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博客
ChinaLegalBlog.com
志愿者亲历“千年鸟道”偷猎现场
媒体来源: 法制周报的BLOG

大学生护鸟志愿者郑悟杰。(受访者供图)

 

  湖南对候鸟保护不力市州实行“一票否决”
  
  志愿者亲历“千年鸟道”偷猎现场
  
  核心提示
  “烛天火焰,噼噼啪啪爆出阵阵狞笑,束束灯光,让整个黑夜如白昼。定睛看去,见成群结队的善良的鸟类正从四面八方飞来。它们是为追求光明而来的,但等待它们的却是……”在志愿者郑悟杰的日记本上,如此记录着那一幕至今令他痛心的场景。
  郑悟杰,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生态学大四学生,他还有另一个身份——湖南省环保社团联合会项目志愿者,专门负责湖南省护鸟营项目。
  他至今还没有缓过神来,他没有想到,这次自己参与的千年鸟道打鸟点暗访报道竟会引起如此轰动,最后连国家林业部也派来了专家组。同样让他没缓过神来的,还有留在他脑海中杂乱的枪声、鸟儿的哀鸣、市场上小贩们贪婪的嘴脸……
  山坳,死一般的寂静,强光照射下恍如白昼,一群鸟儿飞过,枪声此起彼伏,伴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枪声,被击中与失伴的鸟儿发出撕心裂肺的哀鸣。尔后,捕鸟者们竞相抢鸟、狂欢。
  10月22日,国家林业局向湖南省林业厅发出紧急通知,要求迅速调查候鸟迁徙线路涉及地区猎杀候鸟情况,坚决查处猎杀候鸟违法行为。“对候鸟保护工作不力,造成不良影响的市州,将实行‘一票否决’制度,并对下一年度的项目经费安排予以调控。”23日,湖南省林业厅野生动物保护处调研员王国平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射灯、自制鸟铳成诱杀候鸟的利器
  志愿者亲历“千年鸟道”偷猎现场
  
  本报记者   蒋格伟     实习生   谢琰
  
  山头停满了摩托车,还有来自江西、广州的豪车,他们喝着啤酒,搂着浓妆艳抹的美女,血腥的残杀场景却成了他们疯狂的派对……作为“湖南省护鸟营”的志愿者、在校大学生郑悟杰是头一次见到捕杀候鸟的现场,“此前两年时间的调查,听到捕杀候鸟只会心里一怔,不会如此震撼心灵。”而那残忍的杀戮现场,从此成为这位护鸟志愿者的噩梦。
  “晚霞已收敛了它涂在天边的最后一抹油彩,夜的大幕已严丝合缝遮住了群山和村寨。我们终于爬上了山顶……这时会听到鸟儿凄惨的叫声,然后是一个个从半空中坠落下来,有的竹竿一棍下去只听见很‘闷’的一声响,有的鸟被一棍下去翅膀就被打掉,你会发现在一束束强烈的灯光下一束束的羽毛不停的往下落。”郑悟杰在日记本上如此记录着当时的情形,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出无奈与愤怒。


