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涟源“世业堂”深陷古民居保护困境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世业堂”曾经气派的大门早已不见踪影。本报记者 赵雪浩/图

 87岁的肖李花老人见证了世业堂60年的风风雨雨。

  规划编制时隔三年未出台 专家建议尽早立法保护
  
  涟源“世业堂”深陷古民居保护困境
  
  核心提示“于时处”,一处始建于清咸丰初年的两进大院;“世业堂”,一处始建于清嘉庆初年的古民居……2012年2月22日,霏霏细雨中,《法制周报》记者来到湖南省涟源市三甲乡,见到了这个有着50多处百年大宅的三甲古村落群。只是,因为疏于保护、年久失修,这些古民居昔日的气派辉煌已只能从残垣断壁中想象。
  
  其实,这些“年龄”动辄以百年计的古民居,早在2009年就成为湖南省第二批历史文化名村。然而,自此之后,由于种种原因,对三甲古村落群的保护、开发并未启动,截止目前,关于三甲古村落保护的规划保护方案都始终没有出台。
  
  “看着那些残垣断壁的砖墙、日渐朽落的雕梁画栋,我很着急,也很痛心。”从小长在三甲、一直致力于三甲古村落保护开发的民间人士梁鸿坦言自己的心境。“这些老房子如果常年没人住,就没有了人气,会坏得更快。”梁鸿一直持这样一个观点,基于此,他家祖屋“和厚堂”的十几间房子一直是老父亲在看守着。然而,对于这些房龄都逾百年且年久失修的老房子来说,住人添人气是最为下策的无奈之举,反而为今后的长远保护带来了不少麻烦。
  
  “对古村落、古民居进行保护已刻不容缓。”曾亲自到三甲乡调研古民居保护的湖南省金州律师事务所的陈平凡律师表示,截至目前,我省在对古村落、古民居的保护方面并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这在一定程度上对像三甲古村落群这样的省级历史文化名村的保护带来了障碍。他建议尽早立法,对全省的古村落、古民居进行摸查、登记,挂牌保护。
  
  本报记者 赵雪浩 陈松龄 文/图
  
  “我在这屋子住了快60年了,不知道这屋子还能保多久?”2012年2月22日,在一个细雨霏霏的日子,湖南省涟源市三甲乡铜盆村已经87岁高龄的肖李花(音)一边指着“世业堂”三个大字,一边对《法制周报》记者感慨。
  
  其实,60年,对于始建于清嘉庆初年,已经有200多年历史的省级历史文物保护单位“世业堂”来说不过是光阴一瞬,而“世业堂”也不过是三甲古村落群中50多处古民居中的一处。
  
  然而,这些“年龄”动辄以百年计的古民居,自2009年被公布为湖南省第二批历史文化名村以来,却一直陷入了“口头保护”的尴尬处境。且莫说修缮保护,就连最基本的保护规划编制,也时隔三年却未见其影。
  
  “看着那些残垣断壁的砖墙、日渐朽落的雕梁画栋,我很着急,也很痛心。”从小长在三甲、如今一直致力于三甲古村落保护开发的民间人士梁鸿坦言自己的心境。
  
  1.古民居最后的守护者
  
  2月22日下午2时,在霏霏细雨中,记者在梁鸿的带领下,首先来到涟源三甲乡三甲村的“于时处”。这是一处始建于清咸丰初年的两进大院,从大门进去,文物残留随处可见。
  
  记者注意到,在这些破败的老屋里,总能不时看到一些活动的身影,他们在风烛残年仍执着驻守,怀着敬畏之心守望着这些百年宅子,可能也是这些宅院最后的一批守护者。
  
  据史料记载,“于时处”建于咸丰初年,庭院两进两横四天井,共有厅屋12间,房舍120间。有别于三甲古村落群中其他宅院的是“于时处”有着浓郁的文化积淀:庭院每个堂厅和四对圆柱都有楹联,从大门进去,就看到清朝末年著名书法家黄自元所书的“于时处”的牌匾,以及“于止知其所止,时兮阜吾财兮”的楹联。而“于是处”自建成后,就从这宅院里走出9个秀才、2个举人。新中国建立前后,从这里走出的大学生38人、出国留学生5人。“所以这栋老宅子,也成了外人解读三甲成才现象之谜的一把钥匙。但至今未解。”梁鸿带着调侃口气地对记者说。
  
