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湖南对护鸟不力市州实行“一票否决”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湖南对护鸟不力市州实行“一票否决”
  
  本报记者  蒋格伟
  
  “在今年省政府对各市州政府‘湘林杯’林业建设目标管理考核中,对候鸟保护工作不力、造成不良影响的市州,将实行‘一票否决’制度,并对下一年度的项目经费安排予以调控。”10月23日,湖南省林业厅野生动物保护处调研员王国平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近日捕杀候鸟的报道,引起了湖南省林业厅相关负责人的高度重视。同时,国家林业部马上介入了调查。
  10月22日,国家林业局向湖南省林业厅发出紧急通知,要求迅速调查候鸟迁徙线路涉及地区猎杀候鸟情况,坚决查处猎杀候鸟违法行为。同时,向各省区市林业厅局发出通知,要求各地迅速开展排查活动,强化行政执法和监督,加强宣传教育,确保候鸟迁徙的安全。
  同日,国家林业局还派出由保护司、政法司、森林公安局等部门组成的专项工作组赶赴湖南,督促当地做好查处工作。
  
  湖南颁布“禁捕令”
  王国平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事实上从2010年开始,湖南省林业厅就开始高度关注候鸟遭捕杀的情况,并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举措。
  “早在2010年湖南省林业部门就颁布了‘禁捕令’。”王国平介绍,“禁捕令”要求从2010年10月22日起至2015年12月31日,在湖南省范围内禁止猎捕野生鸟类。在此期间,非法狩猎野生鸟类20只以上的将予以立案,“禁捕令无论从时间跨度还是处罚力度都走在了全国前列。”
  同时,王国平表示,在禁捕令颁布的同时,湖南省林业厅曾多次派人到几个重要的候鸟迁徙地进行定期守护,每年都组织开展专项行动,打击违法狩捕鸟类行为;并将候鸟保护列入了林业工作年度考核指标。
  对于今年媒体曝光的情况,王国平首先表示,媒体报道的“年捕杀量多达150万吨的数据是不科学的,无论从哪个方面计算,都不可能达到这个量。”
  “今年候鸟迁徙因受气候影响提前了半个月,而省林业部门按照常规每年9月20日左右才开始发文保护候鸟迁徙,致使地方林业部门错过了监管时期,让不法分子有机可乘。”王国平解释,“我们并不是推卸责任,只是客观分析。那么多候鸟被杀,说到底还是我们工作没有做好。”


  建立跨区联动机制
  “下一步,省林业厅拟报请湖南省人民政府下发关于加强候鸟保护工作的通知,把候鸟保护的责任落实到各级政府,由各级政府组织林业、工商、公安、城管、交通、教育、宣传等相关部门共同做好对迁飞候鸟的保护工作。”湖南省林业厅相关负责人介绍。
  同时,省林业厅还表示,将从相关经费中安排专款,在全省7个候鸟重要通道县存在打鸟的第一现场建立候鸟监护站,并配备视频监测系统,实行24小时远程监视。
  省林业厅要求全省7个候鸟重要通道县建立候鸟保护情况日报制度,派出督查组明察暗访各地巡逻值守情况。
  鉴于候鸟通道区域特殊的地势,位于我国中部迁徙路线上的湖南形成了西线和东线两条极窄的候鸟迁徙通道。
  新化、新邵、隆回三县交会的边界地点位于湖南境内的西线通道上,长期以来,由于各自单兵作战,打击非法捕杀候鸟者出现“东边打往西边跑”的现象,非法捕杀活动屡禁不止。边界地区候鸟保护极易成为违法猎鸟者的聚集地,一直是林业部门工作的难点。
  10月22日,在湖南省林业厅的倡导下,新化、新邵、隆回三县建立联动机制。
  “建立首个联防组织就是为了形成合力,相信这个机制能进一步遏制非法捕杀候鸟行为,也为候鸟通道上的其他边界地区提供经验。”湖南省林业厅野生动植物保护处处长周树怀对记者表示。
  10月23日晚,湖南和江西两省林业部门紧急在郴州市桂东县召开协调会议,来自两省林业部门和森林公安局的负责人进行了讨论,商讨如何建立两省候鸟保护联防长效机制和制定联防公约。
  “就是因为在两省的边界存在保护漏洞,不少人就抓住了这个灰色地带大肆捕杀候鸟。”国家林业局保护司司长张希武介绍说,候鸟保护不仅是为了保护生态多样性,也是国家履行国际相关候鸟保护公约的责任,这不仅关系一个省市的脸面问题,还关系到国家的脸面问题。


