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大学生微博遏制衡山采石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一家叫做“巍峰矿业”的桎木冲矿区,山顶上的挖掘机仍在继续忙碌,山下的路旁停满了运矿车。

 

  保护区内现证件齐全采石场 相关部门称误将矿区划入
  
  大学生微博遏制衡山采石
  
  本报记者 曹晓波 实习生 谢琰 文/图
  
  南岳衡山的西面,被当地人称之为“后山”。在那片地域,开矿采石热火朝天,几乎尽人皆知。矿工们利用挖掘机和炸药将巨大的山体切割开,然后运走其中有用的矿石,留下一处处满目疮痍的景象。
  矿业开发已成为衡山县的支柱产业。但令人觉得蹊跷的是,南岳衡山早在2007年4月就已列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将衡山县马迹、东湖、福田铺三个乡镇8家矿山划入保护区的范围,只有两家矿山未被划入。但衡山县则称,直到2012年4月才得知此事。
  对此,在南岳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给本报记者提供的一份材料中,南岳区人民政府称“误把矿区划入自然保护区管理范围”。
  
  停产需巨额赔偿


  今年3月,福建商人李世忠接到了衡山县的停产通知书,他与朋友陈波合伙投资的东湖镇园山村采石厂被迫停工。此后李世忠才得知,有网民以“南岳衡山不能挖”给省长信箱留言,呼吁保护南岳衡山。更让李世忠意想不到的是,自己开办的采石厂居然在南岳保护区的范围内。
  “去年办证时,我也有点顾虑,但每一家行政单位都告诉我,说你尽管放心,你的矿在衡山县境内,也不属于保护区的范围。”李世忠说,这样,在2011年10月,该矿与当地村民签订了土地租赁协议,在衡山县各部门都不知道该地域属于南岳保护区的情况下,县工商局进行了企业名称预登记,县安监局、林业局、环保局分别予以审核后,报县人民政府批准,县国土资源局依规登记审核,取得采矿许可证。
  随后在今年10月10日,华中科技大学学生“火般冷yxy”,目睹昔日家乡的秀美山峰被“开膛破肚”,发微博求助“救救南岳衡山!救救我的家乡!”李世忠再次陷入被动。
  天一金岳矿业是该地最大的矿山,2006年,天一金岳以3.09亿元取得采矿权,报省国土资源厅审核后取得采矿许可证,矿长汪和平也在近日才知道该矿被划入保护区,他表示,保护南岳天经地义,如若停产也应按照合法程序予以赔偿。
  “我们建议市政府尽快组织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制定具体解决方案,将我县后山矿区从自然保护区划出。”衡山县国土资源局矿产开发管理股负责人谭泽峰对记者表示,该县还将组织企业做好解释工作,如果不能调整范围,也要充分维护合法矿业的权益。“我们初步估算,如果要停产,总体需要赔偿20多个亿吧?”
  
  “误把矿区划入”


  南岳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李明红认为需要尽快调整南岳自然保护区的范围。其向记者透露,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公示阶段,国家建设部认为南岳衡山自然保护区实验区与衡山风景名胜区重叠过大,经多次调整,确定南岳衡山前山为风景名胜区,后山为自然保护区,因此将东湖镇、马迹镇等地划入了自然保护区范围。
  “作为筹建单位的南岳区农林局没有对衡山县开矿现象作详细的调研,误把矿区也划入了自然保护区管理范围。”李明红说。
  在记者拿到的两份材料中,南岳区、衡山县两级人民政府向衡阳市的汇报针锋相对。南岳区希望“在自然保护区总体规划调整未批准前,停止审批开矿和开山采石”。衡山县则认为,“如一律停产或待自然保护区总规划调整后恢复生产,将会引发采矿人与政府的矛盾,严重影响社会和谐稳定。”
  两方争议使得南岳后山采矿一如既往。10月18日,记者深入一家叫做“巍峰矿业”的桎木冲矿区,山顶上的挖掘机仍在继续忙碌,山下的路旁停满了运矿车,整座山被打开一个口子后,在中间挖出了一个浩大的壶形。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