  相对于“于时处”的楹联高雅、人才辈出,“世业堂”则是三甲古村落群中最有历史底蕴的古民居。
  
  位于三甲乡铜盆村的“世业堂”,始建于清嘉庆初年,道光28年挂匾。由举人梁治达主修,至今已有200多年历史。颇为罕见的是,“世业堂”院落前的人行道上,有两块一米高成“11”形刻有图案的下马石,凡是骑马路过此地的达官贵人都要下马行走,以示对院主人的尊敬,并可进院内饮马歇息。
  
  关于世业堂“下马石”的来由,据涟源市文管所的工作人员讲述,世业堂的主人梁治达及其子梁学钊都曾是湘军幕僚或将领,在乡间颇有威望与地位。据考证,梁治达与骆秉章、曾国藩、刘岳昭等清末重臣关系相当密切,据梁家后人介绍,在梁治达的六十大寿和七十大寿之际,曾国藩都曾赠送其寿联,而最有力的证据就是,“世业堂”如今仍保存有骆秉章赠梁的寿联真迹。
  
  已经在“世业堂”居住近60年的肖李花老人告诉记者,她听其祖母讲,当初“世业堂”在修建时,曾有“一箩银子一箩地”的说辞,以此足见梁家财富之厚。
  
  当初的世业堂,主体建筑由6栋大厅堂、6个天井、近200间大小正房组成,占地8600平方米。建国前还大体保存完整,但历经土改、文革等浩劫,如今完整保存下来的不足三分之二,昔日气派的大门也早已在文革当中被拆掉劈柴烧了。如今的世业堂,只能从残存的残垣断壁中想象出曾经的气派辉煌。
  
  蒙蒙细雨中,87岁的肖李花老人踩着青石板路面,用满是老茧的手摸着那些雕刻着精美花饰的门窗,对记者喃喃地说:“从土改分房子到现在,我一直住在这里,最开始这里住了四五十户人家,如今只剩下三五户了,不知道还能住多久?”
  
  事实上,继2009年三甲古村落群被公布为湖南省第二批历史文化名村后,2011年初,“世业堂”和“红旗居民点”就被公布为省级历史文物保护单位。然而,这些并没能遏止“世业堂”的衰败。
  
  一直在为三甲古村落群的保护开发奔走呼吁的梁鸿,指着自己祖屋“和厚堂”残破的墙面告诉记者,和厚堂曾经有一个气派的大门和照壁,却在文革的“破四旧”中被彻底毁坏。
  
  根据梁鸿的走访、调查,目前仍在毁坏古建筑群的有两大“杀手”,即文物贩子和村民自己,而自然的凋落和城市常见的拆迁反而成为次要的因素。
  
  “这些老房子如果常年没人住,就没有了人气,会坏得更快。”梁鸿一直持这样一个观点,基于此,他家祖屋的十几间房子一直是老父亲在看守着。
  
  然而,对于这些房龄都逾百年且年久失修的老房子来说,住人添人气是最为下策的无奈之举,反而为今后的长远保护带来了不少麻烦。
  
  2.保护、开发始终未启动
  
  其实,关于三甲古村落群的保护,一直都曾不绝于三甲人之耳,却也一直未曾真正出现在三甲人面前。
  
  早在2008年,湖南知名文化人士梁新春的《保护三甲古村落的建议》一文就得到了湖南省委的重视。随后,湖南省文化厅、文物局、旅游局及湖南大学的相关人员组织了专门的三甲调研团队,并最终形成了“世业堂独立申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以世业堂为龙头,组合周邻古民居做好历史文化名村的申报”等多项初步建议。而这些建议也最终在娄底市、涟源市各级政府的落实下,使三甲古村落群在2009年成为湖南省第二批历史文化名村。三甲这片被遗忘的建筑群才终于走出山乡。
  
