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湖南将晒“三公”经费建阳光政府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在已公布的机关单位“三公”消费中,公车消费占据了很大比重。记者 伏志勇 图

  湖南将晒“三公”经费建阳光政府
  
  本报首席记者 朱春先
  
  “要真正让老百姓解除对‘三公’经费的蒙眬困境,确保他们对政府,以及由政府主导的大型国有企业‘三公’经费开支的知情权得到充分满足,首先就要在‘三公’经费公开的范围上有所突破。”湖南大学副校长、民建湖南省委主委赖明勇说。
  
  众所周知,党政部门“三公”经费的开支,历来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针对湖南即将于2012年向全社会公开省级部门“三公”经费和行政经费的消息,《法制周报》记者日前采访了部分经济界与学术界的专家,赖明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建议,经费公开范围要“向地方政府、国有企业、所有财政资金使用单位等三方面延伸”。
  
  湖南省委党校、湖南行政学院决策咨询中心副主任王克修教授则指出,“让任何一项行政性支出都进入预算,让公众知情,接受公众监督,关乎政府形象,更关乎社会民主建设进程。”
  
  虽然湖南“三公”经费将如何公开还没完全公布,但并不妨碍社会各界对出台方案的期盼。
  
  湖南明年公开省级部门经费
  
  “这条消息我早就注意到了。”正在上海参加某会议的赖明勇说。
  
  作为经济界的民主党派负责人,赖明勇一直都十分关注与财政有关的消息。赖明勇说,每年参加中央和省“两会”,有关政府部门的经费公开就是一个热点话题,湖南明确提出要从明年开始“公开省级部门经费,包括‘三公’经费和行政经费”的消息,他是从网上看到的。
  
  “从报道的情况来看,显然这只是一个引子,并没有很明确和完整的内容,包括公开的内容、形式和方式,等等。”
  
  正在宁乡参加一个重要会议的王克修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在他看来,目前所能看到的新闻,都只是提到明年要公开“三公”经费,具体如何做未见详细方案。
  
  11月15日,记者到湖南省财政厅相关部门要求了解更详细信息时,工作人员告知,目前方案还在反复完善和修改阶段,“现阶段没有更多情况可以透露”。
  
  11月7日,在湖南省推行部门预算十周年座谈会上,省财政厅透露,将于2012年按照中央要求,有序向社会公开省级部门“三公”经费和行政经费。
  
  至于“具体如何公开、范围有多广”等令百姓关心的问题,会议只说省财政将从公开的范围、格式、口径和步骤等方面进行部署,详情尚未透露。
  
  今年3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中央各部门公开“三公”经费,之后的5月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决定,地方政府及其有关部门要比照中央财政做法,公开“三公”经费。截至目前,共有三个省市落实了这一政策,分别是北京、陕西和上海。
  
  从目前公布的“三公”经费的三个省市来看,各有特点。其中北京最先公布,陕西较为详尽,上海可以网上查阅。而作为中部崛起的重镇,湖南“三公”经费将如何公开,令人们充满遐想。
  
  单位公用经费人均定额拟提高
  
  在11月7日的会议上,湖南省财政厅透露,省直部门正常运行经费保障机制方案已经上报审批,拟于2012年实行。
  
  据了解,方案拟提高定额标准,调整后,省直机关单位公用经费人均综合定额由2.3万元提高至3.4万元(按政务一档处级干部计算),增长达48%。
  
  会议指出,新定额标准是根据政策规定、物价水平、现实需求、省级财力等因素综合确定的,重点考虑单位反映较为突出、受物价水平影响较大、与现实情况差距较远的招待费、公务用车运行维护费、差旅费、维修费等项目。
  
  对于不同类型的财政单位,省财政将实行不同的财政支持办法。其中,对于承担义务教育、基础性科研、公共文化、公共卫生及基层的基本医疗服务等基本公益服务,省财政将根据单位正常业务需要给予经费保障;对于高等教育、非盈利医疗等公益服务,省财政将给予经费补助,并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予以支持。
  
  另外,目前省财政厅正会同编制部门就人员编制与预算安排的问题进行研究,将对机构编制进行实名制管理,并与预算安排实行联动,按照编制内实有人数核准并据实编列人员经费。明年起,还将在省直部门推行预算绩效管理工作,力争在2到3年内建立起预算绩效管理机制。
  
  “三公”项目和科目须有明确定义
  
  尽管目前已经有三个省市的“公开”样本,但各地的具体情况不同,湖南的方案不可能重复其他省市的方案。
  
  这并不妨碍社会各界对出台方案的期盼。
  
  作为湖南省第一个教育部文科岗位长江学者,先后担任湖南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湖南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院长、湖南大学副校长的赖明勇,站在经济学家的角度,对于如何完善“三公”政策公开制度,也提出了自己的思考。
  
