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独家揭开高利贷市场乱象 月贷款利率超5%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绝大部分月贷款利率超5% 操作不当就会被拖垮 本报记者卧底揭开高利贷市场乱象 核心提示作为高风险行业之一的民间贷款,因坊间流传的其高月贷款利率,似乎总是带着一丝神秘色彩。在楼市调控、信贷紧缩的市场大环境之下,诸多中小房地产商为了不饥渴而死,多与

  绝大部分月贷款利率超5%    操作不当就会被拖垮
  
  本报记者卧底揭开高利贷市场乱象
  
  核心提示作为高风险行业之一的民间贷款,因坊间流传的其高月贷款利率,似乎总是带着一丝神秘色彩。在“楼市调控”、“信贷紧缩”的市场大环境之下,诸多中小房地产商为了“不饥渴而死”,多与民间贷款机构甚至高利贷沾上了边。
  
  民间资本的进入,究竟是中小房企的“强心剂”还是一帖“慢性毒药”?本报记者卧底长沙芙蓉南路某资金担保投资公司7天一探究竟。
  
  记者发现,民间贷款普遍超过5%的月贷款利率让人咋舌,而“驴打滚”、“利滚利”的模式更是让贷款人多承受不住。高月贷利率之下,老板变“债奴”的例子也是比比皆是。但民间闲散资本却在逐利意识的驱使下,疯狂涌进民间贷款市场。民间贷款是“解渴”还是“慢性毒药”,怕只有中小房企“冷暖自知”。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相关规定,民间个人借贷利率不得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的4倍,超过以上标准就应界定为高利借贷行为。投资者应稳字当先,选择依照国家法律放贷的公司进行投资。
  
  本报记者    王斯靖
  
  资金链,是房地产企业的重要“命门”,但在“楼市调控”和“信贷紧缩”这两柄重剑的打击下,长沙中小房企显得有些招架不住。当正常的融资渠道因调控而基本关闭,利息较高的民间借贷甚至高利贷也成了中小房企的选择。
  
  但民间资本的进入究竟是给这些中小房企注入了一针“强心剂”,还是服了一帖“慢性毒药”?为此,《法制周报》记者于11月中旬起,在位于长沙芙蓉南路的某资金担保投资公司卧底7天,一探究竟。
  
  经记者卧底调查发现,自国家房贷政策一再收紧之后,长沙数百家民间贷款中介机构在马不停蹄地吸纳民间资本的注入,再以每笔房贷不超过1000万的规模,以远高于银行同期贷款利率4倍的高息放贷。然而,“驴打滚”式的循环利滚利模式已让众多参与了民间贷款的中小房地产商不堪重负。
  
  【卧底】高达7%月贷款利率让人咋舌
  
  2011年11月16日,记者经朋友介绍,来到位于长沙芙蓉南路的某资金担保投资公司上班。4、5名男女业务员、几张桌子、几部电话,就是这个民间贷款中介公司的基本构成。没有挂牌、没有任何营业执照,该公司打着所谓信息导航、融资咨询的幌子,大张旗鼓地开展民间贷款业务。
  
  上班第一天,记者就碰到长沙河西桐梓坡路某商住楼盘的老板徐先生前来咨询贷款事项。一位深谙其道的同事迅速上前接待,他首先询问徐先生贷款的数额、用途、公司规模等情况,然后突然发问,有没有预先打电话给公司?有没有介绍人?并反复索要、查看徐先生的法人证及其公司的营业执照、公司资质等相关证照、手续。
  
  在出具了所有证明和介绍人的联系方式之后,徐先生道出了前来贷款的缘由:“我们贷款两个月,主要是应付另一笔民间贷款的利息和银行缓解按揭一拖再拖带来的资金压力。”对此,接待徐先生的这位同事直截了当地表示:“可以贷款,1000万以下,要是有固定资产抵押或以开发房产进行抵押的话,贷款很快就能贷出钱来,最快一个星期。”徐先生提出要加大贷款数额,但被担保公司负责人当即拒绝。
  
  让记者意想不到是,这家担保公司竟向徐先生开出了7%的月贷款利率。徐先生一再要求按照国家法律规定的低于银行利率4倍的利率计算,但被拒绝。上述接待徐先生的同事说:“我们的利率是按照低于银行利率4被的标准算的,但没有包含手续费;手续费和业务费是公司股东大会表决通过的,按比例算,整体月息就到了7%左右;现在到哪里借钱行情都一样。”此话一出,徐先生连连咋舌,望而却步。
  
  待徐先生走后,记者以熟悉业务为由与同事闲聊时,得悉这样一个事实:目前,长沙各大银行一方面在限制放贷,另一方面在收拢贷款客户和担保公司的资金,在担保公司都拿不出大额资金的情况下,民间贷款机构放贷数额均在1000万以下。
  
  【内幕】“利滚利”,老板变“债奴”
  
  记者在卧底的担保公司还接触到一位来自湘潭的周老板。周老板今年2月份同合伙人一起开发了长沙开福区一个小型的商业楼盘。开始,周老板拿着土地开发相关证件四处找银行贷款,但由于资质太低仅仅拿到一半的启动资金。实在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周老板只好通过民间贷款资金暂时周转一下。然而,项目启动后不久,国家的信贷紧缩政策就出台,按揭贷款一连数月办不下来。楼盘面临停工,高达8分的贷款月息压得他和另外几位股东整夜无法入眠。他和股东们又把房产抵押给了担保公司,但贷出的钱也只能够偿还欠下的银行贷款和上笔民间贷款的利息。现在,周老板已将手中的项目用抵债的形式低价转手于他人。
  