  然而,从2009年被批复为历史文化名村后,三甲古村落群的保护、开发并未启动。据三甲乡政府一名分管古民居保护的工作人员介绍,截至目前,关于三甲古村落保护的规划、保护方案始终没有出台。
  
  “按照相关法规要求,要在批复后一年内公布规划保护方案,并按照方案对历史文化名村有步骤地保护、开发。”三甲乡人大相关负责人刘朝阳有些无奈地对记者说,“但保护总要有经费支持,凭一个乡的财政很难着手一个历史文化名村的保护。”
  
  据了解,根据我国的《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历史文化名村的保护“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从保护资金中对历史建筑的维护和修缮给予补助。”而三甲古村落群的保护始终停留在“口头保护”上。
  
  事实上,涟源市在三甲古村落群的保护上也“有苦难言”,因为财力有限,文物保护经费一直陷入杯水车薪的尴尬境地。当地也曾大力招商引资,希望将三甲古村落群作为一个文化产业基地进行开发保护。记者在涟源市外事招商旅游局的官方网站上看到《涟源市三甲乡世业堂景区招商项目》,根据相关文件显示,这个预算总投资为3100万元的项目,规划建设周期为三年,经营年限为50年,按照年接待游客10万/人次的规模,三年后即可盈利。
  
  “但这个项目始终没有招来投资开发商。”刘朝阳对此解释说,“这里面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文化旅游产业需要长线投资,效益回报又慢,这让很多开发商望而却步;第二,就是涉及到历史文物保护与开发的平衡问题。”
  
  2011年6月12日,娄底涟源市三甲乡文化旅游产业示范基地研讨会在长沙举行。会议内容显示,三甲古村落群将成为娄底市文化旅游产业示范基地,并已写进娄底市“十二五”规划之中。
  
  “今年年初,我们乡政府也刚刚和湖南城市学院签订了三甲古村落群的保护规划编制方案合同,希望尽早启动三甲古村的保护进程。”刘朝阳说。
  
  3.法律人士:立法保护古民居刻不容缓
  
  “其实,像三甲这样能自然保存下来的历史文化名村随着时间的推移,保护难度会更大。”2012年2月22日,曾亲自到三甲乡调研古民居保护的湖南省金州律师事务所的陈平凡律师表示,“截止目前,我省在对古村落、古民居的保护方面并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这在一定程度上对像三甲古村落群这样的省级历史文化名村的保护带来了障碍,因此建议尽早立法,以对全省的古村落、古民居进行摸查、登记,挂牌保护。对古村落、古民居进行保护已刻不容缓。”
  
  其实,早在2012年1月13日的湖南省“两会”期间,省人大代表王国海就提出保护古村落、古民居的保护建议。他表示,我省古村落、古民居大多有100多年历史,又多为砖木结构,自然损毁严重,再加之一些自然灾害,导致各类古村落、古民居破败不堪,同时因为缺乏合理规划,在经济发展的浪潮中,不少古村落、古民居建筑正走向灭亡。
  
  日前,陈平凡律师草拟了一份《湖南省古村落古民居保护条例》。此条例一共分为六章,包括总则、确定与撤销、保护与管理、维修与利用、经费和法律责任等。其中,对“古民居”的界定是:建于1911年之前,未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的,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宅邸民居、古宗祠和古村落;具有重要事件纪念意义的建筑及名人故居;工农业遗产、商业老字号等特殊类型的相关建筑。
  
  陈平凡律师认为,条例应该对古村落、古民居保护中的资金筹集,民居与居住人矛盾,修缮保护与开发利用都需要重点关注,“通过法律明文,予以权责界定,将更有利于古民居的长远保护。”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