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何平:我要像向日葵迎着阳光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女版洪战辉”带弟上大学 最多时打七份零工挣钱养家
  
  何平:我要像向日葵迎着阳光
  
  见习记者谭明
  
  她单纯善良、自强不息,她用稚嫩的肩膀撑起了一个苦难的家庭,她爱笑、爱唱歌、爱参加社团活动……有人把她称为“女版的洪战辉”,更多人更愿意亲切叫她“向日葵女孩”,她叫何平——湖南科技大学09级对外汉语专业的大三女生,一个活泼开朗、喜欢向日葵的阳光女孩。
  
  “笑趟过风暴和险滩”
  
  她是一个很爱笑的女孩,用同学的话说,“何平的笑点很低。”不了解她的老师和同学,根本无法想象这个阳光女孩背后有着那么辛酸的成长经历。
  
  今年20岁的何平出生于浏阳市澄潭江镇吾田村。她的母亲患有脑膜炎后遗症,后来发展成间歇性精神病,经常疯疯癫癫跑出门。因为母亲经常出走,何平7岁就学会了做饭。何平唯一的弟弟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因为营养不良,8岁的孩子只有10多公斤,而且缺乏多种微量元素,体内血铅还严重超标。作为家中主要劳力的父亲,在一次车祸中受伤,干不了重活,2008年又因中风引发脑出血,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此后,家庭的重担全部压在了这个当时只有17岁的女孩身上。
  
  为了挣钱养家,何平最多的时候打7份零工,在饭店洗过碗、端过盘子,为校报当过投递员,做过家教。除了政府每月给的300元最低生活保障,她每月给父母汇去的四五百块钱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
  
  有时候,她确实很累了,“能好好地睡一觉就是最大的享受。”但生活的艰辛并没有压垮她,“一切不开心的事情,都可以融化在歌声和笑声里,当疲惫、苦闷的时候,我唱唱歌、跑跑步,心情就舒畅了很多。”
  
  她还写过一首小诗:春去秋来,花谢花开,憧憬未渺,心梦未残,盛载着太多的小船,笑趟过风暴和险滩。擦干曾经流的泪,挥下奔跑中的汗,向着阳光,向着彼岸的明天!
  
  “弟弟的一切就是我的一切”
  
  何平的弟弟何君是一个乖巧懂礼貌的小男孩,“谢谢”时刻挂在他的嘴边。
  
  当初,何平为了救弟弟,十多岁的小姑娘孤身“闯”长沙,跑到湖南省慈善总会,为何君争取到了一个免费治疗的机会。经过手术,何君的病情得到好转。“跑的次数多了,慈善总会的叔叔阿姨都认识我,给予我很大帮助。”
  
  为了让弟弟吃好,上高中时,何平节衣缩食,有时甚至一天只吃5个馒头,省下的钱给弟弟买牛奶。到湘潭上大学之后,弟弟一直是何平的牵挂,担心他体弱生病,担心他吃不好、穿不暖、长不高,担心他受到伤害……无数的担心,让何平寝食难安。
  
  而没有姐姐在身边的何君因为父母无法很好照料他,面黄肌瘦、营养不良,8岁的孩子发育仅仅相当于5岁儿童的水平。因为何平不在家,没人去邻居家挑水,母亲用池塘里的水煮饭,可能水质原因,何君血铅严重超标。
  
  为了弟弟能健康成长,何平决定把弟弟带到学校来照顾,在学校的帮助下,何君来到了湘潭。
  
  每天,何平又当姐又当妈,给弟弟洗澡、洗衣服、辅导功课,还陪他打半小时篮球,为的是增强他的体质。为了让弟弟能够补充更多的营养,何平每餐偷偷吃着1元钱的“无荤餐”,而给何君准备的每顿饭有鱼有肉,每天两杯牛奶,每两天一个苹果。
  
  8岁的小何君也非常听话懂事,自己起床叠被子做功课,要是姐姐没回来,做完作业之后,还打扫小屋里的卫生。到了晚上,他还会跟着姐姐一起到学校的图书馆看书。
  
  看着弟弟健康成长,何平感到十分高兴,她告诉《法制周报》记者:“弟弟开心就是我的开心,弟弟健康就是我的健康,弟弟的一切就是我的一切,只要弟弟过得好,我就感到无比欣慰。”
  