  在记者亮明身份后,周老板的爱人告诉记者,半年来,他们夫妻俩没有一天安宁。“隔一天就有数万元的利息,条件再好的家庭也架不住这样败呀!”股东们四处向朋友筹钱,可是筹来的钱还不够一个月的利息。周老板签订的借贷合同注明是以利息连入本金逐月捆绑计息,因此每个月都有人到他家中催款,每个月周老板无法还清,收到的都是一张新的借条。待想方设法还清了贷款和利息后,周老板已经一贫如洗。
  
  据业内人士透露,湖南房地产公司都不愿意在国家实行信贷紧缩的情况下“饥渴而死”,而“饮鸩止渴”方式得到的高利贷,好像能够解决短期的资金问题,但是就目前的市场环境,根本不可能长期维持。与周老板有类似经历的长沙中小房地产商还大有人在。据相关媒体报道,利璞金立方的开发商就曾找施工方借过高利贷,还通过典当行等借过高息贷款,所欠外债可能高达1.2亿元;景上东方航标的一位老板也因为不堪民间贷款的重负投案自首;长沙被连续爆出停工的中远公馆等楼盘,背后也闪现着民间高利贷的身影。
  
  周老板还向记者道出了房产开发商喜欢高息民间贷款的缘由:房产开发商所利用的民间贷款在业界被称为“过桥资金”,即开发商在向银行借贷后,由于发展周期较长,贷款到期时无力偿还贷款,为了保证银行信用,就借担保公司的资金还款,银行收回到期的贷款后,会再发放新的贷款。此间,银行、房地产企业、担保公司达成默契,按照一个三方约定的利息贷款,调配资金,高息的背后是一条巨额利益链。
  
  据长沙某大型房地产公司的销售经理李宁分析,许多中小型的房地产企业都是采取这种经营套路,这种做法在银行一方出现政策变故后,货币流量急速减少,银行从中撤出,三方融资链条同时断裂,两头的债务就通通落到了开发商头上,没有雄厚资金实力的开发商,包袱必然会越背越重,成为名副其实的“债奴”。
  
  【调查】民间资本疯狂涌进,类似“炒钱潮”
  
  据业内人士爆料,今年长沙民间贷款机构的数量并没有因为银行信贷收缩而减少,反而每个月都在增加。在长沙楼市普遍呈现的观望态势下,许多人把原本准备购置房产的钱,投入到了各种民间贷款机构。
  
  记者卧底的这家担保公司就与十几家典当行和小额贷款公司有合作关系。这些典当行和小额贷款公司分布于长沙大大小小的写字楼,各自手中都握有数千万从民间招募的资金。这些公司的老板个个都把手中的房产抵押给了银行,并签订了2年以上的抵押贷款,合着自己的现金,一股脑全投放到各自的民间贷款机构,用现身说法的形式,招揽了一大批追随者。这些民间贷款机构再通过收取业务费和手续费的形式,普遍将放贷的月利率提高到5%以上,甚至有的以天为单位计算的月贷款利率高达10%以上。而在这一过程中,收益人的高额回报必然转嫁给企业来承担,企业一旦承受不起,无力偿还高利贷,投资人就很可能血本无归。
  
  记者在卧底期间,曾接到担保公司负责人交代的任务——送联营协议到韶山南路某小额贷款公司。据记者调查,联营协议签署后,各公司之间打通了资金运营渠道,在任何一方资金紧缺的情况下,都按国家法定的不超过银行借贷利率的4倍相互调拨资金,而贷出去的钱则远不止银行借贷利率的4倍。
  
  长沙中信银行信贷部的工作人员表示:“这样的联营方式,已将普通百姓、地下融资中介、担保公司、银行、中小企业联接在一起,高利借贷的链条越拉越长,链条上的任何一个环节断裂,都将引发多米诺效应,刀口舔血的人越多,风险也越大。”
  
  【警惕】投资绝不能游离于法律之外
  
  记者在卧底过程中所接触到的一些担保公司和小额贷款公司,在银行做后援的情况下,主要玩的还是银行的钱。银行政策变更后,变本加厉地非法募集民间资本,无一不是拿着百姓的钱,视央行的有关规定于不顾,将国家承认的合法范畴之内的民间贷款演变成了游离于法律之外的一场变相豪赌。
  
  长沙一位在邵阳开发了3处楼盘的赵先生,在总结放贷与借贷这对矛盾的共同体时说:“老百姓把放贷看成了不费力快速赚钱的途径,开发商抱着‘赌一把’渡过难关的心态去借贷,看似互利互惠,实际双方都有可能是一条不归路。民间贷款是‘强心剂’还是‘慢性毒药’,冷暖自知。”
  
  近日,央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与其他经济活动一样,民间贷款也会伴生一些违法犯罪行为,主要由公安、司法等部门通过行政及司法手段予以处罚和打击。对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高利转贷、洗钱、金融传销、暴力催收导致的人身伤害等违法犯罪行为,应当依据相关法律法规予以严厉打击和惩治。
  
  湖南广济律师事务所旷子华律师提醒:按照中国人民银行相关规定,民间个人借贷利率不得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的4倍。超过上述标准的,应界定为高利借贷行为。一旦对簿公堂,法院也最多支持银行同期利率4倍的利息。投资者应把其当成识别投资风险的一条红线,不要为追求高额回报铤而走险。从法律角度看,民间贷款本就属于“高风险行业”,应选择依照国家法律放贷的公司进行投资,稳字当先。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