  深夜蹲守偷拍杀戮场景

  9月中旬,“湖南省护鸟营”决定组成志愿者李锋(摄影记者)、郑悟杰等四人为首的突击小组,拍摄候鸟保护相关纪录片。拍摄地点为湖南省千年鸟道打鸟点炎陵县下村乡牛头坳以及桂东县寒口乡鸟岭。
  9月20日,郑悟杰等4名志愿者前往进行拍摄工作的踩点和前期情况的了解工作。
  适合打鸟的天气一般是在变天时或起雾伴着小雨的阴天,在这种天气下候鸟才会飞得较低。很不巧,这几天居然放晴了,而且太阳很大,所以第一次踩点无功而返。
  10月10日晚,突击小组再次来到牛头坳。当晚,郑悟杰看到一辆辆摩托车往山坳开去,有人扛着竹竿,有人背着电瓶灯,去大规模诱杀候鸟。
  连续几个晚上的蹲守,四人突击小组为纪录片采集到了宝贵的一手素材。
  在桂东县一个名为牛头坳的山头,近百盏射灯把山坳照射得恍如白昼,捕猎者密密麻麻,他们手持竹竿,等待鸟儿到来。
  鸟群飞过,随着远处的一声号令,一根根竹竿飞速地扑了起来,随着一声声“呜”哀鸣,候鸟直线砸了下来,捕鸟者迅步上去捡起鸟儿。捕鸟者有时会为了哄抢落鸟而大打出手。
  一位当地的捕鸟者说,运气好时,一个晚上可以打到上百只候鸟。
  与竹竿捕杀相比,鸟铳捕杀更是残忍。在临近的山头,上十人手持自制的鸟铳,各自往枪管里塞着铁砂。鸟过,枪响,一只只候鸟伴随着惨烈的哀鸣应声落地。
  据悉,该地因为经常有野猪出没,不少农家均有自制鸟铳,候鸟迁徙时,鸟铳成为了捕杀候鸟的利器。 
  10月中旬,有媒体以“哀鸿道”为题,整版报道了李锋关于桂东打鸟现场的照片及视频。详尽、残忍的候鸟捕杀信息得到了全国各大媒体的关注,引发了全国对湖南地区对于候鸟保护情况的高度关注。


  一位老环保人的嘱托

  郑悟杰与候鸟结缘,源自一位老环保人带给他的感动。
  2011年4月初,他在“绿色潇湘”(民间环保协会)举行的一次湖南地区环保交流会中,认识了新宁环保志愿者协会的副会长刘惟炳。
  60多岁的刘老一直在做环保,在与他的交谈中,郑悟杰印象深刻的是,他谈及每年有大批候鸟经过新宁县的东岭、麻林、黄金等地,当地人在这些地方诱捕候鸟,多的时候一个人可以捕杀几百上千斤的候鸟。
  一直关注环保的郑悟杰当时震惊了,心情也非常沉重,“我无法相信在当前这个文明时代会出现如此野蛮的群体行为。”
  当时任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绿源环保协会”负责人的他,正为了协会的暑期环保项目在寻找需要关注的环境问题。候鸟遭捕杀话题让郑悟杰兴致大起,而刘老也表示欢迎大学生社团参与到护鸟队伍,“渴望你们这些大学生参与,去调研深层次的原因,去普及捕鸟违法及危害。”
  凑巧的是,郑悟杰在了解基本情况后,与湖南省环保社团联合会理事长何建军交谈时发现,出生于新宁县的何建军对捕杀候鸟的情况早有耳闻,也非常支持郑悟杰组织一支调查队伍去了解当地的情况。两人一拍即合,何建军写了一份初步策划方案,绿源环保协会最终决定由郑悟杰作为候鸟保护项目的总负责人。
  在筹备完成策划查阅资料的过程中,当了解到这种捕杀候鸟的情况在湖南还有许多时,郑悟杰所在的团队决定要一直把项目做下去,去推动更多的力量保护候鸟。于是,他们给这个项目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湖南省大学生护鸟营”,并设计了“护鸟营”标志——一个有中国风的“鸟”字。而“营”代表军营,意味着这个队伍要像军队一样有使命、纪律和制度。通过选拔,最终他们选定了16名营员,以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的在校生为主。


  “用一生铭记的16天”