  “站着听课可以醒脑提神”
  
  何平既要完成学业,又要挣钱养家,还要照顾弟弟,她每天的日程被安排得满满的。早上6时起床学习,7时叫弟弟起床,早餐后送弟弟上学。中午接弟弟去食堂吃饭,然后打扫校园卫生半小时。晚上和弟弟去图书馆学习,直到帮弟弟洗完澡、洗完衣服,她才能安静地看看书,等忙完了这些经常已是凌晨1时左右。
  
  可就是在这种状态之下,何平也从未缺过课。有时实在太困了,她会站起来听课,“刚开始老师还感到奇怪,以为我有问题要问。其实,站着听课可醒脑提神,集中注意力,我真的很怕上课睡觉,我不能因为事情多而落下课。”
  
  有时候,我都不知道该佩服她还是羡慕她,她似乎总有种用不完的激情,在我们很可能选择放弃的时候,她却依然能一关一关地闯过去。”一位和何平走得很近的同学说。
  
  在何平和弟弟的小屋里,各类荣誉挂满了半边墙。何平曾是学院英语艺术团的副团长,既有很强的组织协调能力,又心思细腻处事稳重。除了唱歌,演讲、主持都是她的拿手好戏。
  
  “最近,学校要我尽量少做兼职,让我照顾好身体,安心学习,现在我只做了3份兼职,一下子闲下来,总感觉浪费了很多时间。所以,我要把闲下的时间好好利用起来,认真学习,准备考研。”
  
  “希望他也能感受到别人的帮助”
  
  何平同样有着一颗感恩的心,在感受着生活艰辛的同时,她没有忘记用爱去回报社会。
  
  2008年7月,何平无意中得知浏阳某中学一位詹姓男孩的母亲得了重病,需要10多万元治疗,希望得到社会救助。感同身受的她给报社打了几次电话,被告知捐助者寥寥无几。当时何平的存折里有3000多元,是给爸爸治病时剩下的。但她还是捐出了1600元。“其实,我还是有点小私心的,如果捐助的人很多,我就不捐了,把钱留着。”何平说,“捐款之后,我不敢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怕大家知道后说我,因为这些钱都是我从大家那里筹来的。我只是想帮帮那个男孩,希望他也能像我一样,感受到别人的帮助。”
  
  在何平的QQ空间里,隔几天就有一长串名单和数字,那是帮助她的好心人的名字,还有政府、学校及社会各界给予她的资助。何平说,要把这些都记下来,等将来有能力了一定要报答他们。
  
  采访结束的时候,何平告诉记者,她特别喜欢向日葵,床头贴满了向日葵的照片,她要像向日葵迎着太阳一样生活,仰着头迎着阳光前进。“等有机会,我一定要看看真正的向日葵。”
  
  何平日记
  2011年9月25日 星期天 晴
  
  华灯初上时,坐公交车转两趟车回学校。车上异常拥挤,夜色下车上的人们有些都不掩疲劳的神色,或许都等着回到有灯光等着的温暖的家,现在弟弟在家等我吧?朋友带他吃过饭了吧?应该做了作业只等我再检查一遍了。父亲在医院不知睡着没,妈妈是否又懵懵懂懂地偷跑出去玩了。她有听我的话按时吃药的吧?护士姐姐们会看着父亲的点滴瓶吧?“十一”就可以回浏阳了,也可以去医院照顾父亲。
  
  路过一个广场,很多老人在跳舞,看着她们并不年轻的脸,但却满足的面容,觉得很温暖,心里软软的,至少这些婆婆(奶奶—编者注)们是幸福健康充满活力的。如果每个家庭的婆婆都可以这样该多好!想到自己婆婆如今因为老年痴呆症都很难说清一句话,心里又酸又涩。如今她再也不用为我心疼为我们操心了,每天虽然傻乐着但也简单地乐着。
  
  突然想起的妈妈,像个宝宝似的妈妈,只要耐心哄哄就会笑着,不会去操心家事,无忧无虑,其实看着她轻松简单地生活着,不比很操心很劳累到心力交瘁更让子女安心么?这样想着,对她心疼的难受和对命的埋怨也就慢慢消散了。至少,她自己是幸福的!我给买的一件冬衣或一点好吃的东西,她都会很开心,让人从心窝里生出一种带点酸胀却又满足的感觉。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