  将重点加强宣传教育
  “当前湖南大量的候鸟仍在南迁,北来的候鸟也即将来洞庭湖越冬,候鸟保护工作形势仍然十分严峻。”省林业厅相关负责人表示。
  省林业厅表示,接下来将重点加强对野生鸟类集中分布区、栖息地、停歇地、迁徙通道地区群众的宣传教育,发动群众自觉抵制非法狩猎、经营、吃野生动物的不良风气。同时,还将充分利用广播、电视、网络等多种形式,开展宣传保护鸟类的活动,普及野生动物保护法律和科学知识,提高当地村民的法制观念。
  
  
  
  调研报告显示:六成村民不知打鸟违法
  
  本报记者   蒋格伟
  
  “由于候鸟这个课题没有专门的经费支持,省内动植物专家对千年鸟道的研究十分有限,所以谁都无法准确的说出这些鸟类的具体种类,数量及其详细规律。”中南林业科技大学野生动植物保护研究所所长杨道德教授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此背景下,来自湖南省护鸟营的几份调研报告显得尤为重要。
  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护鸟营成员分别对邵阳市新宁县与城步苗族自治县两地的多处千年鸟道进行详尽的调研。
  该调研报告显示,鸟道村庄竟然有近6成村民不知打鸟违法;4成村民表示打鸟是用于自己食用,两成村民把打鸟当成娱乐,另外有两成打鸟为了贩卖盈利。


  村民捕鸟以食用、贩卖为主


 

 

     2012年7月25日,18名护鸟营大学生志愿者来到新宁县麻林瑶族乡镇黄沙村进行候鸟捕杀情况的调研,历时6天。
  此次调研,共收到有效问卷共133份,其中男性共64位,占48.1%,女性共69位,占51.9%。样本人数以中青年为主,年龄20~40的占42.9%,年龄40~60的占30.8%,20岁以下青少年和老年人分别只占5.3%和21%。
  当地居民以务农为主要的收入,家庭月收入超过2000元的有37.6%,经济条件还是不错的。受访者大部分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居住超过20年的占到了75.2%,虽然总体受访者的文化程度较低,高中及以上学历的只有19.6%,但是在当地居住时间比较久,对当地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
  调查数据表明:当地捕鸟并没有成为当地村民的经济收入来源,主要是用于自己与家人的食用。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当地长期打鸟形成了习俗,成为当地村民的一种娱乐活动。
  当地捕鸟方式有很多,一般都利用鸟类趋光的特性加以诱捕或者直接棒打。在当地一次能捕鸟的数量存在很大随机性,多数情况下每次捕获的鸟都在10斤以下,但有时候的捕杀量会上百斤。当地有句俗话说“十次捕鸟九次空,一次捕到载不动”。
  据了解,当地居民捕获到鸟类以食用、贩卖为主。调研学生在与村民的交谈中得知,贩卖者一般会把鸟拿到麻林镇上去卖,价格一般为10元/只,但没有形成大规模的贩卖行为,只是某些村民将吃不完或者处理不了鸟随意卖掉。不过,仍有很多被捕获的鸟类最终沦为餐厅里的美味。


  六成村民不知打鸟违法

 

 

  报告还显示,当地居民法律意识淡薄,只有三分之一的知道捕杀候鸟是违法行为。而与此同时,当地政府保护候鸟安全过境的措施主要以颁布禁捕令和宣传为主,由于执法力度不够,在一定程度上放纵了村民捕鸟。
  调查结果显示,有70.1%的村民反映政府采取过禁捕措施,并强调是从去年开始实行。在具体措施的选择中,选择颁布禁捕令措施的占22.7%,选择加强候鸟保护知识宣传的占17.4%,选择惩处捕鸟者的占12.1%,选择在打鸟点巡逻的占11.1%、选择加强鸟类贩卖地的检查的占1.6%,还有5.2%的村民反映政府采取过其他措施,如没收捕鸟工具及所捕获鸟类等。
  村民们反映,当地政府采取的措施主要对当地的捕鸟者有一定效果,而对外来的捕鸟者没有实质性作用。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