃”后挂了,也因为这样,有人质疑她是“想出名”,这让陈姨感到心寒,但她只是轻轻地挥挥手,“我对得住我的心!”
  
  16日,从广州医院回到佛山的悦悦父母,找到施救恩人陈贤妹,两个人跪在恩人的面前泣不成声。
  
  17日,为表彰陈贤妹的义举,佛山市、南海区两级政府,奖励陈贤妹1.1万元。南海区及大沥镇两级文明办也一起看望陈贤妹,并送上2万元奖金。市民政局李冠明副局长说,“看望陈大姐一是敬重,二是希望在社会弘扬这种见义勇为的精神,鞭挞社会的不良风气。”
  
  18日,来医院探望悦悦的陈贤妹,从环保袋里掏出沉甸甸的现金塞给曲女士。陈贤妹要兑现自己说的话。“我不知道带了多少钱,都是这几天他们(社会各界)给我的慰问金,我都给小孩了。”悦悦妈妈曲女士泣不成声……
  
  反思
  
  是否应
  
  为见义勇为者立法
  
  救起小悦悦的陈阿婆连日来除了收到赞扬之外,也有人指责她称其有作秀之嫌。佛山民间著名的好心人陈阿婆也说:“以前救人帮人,从来没想过会怕,但这两年看到或听到,帮人或救人后还被误会的新闻多了,我也有些怕和担心。”
  
  从彭宇案到小悦悦事件,再到很多平民英雄的遭遇,如今,人们在见义勇为前似乎多了很多顾虑。用立法惩戒“见死不救”,用立法来保障见义勇为、见危勇为者的利益似乎是有所必要。
  
  广州社科院高级研究员彭澎就认为,只有救助体系不完善,被救者才会想到通过诬赖好人转嫁危机,只要社会能够给予足够保障,被救者和施救者都可以免除后顾之忧,大家才敢于见义勇为,履行社会责任。“可以借鉴其他国家的做法,试图从立法等层面完善对这种行为的奖惩制度。”
  
  中山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广东省刑法学研究会秘书长聂立泽也表示,现在的法律弊端是认证程序和标准太繁琐,英雄成被告的事也越来越多,导致人们心灰意冷。是否应该为见义勇为者立法?聂立泽说,国家应该考虑这个问题。
  
  据悉,其实早在2001年的全国两会上,就有32名代表提出议案,建议《刑法》增加新罪名“见危不救和见死不救”罪。
  
  据《佛山日报》
  
  视角
  
  小悦悦事件,
  
  孩子父母也有重大责任
  
  从小悦悦的事情被媒体报道的那一天起,社会舆论千篇一律地声讨“见死不救”的18名路人,父母则因为孩子的遭遇而广受同情。“孩子父母应负主要责任”,当本报记者致电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时,周教授语出惊人。
  
  周教授认为,作为孩子的监护人,不应该让小孩单独出去。孩子毕竟太小,缺乏对周边环境的判断能力。如果小孩当时有大人陪着,就不会发生后面一系列的痛心事情了。事发时,悦悦的父亲在店里忙生意,母亲也在家里,女儿独自一人走出去了好远,当时车又多。不可否认,小悦悦的父母没有尽到照顾的义务,但在小悦悦倒地后需要帮助的情况下,路人有必要伸出援助之手,路人不救是要负一定责任的,周教授同时也表示。
  
  周教授认为,只有在明确责任的前提下,对路人进行批判才有意义,这也才会让更多的父母更加注重照顾的义务,而不是将义务推给路人,只有这样,孩子的安全才会更加有保障。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