  2011年7月20日,首届“湖南省大学生护鸟营”在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正式出征,赶赴项目点邵阳市新宁县七星桥村。
  次日,在新宁县林业局进行了启动仪式,得到了当地政府部门大力的支持和配合。
  “这是我们16人都非常高兴的事。”2011年7月21日,郑悟杰的日记本上如此记录着当日的欢喜。
  “护鸟营”在七星桥村进行了调研,对当地孩子进行环境教育、开展保护野生动物的主题宣讲会、播放保护鸟类电影。
  一开始村民对“护鸟营”的到来有很强的戒备心,但成员们对当地小孩开设的环境教育课,很好地拉近了他们与村民的关系。
  让郑悟杰他们感动的是,村民很快认同了“护鸟营”的观点。
  “我们每人每天只有5元的伙食费,当地村民自发给我们送来了很多西瓜和蔬菜,伙食问题基本都不愁了。”郑悟杰记录着调研的点滴,感悟着当地村民的淳朴与友善,“我们离开村子那天,许多村民来为我们送行,当我们上车后,他们还放响了鞭炮。”
  但让所有护鸟营成员难受的是,这些善良朴实的村民为什么在晚上会变成残杀候鸟的“凶手”?
  至2011年8月4日,首届“湖南省大学生护鸟营”16人16天的调研宣告结束,回到学校后,他们撰写了一份近2万字的调研报告。
  “在整个过程中我们有过争吵,有过泪水,当然还有喜悦和护鸟营带给大家的成长,收获的感动。这将是我需要用一生去铭记的16天!”


  “曝光只是我们护鸟行动的第一步”

  今年4月,湖南省环保社团联合会负责人何建军决定发起“湖南省护鸟营”项目,将“湖南省大学生护鸟营”更名为“湖南省护鸟营”,旨在通过“护鸟营”的行动呼吁个人、社区、企业、媒体和政府参与到保护候鸟迁徙的行动中来,提高公民爱鸟护鸟的意识。
  5月,“湖南省护鸟营”确定了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绿源”队和中南大学绿色科技协会“绿科”队两支大学生“护鸟营”队伍。两支队伍分别对邵阳市打鸟点的新宁县麻林乡黄沙村和城步县的五团、南山等地进行了宣传调研。
  7月20日,湖南省护鸟营大学生队伍出征,郑悟杰跟随两支队伍分别去了城步南山和新宁县麻林乡两个打鸟点。
  9月,社会各界力量纷纷支援“湖南省护鸟营”活动。
  9月初,长沙18所高校环保社团志愿加入“湖南省护鸟营”候鸟保护项目。9月中旬,湖南公共频道帮女郎栏目以及非常帮助公益联盟加入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的“湖南省护鸟营”队伍中。
  在湖南省鸟类专家的指导下,湖南省环保社团联合会还推出了湖南省候鸟扑克牌,并开始通过扑克牌开展候鸟保护的科普工作和开展义卖相关活动。
  随后,湖南省佛慈基金会为“湖南省护鸟营”项目捐赠项目资金3万元,用于“湖南省护鸟营”项目的纪录片拍摄和宣传品印刷,这是“护鸟营”接受的第一批资金支持。
  多次的深入打鸟点调研,郑悟杰等人悟出了一个道理,“通过媒体曝光,促使当地政府采取执法,才能使打鸟者停手。”
  拿到3万元捐赠资金的“护鸟营”如鱼得水,当即敲定组成以志愿者李锋、郑悟杰等四人为首的突击小组,拍摄候鸟保护相关纪录片。拍摄地点为湖南省千年鸟道打鸟点炎陵县下村乡牛头坳以及桂东县寒口乡鸟岭。
  9月20日,郑悟杰等4名志愿者前往进行拍摄工作的第一次踩点,但因天气原因无功而返。此期间,志愿者们马不停蹄。10月4日,“护鸟营”组织60名候鸟守护者前往邵阳新宁县黄金乡进行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的守护行动,得到了湖南省新宁县环保志愿者协会的大力配合,同时与新宁县林业局联动开展了执法行动。
  “曝光只是我们护鸟构想的第一步,重点还是在下一步如何组建各方力量,从根本上去制止打鸟行为。让候鸟飞。”湖南省环保社团联合会负责人何建军说。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媒体来源:[文章]
(C) 法制周报的BLOG