  “首先是要扩大公开范围。”赖明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包括省、市、县在内的各级政府都应公开‘三公’数字,从省级政府开始,主动接受社会监督;央企、省企、市企等国有企业也应公布‘三公’账单;人大、政协、党委、纪委、检察院、法院等部门也应公开数字。”“各地方和部门在‘三公’经费公开过程中,应将国内会议旅游的预算及支出单列出来加以公开。”赖明勇说,“这是一笔庞大的费用,但在目前各部委晒出的数据中,人们无法对此做进一步解读,建议把它列入‘三公’经费公开的一部分,接受社会监督。”
  
  “除了扩大公开范围外,另一个当务之急是要完善制度。”赖明勇说,对“三公”项目和科目要给予明确的定义和具体的解释。比如,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费要细化出公车购置、维修、运行等分项经费,包括有多少车、多少司机、公车用途等。再如,公务接待费包括哪些费用、哪些人可以受到公款接待等。
  
  从制度层面杜绝“打擦边球”现象
  
  “公款吃喝、公车私用、公费出国这‘三公’消费的权利与行政权力的大小成正比,被认为是财政公开的深水区。”长期从事基层干部培训工作的王克修教授,特别在意“三公”经费公开过程中的监督机制的建立。在不久前由湖南省委主导的“三问”(问政、问需、问计)活动中,王克修所提建议得到了省委主要领导的重要批示,“我坚信,湖南省在第十次党代会后,会更加重视人民群众监督,管好‘三公’消费。要从制度的层面杜绝‘打擦边球’现象。”
  
  “公开‘三公’经费,实际上是公开了行政权力的边界,将权力真正置于民众监督之下,防止腐败,抑制权力自肥。”王克修举例说,嘉禾县率先在县内实行“三公”控制,“一年下来有两项指标有近20%的降幅,一项指标接近10%的降幅,效果十分明显。”
  
  “该县主要是采取内外结合,构建多层次全方位的监督网络。”王克修说,“事实证明,有监督就会有成效。”
  
  “一个县级行政部门是如此,放眼全省,更应强调监督机制的建立,确保‘三公’经费公开的实效。”王克修说,让任何一项行政性支出都进入预算,让公众知情,接受公众监督,“关乎政府形象,更关乎社会民主建设进程。”
  
  “将‘三公’消费公开制度化,将有助于公民更好地了解政府的运作过程,保障公民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等民主权利。与此同时,还要科学厘定‘三公’消费中合理的与不合理的成分,对不合理的坚决予以取消。经过批准的消费的财政预算,凡是不涉密的都应当公开,接受社会和媒体的监督。”
  
  王克修建议,为了更好地识别公车,在公车上要装载GPS卫星定位系统、张贴标志来进行监控。加强公车日常调度管理,推行定点加油、保险、维修等举措;建议建立责任追究制度;建立一套严格的法律责任追究办法,对虚报账目或违反公务活动标准和规定的公务人员依法追究相关责任。
  
  对于如何加强‘三公’经费的监督,赖明勇也提出了相对系统的建议。比如要健全民主监督的制度,让人民群众敢监督;建立健全具有可操作性的监督实施制度,让人民群众能监督;建立健全民主监督的追究问责制度,让人民群众的监督真正管用,等等。
  
  “通过制度的建立健全,使监督方和被监督方都有章可循,按章办事,确保民主监督正常有效运行。”赖明勇说,预算执行审计中要增加专门的“三公”预算审计。
  
  “要实现真正的监督效果,不仅要重视某项监督机制的形成,更要重视民主监督的协同。”赖明勇说,如果民主监督与法律监督、行政监督、党内监督、政府自我监督等形式有机结合起来,形成广覆盖、多层面、全方位的监督网络,将会更好地发挥民主监督的整体效应,使民主监督的渠道更加畅通。
  
  除了专家学者对“三公”经费监督机制的期盼外,普通民众更在意实际效果。微小企业代表李述光对记者说,希望各级政府,尤其是区街一级与普通老百姓更接近的基层政府,也要定期公开“三公”经费,“必须让我们知道,我们作为纳税人交的钱,他们都用到了哪里,该不该用。”
  
  家住长沙雨花区雅塘村社区的居民黄绍旭则希望,能像国家公布CPI一样,各级政府“三公”经费的公开也要定期到具体的每个月某个日子,在指定的公共媒体上发布,让其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一个不可或缺的数据。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