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重症患者犯罪现象调查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陈卫民不愿在民警送达的逮捕决定书上签字。本报首席记者 朱春先 图

  重症患者犯罪现象调查
  
  核心提示    2011年12月9日,在湖南邵阳医专附属医院二楼肾内科某病室,陈卫民接到了警方发给他的逮捕决定书。
  
  而此前,陈卫民作为一个给3岁儿子留下5封未来的信的重症尿毒症患者,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并收到了不少爱心人士的捐款。
  
  这些爱心人士大概并不知道,今年31岁的陈卫民因涉嫌6次贩毒,于2010年被捕并获刑,后因其身患重病被改为“监外执行,保外就医”。而他此次被抓是因涉嫌帮人销赃并隐瞒非法所得,他在今年10月被列为网上追逃人员。颇具戏剧性的是,陈卫民是在银行办理用来接受爱心款的账户时,被警方抓获的。
  
  《法制周报》记者在邵阳采访时发现,当地有数名与陈卫民境遇相同、身患重症的犯罪嫌疑人。针对该社会现象,邵东县出台了我国第一部针对重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罪犯的管理办法,用人性化的制度破解了这一执法难题。
  
  本报首席记者 朱春先 文/图
  
  2011年12月9日,湖南邵阳医专附属医院二楼肾内科某病室。陈卫民安静地坐在床沿上,见到走进来的隆回县公安局桃花坪派出所刑警队副队长刘冬,没有任何反应。刘冬和陈卫民打了个招呼,坐在病床边的小茶几上填写相关法律文书。
  
  “我不会签字的!”陈卫民说。
  
  “你不要以为不签就没事。”刘冬告诉他,“我们是来向你宣布逮捕决定书的,你的案子已经检察院批捕,你签不签字不影响结果。”
  
  在前不久该所开展的“清网行动”中,陈卫民因涉嫌销赃罪被抓获。在审讯过程中,警方发现陈卫民此前因涉嫌贩毒获刑,此次系在监视居住过程中再次犯罪,警方已将其列为网上追逃人员。
  
  而此前,陈卫民作为给3岁儿子留下5封未来的信的重症尿毒症患者,引起了网友的广泛关注,并收到了不少善款。
  
  正是在银行办理取款账号时,陈卫民被抓获。高调展示温暖人性背后的真实身份,却是警方穷追不舍的犯罪嫌疑人。如此大的反差是怎样发生在一名31岁的重症患者身上的呢?《法制周报》记者为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尿毒症毒贩写给儿子的5封信
  
  2009年2月,正在广东打工的陈卫民被查出患上了尿毒症。曾是一名大学生的他,翻开了人生最低落的一页。
  
  为了不让父爱缺席,陈卫民给才3岁的儿子写了5封信,希望儿子在上初中、上高中、读大学、结婚、生子的重大时刻打开。信中写的大多是陈卫民多年的生活经验,包括对儿子在亲情、爱情和职场上的忠告。
  
  在邵阳医专附属医院的病房里,陈卫民坚持称这5封信是“自己想到就做了”,对外界传言此举是有人帮他策划表示否认。“既然是写给儿子在未来规定时间内打开的信,为什么要拿到媒体公开发表呢?”陈卫民对记者的质疑没有回应。
  
  但不可否认的是,人们看到的这五封信,通篇充满了人性的温暖。
  
  第一封信是要求儿子在上初中的那天打开。“儿子:这一天,你上初中了。爸爸可能去了遥远的天国……孩子,爸爸并没有走远,爸爸的爱,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在你人生的重大时刻,爸爸可能会缺席,但爸爸的爱从来不会缺席!”落款日期是2020年9月。
  
  在这封信里,陈卫民向儿子讲述了自己与妻子相识相爱的过程,以及在查出身患重病后狠心赶走妻子的原因。
  
  第二封信落款日期为2026年10月,这一年儿子陈文博已经成年。“这意味着你是一个男子汉了。爸爸在成年的时候考上了大学,希望你正在为你的梦想而奋斗,并有所成就。”
  
  在第三封信中,陈卫民以“职场过来人”向孩子提出了“几点忠告”,包括“要对你的工作保持兴趣,对上司保持敬畏,对同事保持谦和,学会坚持,随时发现你身边的一棵大树”等,落款时间是2030年。
  
  “今天,你结婚了。虽然爸爸没能见证你人生的这一喜庆时刻,但在司仪高唱‘二拜高堂’的时候,我仿佛感觉到了。真替你高兴。”陈卫民为儿子规划的婚筵场面令人感动。这是“写”于2036年的第四封信。
  
  在第五封信中,陈卫民第一次以“陈文博”的名字称呼自己的儿子,并强调“今天没叫你儿子,因为,你也做爹了。在产房聆听到那一声啼哭,你是否也激动万分?到今天,你总会理解一个父亲的良苦用心了吧!”落款时间是2038年。
  
  向媒体求助的网上追逃人员
  
  在陈卫民频繁接受媒体采访的同时,隆回警方也注意到了他的行踪。
  
  办案民警周桂平告诉记者,在今年9月份破获的一起摩托车系列盗窃案中,此前获刑的陈卫民再次进入警方视线。
  
  “我们抓获的两名犯罪嫌疑人肖建华、刘海宾都已经被追究刑事责任。在审理过程中,这两人都指证他们盗窃的摩托车有两台是通过陈卫民销赃的。陈卫民因涉嫌销赃并隐瞒非法所得,在今年10月被我们列为网上追逃人员。”
  
  周桂平说,之所以将陈卫民列为网上追逃人员还有一个原因,去年陈卫民因贩毒被抓获并获刑,后因其系重症患者被改为“监外执行,保外就医”,但在监视居住过程中“起诉时传送不到案”。
  
  “那个案子是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办的,陈卫民已经查实的贩毒行为共有6起,最早一起发生在2009年,也就是陈卫民被查出患尿毒症的当年。”刘冬说,被抓获时,陈卫民手中非法持有毒品有3克多。
  
  “陈卫民考上湖南商学院后,未等到毕业就去了广东打工。那一年应该是2003年。”刘冬说,陈卫民被查出患有尿毒症后,每三天就要做一次透析,每次要300元费用,而陈家经济本身就不宽裕。
  
  “这次涉嫌销赃的两台摩托车,一台价值1160元,另一台价值2390元。”刘冬说,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销赃金额达到1000元以上就要被追究刑事责任。
  
  今年11月24日,陈卫民在其老家隆回县周旺镇某邮政储蓄所办理银行账号时,银行工作人员将其身份证信息输入系统时,发现系“网上逃犯”,便当即通知警方,随后陈卫民被抓获。
  
  “他在储蓄所办理账号是为接受捐款,他不知道自己已被列为网上追逃人员。在此之前,他多次求助媒体,获得了众多爱心人士的捐款。”
  
  人性化执法破解重症患者犯罪之困
  
  记者在邵阳医专附属医院肾内科病室采访陈卫民时,中央电视台知名栏目《看见》也在为其做专题采访。很显然,媒体对陈卫民的广泛关注,并非因其所涉案件的新闻价值,而是纠结于其身上人性善与恶所带来的思考。更客观的判断是,这是一个重症病人的犯罪现象背后,所凝聚的社会现象的投影。
  
  据记者了解,在邵阳的经济发达县邵东,很多贩毒人员是身患尿毒症、艾滋病的重症患者,有的甚至公开在家开“贩毒超市”。“他们之所以敢公开从事违法活动,就是仗着自己身患重病时日无多这一点,以为司法机关不好处理他。”邵东警方有关负责人在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长期以来,由于缺乏必要的监管条件,重症患者犯罪后无法在监狱内服刑,只能采取监外执行。而监外执行虽然保障了患者及时接受医疗救治的权利,但也为他们再次犯罪提供了条件。
  
  “一些尿毒症患者需要长期透析治疗才能维持生命,而这些费用又无处筹集,他们最终只能选择继续贩毒来牟取治疗费用。”一位长期关注重症患者犯罪现象的志愿人员告诉记者。
  
  家住邵阳三阁司乡的尿毒症患者王宏琼,在自己的家里与“两抢一盗”人员做“易货贸易”,“两抢一盗”人员在抢得财物后,直接将财物拿到王宏琼家中换取毒品。王宏琼在拿到赃物后再以低价销售,获得赃款后再购进毒品,由此形成犯罪链条。
  
  目前,王宏琼已被批捕。
  
  与王宏琼同案的罗建国也是一名重症患者,这名身患艾滋病的31岁男子,不仅涉毒而且亲自参与飞车抢夺。“我们抓捕他时,他躺在地上不起来,声称‘你们抓我我就咬你’。”刘冬说,在将其抓获送往邵阳市公安局看守所特殊人群涉毒人员收治中心时,为防止意外,警方只得用棉被将其保护起来。
  
  在针对重症患者犯罪问题的管控上,《法制周报》记者就这一现象采访了邵东县相关部门。
  
  据介绍,2007年7月17日,邵东县公、检、法、司联合出台了《羁押患有严重疾病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罪犯的管理办法》,这部当时被称为全国第一部针对重症患者管理的法规规定:对于患有严重疾病的特殊对象,实行隔离关押,统一看守;建立羁押有严重疾病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罪犯联席会议制度;县看守所里安排一名副所长专门负责“病号”监管工作;对每个羁押对象由县财政划拨医疗、生活保障金每人3万元,设单独账户管理,专款专用,接受相关部门的审计和监督;为每名重症人员配备必要的医疗器械和常用药品,并安排专业医生一名。
  
  这一办法的实行,被称为是在人性化执法的同时,最大限度地保证了社会秩序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
  
  在邵阳市看守所,有关部门为重症犯罪嫌疑人开辟了一个专门区域,“不仅配备了医生,还可以为尿毒症患者做透析治疗,财政每年为他们专门拨专款进行治疗。”刘冬介绍,正因为如此,陈卫民、王宏琼、罗建国等特殊病人才有望收监接受处理。
  
  “他们的病要治,但他们触犯了法律,一样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刘冬说。
  
  2011年12月3日,陈卫民因鼻腔出血被送到邵阳医专附属医院接受抢救,目前病情已经稳定。
  
  “你最大的希望是什么?”当记者向他提出这个问题时,陈卫民说:“活下去……”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